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太清谋划,人教法儒

    因为老子降生人族李家的天地异象,一出生便被尊为天生圣人,为周王室所供奉。于是幼年时便由人族诸位大能教授各种的人族理论,天文、地理、人伦,无所不学,《诗》《书》《易》《历》《礼》《乐》无所不览,文物、典章、史书无所不习,成为了名传天下的人族全知者。

    青年时又被封为周室守藏室史可以随意进出周王室守藏室阅览其中人族积累了数个会元的所有书册资料。

    于是在老子成为守藏室史第三年,老子便博古通今,知礼乐之源,明道德之要,并厘清人族文道武道,贯通人道王道霸道,在太清道人太清一脉《道德经》基础上推陈出新推演出了囊括人族一切智慧的《老子》。

    当这囊括人族一切智慧的《老子》在老子脑中成形之时,原先太清道人立下有些有名无实的人教在此刻终于与人族的本源气运直接相连,成为了人族的族教。而太清道人也是没有丝毫犹豫的将人教教主之位传给了老子,让其以立行立功立德三德于证得了人族圣贤之位。

    此时老子才二十多岁,然而已经成为了人族第一圣贤,不过为了了结与周王室之间的因果及化胡为佛的使命,老子最终没有立即登临火云洞,而是隐居守藏室一边为周王室镇压国运,一边继续参悟大道。

    老子隐居于守藏室的年月之中,老子为人教大兴布下的将为儒法二家的诸天大能也是一一从幽冥界通过诸天万界六道轮回轮转世到了人族。

    首先便是铸刑书于鼎,人族第一个将刑法公布于众的郑国子产,作为法家先驱立下了人教法家一脉。

    子产出身于郑国,然而郑国乃是小国,值此乱世更是?处于齐、晋、秦、楚诸强国之间的火力交叉点上。不论哪一国争霸,皆要压服郑国,于是郑国兵连祸结,其百姓灾难深重。

    少年时的子产立下大愿要习得富国强民之要术壮大郑国,让郑国不再受周边强国欺凌。在听闻周室守藏室史老子乃是人族第一圣贤便决意前往帝都雒邑向老子请教富国强民之术。

    老子于守藏室与之会面,赏其为国为民之心,三年之中为其倾囊相授富国强民之术并传其《老子》经文第二十八章之一切真意,使其有明了阴阳共存、刚柔并济之行事法则,得一体两面、相辅相成的上顺之道。

    于是子产回郑三年既为郑国相,为相一年,则竖子不戏狎,斑白不提挈,僮子不犁畔;二年,市不豫贾;三年,门不夜关,道不拾遗;四年,田器不归;五年,士无尺籍,长期不令而治;六年以立功立行立言三德证就人族圣贤业位,立下人教法家一脉。

    其后便是儒家创始者孔丘,其前世乃是开天初降生的先天神灵‘五行老祖’,于紫霄宫中与太清道人相识并为太清道人神通道法折服,封神大劫之后已有准圣境的他更是受太清道人所托转世轮回成就人族圣贤,立下人教儒家一脉。

    也因此孔丘降生鲁国时亦是有着二龍繞室,五星列庭,麟出于丘口诵“五精之子,係衰周而素王”异象,为此孔丘亦是鲁国被尊为天生圣人,鲁国大能皆是授其各种的人族理论,鲁国王室藏书亦是对其开放。

    于是成年之时的孔丘已然在文道上有了极高的造诣,甚至为鲁国相三个多月,便使得鲁国民众做到路不拾遗,夜不闭户,鲁国甚至有了几分中兴之相,然而感到威胁的齐国最终以阴谋诡计威逼利诱将孔丘逼出了鲁国,孔丘不得不出离鲁国,周游列国。

    在周游列国的途中,见人世间战乱纷繁,烽火不止,百国攻伐、万民受苦,孔丘便立下大愿要“复兴礼法,恢复井田”,使周王室重回“成康之治”。

    然而在不断遭到冷遇后,心知自身能力不够的孔丘便决意要向诸位人族前贤拜师求教,在得知周室守藏室史老子乃是人族第一圣贤便来到了帝都雒邑向老子请教礼乐仁义。

    老子见孔丘千里迢迢而来,便教其《老子》经义中的礼乐至理,后又引孔丘访大夫苌弘使其授孔丘乐律、乐理,其后当老子感应化胡为佛时机将至,便引孔丘一同来到了黄河之滨。

    眼见黄河河水滔滔,浊浪翻滚,其势如万马奔腾,其声如虎吼雷鸣。孔丘伫立岸边,不觉叹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黄河之水奔腾不息,人之年华流逝不止,河水不知何处去,人生不知何处归?吾又忧大道不行,仁义不施,战乱不止,国乱不治也,故有人生短暂,不能有功于世、不能有为于民之感叹矣”

    老子闻之,为其解道:“天地无人推而自行,日月无人燃而自明,星辰无人列而自序,禽兽无人造而自生,此乃自然为之也,何劳人为乎?人之所以生、所以无、所以荣、所以辱,皆有自然之理、自然之道也。顺自然之理而趋,遵自然之道而行,国则自治,人则自正,何须津津于礼乐而倡仁义哉?津津于礼乐而倡仁义,则违人之本性远矣!”

    老子此言运以圣贤伟力,附以天地法理,《老子》经义皆蕴其中幻化无穷人道篆文陈列孔丘眼前,孔丘不由得沉醉其中。

    待孔丘醒时,老子已然不见踪影,孔丘感叹老子智慧之博大精深,立即于原地以师礼拜之,定下了两人师徒名分。

    孔丘于后回到鲁国不再一心官位以世俗力量“复兴礼法,恢复井田”,使周王室重回“成康之治”,而是开创私学专心授徒著书,欲以文以思改变人族。

    其后数十年修《诗经》、《尚书》,定《礼记》、《乐》,序《周易》,作《春秋》,并教授出太清道人为其安排的儒门十贤“子渊、字骞、伯牛、仲弓、子有、子贡、子路、子我、子游、子夏。”,终于证得人族圣贤业位,立下了人教儒家一脉。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