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雪连天,山舞银蛇,端的是一派秀丽绝伦气象,虽是在夜间,可有一轮圆月高高挂在空中,反倒是在山间抹上了一层淡淡的银色。加之山顶尽是冰雪,本就十分严寒,可在今夜山中却有一股子温馨味道,而空中月光也仿似是银白色的温暖,柔柔软软揉进了这一片山川雪地里头……

    李万山早叫李无双下山去买一些鞭炮炮竹之类的东西,多年不见苏唐,而今日又是苏唐大婚之日,李万山自是想要将这婚礼弄得越热闹越好。这才算是成了他的心愿,最好是明年就能抱到大胖孙子,李万山才会觉得人世间最惬意的事情,不外如是。

    早在夕阳西下之时,苏唐与上官嫣然被送入了洞房,这时候李无双才脚踏着鲜红飞剑歪歪斜斜从山下飞了上来,落在雪山顶端那些殿宇当中。旋即从衣袖中掏出一个李万山给他的储物袋子,往袋子中掏出许许多多红艳艳的烟花爆竹来……

    此刻,李万山与黄秀都各自打坐歇息去了,院中也无什么其他无关紧要的人。

    刚刚把鞭炮从储物袋子中掏出来,将这些把把细细往地上一丢,李无双口中嘿嘿怪笑几声,满脸得意神色,自言自语道:“俺虽然不知道师娘是什么来历,可今日在昆仑派中,玉清大殿里头正邪两道高手都对师娘恭谨无比,想来师娘也是冠绝天下的人物。俺李无双今日买来的烟花爆竹,是那些修行之士刻意炼制,在喜庆之时用来热闹热闹,燃放起来美轮美奂,最是合符师傅师娘的身份……”

    暗自言语了一阵,李无双便将那些烟花爆竹一字儿在地上排开,再凭着记忆力苏唐传给他的术法,在指尖点燃一道火焰。李无双虽是修炼玄冥妙法,可此等引火诀之类的小术小法,倒也能轻易施展出来。

    且说苏唐与上官嫣然被送入洞房当中,关山大门之后,房中场面就变得极为古怪。

    苏唐本不愿就此与上官嫣然成婚,可父母之命他又不得不从,再加上上官嫣然貌美无双,一身气质遗世独立,这两者合在她一人身上,就使得整个玄黄大世界与这故园中所有女子,竟无一人能与之相比较。

    身为一个正常的男子,生理上有没有任何缺陷,苏唐早已不是处男,在上官嫣然这未婚妻面前,又怎能不动心?

    唯有当年上官嫣然蔑视李半仙的那种态度,在苏唐心底算得上是一道坎,久久不能迈过。早在黄秀与李万山里去之前,黄秀就曾在洞房门外说过,要是苏唐胆敢独自离开这洞房,就不认他做儿子。

    想来这些年苏唐不在故园的时候,上官嫣然必当是与黄秀关系极好,这才使得黄秀处处维护着上官嫣然。不过这就并非是意味着黄秀不心疼苏唐,毕竟自己亲生儿子又怎会不去疼他,只是黄秀与李万山觉得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上官嫣然既然与自家儿子早有婚约,加之又照顾二人数百年,比自己亲生女儿还要顺心一些,故而对着儿媳妇早已是万分满意。

    今日苏唐是从也得从,不从也得从。

    理所当然苏唐是越想越气,越气越想,却又别无办法。

    洞房当中,尽是鲜红喜庆的装扮。

    房中摆着一张桌子,桌上摆着两个龙凤烛台,再有几碟小菜,一壶美酒两个杯子,以及一杆秤。按照华夏族人的风俗来说,洞房花烛之夜,须得用这一杆秤来掀起新娘子的红盖头,取得就是那称心如意的谐音,然后再喝一杯交杯酒,吹熄了龙凤蜡烛就得去床上洞房。

    一张大床,摆放在洞房里头靠墙处。

    床上被褥也是鲜红无比,上面绣上去了一个大大的双喜字迹,处处给人喜庆气息。

    上官嫣然进得洞房里头就没有任何言语,只径直往床上走去,端端正正坐在床沿边上,话也不说,只等着苏唐前去。

    可苏唐却不管她想法如何,见上官嫣然坐在床头,他也往房中那桌边一坐,随意将后背靠在桌子上,给自己斟了一杯小酒,端起酒杯满脸戏谑,朝上官嫣然道:“难怪时隔万古,那人皇轩辕都时时刻刻在心间惦记着你,你上官嫣然果真不是寻常女子,手段不与别人相同。你我早有婚约在先,可在玄黄大世界怎不见你向我逼婚?先前我还以为你会死了这条心,可未想到竟然今日中了你杀手锏。我今日承认栽在了你手上,这数百年来也多亏你照顾我父母,使得我与他们再有相见之日,可你却也不亏,自我母亲手中得取了圣旨,要我娶我就得娶,算你狠!”

    这一番话语中语气有几分调侃,也有几分无奈。

    今时今夜被送入洞房,不论苏唐心底想不想要娶上官嫣然为妻,按照华夏族人自古以来的规矩,只要在父母面前拜堂成亲,这一辈子就是夫妻,自此之后上官嫣然便是苏唐名正言顺的夫人,不论他今夜与不与上官嫣然洞房花烛,这个事实都不会有半点改变。

    言毕,苏唐随手拿起桌上那杆秤,随意伸手将上官嫣然头顶红盖头取下。

    却见红盖头之下,上官嫣然带着一个凤冠,加之一副新娘子打扮,带着凤佩霞冠,一身嫁衣,让苏唐竟然看得有些失神。上官嫣然天资秀丽,本不要施任何粉黛就亦是美艳无双,今日因为是大婚之时,故而脸上带有几分娇羞,显现出淡淡的红晕来。

    两行清泪,正从上官嫣然宛若一泓秋水般的眸子中滴落下来。

    泪珠顺着脸颊滑落,痕迹清晰可见。

    “夫君……”

    上官嫣然不顾脸上泪水掉落,轻呼一声:“夫君,我们先喝交杯酒好不好?”

    哼!

    苏唐冷然一笑,也不再想着如何去冷言冷语讽刺上官嫣然,伸手从桌上拿过两个酒杯,放了一个空杯在上官嫣然手中,继而手指远远朝着酒壶一指,顿即两道酒水,从酒壶中喷洒出来,分出两股,落入两个酒杯中,堪堪将酒杯注满,一滴不多一滴不少。

    二人双手环绕在一起,缓缓将这交杯酒喝下了。

    当苏唐将酒杯丢上桌子之时,上官嫣然手臂还停在空中,酒杯还停在嘴边。

    脸颊上泪珠滴滴落在酒水里边,继而又被她轻轻喝进了口中。

    美酒虽香醇,可是混着泪水,却有一股淡淡的苦涩味道,从上官嫣然香舌之上,沁入心间……

    “夫君……”

    轻轻一声,再度从上官嫣然口中传来。

    “你又想如何?”

    苏唐坐回桌边,盯着不断闪烁的烛火,言道:“你要与我成婚,我便你你成婚。你要拜堂成亲,我便拜堂成亲。而今你无论去了何处,只说你是我苏唐的明媒正娶的夫人,我也无从反驳,事已至此,你还想如何?”

    话一出口,苏唐就有些觉着此话说得太重,只想着上官嫣然除了当年将李半仙视作蝼蚁之外,也没有做出半点对不起他的事情来。

    加之近日在双亲面前拜堂成亲,无论如何二人都成了夫妻,理当夫妻和睦才对,可要他立即改变态度对上官嫣然温柔起来,倒也实在难以办到。

    闻言,上官嫣然不由得用贝齿压着下唇,不知为何心底似是有无数委屈,似是自万古以来诸多不如意不顺心之事,在此刻之间全都涌上了心头。

    可上官嫣然终究不是寻常女子,这一刻间反倒是收住了眼中泪水,连语气也变得平缓起来,言道:“按着夫君华夏族自古以来传下来的规矩,今夜你我洞房花烛夜,还得行那夫妻之礼。若是在玄黄大世界中,在成婚之时也许得阴阳交合,行夫妻之礼,莫非夫君忘了?”

    语气变得平缓之时,上官嫣然口中说出的这些话语,只让苏唐觉着他好似就是一个用来成婚的道具。第一步是定亲,第二步是拜堂成亲,而今到了第三个步骤要上床洞房……

    苏唐本想改变对上官嫣然的态度,可而今听到这等话语,当即心底怒气又生。

    一道念头忽地从苏唐心头闪过,顿即他挥手间将衣服脱掉,只剩下里头一条小裤头,一步跨到床上躺了下来,闭上眼睛道:“既然说若今夜不洞房,就于礼不合,那我今夜就躺在这床上,你想怎么洞房就怎么洞房……”

    闻言,上官嫣然险些为之气结。

    可事已至此,以着上官嫣然绝俗独立的性格,又怎会轻易被苏唐用这等话语说得手足无措。

    轻轻走下床来,将桌上那两根龙凤蜡烛吹熄,上官嫣然缓缓脱掉身上凤冠霞帔,再坐到床边,缓缓弯下了身子,朝苏唐身上凑去。上官嫣然虽是天下间一等一的女子,心性坚毅无比,处事又十分果决,可今夜是她洞房花烛夜,乃是平生头遭于一个几乎不穿衣服的男子睡在一张卧榻上……咚咚咚咚!仿若是心口有一只鼓儿,正在狠狠敲打着,上官嫣然由不得用一只手指按在胸口,呼吸越见得急促,脸色越见得红晕……

    尤其是凑得近了,感受到苏唐鼻尖喷出的热气,上官嫣然险些就此晕倒在床上。

    而今四周鸦雀无声,苏唐自是能听到上官嫣然咚咚咚的心跳声,同时也察觉到上官嫣然越凑越近,顿即有些心里头心猿意马。冰雪山巅上,连一丝虫鸣鸟叫也无,除了呼呼风声,再无其他半点声响。

    站在院中,将那些烟花爆竹一字儿排开,李无双心底也激动无比,毕竟今日是他师父与师娘成婚之日,他只念想着将这烟花爆竹燃放得完完美美,把今夜大婚之日弄得热热闹闹才好……

    不久之前李无双还只是一个在山间以砍伐缺月梧桐木为生的樵夫,心间想法也似那凡俗世人一样,故而如今虽是时时告诫自己,不要再像先前做樵夫那般不知进退不懂修行之士的礼数。

    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江山易改禀性难移,李无双在这喜庆之时,便只想要这夜晚热闹些,而且在他看来,师父与师娘都是天下间位于巅峰的人物,今日大婚却连宾客也没有一个,显得十分不隆重,一直让他耿耿于怀。

    故而在燃放烟花爆竹之时,李无双是将几十个轰天雷排在一起,也将轰天雷的引线绑在一处,力求那引线根根长度一样,好叫他引爆这些轰天雷之时,能几十个轰天雷一起爆响,这才显得热闹。

    “嘿嘿嘿嘿……”

    揉了揉后脑勺,李无双盯着摆放在冰雪地上的那些轰天雷,嘿嘿直笑,自言自语道:“师祖叫俺去买些烟花爆竹,可俺御剑飞行速度太慢,这才回来晚了。今夜俺只将这烟花爆竹燃放得惊天动地,定能弥补先前过失……”

    自从上一次在玉清大殿中,没有将苏唐认出来,险些让苏唐责罚他,李无双心底就泛起了小心思,已是时时刻刻在提醒着自己,凡事都要三思而后行,要左思右想冥思苦想之后,再动手去做,千万不要再捅出什么娄子才好。故而李无双虽是一直没有熄灭手中拿到引火术,可却小心翼翼护着之间那道一寸长的火焰,不让火焰沾染到烟花爆竹之上。

    许是知道自身有些笨手笨脚,李无双算准了那些烟花爆竹引线长度,这才缓缓将指尖火焰朝着轰天雷引线伸了过去。只将火焰往引线上一接触,见得引线之上冒出火花来,这才远远跑开了去,捂住耳朵看着空中。

    轰天雷在爆炸之时,会冲向半空当中,释放出一团异常美丽的烟花来,像那冲天炮一样。只因声音太响,才叫做轰天雷。

    此时此刻,李无双几乎可以想到不久后,当李万山得知他燃放了一次这么完美的烟花,必定会狠狠的赞扬他一番。故而心底自是美滋滋的,盯着轰天雷燃烧的引线眨也不眨,漆黑的脸上双眼瞪得极大,宛若是夜色之下两个铜铃……

    在那洞房卧榻之上,上官嫣然身子正朝着苏唐缓缓靠近。

    一尺……九寸……八寸……半尺……三寸……

    粉嫩嫩的脸颊越来越红,眼神闪闪烁烁,不敢正眼去看苏唐,唯有心脏跳动之声越来越响亮。

    正当上官嫣然脸颊挨着苏唐脸颊只有半寸距离之时,苏唐也是被她娇艳欲滴的神态样貌给搅乱了心思,干脆闭上眼睛让她靠到身上来。

    嘣!

    一声巨响,宛若天雷,响彻整个雪山之巅。

    “啊……”

    上官嫣然口中惊呼出声,她本就一直绷紧了心神,凝神静气要扑到苏唐身上。四周又是宁静至极,心脏跳动之声像是鼓声连番响起,而今忽地被这宛若天雷的声音传入耳中,顿即上官嫣然鼓起勇气聚集在身躯之上的力气,顷刻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身躯一软跌倒在苏唐身上。

    “好软!”

    心中轻呼一声,苏唐已然感触到两团软乎乎极有弹性的肉团,正挤压在他胸膛之上。果真女人不可貌相,曾几何时苏唐又怎会想到上官嫣然看似苗条的身躯之上,竟是这般有乳量有内涵,一时间心神猛然一震。顿觉一股子燥热气息从小腹一直冲进了脑海中,此时此刻他又怎能再按捺得住,只翻身就将上官嫣然抱住压倒在身下,继而恶狠狠盯着上官嫣然,佯装做怒意盎然,喝道:“好你个上官嫣然,居然这般勾引你夫君,且看我今夜狠狠惩罚你!”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