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8章:刀剑禁令

    三千三百名商水军士卒,在巫马焦的率领下,不费吹灰之力进入了阳夏县城。

    在进入县城后,按照赵弘润的命令,巫马焦迅速分兵前往东、南、北三处城门,正式接管了阳夏县的城防。

    随即,巫马焦在东南西北各城门分别留驻了五百兵,并派了四名千人将把守。

    在做完的这些部署后,巫马焦率领剩下的一千三百名商水军,迅速控制了该县的兵备库与钱粮库,待两库到手后,又顺势接管了驻所,并派出巡逻全城的士卒。

    而在此期间,城内的县兵无不投降。

    不可否认,这些县兵中混有许多阳夏隐贼,但绝大多数的县兵,却只是当地平民出身的乡勇而已,如何胆敢抗拒商水军的命令?

    要知道,商水军那可是经兵部批注、拥有正式番号的军队,也属于是驻防军,比起县兵这种负责该县治安的队伍,等级可不知高上一星半点。

    更何况,商水军还抬出了『肃王弘润』的王号,谁敢造次?

    于是,城内的县兵皆被商水军收缴了兵器,被勒令归家,而其中,有些隐贼嫌疑的县兵,则被商水军士卒当场拿下。

    至于城内的众多士馆,以及那些士馆内的游侠们,众商水军士卒暂时并未动他们。

    针对这件事,赵弘润做了一番考量,他本来打算将城内众多的游侠驱赶出城,毕竟这样一来,阳夏隐贼的势力就会得到显著的削弱。

    可问题就在于,放任这帮无所事事的游侠,放任这帮亡命之徒离开阳夏,这真的合适么?

    想想也知道,一旦这些游侠被驱逐出阳夏,这帮人势必会往圉县、鄢陵这些周边县城跑,势必会给周边县城带来治安方面的负面影响,使混乱扩散。

    与其如此,还不如暂时先将这些游侠关在阳夏,尽可能地将混乱限制在阳夏县。

    不过这样一来,也使得商水军的处境变得比较危险,因为谁也不能保证这些游侠在自由受到限制后,会不会协助阳夏隐贼势力,攻击商水军。

    思前想后,赵弘润想出了一个折中的办法:兵器管制。

    兵器管制,即没收那些游侠的兵器,一旦那些游侠失去了兵器,他们对商水军的威胁自然会大大减少。

    可惜被商水军控制的钱粮库内,铜钱、金银等财帛并不多,否则,赵弘润会选择用一种更为怀柔的办法,比如,用钱去买游侠们手中的兵器,如此一来,游侠们虽然被收缴了兵器,但因为得到了一笔钱,这股不满情绪就会得到有效的遏制。

    只可惜,阳夏县的钱粮库内,不能说空空如也,但是实在不足以从全城内那么多的游侠手中买得兵器。

    在这种情况下,即便赵弘润明知强行收缴游侠们的兵器会引起这些人的怨愤,亦不得不这样做。

    毕竟收缴游侠们手中的兵器再是凶险,也比放任他们继续手持兵器要安全地多。

    而在接到这道命令后,才刚刚进驻阳夏县不久的商水军,顾不上吃晚饭便开始行动起来。

    这次行动的主要负责人,仍然是巫马焦以及卫骄、吕牧等宗卫们,倒不是赵弘润不信任巫马焦,只不过他担心巫马焦会成为阳夏隐贼愤而暗杀的目标,因此叫卫骄、吕牧等人保护着他。

    毕竟巫马焦虽说曾经也是两千人将,但个人武艺比起宗卫们来说,还是逊色许多的,赵弘润可不希望这位虽然没多大本事但却忠心耿耿的大将白白牺牲在阳夏县。

    当一队队衣甲齐备的商水军士卒从街上走过时,往来的当地平民纷纷避退,神色略有些惶恐不安,平民在面对军队时,总是会有这种不安的情绪,尤其是当他们清楚这支军队究竟要做什么的情况下。

    不过让街道上来往平民诧异的是,那些商水军士卒就跟没瞧见他们似的,自顾自走在街道上,一直走到一间士馆门前,这才停住了脚步。

    巫马焦转头望向宗卫卫骄,向后者请示。

    按理来说,巫马焦身为一位执掌商水军的大将,并不需要向卫骄请示,可谁让卫骄等人是赵弘润身边的宗卫呢。

    不过卫骄也知道分寸,并没有仗着是赵弘润身边的宗卫就对巫马焦呼来喝去,反而是抬了抬手,示意巫马焦来下令。

    这种礼遇,让巫马焦对卫骄的感觉颇好。

    “来人,叫馆内的主事出来!”

    一声令下,巫马焦身后的亲卫中,走出一名亲卫将,迈上台阶,用手中的剑鞘敲了敲士馆敞开的门户。

    “梆梆梆——”

    此时在这间士馆内,有许多游侠正在吃饭,忽然瞧见士馆外出现了许多军卒,脸上露出几许惊愕与不安。

    “馆内谁是主事者?出来!”那名亲卫将高声喝道。

    士馆内一片寂静,良久,有一名看起来三四十岁的精壮男子徐徐走了出来,迈步走出门槛,神色不定地瞧着士馆外的那一干商水军士卒,拱手抱拳说道:“诸位军爷,不知有何贵干?”

    巫马焦策马上前了两步,沉声说道:“奉肃王之令,对此县城施行『刀剑禁令』,任何人不得随身携带兵器。”

    说罢,随着他一挥手,一名百人将带着一队商水军士卒冲入了士馆。

    只见这队商水军士卒在冲入士馆后,也不理睬那些正在吃饭的游侠,只要是被他们看到有兵器,一概没收。

    见此,有一名游侠勃然大怒,一把抓住了被一名商水收去的兵器,怒声质问道:“你要做什么呢?”

    只见那名商水军士卒重复了一遍巫马焦的话,随即冷冷喝道:“松手!”

    那名游侠憋得面色通红,死死拽着自己的兵器不放。

    见此,不远处那名百人将当即下令道:“拿下!”

    话音刚落,附近的商水军士卒纷纷朝着那名游侠而去,强行将对方制服。

    瞧见这一幕,士馆内的众游侠们不约而同地站了起来,一个个手持利刃,面露凶悍之色。

    而就在这时,士馆外又涌入一队商水军士卒,一个个手持手弩,对准了那些游侠们。

    游侠们虽然多是以刀剑作为武器,但也晓得军队式的手弩的厉害,遂没有人胆敢动弹。

    见此,那名百人将挥了挥手,下令道:“收缴兵器。”

    那第一队商水军士卒,迅速将众游侠们随身所携带的兵器给收缴了。

    期间,有一名游侠不忿于自己的兵器被军队所夺,与一名商水军士卒厮打起来,扭打之际,他愤怒地抽出了兵刃。

    可还没等他拔除兵刃对那名摔倒在地的商水军士卒做了些什么,那一队商水军弩手,便有十几人扣下了手弩的扳机。

    只听噗噗几声,那名游侠身中数箭,睁着眼睛一脸不敢置信地倒了下去。

    士馆内的众游侠们顿时哗然,他们不敢置信地看着商水军,怎么也不敢相信这队军卒居然真的敢当街杀人。

    而就在这时,那名百人将环视了一眼,冷冷说道:“以为我商水军是在跟你们闹得玩么?!……谨遵肃王之令,拒不上缴兵械者,视同袭击我商水军,就地格杀!……给我乖乖退到墙角去!”

    听闻此言,再看看那具游侠的尸体,士馆内众游侠面色发青发白,在许多手弩的威胁下,只能乖乖退到墙角,眼睁睁看着商水军士卒们将他们的兵器收缴。

    而此时,士馆的二楼涌下一大帮手持利刃的精壮男子,一个个五大三粗。

    “那是你的人?”

    宗卫卫骄瞥了一眼身边不远处那名面色有些难看的士馆主事,冷冷说道:“叫他们交出兵械。”

    只见那名士馆主事回头望了一眼士馆外众多商水军士卒,当即冲着那些手持利刃的精壮男子喊道:“你们要做什么?!……放下兵器!”

    那一干精壮男子面面相觑,最终都丢下了手中的兵器。

    卫骄瞥了一眼那名士馆干事,淡淡说道:“请允许我军在贵馆搜查一番,肃王有令,民间任何兵器都必须上缴。”

    那名士馆干事眼中闪过几丝愠色,但终归没敢发作,强忍着怒气说道:“请便。”

    话音刚落,就听卫骄下令道:“搜!”

    听闻此言,众商水军涌上士馆的二楼,到处翻箱倒柜,将所有看到的兵器以及疑似兵器的物件全部带走。

    而在这间士馆的斜对面,还有一间士馆,在其门前,今日与赵弘润有过一番交谈的游马,正皱着眉头,静静地看着这一幕。

    『不是说要一个月之后么?怎么突然……呵,用缓兵之计稳住我等,随后骤然发难?』

    由于不清楚赵弘润为何会改变主意,游马感觉自己被欺骗了,因为他本来还觉得阳夏隐贼与那位肃王殿下之间应该还存在着回旋余地,因此,他在赵弘润离开后联络了邑丘众,准备与后者商量一个解决办法。

    可没想到,那位肃王殿下却突然与他们撕破了脸皮,企图用这种强硬手段来收回阳夏,并且镇压阳夏县的隐贼势力。

    『好一招先下手为强,好一个肃王……』

    游马眼睛眯了眯,也不知再想些什么。

    而此时,那些商水军士卒们已经对那间士馆搜查完毕,转移到了游马这边。

    见此,游马唤来一名馆内的弟兄,吩咐他道:“叫兄弟们交出兵器、不许反抗。”

    “是。”

    片刻之后,商水军士卒们便搜查了游马的士馆,从馆内搜出许多刀剑兵刃。

    望着士馆外那一干神情肃穆的商水军士卒,游马心下暗自叹了口气。

    『肃王啊肃王,你这样做,岂非是让阳夏内无数隐侠联合起来对付你?』

    游马微微摇头,随即望了一眼逐渐天黑的天色。

    不用想他也猜得到,今晚,阳夏城内的隐贼,就会对这支商水军展开攻击。

    一场流血在所难免。(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