第一百八十二章:遇袭

    『Ps:今日第一更。另外,这章也有几位诸位可能熟悉的面孔客串一下。』

    “怎么了,晏墨?”

    似乎是看出了晏墨的心不在焉,赵弘润诧异地问道。

    “没什么,殿下。”

    晏墨回过神来,歉意地说道。

    他想了想,还是不要把那两名巫女的事告诉赵弘润了,毕竟巫女可不是什么好相与的女人,据传闻她们擅长用自己的血养蛊虫,能投毒杀人于无形。

    对于这种人,最好还是能避就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见此,晏墨岔开话题对赵弘润小声说道:“殿下,前面集市挺热闹的,不如咱们过去瞅瞅?”

    赵弘润闻言抬头瞧了一眼,果然见前面的集市人声鼎沸、热闹非凡,遂点点头,带着小丫头羊舌杏向前走去,晏墨与沈彧等人紧跟在后。

    走近了一瞧,赵弘润这才发现,原来是有几个卖艺人站在街头吆喝。

    这些人都很年轻,都比他大不了几岁,但是看他们耍枪抡棒,俨然虎虎生风,绝对是武艺精湛之辈。

    只见其中两名少年抡完了一通枪棒后,退下后在一条长凳上歇息。

    此时,一名身穿白色粗布衣的少年,抱拳对围在附近的楚民们大声说道:“诸位乡邻,咱们兄弟六人初至贵地,因手头盘缠用尽,不得已上街讨个生计,还望诸位乡邻多多捧场。”

    说罢,他回头对身后一名魁梧的少年喊道:“阿奴。”

    那名叫阿奴的少年迈步走到白衣少年身边,握着拳头做了一个展现肌肉的动作。

    之后,就见那名白衣少年用夸张的语气说道:“小弟这位兄弟,可了不得,他能徒手碎岩!”

    话音刚落,附近的围观楚民便发出了一阵不信任的声音。

    见此,那白衣少年不愠不恼,笑着说道:“眼见为实,咱们拭目以待!”

    此时。另外两名少年不知从哪里搬来一块半人高的巨石,摆在场上。

    只见那名叫做阿奴的少年走到那块巨石面前,深吸一口气,虎目圆睁。忽然猛然一拳打在那块巨石上。

    巨石,纹丝不动。

    “哈哈哈哈——”

    周围的围观百姓一阵哄笑。

    就连赵弘润亦忍不住笑了起来,无语地摇了摇头:徒手碎岩,亏他们想得出来。

    那名白衣少年,看得出来也有些尴尬窘迫。连连摆手说道:“这次不算,这次不算,我那兄弟还没有运气。”

    说着,他狠狠瞪了阿奴一眼:“阿奴,没吃饱饭啊。”

    阿奴很配合地挠了挠头,露出一副憨厚之相,引得周围的百姓又是一阵哄笑。

    “好好干知道么?要不然咱们今日都得饿肚子!”

    “哦……”

    在众围观百姓的哄笑声中,阿奴重新摆好架势,迅猛地挥出了拳头,只听砰地一声巨响。那半人高的巨石,竟真的被他击碎了一大片。

    “嘶——”

    附近围观的百姓面面相觑,旋即爆发出一阵强烈的叫好声。

    而赵弘润等人,更是早已看傻了眼。

    徒手碎岩?怎么可能?!

    “是不是有什么把戏?”沈彧好奇地询问着晏墨,晏墨苦笑着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也无从得知。

    『把戏?』

    赵弘润望了一眼那名看似憨厚的阿奴,他隐隐有所醒悟:对方憨厚装傻的样子,包括前一次的失败,都是装出来的。

    那人,的确有着徒手碎岩的本事!

    想到这里。赵弘润转头望向宗卫褚亨,小声问道:“褚亨,你办得到么?”

    只见憨厚的褚亨抓了抓脑袋,摇摇头说道:“打碎是可以打碎。不过,做不到像他那样。”

    赵弘润闻言心中明了:褚亨是他宗卫中力气最大,最擅长拳脚工夫的,若是连他都办不到,相信其他宗卫,没有一人能办到。

    而此时。那名白衣少年身边,已经换了一名高个子的少年,只见他拍着后者的胸口,用同样夸张的语气介绍道:“我这位兄弟阿义,他能百步穿杨,箭箭命中。”

    可能是有了上一回的经验,周围那些围观的楚国百姓们这次不再报以怀疑眼神了,而是用热切的目光看着这群小子的表演。

    此时,其余几名少年竖立一块巨大的木板,而那名叫做阿义的少年,手中亦多了一张弓。

    这个时候,就见那名白衣少年站在那块竖起的木板前,举着手中一颗干巴巴的果子,信誓旦旦地对周围的楚国百姓说道:“诸位乡邻可看好了,小弟手中这枚果子,只要小弟一喊开始……”

    话说到这里,只听嗖的一声,一支利箭以差之毫厘的距离掠过白衣少年的手指,精准地将那枚果子钉在了他身后的木板上。

    “喔喔——”

    一声惊叹声响起,周围的楚民纷纷鼓掌。

    然而,那名白衣少年却是跟傻了眼似的,以极缓的速度望向他的兄弟阿义:“阿义,我还没喊开始呢……”

    “我听到你喊了啊。”阿义一脸无辜地说道。

    “哈哈哈哈——”

    周围的楚民忍不住又哄笑起来,好笑于这兄弟俩闹出一场乌龙,险些伤到那白衣少年的性命。

    可赵弘润却不这么看。

    在他看来,那与其说是乌龙,倒不如说对方早就设计好的,是逗乐的方式罢了。

    “现在才开始知道么?”

    那白衣少年恨恨地瞪了一眼自己无辜的兄弟,拿起身边的篓子来,看也不看,随手将里面的果子往半空丢。

    而这时,就听“笃笃笃笃”声连响,白衣少年随口丢出的果子,竟被他那兄弟阿义全部钉在那木板上,无一枚落下。

    『何等精湛的箭术!何等迅速的射速!』

    赵弘润为之动容,而他从旁几名宗卫,早已看傻了眼。

    而这时,一名肤色白皙的少年笑嘻嘻地拿着篓子来到了围观的百姓面前,他们讨要钱物,但遗憾的是。正阳县内的百姓并不富裕,虽然几乎每人都给,但给得并不多,顶多就是给几个楚国这边的铜钱罢了。

    没过多久。那少年便转到了赵弘润这边。

    赵弘润上下打量着对方,见对方面色微微有些羞涩与窘迫,遂善意地冲着他笑了笑,旋即开口示意沈彧道:“沈彧,赏!”

    宗卫沈彧摸了摸怀中。取出一袋子银两全给了对方。

    少年吃惊地看了眼赵弘润,伸手从篓子里拿出那袋银两垫了垫,连忙感谢道:“多谢这位公子。”

    “不必。”赵弘润摆了摆手,旋即试探着问道:“本公子观你兄弟几人,似乎各个武艺不凡,可愿投奔本公子?本公子绝不会亏待诸位。”

    “这个……”那少年脸上露出了为难之色,摇摇头坚定地说道:“我兄弟几人另有抱负,公子的好意,我兄弟几人心领了,抱歉。”

    见对方回绝的态度如此坚定。赵弘润不禁有些遗憾,毕竟在他看来,这几人诚可谓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忽然,赵弘润隐隐感觉到一道视线,下意识抬起头来,正巧望见那名白衣少年在与那白面少年低声说了几句后,亦转头望向了他赵弘润,目光善意地冲着赵弘润点了点头,仿佛是在感谢沈彧的那一袋银两。

    望着对方那坚定而纯粹的眼神,赵弘润暗暗叹了口气:拥有那种眼神的人。是不会被财帛所动心的。

    他遗憾地摇了摇头。

    忽然间,赵弘润眼角余光瞥见身边的晏墨频频转头打量身后,心中纳闷,低声问道:“晏墨。怎么了?”

    “……”晏墨没有即刻回答赵弘润,而是神情有些凝重地望着身后的人群中。

    只见在他们身后的人群中,有那两名方才见过的巫女正站在那里,看似也在欣赏着那六名少年的街头卖艺,但心细的晏墨却注意到,这两名巫女不时地就用眼神打量他们一行人。

    『……』

    眼瞅着对方不动声色地在人群中挤上前来。不知出于什么目的硬要往赵弘润这边挤,晏墨惊地额头冷汗直冒。

    『被盯上了么?』

    他俨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背后脊椎骨有丝丝凉意往上冒。

    要知道那两个可是巫女,就算是身为楚人的晏墨,也摸不透这些装神弄鬼的家伙,是不是真的有什么奇异的本事。

    “小心点。”晏墨轻轻推了推身边的沈彧。

    沈彧闻言一愣,立马脸上露出了凝重之色。

    而此时,那两名奇装异服的巫女已站在了赵弘润身后。

    突然间,晏墨本能地察觉到了什么,伸出手猛地一抓,抓到其中一名巫女向赵弘润背后身伸过去手。

    她的手中,骇然捏着一根银针,针头位置一片碧绿。

    “你想做什么?!”晏墨沉声质问道。

    只见那被捏住了手腕的巫女目色一冷,右手猛然从腰后横绑的刀鞘中抽出一柄一尺长的短剑,二话不说就朝着晏墨劈了过来。

    “有刺客!”早已得到晏墨预警的沈彧连忙将赵弘润与羊舌杏二人护在身后,其余张骜、李蒙、褚亨三人,纷纷将那两名巫女围了起来。

    “小兄弟,借兵器一用。”

    护着赵弘润与羊舌杏二人来到那白衣少年身边,沈彧拿起地上散落的枪、棍以及几柄剑,便上前相助晏墨等人。

    而周围的楚国百姓,早已一哄而散了。

    “晏墨,接着。”

    沈彧将一柄剑丢给晏墨。

    可没想到,明明武将出身的晏墨,竟然没能借助那柄剑。

    『……』

    晏墨骇然地望着手掌,只见他方才抓向那巫女手腕的位置,竟然呈现诡异的一片朱红。

    “小心对方用毒!”

    “毒?”沈彧、李蒙、张骜、褚亨闻言愕然,颇有些莫名其妙,魏人出身的他们可不清楚楚国巫毒。

    而就在他们发愣之际,忽然其中一名巫女飞快地窜向赵弘润,右手甩出一根银针。

    “殿下!!”

    就在沈彧等人各个面色大变之际,忽听叮地一声,那枚银针被一柄利剑弹飞。

    只见剑的主人,那名白衣少年左手握着拳,用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看着那名巫女。

    “我说这位姐姐,这无冤无仇的,为何断小弟几人财路……”(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