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6章:齐王吕僖之远见(二)

    次日,赵弘润早早地便来到了垂拱殿。

    而当时,魏天子正与三位刚到不久的中书大臣在内殿喝茶闲聊。

    按照惯例,魏天子会在卯时正刻开始的早朝结束之后,在文德殿小憩片刻,打个盹到辰时,然后用罢早膳,于辰时二刻左右开始批阅那永远也批阅不完的奏章。

    不过今日情况似乎有些特殊,待等赵弘润于巳时前后来到垂拱殿的时候,他父皇还在与那三位中书大臣闲聊。

    一问之下,赵弘润这才知道原来他们正在聊的话题,居然是『川雒对国内贵族势力开放』的这件事。

    也对,当初赵弘润与成陵王赵文燊等人的协议,就是于七月正是对国内王公贵族所属的商队开放三川,任后者自由前往三川展开贸易,而眼下已是七月初七,算算日子,国内贵族们名下的第一批商队,应该差不多该抵达川雒那座如今三川境内唯一的『自由贸易城池』了。

    听到这里,赵弘润也感觉挺好奇的,遂问中书左丞虞子启道:“虞大人,不知川雒那边近况如何?”

    听了这话,虞子启不觉感觉有些好笑,无奈地说道:“肃王殿下,关于川雒,您应该比我等消息灵通啊。”

    想想也是,他所知的,无非都是一些道听途说的消息,而赵弘润才是川雒的直接负责人,哪有当事人反问旁人的道理?

    “虞大人这话说的。”赵弘润翻了翻白眼,颇有些无奈地说道:“我不就是挂个名嘛。”

    他口中所说的『挂个名』,指的是去年他在平剿了羯角部落的比塔图、震慑了三川诸部落后,朝廷曾册封他两个虚职,一个是『持节使』,用来名正言顺地代表魏国与三川的诸部落交涉;而另外一个则是『川雒大都督』,也是用来名正言顺地管辖那五万川北弓骑,同时管制加入『川雒之盟』的诸部落。

    可事实上,自那以后,赵弘润便再没有出访过川雒,魏国与川雒的后续协议,都是朝廷这边的礼部代为善后的。而眼下川雒,实际上也处在礼部的管制下。

    或许有人会问,既然如此,赵弘润何不直接将川雒的事务移交给礼部呢?

    道理很简单,因为礼部镇不住魏国国内的某些王公贵族,而目前已逐渐传出凶名的某位肃王却能办到。

    说白了,赵弘润就是在川雒挂个名,方便礼部用他的名义去做事,免得魏国国内某些起贪心,打起川雒的主意。

    而这件事,朝廷内部可以说人人皆知,更何况是虞子启等中书大臣。

    “微臣也是听礼部的大人门随口提起的……”虞子启在笑了两声后,徐徐说道:“终归是眼红了整整半年,国内那些贵族商队的第一批贸易量,不可谓不大……那可真是山呼海啸般的人,据估计,都超过户部了……受这些人出现的影响,平民商贾的利润一下子就被挤压了……”

    赵弘润闻言也不言语。

    因为这在他预料之中:一旦贵族商人进入三川,平民商人的利润自然而然会被摊薄,甚至于,还会受到前者的联合排挤与打压。

    可能是见赵弘润的表情过于冷静,就连魏天子都感觉有些不可思议,问道:“弘润,似乎你并不在意?当初你所扶持的平民商人,如今可是在被打压啊……”

    “那也是正当的商业打压。……儿臣对成陵王等人提起过,不会有人胆敢用非正当的手段在川雒谋利。至于那些平民商人……要是他们事事都需要儿臣扶持,为他们铺路,想来也不堪大用。”摇摇头,赵弘润冷静地说道。

    魏天子愣了愣,颇有些意外地瞅着这个儿子,心下暗自点了点头。

    平心而论,魏天子很支持这个儿子扶持国内的平民商人力量,但这份支持的本质,则是为了敲打那些贵族,倘若赵弘润一味地用优厚的政策扶持平民商人,这在魏天子看来,反而是本末倒置。

    似如今这般,刚刚好:既不能太多地给予平民商人更多的优惠,亦不能坐视他们被贵族势力击垮。

    『话说回来,此子到了安陵,居然没有报复赵来峪的安陵赵氏,而是驱逐了安陵王氏,这倒是有点意思……』

    魏天子不动声色地观察着赵弘润,他感觉这个儿子南下了一趟,似乎稍微有点改变。

    “弘润,今日你早早前来垂拱殿,所为何事?”

    随便聊了几句后,魏天子便问起了赵弘润的来意。

    他很清楚,他这个儿子,向来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若没有什么要事,是轻易不会来垂拱殿的。

    什么?讨他这位父皇的欢心?

    那是奢望,想都别想!

    而见魏天子问起此事,赵弘润这才回想起此番前来的目的,拱手施礼说道:“父皇,孩儿申请调动砀山军。”

    “砀山……军?”魏天子微微一愣,随即好似想到了什么,颇有些不可思议地问道:“这么快?”

    这句『这么快?』,三位中书大臣听得一头雾水,然而赵弘润却能听懂这句话的含义,无奈地苦笑道:“齐王吕僖,拿出了一份让儿臣无法拒绝的厚礼。”

    说罢,他从怀中取出那封齐王吕僖叫齐使田侑转交给他的书信,旁边,大太监童宪识相地紧走两步,将这封书信从赵弘润手中接过,恭恭敬敬地递给魏天子。

    不可否认,魏天子对这封能打动眼前这个儿子的书信很是好奇,在从童宪手中接过后,拆开仔细观瞧,在足足凝视了好一阵后,这才长吐一口气,喃喃说道:“别说你心动,朕都心动……”

    在殿内,蔺玉阳、虞子启、冯玉三位中书大臣一脸好奇地张望,但安于本份,他们没敢开口询问,毕竟这种事除非眼前这对父子提起,否则就算是他们,也不好主动开口询问。

    好在魏天子很信任他们,见他们三人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也没敢卖关子,遂叫童宪将这封书信递给蔺玉阳等人,毕竟他也想听听这三位智囊的意见。

    而如同魏天子与赵弘润一般,三位中书大臣在看清楚那份书信上所写的东西后,亦是惊地倒抽一口冷气,随即,一股狂喜笼罩了他们的脸庞。

    “恭喜陛下,贺喜陛下。”三人异口同声地恭颂道。

    “皆是弘润的功劳。”魏天子笑呵呵地摆摆手,随即笑眯眯地望着赵弘润。

    事实上,正是他叫礼部将与齐使田侑交涉这件事交给赵弘润的。

    这并不是说,礼部就没有能言善辩、善于外交的官员,只是因为礼部的官员皆是文官,对外交涉不如像赵弘润那样有底气。

    打个比方说,昨日齐使田侑威胁赵弘润,说什么『若是魏国不出兵则齐国就将魏国背信弃义的事昭告天下』,这件事如果让礼部的官员来处理,相信那些官员会好劝歹劝,相应地给予一些让步。

    而昨日赵弘润的应对就很是强硬,他一针见血地指出了『齐国一旦失去齐王吕僖便从此沦为三流』的事实,并隐晦地反过来威胁齐使田侑,逼得后者只好将齐王吕僖的书信拿了出来。

    “你如何看待此事?”魏天子询问赵弘润道,那语气,仿佛是在考验。

    若是换做以往,赵弘润恐怕早跳起来了,不过今日眼瞅着这位两鬓斑白的父皇,他罕见地没有说出一番叛逆的话,在略一思忖后便说道:“儿臣以为,这是齐王吕僖在预留后路。”

    魏天子满意地点了点头,而那三位中书大臣,亦带着几许惊讶、几许赞同,微微笑着。

    不错,的确是齐王吕僖在预留后路。

    别看信中的种种承诺,魏国最终得到的仅仅只是鲁国那本《鲁公秘录》的拓本,可实际上,最让殿内诸人心动的,则是齐王吕僖在信中所透露的善意。

    比如说,将齐国停泊在巨鹿郡河界的火弩战船船队,移交给如今在齐国担任左相的姬昭(赵弘昭),这一项中便隐藏着好几个深意。

    首先,齐王吕僖是想向魏国证明,他欲大力提拔姬昭这个魏国女婿的心意,不惜将齐国最精锐的水军交给后者。

    其次,拥有了火弩战船这支船队水军的姬昭,他日后在齐国的地位就能得到保证。哪怕齐王吕僖日后不在人世了,下一任齐王也无法拿回这支水军,因为这是齐王吕僖生前的王令。

    要是齐国有人不服,呵呵,赵弘润那位六哥的妻子嫆姬,她自会为了丈夫出面。

    她是齐王吕僖最疼爱的女儿,在齐国王室的地位可不低。

    而只要姬昭在齐国能够稳稳立足,自然能推动魏国与齐国的亲善关系,使两国的关系更加稳固,而不是单单凭借一纸盟约。

    再者,拥有了齐国那支火弩战船水军的姬昭,会坐视自己的母国魏国被韩国攻打?

    相信一旦韩国与魏国开战,赵弘润那位六哥自然会想办法让齐国介入其中,比如说,命令那支水军对韩国发动攻击什么的。

    虽然这并不能直接阻止韩国对魏国的战争,但却能有效地制约韩国,打消魏国的后顾之忧。

    而之所以要做到这种程度,不惜搭上《鲁公秘录》这种鲁国密不外传的工艺文献,恐怕真相正如赵弘润所言,是齐王吕僖在预留退路:给予魏国莫大的善意,好使日后他齐国一蹶不振时,魏国能看在姬润的面子上,拉齐国一把,不使齐国被楚国所压制。

    这才是齐王吕僖最大的目的。(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