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兄与弟(三)

    时隔十七年,曾经相互为敌的兄弟如今又再次见面,那究竟会是怎样一副场景?

    正是这股八卦之焰,促使着赵弘润猫着腰躲在御花园的一棵树后面,睁大眼睛望着不远处对坐在石桌两侧的魏天子与南梁王赵元佐。

    『来晚了一步啊……』

    赵弘润心中暗暗遗憾道。

    毕竟呈现在他眼前的一幕,他父皇以及他三伯早已对坐在石桌旁,这意味着他父皇已开过口,邀请过赵元佐与他对坐。

    赵弘润很遗憾没有早来片刻,因为早来片刻,他就能从他父皇第一句话的口吻,大致判断出后者此刻的心情。

    不过待注意到魏天子与赵元佐之间的气氛依旧冷地让人不由地寒毛直立,赵弘润暗暗安慰着自己:罢了,总算不至于太晚。

    而在他身后,宗卫沈彧与高括二人面面相觑,满脸的惊惧惊骇之色。

    想想也是,偷看、偷听魏天子与南梁王赵元佐的私下见面?这可是就算有几条命也不够用的啊。

    『沈彧,你是宗卫长,你去劝劝殿下吧。』

    高括用眼神示意着沈彧。

    注意到高括的眼神示意,沈彧心中恨地不得了:这帮兔崽子,只有在这种时候来记得我才是宗卫长!

    但是没办法,正如高括所言,他沈彧乃是宗卫长,责无旁贷。

    于是,他蹑手蹑脚小心翼翼地来到赵弘润身边,低声劝道:“殿下,咱还是走吧。”

    “走什么?正热闹呢?”

    赵弘润挥挥手企图赶走沈彧,忽然他眼睛一亮,原来,在相互沉默了好一会后,那两位总算是开始交谈了。

    “真想不到,我赵元佐还有活着回到大梁的一日。”

    听南梁王赵元佐的口吻,他似乎是在自嘲。

    而听闻赵元佐的自嘲,魏天子平静地打量着这位曾经的三王兄。心平气和地陈述着一个事实:“是二王兄替你求的情。”

    他口中的二王兄,指的便是如今在宗府担任宗正之职的俨王爷,赵元俨。

    “二王兄么?”

    赵元佐眼中浮现起几分追忆之色,微笑着说道:“像是二王兄会做的事……记得小时候。他就一口一个『我姬赵氏要团结一致』,呵呵呵……”

    见赵元佐提起幼年时的往事,魏天子脸上的冷漠亦稍稍褪去了几分,点头说道:“是啊。……因此二王兄才会被族老们看中,培养为我姬姓赵氏一族的宗正。”

    不可否认。姬赵氏一族的宗府宗正,那可是地位颇为尊贵的存在,他好比是姬姓赵氏一族的掌舵手,在处理宗族内部的事件上,话语权甚至比魏天子还要管用,相当于代理族长,地位超然。

    “宗正啊……”赵元佐喃喃自语了一句,摇摇头晒笑道:“也唯有二王兄能够肩担此任了。”

    “呵。”魏天子微微笑了笑,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茶水。

    『渐入佳境嘛……这聊的。』

    赵弘润远远偷看着,虽然有些失望二人时隔十七年再度见面时的平淡。但心中却是放下了一块悬在心头的巨石。

    而就在这时,南梁王赵元佐已缓缓收起了眼中的追忆之色,望着魏天子语气复杂地问道:“如今该如何称呼你呢?……陛下?”

    远远听闻此言,赵弘润心中一震,两眼死死盯着远处那两人。

    因为他知道,正戏即将上演!

    果不其然,待听到这句话,魏天子脸上那淡淡的笑容亦逐渐收了起来,目视着赵元佐平淡地说道:“你仍不曾对朕心服,是么?”

    “……”赵元佐深深望了一眼魏天子。喃喃说道:“无论心服与否……陛下如今贵为我大魏的国主,而我,陛下之阶下囚也。世人皆道莫以成败论英雄,然……”

    说到这里。他在魏天子,以及在旁边偷看的赵弘润父子俩为之动容的注视下,站起身来,屈膝跪倒在石桌旁,低垂着头,恭声拜道:“罪臣。恳乞陛下宽恕。”

    『怎么会……』

    远远在旁偷瞧的赵弘润惊骇地瞪大了眼睛,毕竟南梁王赵元佐这位三伯给他的印象,那绝不像是会对人屈膝的,这点,从魏天子对此的反应都能看出来。

    这不,就连魏天子也愣住了,几番抬手欲扶、几番欲言又止,竟微微有些手足无措。

    毫不夸张地说,赵弘润从来也未见他父皇似这般手足无措过。

    不过这难得的景象稍纵即逝,没过片刻,魏天子便已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亲自将赵元佐扶了起来,旋即安抚道:“事实上,朕早在十七年前便已赦免了你……”

    赵元佐没有问什么『既然已赦免我,为何又将流放至大魏的边境』这种话,毕竟他也懂得『成王败寇』这个道理:他输了,而魏天子赢了,因此,无论魏天子对他做什么都不为过。

    虽然宗府几乎会设法保全任何一名姬赵氏的子孙,但这其中并不包括『叛国谋反』,而他赵元佐的罪名,恰恰正是这项。

    因此,魏天子当初没有将其处死,而是将其以外封为王的名义流放在外,已算是法外开恩了。

    沉默了片刻,赵元佐玩笑道:“我还以为我如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故陛下将我流放。”

    “……”魏天子闻言望着赵元佐,他没有理睬后者的玩笑,正色说道:“朕早已赦免你,但你当时未能释怀。……朕,只能赦免你一次。”

    “……”赵元佐闻言一愣,惊讶地抬起头来。

    他当然听得懂魏天子的言外深意,事实上,就连在旁偷看的赵弘润也听得懂。

    『原来父皇是怕三伯再次谋反,这才将其流放在外啊……』

    赵弘润恍然大悟。

    魏天子的袒露心声,让赵元佐沉默了半响,随后,这才喃喃说道:“的确,叛国谋反之人,赦免其一次已属天恩浩大,若一而再再而三。恐国民不服……”

    而就在赵元佐自以为明白了魏天子的用意时,魏天子却摇摇头打断了他的话。

    “不!并非因为国民心服与否,只是朕……”只见魏天子盯着赵元佐的眼睛,沉声说道:“是朕没有把握在元佲无法帮助朕的情况下。将若是再次举兵谋反的三王兄赦免。……若三王兄真欲再次叛乱,朕唯有忍痛杀之!”

    『……』

    赵元佐闻言面色动容,很是意外地望着魏天子。

    而在旁偷看的赵弘润,脸上更是露出了古怪的表情,因为他感觉他父皇这句话实在有些煽情。

    “原来竟是这个理由。”

    赵元佐也不知是否被说服了。表情很是怪异,半响叹息问道:“元佲……近况如何?”

    他口中的元佲,便是魏天子曾经的鼎力支持者,曾经的皇五子、『禹王』赵元佲,是真正击败了赵元佐的奇才。

    提到赵元佲,魏天子真可谓是真情流露,只见他摇了摇头,叹息道:“据朕所知,元佲身体状况尚可,但……他曾经所重视的一切。都不复存在了。……他无法再骑马、也无法再持枪抡棒,稍稍劳累些,便会咳血不止……他曾屡次自嘲,说他已是一介废人。”

    『暴躁的元佲……』

    赵元佐这回可真是动容了,他简直无法接受,当初身先士卒、策马冲杀在第一线,人称『暴躁的禹王』的赵元佲,竟然已无法再骑马,也无法再持枪。

    那一支弩箭,毁了大魏近代最英勇擅战的将帅。

    “……”

    赵元佐默默叹了口气。旋即低声问道:“陛下召我回大梁,元佲知道么?”

    魏天子点了点头,正色说道:“一个月前,待二王兄说服了朕之后。朕已派人将此事告知元佲。……无论什么事,朕都不会瞒他。”

    “陛下与禹王的感情,可真是……”赵元佐微微一叹,旋即又问道:“那……元佲对此有何态度?”

    魏天子闻言举杯喝了一口茶,随后沉声说道:“他希望朕与三王兄能放弃成见,携手为我大魏。另外。也叮嘱朕,若三王兄有何不轨,不可再赦、杀之无咎!”

    『这样好么?说得这么直白?』

    赵弘润在旁听得直皱眉。

    不过,南梁王赵元佐倒是反而更能接受这句话,点点头说道:“倒是元佲会说的话。”

    说罢,他抬头望向魏天子,正色说道:“希望陛下转告元佲,漫长的十七年,早已让我消磨了那份恨意,如今,我只想给妻儿一份荣华,不想她们再因为我而为生活所迫……”

    魏天子颇感意外地瞅着赵元佐,惊讶说道:“三王兄的性子,果真是变了不少啊。”

    赵元佐闻言自嘲一笑,淡淡说道:“住在人迹罕至的地方,方圆百里几无人烟,哪怕是再固执的人,心中的坚持亦会被消磨殆尽。”

    魏天子当然知道南梁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并不意外,反而稍稍有些尴尬,他岔开话题道:“朕听说三王兄有个女儿?”

    “唔。”赵元佐点了点头,说道:“唤作盈儿,快六岁了。”

    “是在南梁时诞下的么?”

    “是啊。”赵元佐苦笑着说道:“我与内人已经很小心了,但还是不幸地有了身孕。”

    『哈?不幸?』

    在旁偷看的赵弘润闻言一愣,实在想不到这位三伯竟然会说出这种幽默的话来。

    这不,就连魏天子也被逗乐了,笑着说道:“不幸有了身孕?应该是不幸未曾诞下一子,继承三王兄衣钵吧?”

    然而,听闻此言,赵元佐却淡淡地笑了笑,平静说道:“不,事实上,盈儿还有一位胞兄……”

    “咦?”魏天子愣了愣,不解问道:“不幸夭折了么?”

    “啊。”赵元佐点点头,平静地说道:“在出生之日,被我投入湖中溺死了。”

    魏天子闻言一愣,还未有所表示,就听不远处的园林中,传来一声惊呼。

    “啊……”(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