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四章:芈姜与魏地风俗(二)

    『Ps:昨日第二更,很抱歉这么迟,因为这段比较难写,要凸显芈姜对大魏这边风俗的不理解,但又不能写得她太蠢,导致与她妹妹的人设重复,所以反复修改。虽然笔力有限,但我已尽量将我心中所构思的这段比较搞笑的情节描述出来,希望能博诸位书友一笑。待会有章加更,喜闻乐见的某个事件的开场过渡情节。』

    阔别半年再次见到爱郎,相信任何一位女子都会因此而雀跃欣喜,可若是那位爱郎身边无缘无故地多了一个女人,相信那种喜悦顿时间就荡然无存了。

    这不,在翠筱轩的内室,苏姑娘看看对坐的赵弘润,再看看赵弘润面无表情就跪坐在赵弘润右侧的芈姜,一颗芳心顿时沉到谷底。

    虽然芈姜此次出来,亦是女扮男装,可问题是苏姑娘又不是傻子,哪里会瞧不出什么端倪来。

    男人哪有地生得如此俊秀的?

    那眉黛、那目瞳、那肤色,足以证明爱郎身边的“男子”,实则是一名美貌不逊色于她的女子。

    『为……为什么回了一趟老家,姜润公子身边就多了一个女人?』

    苏姑娘的面色略微有些发白,一颗芳心亦是沉浮不定,她不敢细想,不敢细想她的爱郎“回老家”后遭遇了什么变故,比如定亲、定亲、定亲。

    也不敢细想,这位爱郎今日带着这个女人前来找自己的用意,比如划清界限、划清界限、划清界限。

    更让苏姑娘感到心惊胆战的是,那名爱郎身边女扮男装的女人,从进门起就用一种可怕的眼神打量着她,仿佛要将她从未到外看得透彻。

    『她……她开口了……』

    苏姑娘下意识地咽了咽唾沫,神情紧张地死死盯着那个女扮男装的女人的嘴唇,生怕从对方口中听到什么类似『日后你不要再与我夫君有何来往』这类的话。

    而在苏姑娘忐忑不安的注视下,芈姜开口说出了自打她进门后的第一句话。

    “……所以说,你与他睡过了?”

    『诶?』

    即便苏姑娘思前想后想了许多,也未料到对方会如此直接地询问起这等私事。顿时就愣住了。

    “什、什么?”苏姑娘结结巴巴地问道。

    “是我说得不够具体么?”芈姜转头望了一眼赵弘润,眼中闪着疑惑不解之色,随后,她将目光再次投向苏姑娘。补充道:“我指的是男女****。”

    “……”苏姑娘闻言面红耳赤,说不出话来。

    她心说,这个女人究竟是谁啊,哪有初次见面就问这种私人问题的?

    她只好求助赵弘润,却奇怪地瞧见。赵弘润正扶着额头,一脸无可奈何地叹着气。

    『似乎,与我想的不太一样……』

    心中一转念,苏姑娘小心翼翼地问道:“请问您是?”

    芈姜面无表情地从同样满脸错愕的小丫环绿儿手中接过茶杯,淡淡说道:“远房表姐。”

    “啪——”

    赵弘润无言地一拍额头。

    说实话,对于芈姜冒充他表亲,赵弘润并不反感,毕竟从某种角度上说,这也算是帮了他一把。

    『问题是,你芈姜能将那个远房表姐的角色演好么?你分明对我一无所知啊!』

    赵弘润无言地叹了口气。

    而与此同时。听闻此言的苏姑娘正吃惊地望着芈姜,喃喃重复道:“表……表姐?”

    芈姜轻抿了一口茶水,点点头淡然说道:“你可以叫我姜弥。”

    『原来是远房表姐啊……』

    苏姑娘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不过转念一想,又感觉有点不太对。

    于是她好奇地问道:“您是说,您是姜润公子的远房表姐?可即是表亲,为何您也姓姜呢?凑巧吗?”

    『咦?』

    纯粹只是将自己名字倒过来的芈姜闻言一愣,眼中闪过一丝异色。

    只见她突然放下手中的茶杯,目视着苏姑娘,认真地说道:“事实上。我方才是与你开玩笑的,我其实是他远房堂姐!”

    『天呐!这种蹩脚的解释……你直接说句“是巧合”不就完了么!』

    赵弘润烦躁地用双手抓了抓脑袋。

    “喔……喔。”苏姑娘红唇微启,表情有些不自然地看着对面那位爱郎的『看似正常却隐约有些地方不太正常的堂姐』,旋即转头望向了赵弘润。

    见此。赵弘润连忙补救道:“是这样的,我老家那边,唔,乡下地方,那里,姜姓是大族。族内的年轻一辈,有随母姓姓姜的,也有随父姓姓姜的,弄到最后,亲眷关系就比较乱了……就像姜弥她,都算不清究竟该算表姐还是该算堂姐了……”

    “喔。”苏姑娘听了这个解释,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毕竟似赵弘润所说的这种事,在历来的世家大族中并不罕见,尤其是提倡族内通婚的世家,盘算其亲眷关系来简直就是一团糟。

    “不,是堂姐!”芈姜面无表情地打断道:“所以他姓姜、我也姓姜。”

    『我说你啊,就别来添乱了行么?……没见我已经解释过了么?!』

    赵弘润没好气地瞪了一眼芈姜。

    好在苏姑娘已经被赵弘润的解释说服了,听闻芈姜的强行辩解亦不感觉奇怪,好言问道:“弥堂姐是何时来的大梁?”

    不可否认苏姑娘很有分寸,虽然她的岁数要比芈姜大好几岁,但因为赵弘润的关系,她也只能称对方为姐,谁叫女人的地位一般都是随夫的呢。

    “昨日到的。”芈姜指了指赵弘润,面无表情地说道:“与他一起。”

    “昨日到的呀。”苏姑娘笑着说道:“昨日大梁城内很热闹吧?”

    “什么?”芈姜眼中闪过一丝不解。

    苏姑娘愣了愣,亦是不解地解释道:“奴家是指昨日的盛事……天子与朝中百官,以及城内的百姓们,出城迎接凯旋而归的肃王殿下……不是很热闹么?”

    “有吗?”芈姜眼中的困惑之色更浓了。

    也难怪她们俩说不到一起,毕竟昨日赵弘润为了“报复”他父皇,提早一步回到了皇宫,而期间随行的人中,便有芈姜,因此。当时身在皇宫内文昭阁的芈姜,又如何会晓得迎接凯旋之军的盛事究竟热闹不热闹。

    见此,无可奈何的赵弘润只有再次站出来圆场:“是这样的,昨日回到大梁后。因为车马劳顿的关系,一行人都很累,所以回到府上后就歇息了……”

    “那可真是可惜了!”听到这里,小丫环绿儿在旁插嘴道:“小姐跟我去看了哦,肃王殿下……金盔金甲。高大英武……”

    “……”芈姜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赵弘润,面无表情地哼哼两声。

    那轻蔑的哼声或许表达着这个意思:因为骑在马上是故显得高大,下了马,或许也就只是个矮个子。

    而对此,赵弘润恨得心痒痒,直将牙齿咬得咔嘣作响。

    房间内的气氛,逐渐又有些冷场。

    苏姑娘瞧瞧赵弘润、又瞧瞧芈姜,总感觉这对远房堂姐弟有点奇怪,不过见自家爱郎不知为何面色不渝,她也不好深究什么。岔开话题问道:“弥堂姐这次到大梁来,要多住些日子么?”

    “若是他不将我赶出去的话,应该会住些日子。”芈姜再一次伸手指了指赵弘润。

    “哈,哈,怎么可能呢?”注意到苏姑娘那困惑不解的目光,赵弘润干干笑了两声,同时用眼神示意芈姜:少说话!!

    “最后一个疑问。”芈姜似乎是看懂了赵弘润的眼神示意,将目光转向苏姑娘,面无表情地问道:“你是清倌儿?”

    “曾是……”苏姑娘不知这位“堂姐”何来由此一问,不由地有些紧张。

    可没想到的是。芈姜眼中却露出几分不解之色:“何谓是清倌儿?是指他专属的女人么?……方才上来时,我听你们这边的人说过,你只接待他一人。”说着,他指了指赵弘润。

    『诶?』

    听闻此言。苏姑娘还未褪去的红晕,顿时又布满了整个面颊,神色尴尬而又羞涩,不知该如何解释。

    见此,赵弘润代为解释道:“清倌儿,指的是卖艺不卖身的女子。”

    “卖艺?”芈姜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问道:“也就是说,你很有才艺?哪方面的才艺?”

    『喂喂喂,你方才说了句很不得了的话啊!』

    赵弘润瞪了一眼芈姜,咬牙切齿地说道:“琴棋书画!……苏姑娘是对琴棋书画非常精通的奇女子。”

    听到赵弘润的赞誉,苏姑娘心中自是甜蜜,顾不得方才的羞涩,连连摆手谦逊道:“承蒙姜公子赞誉,奴家愧不敢当。……说起琴棋书画,姜公子远胜于奴家呢……”

    “苏姑娘谬赞了。”赵弘润亦谦逊道。

    明明是郎有情妾有意的一幕,可当插入了芈姜那一句困惑的疑问后,就变得比较奇怪了。

    “我原来听说,魏……唔,大梁这边的女人都多才多艺,我还以为指的是勾引男人的手段,没想到是琴棋书画。不过,侍寝的女子懂得琴棋书画,这有助于男女****么?……还是说,琴棋书画是你们大梁这边对榻上之技的特殊修辞?”

    『……』

    苏姑娘一听这话,满脸通红,羞臊欲死。

    她实在无法想象,对面这位同样是女儿身的“堂姐”,究竟是如何才能面色自若地说出那番羞臊的话来。

    倒不是芈姜故意挤兑苏姑娘,说到底只是楚魏两个国家的大环境不同,这决定两国女子的地位待遇亦差距极大。

    在楚国,毫无社会地位可言的女人们,充其量只能算是一件货物,她们必须依附男人才能生存,才能保住自己的性命与地位。而在魏国,虽然女子的地位亦不如男子,但最起码她们仍拥有最起码的社会地位,而不是一件物品。

    “是我说得不够具体么?”见屋内几人面色僵硬,毫无反应,芈姜不解地问道。

    见此,赵弘润连忙打断了她的话:“不,你已经说得足够具体了!”

    说罢,他感受了一下屋内那再度冷场的氛围,瞧了瞧面面相觑、不知该说些什么苏姑娘与丫环绿儿这对主仆,在迟疑了片刻后,摊了摊手。

    “总而言之,我回来了。”

    听闻此言,苏姑娘脸上顿时露出了会心的甜美笑容,想来这句话是自从赵弘润与芈姜坐下后,她所听到的,最让她感到松心的话。

    而就在这时,房间外隐约传来一阵喧吵声。

    “这位公子,这位公子,苏姑娘已在我一方水榭摘牌,她已不再是楼里的姑娘了……不不不,小人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徐管事他吩咐过,只有经过苏姑娘的允许,才能……诶?这位公子,这位公子,苏姑娘当真是不见客的……”

    随着房间外的喧杂声越来越近,忽然,屋门被推开了,一干腰间挎刀的随从簇拥着一位身着朱红色银纹锦袍的年轻贵公子,贸然闯出了屋内。(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