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章:大盗贼桓虎

    在命令虎贲禁卫的邱武即刻率领五十部下回援后,赵弘润来到六王叔赵元俼养伤的帐篷,将这件事告诉了六王叔的宗卫长王琫。

    王琫闻言大吃一惊,若不是这些话出自眼前这位肃王殿下的口,他真不敢相信,一股流寇竟然敢挑衅他们偌大的魏国,这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么?

    “肃王殿下要去我魏人的宿营地么?”

    王琫看出了赵弘润的意图,询问道。

    “唔。”赵弘润默然地点了点头。

    也难怪,毕竟就算他与他父皇的关系时好时坏,但不可否认,他的身体中流淌着那个男人的血,这父子之情,终究是难以割舍的。

    他无法做到袖手旁观。

    于私来说,若是他父皇有何不测,他母妃沈淑妃必定因为失去了丈夫而悲痛欲绝;而于公来说,如今东宫太子弘礼与雍王弘誉之间的明争暗斗愈演愈烈,魏天子还在的时候,他还能压一压这两个儿子,可若是这位老子驾崩了,那魏国可就完了。

    到时候内有东宫太子弘礼与雍王弘誉争权夺利,外有韩国铁骑趁虚而入,简直就是大国倾覆的预兆。

    因此无论如何,赵弘润都要保证他父皇的安全。

    当然了,还有似礼部尚书杜宥等朝中大臣,那可都是贤良俊杰。

    想了想,赵弘润对宗卫长王琫以及青羊部落的族长阿穆图说道:“王大哥,你们与六叔留在此地。阿穆图大叔,希望你能庇护我六叔……”

    “这个自然。”

    阿穆图拍拍胸口信誓旦旦地答应下来。

    他与赵元俼可是好友,就跟方才,赵元俼二话不说就叫宗卫们加入战斗,一同保卫青羊部落,阿穆图自然也会庇护这位友人。

    而听阿穆图答应之后,赵弘润将目光望向玉珑公主以及芈姜、芈芮三人,说道:“玉珑,你就留在这里,替我照顾一下六叔。”

    “……”玉珑公主默默地望着面色苍白依旧在昏迷中的六王叔赵元俼,微微点了点头。

    说实话,她此刻并不想离开这位六叔身旁,她想等到这位六叔苏醒,向他询问,为何这位六叔明明那么讨厌她,却又要豁出性命来保护她。

    要知道在以往,玉珑公主只认为她王弟弘润会这么做,至于这位一度对她不假辞色,甚至面露厌恶之色的六王叔,她还真未想到过。

    “芈姜,拜托了。”

    赵弘润转头望向芈姜。

    芈姜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仿佛是已经猜到了赵弘润的意思,但她并没有照着赵弘润说的做,淡淡说道:“我留在此地就足够了,你把我妹带上。”

    听了这话,宗卫沈彧等人不禁有些郁闷。

    毕竟芈姜的话,明显是不相信他们嘛,认为他们并不能保护好自家殿下。

    不过他们却没敢还嘴,毕竟,一来芈姜与赵弘润的关系复杂不清,他们谁也不敢保证这个楚国的女人日后是否会成为他们肃王府的夫人之一,再者嘛,对于芈姜、芈芮姐妹二人的实力,他们心底也服气。

    别看芈氏姐妹外表看起来柔弱娇小,可她们运用一些奇怪的器具或者特殊研磨的药粉,想杀掉沈彧他们十名宗卫,这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

    不过,赵弘润本人倒是对此颇为抵触。

    因为在他看来,芈芮这丫头实在太蠢了,简直就是猪队友,他可不想被她坑。

    可能是察觉到了赵弘润心中的顾虑,芈姜转头对芈芮说道:“妹,你跟着姬润,他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若他不允许你做什么,你就不许做,明白么?”

    芈芮一听,不满地叫唤道:“姐,我干嘛要听他的?”

    芈姜闻言眼神一冷,冷冷说道:“那你就一个人回楚国去!”

    “……”芈芮缩了缩脑袋,不敢再提抗议,低着头怯生生地说道:“姐,你别生气,我听话就是了。”

    显然,芈芮只有在姐姐芈姜面前,才会有些畏惧。

    而见此,芈姜的眼神微微放暖,淡淡说道:“若是你听话的话,日后你想吃什么,姬润都会让你如愿的.……他很有钱。”

    “真的?”芈芮闻言两眼放光,惊喜地回头望着赵弘润。

    『拿我许愿啊你……』

    赵弘润神色怪异地望着一脸『事情已经解决』模样的芈姜,哭笑不得。

    不过话说回来,只要芈芮乖乖听话,别坏事,一点糕食甜点的钱,赵弘润还是拿得出来的。

    安排定了之后,赵弘润即刻带着芈芮以及宗卫们离开了帐篷,他们骑乘着各自的马匹,带上武器,迅速朝着他们魏人的宿营地而去。

    望着赵弘润离去的背影,那名羱族少女乌娜眼中不禁露出几分担忧与不舍的神情。

    而瞅着这名小女儿的神色,阿穆图微微一笑,摸着下巴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且不说赵弘润等人迅速朝着他们魏人的宿营地而去,且说魏人的宿营地这边,负责着魏天子安全的三卫军总统领李钲,正面色冷峻地望着营地的入口。

    『真是失策啊……』

    李钲望了一眼身边寥寥百余名虎贲禁卫,不禁有些悔恨。

    虽然说,叫虎贲禁卫分散前往各个羱族部落进行支援的命令,是由魏天子亲口下达的,但是作为曾经魏天子的宗卫长,如今的三卫军总统领,李钲不能容忍自己竟然犯下了如此重大的疏忽。

    的确,他起初根本没有想到那伙马贼竟然敢袭击他们魏人的宿营地,毕竟二十里外就是魏国驻扎着重兵的成皋关,按理来说,在这附近的地面上,魏人应该是最安全的才对。

    因此,当发现羱族人的部落遭到袭击时,李钲不经细想,便按照魏天子的吩咐,将虎贲禁卫派了出去。

    直到支援青羊部落的虎贲禁卫屯长邱武吹响了代表着回援的墨色号角时,李钲这才感觉情况不对。

    起初李钲觉得,那伙马贼不袭击他们魏人的宿营地,可能是不打算挑衅他们魏国,亦或是为了分化魏国与阴戎,破坏这次会谈。

    但邱武吹响的那一阵号角,却让李钲又想到了一个可能。

    那就是,那伙马贼为了使他们派出虎贲禁卫前去救援那些羱族人,这才故意去袭击那些羱族的部落,而真正的目标,则是他们魏人的宿营地!

    『难道是舒适的日子过久了,已不复当年那般敏锐么?』

    李钲暗暗捏紧了拳头,他无法原谅自己的失职。

    忽然间,他心中一愣。

    『等会……话说回来,那伙贼人为何要袭击我魏国的宿营地?倘若他们只是为了破坏此次会谈的话,放着我魏人的宿营地不攻,去杀那些羱族人,这岂不是效果更佳?还是说,此地有他们想要的……那些马贼想要什么?』

    李钲皱眉思忖着。

    因为据他所知,他们魏人的宿营地内,应该没有什么值得那伙马贼如此兴师动众的……

    忽然,李钲一双虎目猛然睁大。

    “难道说……”

    『陛下的行踪走漏了……这些家伙,竟是冲着陛下来的?!』

    李钲眯了眯眼,一双虎目中闪过浓浓杀机。

    『是何人?!究竟是何人敢如此胆大妄为?!』

    李钲气地整个人都在发抖。

    而就在这时,远方传来一阵马蹄响动。

    『来了!』

    见此,李钲心中一惊,也顾不得猜测那深藏于背后的阴谋,当即拔出宝剑,高声喊道:“虎贲军听令,准备迎敌!”

    “喔喔——”

    百余名虎贲禁卫手持盾牌与长枪,组成了严密的阵型,堵死了营门的入口。

    而在他们前方,大盗贼桓虎正率领着近乎两三百名马贼,急速冲了过来。

    『果然有了防备……』

    远远望见李钲与那百余名严正以待的虎贲禁卫,桓虎不爽地皱了皱眉。

    他在心中大骂那个看破了计谋的家伙。

    毕竟若不是那个家伙搅事,他就能轻易杀入毫无防备的魏人宿营地,将那位魏国的王生擒。

    而眼下,显然要多费了力气了。

    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了。

    三十丈……

    二十丈……

    十丈……

    眼瞅着这伙马贼近在咫尺,李钲险些都将涌上喉咙的那句『诸君奋力杀敌』喊出口。

    然而就在这时,桓虎的脸上却露出几分笑意,举起右手,高喊一声:“转向,右。”

    只见在李钲难以置信的目光注视下,那近乎三百骑马贼,竟突然调转了方向,冲着魏人宿营地的营栏冲了过去。

    『他们要做什么?』

    李钲愕然地转头望向营栏,旋即脸上露出几分惊恐。

    因为他这才想起,这座宿营地的营栏,只是为了分划范围,让那些羱族人不至于误入他们魏人的宿营地而设置的,并不是为了打仗所设立的军营,因此,那些营栏,仅仅就只有半丈高。

    可那也是半丈高啊!

    『难不成这群家伙……』

    李钲脸上露出了骇然的神色。

    而与此同时,大盗贼桓虎已驾驭着战马冲上了那半丈高度的营栏前,只见他双腿一夹马腹,大喊一声:“跃!”

    很不可思议地,他胯下战马仿佛通人性似的,高高跃起,轻易就越过了那道半丈高的营栏。

    更不可思议的是,继桓虎之后,他身后那些马贼们,竟也纷纷驾驭着战马,越过了那道营栏。

    唯有寥寥三名马贼可能是控制不当,驾驭着战马一头撞在那营栏上,将营栏撞了个稀烂,狼狈地被甩飞在地上,灰头土脸地挣扎起来,被陆续从旁边掠过的马贼们所哈哈嘲笑。

    『这群家伙……这群家伙!』

    李钲吓得仿佛全身的血液都冲向了脑门,因为他很清楚,一旦被这伙马贼突破了营门,那情况可就糟糕了。

    而眼下,这群马贼已突破了营门。

    以几乎不费吹灰之力的方式!

    “杀!”李钲身先士卒,提着利剑冲了上前。

    “让他们杀。”

    面对着如狼似虎的百余名虎贲禁卫,桓虎轻笑几声,神色从容镇定。(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