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7章:雒水之盟

    帐内,瞬间寂静了下来。

    知情的人,自然清楚司马安与朱亥这两位彼此水火不容,早已见怪不怪;而不知情的人,比如那些雒、巩两地的诸部落族长们,由于不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也就识相地没敢插嘴。

    这就使得帐内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十分尴尬。

    “哼!”

    不知过了多久,司马安重哼一声,冷冷地扫视着朱亥,那眼神仿佛是在说:『当着本将军的面,你倒是接着说,接着说本将军的坏话!』

    而朱亥这时也早已看到了司马安,一改方才的焦急,故意慢条斯理地上下打量了司马安几眼,还不带用正眼观瞧,只用眼角余光瞥视。那神色仿佛是在表示:『哟,原来你在啊。抱歉,由于你太不起眼了,所以方才我没瞧见你,实在对不住。』

    满满的嘲讽。

    见此,司马安怒视。

    随后,朱亥亦怒视回瞪。

    两位堂堂的魏国大将军,在这毡帐内上演了一出用眼神杀人的绝技,虽然没“杀死”彼此,但却令在场众人心惊胆颤,生怕这两位控制不住,拔剑相向。

    也难怪,毕竟这两位彼此怒目而视、瞪地双目充血,那模样,怎么看都觉得渗人。

    『果然是道不同不相为谋啊……明明曾经皆是父皇身边的宗卫,彼此相处十余年,互为兄弟手足一般,可眼下,这是何等浓重的火药味……』

    赵弘润抽了抽鼻子,仿佛真能从空气中嗅到那足以令人窒息的火药味。

    “咳!”

    他咳嗽一声,打破了僵持凝重的气氛,邀请朱亥道:“朱大将军,请入座。”

    听闻此言,司马安换了一个坐姿,右手托着额头,有意无意地看着他下首的坐席,脸上浮现几许戏虐之色。

    见此,朱亥的面色顿时沉了下来,见司马安对面的席位空着,遂径直走了过去,也顾不得那一列坐的皆是雒地三川部落的族长们,一屁股便在那个空位上坐了下来,继续瞪着司马安。

    而见到这一幕,白羊部落的族长哈勒戈赫与身后孟氏部落的族长孟良对视一眼,苦笑连连。

    因为,由于白羊部落曾在合狩时支持魏国,并且在前日子断然拒绝与魏军为敌,因此,赵弘润对哈勒戈赫颇为友善,隐隐有要抬高白羊部落的意思,因此,雒地的部落族长们很识相地将帐内右侧的首个席位,留给哈勒戈赫。

    没想到,此刻却被成皋军的朱亥大将军给抢了。

    “去我那里坐吧。”孟氏部落的族长孟良小声与哈勒戈赫说了句。

    想想也是,任谁瞧见司马安与朱亥彼此怒目而视的这一幕,都能猜到这两位魏国的大将军必定彼此不合,随随便便参合进去,那可是会引火烧身的。

    而继哈勒戈赫与孟良之后,那些刚刚投降的巩城的部落族长们,亦识相地在雒地部落族长们的下首或身后坐了下来。

    旋即,这些位巩、雒两地的部落族长们,皆目不转睛地望着赵弘润。

    见此,赵弘润一边吩咐左右宗卫给这些位族长们倒酒,一边沉声说道:“巩地的诸位族长,诸位能听得哈勒戈赫族长与孟良族长的劝说,降于我军,使得诸位前几日错误的决定不再继续,本王深感欣慰。……鉴于诸位是受到黑羊部落族长拉比图的蛊惑,本王反复思量,决定既往不咎,接纳诸位为『雒水之盟』的一员。但恕本王要将丑话说再前头,若是加入此盟后,诸位做出背叛盟友、背叛我大魏的举动,就别怪本王不客气!”

    那些巩地的部落族长们早已从哈勒戈赫与孟良两位族长的口中得知了此事,因此,此刻闻言唯唯诺诺,连声直说不敢,并口口声声保证,从今日起与『雒水之盟』的盟邻同进同退,与魏国同进同退。

    见此,赵弘润满意地点点头,继续说道:“方才,本王草拟了一份『誓约』,诸位族长且先过过目,有何不足的,不妨提出来,大家一起探讨。”

    说罢,赵弘润转头望向宗卫吕牧与高括二人,因为二人负责将赵弘润草拟的『誓约』多抄几份,发给在座的诸位族长。

    本来是人手一份,不过因为巩地的诸部落族长们的来到,暂时只能两名族长合看一份。

    因为是关乎自己部落日后的利益分配,因此,帐内诸位族长看得十分仔细。

    只见在那份『誓约』上,首先第一条注明的是『雒水之盟』的意义,其全称为『(魏川)雒水和盟协约』,其中魏国居盟主地位,而其余三川部落,皆为盟众。『注:需要是盟主地位。』

    第二项:『雒水之盟』内的盟众,皆可以推荐或邀请三川之地上的某个部落加盟,但要经过盟主(魏国)的同意,并且,推荐方要对被推荐方的行为负责。若是被推荐方做出背叛联盟、背叛魏国的举动,则推荐方必须承担纠正错误的义务,即派遣军队剿杀。

    若推荐方实力不足,则可以请求盟约内的其余部落相助,或向魏国寻求帮助。并且,魏国有义务出兵剿灭背叛者。『注:主要是“师出有名”。』

    第三项:盟约内的盟众、包括盟主,不得相互侵犯。若盟众间产生纠纷,可寻求盟主(魏国)从中调解,化解干戈,不许私下动用武力。『注:意在加深魏国在三川之民心中的地位。』

    第四项:若『盟约』内的任一盟众遭到非盟约势力的侵犯,则盟主(魏国)与所有盟众有责任立即援助,不许落井下石、不许趁火打劫,并视受侵犯的盟众的损失程度,给予侵犯者不同程度的武力打击。『注:即“同攻同守”,使三川之地变相地成为了魏国在西面的坚实屏障。』

    第五项:盟主(魏国)承认盟众在三川的永久居住权,并承诺不会以任何借口,逼迫盟众迁出三川之地,除非该盟众做出背叛联盟而遭到驱逐。『注:换而言之,要魏国认可,就必须加入这个联盟。否则,魏国保留攻打的权利。』

    不得不说,这四项除了第一项刻意地强调了魏国的盟主主导地位,第四项变相地使三川之地成为了阻挡『北地胡人』南下进犯的屏障外,其第二项与第三项,与如今逐渐被人遗忘的『乌须之誓』大致相仿。

    因此,雒、巩两地的部落族长们十分满意。

    当然了,更让他们满意的,还是第五项的承诺,即承认他们这些部落在三川的居住权,而且还是永久的居住权,这让他们不必再担心魏国或有可能夺回这片土地。

    而从第六项开始,便是讲述『商贸』的条例了。

    比如,首先确定『雒地』为联盟的第一个自由贸易城池,由盟众共同维护其治安,盟众间可以在此相互交易、亦可以与盟主(魏国)展开商议,交易原则为『公平、公正、自愿』,不允许欺骗、不允许抢掠等等。

    在这些条例中,唯独有一条让诸部落有些迟疑,那就是赵弘润在条例中规定,交易双方必须是盟约内的成员,很显然,这是赵弘润专门为了针对北地胡人与北方的韩国的。

    毕竟在以往,羱、羝两族,甚至是羯族,他们与北地胡人以及韩国,亦有不少贸易,而赵弘润要做的,就是分化以往的交易双方,毕竟频繁的交易会使两股势力迅速熟络,赵弘润可不希望他好不容易促成的『三川商贸圈』,存在着亲向韩国的可能,哪怕是亲向胡人都不行!

    因此,有一名族长提出了异议。

    “尊敬的肃王,我三川部落盛产的羊毛、羊皮,其他部落都有,若是按照肃王的规定,我们唯一的交易对象就只有贵国……”

    “这位族长是担心我国吃不下诸位的商物么?”赵弘润用羱族语笑着说道:“无妨,本王可以向诸位保证,只要价钱合适,无论有多少类似羊毛、羊皮之类的商物,我大魏都能吃下。”

    开玩笑,别说羊皮羊毛在魏国本来就是畅销物,哪怕堆积过多,大不了他赵弘润免费发给国内那些贫寒买不起冬衣的百姓穿呗,反正纯粹的羊皮也值不了几个钱,这笔钱,他赵弘润作为魏人的皇子,亏得起,也愿意亏。

    更何况,他还可以当个中间商,出售给暘城君熊拓、出售给附庸国卫国,总之,就是不允许三川部落与韩国交易。

    “既然尊敬的肃王由此保证……”那名族长点点头,接受了这个说法。

    也难怪,毕竟对他们来说,与谁交易不是交易?好歹魏国日后还是他们的盟主国呢,若是本族部落发生天灾人祸什么的,还不得寻求这位盟主的帮助?

    而其中比较睿智的,比如白羊部落的族长哈勒戈赫,就已经从这些条例中的『交易对象限制』以及『交易品限制』中,瞧出了一些苗头。

    比如,在几项『特别情况允许』的交易条例中,赵弘润清楚注明,但凡交易对象给出的货物是马匹、铁矿(任何金属矿)等物时,特例允许交易,并且,魏国给予高价收购;但是,禁止将这类东西,包括魏国日后出售给三川部落的武器,转手出售给非盟约内的部落、国家以及势力。

    『这位肃王的心……看来是相当的大啊。』

    哈勒戈赫有意无意地瞧了几眼赵弘润,随即又望向纸上许多条例的另外一条:『交易双方,皆以魏国铜圜钱、银圜钱、金圜钱结算。』

    “银圜钱?金圜钱?我大魏有这两种钱币么?”

    这一项,就连成皋军的大将军朱亥都有些看不懂了。

    对此,赵弘润笑着解释道:“如今没有,不代表日后没有,有备无患嘛。”

    可能在骨子里,他对金银的看重,远不如铜铁。

    尤其是铁。

    毕竟铁可以打造武器,使魏国的军队变得愈加强大,而金银呢?

    除了好看、能炫耀富贵外还有什么用?

    当然,制作成金光闪闪的金器宰一宰巴国人倒是可以,只可惜,魏国对巴国有世仇之恨。(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