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8章:逼降

    雨,一直下,且雨势越来越大,转眼工夫雨滴便达到了黄豆大小。

    可是那片燃烧在雒城南城墙一带的火海,其火势却仿佛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居然在雨势中依旧保持着燃烧。

    这一幕,非但使那些信仰『高原天神』、此刻正匍匐在地向天祈祷的羱族人与羝族人呆若木鸡,亦使得远远围观的魏军士卒们瞠目结舌。

    “不可思议……”

    司马安惊讶地喃喃说道:“雨势,居然无法剿灭那片火……”

    『本来就浇不灭好吧?』

    赵弘润瞥了一眼满脸吃惊的司马安,心下暗暗说道。

    『水无法浇灭油引起的火灾』,对于赵弘润来说,这是一个常识性问题。

    然而,绝大多数的世人对此的理解仍然处于『水可攻火』的程度。

    的确,水的确可以浇灭似柴薪引起的火灾,但是,无法熄灭油类引起的火灾,原因就在于油轻水重,有时候哪怕浇上水,油仍然漂浮在水层表面,因此仍然可以燃烧。

    当然,有些时候,水也可以熄灭油引起的火,但是其根本原因,却并非是『水可攻火』,而是火势较小,油被水稀释,达不到持续燃烧的浓度。

    而似此刻雒城南城墙一带的火海,由于引燃的原料是产自黔地的黑水,即赵弘润称之为石油的天然原油,它的浓度,足以支持在那种磅礴大雨中继续燃烧。

    『这可真是……太出色了!』

    望着远处的火海,司马安不由地有些亢奋起来。

    因为他魏国的油提纯技术不高,以至于国内的油浓度并不足以达到『被水稀释依旧可以燃烧』的地步,因此,哪怕是这位大将军,都未曾见过能在磅礴雨势中继续顽强燃烧的火油。

    『这种火油,简直比国内的火油凶猛了不止一筹……』

    暗自感慨了一声,司马安忍不住问道:“殿下,这也是冶造局研发出来的么?……这种『猛火油』。”

    『猛火油?』

    赵弘润不由地望了一眼司马安,很纳闷这位大将军似乎对『石油』特别感兴趣的样子,还罕见地给它取了名。

    “那是石油,是产自黔地的黑油。”赵弘润简单向司马安解释了几句有关于石油的产地。

    只可惜,司马安根本不能理解『山石中居然会平白无故地冒出黑色的石油』,在摸了摸下巴后,嘀咕道:“石油……唔,感觉还是『猛火油』的叫法比较好。”

    “……”赵弘润翻了翻白眼,也懒得跟司马安争论『石油与猛火油的叫法究竟哪种比较好』,在望了一眼雒城的火势后,沉声说道:“商水军,停止投石车抛射。”

    听闻此言,一干负责那三十架投石车的商水军兵将们,纷纷停止了『桶弹』的继续抛射。

    可能是刚刚见识过不可思议的一幕,司马安的心情意外地好,居然没有对赵弘润这种在他看来妇人之仁的做法表示反对,询问赵弘润道:“殿下是打算劝降?”

    “唔。”赵弘润点了点头。

    说实话,他本来就没有诛灭对面所有羱、羝两族部落的心思,要不然,也不会只使用了三十架投石车,并且攻击的位置也是控制在雒城南城墙一带。

    否则,若是出动三百架投石车,朝着雒城来一波桶弹的齐射,保准这座古城内的许多部落,几乎不会出现幸存者。

    见此,此刻心情颇佳的司马安在雨中冲着不远处的部将白方鸣喊道:“白方,去雒城喊话劝降,告诉那些阴戎,若是他们仍然冥顽不灵,那就别怪我魏人,用大雨都无法浇灭的天火,将他们全部烧死!”

    “是!”白方鸣抱拳命令。

    而此刻,整个雒城已乱成一片,无数羱族人与羝族人方寸大乱,士气大为动荡。

    也难怪,因为他们发现,魏人的火攻,居然连『高原天神的庇护』都难以熄灭,这种信仰上的打击,使得城内的羱、羝两族部落战士此刻就像是失了魂似的,面色苍白、手足无措。

    “(羱族语)怎么会这样?明明有高原天神的庇护,可是为何……难道魏人的力量,居然可以战胜天神么?”

    “(羱族语)你这家伙,居然敢对天神说这样失礼的话?!你还配成为高原天神的子民么?”

    “(羱族语)不,这或许是天神的旨意,天神是在告诫我们,祂的力量不足以打败那些魏人……”

    “(羱族语)连高原天神所降下的天水都无法熄灭魏人所驾驭的火……战胜不了,战胜不了……”

    “(羱族语)你们这些家伙!!”

    不得不说,对于像三川之民这种拥有信仰的种群,来自信仰上的打击,远比肉体上的打击更为有效。

    比如在鸦岭峡的时候,那些羯族骑兵正面冲突商水军的连弩防御阵型,可待被击溃之后,那些羯族人虽然惊恐于魏人居然研制出这种恐怖的兵器,但依旧没有动摇心中的信念,依旧大骂魏人,并坚定地认为,他们所信仰的高原天神,一定会对这些杀死祂之民的魏人降下惩罚。

    可是这会儿,当这些羱族人与羝族人在亲眼目睹那连『天水』都不能浇灭的火海后,他们的信念顿时崩塌了,哪里还有什么『保卫三川、驱逐魏狗』的斗志,一个个神色茫然,或站、或跪在雨中,一副失魂落魄表情地望着依旧在熊熊燃烧的大火。

    甚至于,就连白方鸣带着几十骑过来喊话,他们亦无动于衷。

    “对面的羱、羝两族人听着,我军主帅,肃王姬润殿下,对尔等抱有宽容之心,因此只放火烧了这雒地的南城墙。倘若你等不念重恩,依旧冥顽不灵,则我军……会继续似方才的攻击!!”

    “将军。”白方鸣身后,一名骑兵好奇地问道:“将军,这些阴戎,听得咱们大魏的语言么?”

    白方鸣挠挠头,诧异说道:“羱族与羝族以往与成皋关的兵将有所接触,不至于都听不懂吧?应该会有听得懂我大魏语言的。”

    说罢,他犹豫了一下,又反复喊了好几遍后,这才拨转马头,返回本军的位置。

    的确,正如白方鸣所言,雒地众部落的人,并不乏听得懂魏国方言的人,只不过他们此刻正被那连磅礴大雨都无法剿灭的火势所惊呆,以至于一时没反应过来而已。

    而一旦反应过来后,那些听懂了白方鸣劝降喊话的羱、羝两族战士,便迅速到城内深处,将这件事汇报给众部落族长去了。

    毕竟,白方鸣那句『若冥顽不灵、则我军会继续似方才的攻击』着实吓坏了他们。

    然而,此时在雒城城内,在众部落族长商议大事的毡帐内,那些各部落的族长们,早已乱成了一团。

    而造成这些族长们如此失态的原因,便是城外魏军那『连弩』与『投石车』的两件战争利器。

    连弩还好说,毕竟射程仅在中距离范围内,虽然威力强劲,但却无法对雒城城墙造成什么伤害,因此,众部落族长们觉得只要他们守好雒城,守到羯角部落的大军抵达,他们就算是胜利了。

    可是投石车与石油的出现,却打破了他们心中的那份侥幸。

    “(羱族语)眼下怎么办?魏军有一种可怕的武器,能够在城外焚烧城郭……”

    “(羱族语)若用箭矢反击……”

    “(羱族语)远远超出箭矢的射程……”

    是的,射程,这就是如今众部落族长们最头疼的问题,毕竟魏军的投石车可以在接近两里的距离内打到他们所在的城郭,用灌满石油的桶弹焚烧城内的一切,而羱羝两族的部落战士,他们手中的长弓,却远远达不到这个射程,根本无法对魏军造成什么威胁。

    更要命的是,羱羝两族部落战士的长弓,他们的箭矢射击充其量不过是『点的伤害』,而魏军用投石车抛射桶弹,却是『范围伤害』,还他娘的是『持续伤害』,从攻击力度上看,羱、羝两族的攻击力度与射程,皆被魏人完爆,简直就是毫无还手之力。

    “(羱族语)要不然,我们向魏军投降?”灰羊部落的族长小心翼翼地提道。

    平心而论,灰羊部落的族长齐穆轲,亦是曾经在合狩期间,支持魏国的那『六票』之一,只不过,前一阵子司马安与砀山军在三川部落的屠杀,让齐穆轲觉得自己『可能是做出了错误的决定』。

    可事到如今,他这才突然醒悟,比起第一个『错误的决定』,他们决定与魏军乃至魏国为敌的『第二个错误的决定』,比起前一个那才是大错而特错,是足以令他们部落走向灭亡的决定。

    『投降?』

    毡帐内闹哄哄的局面顿时停了下来,众部落族长们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其他族长们的表情,一言不发。

    不过看得出来,此时这些族长们,他们前几日那『誓保三川、驱逐魏狗』的信念,已经在魏军强大的力量下开始动摇了。

    见此,黑羊部落的族长拉比图连忙劝道:“诸位,诸位!难道诸位忘却了魏狗在我三川之地上的杀戮,居然要投降那样滥杀无辜的敌军么?诸位放心,羯角部落的大军即将抵达雒城,一旦比塔图族长率大军抵达,那些可憎的魏狗必死无疑。”

    “……”众族长们对视一眼,皆沉默了,可能是他们的自尊心,仍坚持着『绝不向魏军投降』的信念。

    这使得在雒城城外的魏军中,赵弘润等了足足半个时辰,也没有见到任何前来表示投降之意的使者。

    捏了捏鼻梁,赵弘润缓缓吐了口气。

    “所有投石车,抛筐绳索调整弹压角度,校准为……两寸!”

    “是!”(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