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2章:事出反常必有妖

    “报!汾陉军西卫营营将蔡擒虎,率军追击楚国溃军。”

    “报!蔡擒虎将军于西南八里处森林遭遇伏兵……”

    “报!蔡擒虎将军击溃楚国伏兵!”

    “报!蔡擒虎将军继续追击楚国溃军,疑似欲趁机夺取孟山!”

    “报!蔡擒虎将军正攻打孟山!”

    “报!徐殷大将军率军抵达孟山,与蔡擒虎将军汇兵一处,目前汾陉军西卫营与东卫营正猛攻孟山!”

    “报!相城楚军派遣约两万兵出城,支援孟山,汾陉军中卫营将军邓澎率军阻截。”

    “报!邓澎将军守住战线,寸土未让。”

    “报!徐殷与蔡擒虎两位将军三攻孟山,孟山楚营堪堪欲破。”

    “报!相城楚军再次出动兵力两万,从西北方向绕过邓澎将军的中卫营,欲袭击徐殷大将军的后背。”

    “报!徐殷大将军正与敌军鏖战!”

    “报!蔡擒虎将军攻破孟山楚营辕门,双方仍在僵持。”

    “报!汾陉军三面受敌,然顽强守住防线……”

    前后只不过大半个时辰,然而从前方送来的战报却是让赵弘润目瞪口呆。

    从常理判断,似眼下这种白热化的两军厮杀,它不应该发生在双方刚刚接触的首日。

    毕竟初次交手,根本不清楚敌我实力,因此,相信绝大多数的将领都会缓两日,先摸摸敌军的底细再说。

    怎么可能像眼下的魏军这样,营寨都还未建起来,相城战役却仿佛是一口气要发展到了最终阶段。

    “殿下!请允许我鄢陵军前往助徐殷大将军与汾陉军一臂之力!”

    鄢陵军的大将屈塍抱拳严肃地说道。

    此时在赵弘润的帅帐内,除了几名负责巡逻值守的将领外,鄢陵军与商水军的将领们绝大多数都在帅帐内,等待着自己一方军队出动的机会。

    毕竟这番对楚作战,对于鄢陵军与商水军来说意义重大:倘若他们能够在此战中建立显赫的功勋,那么从此之后,魏国国内再没有人可以诟病他们的出身,而他们,日后也能挺直腰板。

    『我虽并非出自大魏,但我为大魏立下过汗马功劳!』

    大致是这个意思。

    而一旦魏国朝廷真正认可了他们,接受了他们,那么,就拿屈塍来说,他便可以再进一步,授封鄢陵军的『大将军』,甚至于日后如果有机会,还有可能取代『睢阳军』跻身于『驻军六营』,成为魏国名望所归的精锐之师。

    而不像眼下,虽然屈塍实际上履行着鄢陵军大将军的职权,但由于他尚未立下足够的功勋,以至于他至今还未爬上魏国的大将军这一阶,仍然需要借用肃王赵弘润这个实际上根本不管事的『主帅』之民,免得魏国国内的魏人出现反对的声音。

    而相比之下,伍忌虽然也还未登上魏国大将军这一阶的位置,但他并不是因为战功不够,事实上商水军在三川战役期间所作出的贡献,早已让魏国朝廷接受了他。

    只不过,伍忌太年轻了,还差一岁弱冠,兵部觉得任命一位如此年轻的将领为大将军,有些儿戏,因此压了下来。

    不出差错的话,待等伍忌到二十五左右,他应该就能被提名大将军的职衔了,只要在此之前他别犯什么重大的错误,尤其是政治向的错误。

    而赵弘润之所以没有在这件事上为伍忌说话,也是考虑到伍忌太年轻,尚且不是很成熟。

    毕竟『大将军』,那可是具备自由择战权的。

    比如成皋军的大将军朱亥,倘若日后韩国果真从北地进攻魏国的国土,那么,朱亥有权在国内朝廷做出反应前,视情况而定给予相应的反击。

    虽说这种权利具备一定的风险,然而实际上总结下来就是一句话:只要你能打赢,非但无过反而有功。

    再比如南燕大将军卫穆,他在备战与韩国的战争期间,就自行招募了一支数万人的预备役。这件事,这位大将军可是先斩后奏,但魏国朝廷这边,哪怕是言官都没有多说什么。

    原因很简单,因为镇守一方的大将军,本来就拥有这样的权利。

    但给予太多权利亦有弊端,倒不是说这些位大将军会学南宫垚那样拥兵自重什么的,而是说一旦这些位大将军的主观判断出现失误,那么很有可能却导致整支军队覆灭。

    正因为如此,赵弘润亦暗暗压着伍忌的晋升,毕竟后者的潜力很大,但目前并不成熟,还不足以独当一面。

    不过话虽如此,商水军上下谁都晓得伍忌会是他们商水军日后的大将军,因此倒也没人着急,包括伍忌自身。

    而屈塍的情况,就与伍忌有些许区别。

    首先,屈塍无论是能力还是年龄,都已足够晋升大将军,但至今没有这方面的消息,原因就在于,无论是魏国朝廷还是赵弘润,都不是很信任此人。

    也正是因为如此,屈塍才迫切想要在这场战役中建立功勋,证明自己,毕竟已投奔魏国的他,如今也没有所谓的退路了,若是再朝三暮四,那么下场恐怕就跟南宫垚一样——魏人不信任他,而他的同胞宋人,亦不信任他。甚至于,齐王吕僖还曾经不耻南宫垚的为人而拒绝后者的私下效忠。

    可能伍忌并不着急在他的『将军』职衔前加个『大』字,但是屈塍却很着急,毕竟『将军』与『大将军』,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纵观魏国,究竟有多少可以称之为将军的人?不计其数!

    但『大将军』呢?举国上下满打满算也不会超过十位。

    更重要的是,这可并不只是单单军衔上的提升,更是社会地位的提升,只有他的社会地位变得更高,他才能够在魏国站得更稳,陆续通过一切比如联姻的手段,使他的屈氏缓缓融入到魏国的上流贵族圈子中。

    是的,屈塍并不像伍忌、谷粱崴、巫马焦等将领,他的夙愿是在魏国创建属于他的芈姓屈氏贵族,他可不乐意单纯当个带兵打仗的将军。

    “殿下?肃王殿下?”

    见赵弘润皱眉沉思着,久久没有反应,屈塍心中不免有些着急了。

    毕竟似眼下这种战况,只要他鄢陵军出动帮助徐殷的汾陉军一把,别说孟山,很有可能连相城都能打下来。

    到那时,他屈塍与徐殷并列首功,不但赚到了功勋,也赚到了与徐殷的交情,这简直就是天大的美事。

    而让屈塍感到焦心的是,赵弘润听了他的主动请战后一言不发,这让屈塍未免产生了别样的想法:眼前这位肃王殿下,不会是想将这个机会赐给伍忌吧?

    他不动声色地对晏墨使了个眼色。

    晏墨虽然有些不舒服屈塍事事都要他出面,但看在此事也事关于他的份上,晏墨并未表露什么不满,小心翼翼地提醒赵弘润道:“殿下,汾陉军之后,便轮到我鄢陵军,殿下您……”

    刚说到这,就见赵弘润抬手做了一个动作,打断了晏墨的话。

    见此,晏墨当即闭口不言,患得患失地看着赵弘润。

    想来此刻的晏墨心中多少是有些不舒服的,毕竟在鄢陵军与商水军之间,赵弘润明显偏袒后者,倘若这次还是如此的话,想来晏墨会十分失望。

    但让帐内众将感到诧异的是,赵弘润在阻止了晏墨的话后,看样子并没有将这件事交给商水军的意思,而是皱着眉头在那苦思冥想,仿佛在思索着什么生死攸关的问题。

    晏墨终归也是具有大将军潜力的将领,见赵弘润这幅凝重的表情,也意识到或许是他想多了。

    于是他又小心翼翼地问道:“殿下,莫非有什么不对么?”

    而这次,赵弘润总算是开口了,但是他开口的第一句话,却是反问晏墨等楚国出身的将领。

    “屈塍、晏墨,你等果真没有听说『斗廉』?”

    听闻此言,屈塍与晏墨神色一正,心中的小心思顿时收了起来,毕竟什么事都没有保证此战胜利最关键。

    若是此战打输,抢功又有什么意义呢?

    “斗廉……斗廉……”

    一帮子楚国出身的将领暗自念叨着这个名字,随即相视摇头。

    “殿下,莫非您看出了些什么?”晏墨试探着问道。

    只见赵弘润思索了一阵,沉声说道:“方才在阵前,那斗廉表现地狂妄自大,摆出一副『仿佛单凭他五千楚军就能将我五万余魏军击溃』的架势,可结果,他却仓皇而退。……这本没有什么,可让本王不解的是,此人居然在半道设下伏兵……”

    不得不说,在座的将领都不是蠢材,听闻此言,不由地仔细琢磨起来,而屈塍更是一针见血地说道:“殿下,您的意思是,那斗廉是故意诈败诱敌?”

    赵弘润摇了摇头,正色说道:“本王的意思是,或许那斗廉,并不像他适才所表现的那样狂妄自大……那份狂妄自大,多半是他装出来的。……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此人并非狂妄无知之辈,他为何要用五千兵袭击我五万大军?”

    “可是他这么做有什么意义呢?算计了半天,孟山都快被我军攻破了……”鄢陵军将领左洵溪不解地问道。

    “可问题就是,孟山还未被攻克!”

    赵弘润回望了一眼左洵溪,一句话说得左洵溪一头雾水。

    在帐内众将低头思忖之际,赵弘润亦闭上眼睛,在脑海中回忆这一带的地理图。

    大约了半柱香左右,忽见赵弘润猛地睁开了眼睛,嘴角扬起几分莫名的笑意。

    “会是那样么?……倘若果真如此,那就有意思了……”

    帐内众将面面相觑。(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