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九十五章 人红是非多

    只见一个大帅锅出现在门前。

    不是沈笑是谁。

    “沈大哥!”

    熊弟激动的蹦起来,直接冲去,一把将沈笑给抱住,差点没有将沈笑给扑倒。

    不过沈笑也好这一口,二人在门口紧紧相拥在一起,好好的“缠绵”了好一会儿,倾诉那相思之情,才念念不舍的分开来,沈笑又将小野给拉了过来,好好“蹂躏”了一番。

    他们几人的感情与其他人不一样,都是扬州来的,又共患难过,小野也是将沈笑将家人看待。

    “等会,我就免了!”

    韩艺见沈笑一脸“饥渴”的走了过来,赶紧手一抬。

    可沈笑却是一手抓住他的手,将他给拉了起来,给了他一个大熊抱,“你这厮可算想起我来了。”

    韩艺翻着白眼道:“你还好意思说,你都多久没有回长安了!”

    “你我兄弟肝胆相照,又何惜那朝朝暮暮。”

    韩艺被他抱着,听得这话,一阵恶寒,赶紧推开他,“去你的朝朝暮暮。”

    沈笑放浪大笑道:“不管怎样,今日咱们兄弟重逢,一定要不醉无归。”

    韩艺哼道:“就你那酒量,待会我就将你给喝趴下。”

    “要说你忽悠我趴下,这我信,喝倒我?哼。”沈笑一些不屑,随即又眨了眨眼,小声道:“哎,韩艺,要不要找几位歌妓来作陪?我可是认识许多才貌双全的歌妓哦。”

    这个可以有哦,难得来洛阳这种好地方出差......。韩艺神色一动,心想,不行,今日遇到这厮,十有八九会喝醉,到时原形毕露,可就把持不住了,还是算了。正气凛然道:“你休想带坏我,我可是有家室的人,而且是非常专情的男人。”

    沈笑却是一脸坏笑的看着他,好似说,你韩艺什么人,我还不清楚么。

    韩艺用眼神警告他。

    这酒菜很快就上来了,这沈笑坐在韩艺与熊弟中间,左拥右抱,酒杯就没有放下来过。

    韩艺也是憋了很多日,早就做好豁出去的准备,那是来者不拒啊。

    几人一边畅饮,一边交谈着,期间韩艺也询问沈笑的近况。

    可这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如今沈笑可谓是洛阳娱乐行业的霸主,是韩艺这一波娱乐风潮的最大受益者,什么第一楼,他都没有怎么去管。

    当初沈笑是曹绣一块来的,他发现其实青楼比酒楼更加适合自己,因为他从小混迹于青楼,对于这一行太熟悉了,而且他在女人方面,有着无与伦比的天赋,以前很多没有名气的歌妓,经他手一点拨,立刻麻雀变凤凰,他的业务是越做越大,而且他为人豪爽,心地善良,又有韩艺这个兄弟做他的后台,故此越来越多的歌妓想去投靠他,如今他麾下歌妓万千,什么波斯女、新罗女、扶桑女、胡女,应有尽有。

    而且他的业务不仅仅如此,因为他对于女人装作打扮很有心得,但是又对市面上卖得那些不满意,于是他决定自己做,又与自由之美,以及洛阳的一家首饰胭脂店合作,推出属于他自己的服侍、首饰、胭脂,一出来就受到很多人的喜欢,结果很快就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其实要说起来,这沈笑的资产不比小胖少。

    只不过这厮挥金如土,花钱也花得厉害,开销也是大的很,或者这厮压根就没认为自己是在做买卖,寻得只是一份开心。

    夜已深,热闹一天的北巷早已经安静下来。

    庭院中咣铛一声,打破的夜的寂静。

    沈笑瞄了眼在地上滚动的酒瓶,也没有怎么去理,又拿起一壶酒来,给自己斟满,又与身边韩艺的碰了一杯,一饮而尽,砸吧了几声,看着早已经趴下的小胖和小野,呵呵道:“真是怀念以前在扬州的日子,那时候咱们几人无忧无虑,无拘无束,上青楼寻美女,骗王大金父子,真是有趣,只可惜如今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了。”

    韩艺笑道:“你还是一如既往的风流潇洒,是我变了罢了。”

    沈笑好奇道:“不过说真的,以前我咋就没有发现你原来是这么一个人,我记得我认识你的时候,你也已经成婚了。”

    韩艺呵呵道:“等你再过几年就知道了。”

    “是不是真的?”沈笑一脸狐疑道。

    韩艺道:“你难道就打算这么一直下去么?”

    “这样有甚么不好的,人生苦短,我只想为自己而活。”沈笑喝了一口酒道。

    韩艺道:“你真不打算成家立业?”

    “说到成家立业,我最近倒是有这想法。”

    “是吗?”韩艺惊讶道。

    沈笑点点头道:“正如我方才所言,这人生苦短,什么都得去尝试一下,若是都没有成家立业,生儿育女,岂不会人生一大遗憾。”

    韩艺道:“跟曹绣?”

    “我与曹姐只是露水之情,就算我愿娶,她敢嫁么。”沈笑摇摇头,又道:“去年年尾时,我爹给我来了一封信,让我回去成婚。”

    “你会听你爹的话?”韩艺惊讶道。

    沈笑道:“当然不会,只是我最近也有这想法,我和我爹那是父子情深,心有灵犀。”

    “什么心有灵犀?你爹年年催你,总得中一回吧。”韩艺没好气道。

    沈笑嘿嘿直笑。

    韩艺摇摇头,又问道:“那对象是什么人?”

    沈笑道:“是我爹一位挚友的女儿,我那叔父去年刚刚去世,就拜托我爹照顾他女儿,我爹当时因为伤心,生了一场病,都是她在旁照顾,我爹觉得她挺不错的,于是催我回去与她成婚,我也寻思着回去看看,若合得来,那就将这事给定下来。”

    韩艺道:“你若成婚,那会伤了多少人的心啊!”

    沈笑叹道:“那也没有办法啊!”

    韩艺翻着白眼,道:“我随便说说而已,你还当真了,真是不要脸。那你打算好久回去?”

    沈笑想了想,“今年吧。”

    “那必须喝一杯,庆祝你早日成婚。”

    沈笑斜目瞧着他道:“我听你这语气,怎么有些幸灾乐祸的味道!”

    “呀呀呀,让你给看出来了。你说我天天看着你在外面风流快活,周边美女如云,这我心里能快活吗?”

    “你这是嫉妒。”

    “就是嫉妒啊!”

    沈笑嘿嘿一笑,“不过能让你嫉妒,我也倍感荣幸,来来来,咱们再三喝杯。”

    “干。”

    这二人坐在庭院中,你一杯,我一杯,从人生谈到理想,从理想聊到美女,从美女又聊到儿女,真是无所不谈,直至天明,二人方肯入屋休息。

    等到第二日中午,几人方从床上爬起来,这才刚刚洗漱完,喝了陈氏为他们准备的醒酒汤,就被沈笑给拉了出去。

    “小伍这人,什么都好,不该就是读了那迂腐之书,为人太无趣了一点,我带你们去一些好玩的地方逛逛。”

    出得宅院,沈笑就是摇头晃脑。

    韩艺道:“如果小伍跟你一样,我敢将这洛阳北巷交给他么?”

    “如我一样,有何不好?我如今赚的钱可也不少啊!”

    “你那是瞎猫碰到死耗子。”

    “韩大哥,沈大哥,我肚子饿,咱们能不能先找一个地方吃点东西再去玩。”

    “行,咱们先去第一楼吃点东西,然后再去玩。”

    “第一楼?可我想吃点洛阳菜,昨日伍嫂嫂做得饭菜就非常好吃。”熊弟吞咽一口道,其实他不想出来的,他想吃陈氏做得饭菜,实在是被沈笑给硬拉出来的。

    沈笑道:“伍夫人的菜是不错,但是我第一楼的也都不差呀,而且请得也是洛阳的大厨,小胖,这你就放心好了,亏待不了你这肚子的。”说着,他还拍了拍熊弟那圆滚滚的肚皮。

    韩艺突然道:“你确定没有换厨师?”

    沈笑眨了眨眼,不太确定道:“这应该没有吧?”

    韩艺没好气道:“今后别说‘我第一楼’,丢人。”

    沈笑厚颜一笑,不以为意。

    四人来到第一楼门前,那掌柜的急忙迎了出来,“少东主来---。”说着,他突然看到边上的韩艺,眨了眨眼,惊叫道:“韩小哥,不,小艺哥,不,韩尚书。”

    此人名叫徐孟,是沈贵专门派来帮沈笑打理买卖的,自然认识韩艺。

    韩艺拍了拍他的肩膀,呵呵道:“老徐,看到我,是不是挺惊喜呀!”

    徐孟激动的都说不出话来,一个劲的点头。

    “韩---小---哥!”

    忽闻边上传来一个颤抖的声音。

    韩艺回头一看,只见昨日与伍文轩打招呼的唐掌柜,站在边上,目瞪口呆的看着他。

    “你---你不是小伍哥的远房亲戚么?”

    不等韩艺开口,沈笑便哈哈道:“什么远房亲戚,他可是这北巷的主人,你每年的租金可就是交给他的。”

    那唐掌柜顿时石化了,韩艺那光伟正的形象轰然倒塌。

    韩艺笑着点点头,然后向沈笑使了使眼色,几人立刻入得楼内。

    徐孟直接将他们请上三楼。

    “咦?今儿怎恁地安静?”

    沈笑来到三楼,见楼内非常安静,要知道如今可正是吃饭的时候,以往这里可都是热闹非凡啊,不禁愣了一下,左右张望着,忽然向窗边雅座上的一个年纪稍长的公子招手道:“毋丘哥。”

    那人转头一看,兴奋道:“是笑哥儿来了呀!”

    沈笑急忙带着韩艺走了过去,只见雅座上坐着几人,沈笑朝着他们问道:“今儿你们怎么这么安静?”

    那姓毋丘的没有做声,只是使了使眼色。

    沈笑左右望了望,这才发现这周边坐着许多老者,不禁又是一愣。

    这时候,一个须发黑白掺杂,身着儒衫的老者走了过来,他打量了一下韩艺,道:“这位莫不就是韩尚书?”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看了过来,其中不少人指着韩艺窃窃私语。

    韩艺笑着点点头道:“不知前辈是?”

    “我乃河内司马相印。”那老者拱手道。

    韩艺忙拱手道:“原来司马先生,失敬,失敬。”

    司马相印抚须一笑,道:“素问那贤者六学乃是出自韩尚书之手?并且韩尚书还著书立言,写了一本名叫经济学的书。”

    看来来者不善啊!韩艺目光往其身后一瞥,只见不少人都蠢蠢欲动,暗道,你若说得别的,我倒给你三分薄面,可你偏偏说我的贤者六学,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却不露声色,点头笑道:“不知先生有何指教?”

    司马相印道:“韩尚书年纪轻轻,便已经贵为六部尚书之一,实乃难得一见,老朽也是钦佩不已呀!不过这著书立言,岂非儿戏,老朽读了几十年书,写过不下千篇文章,却也不敢著书立言,唯恐贻害后人。”

    韩艺笑道:“先生此言差矣呀!”

    “愿闻高见。”

    “我私以为这书或者文章,好与不好,不在于写得多,也不在于年纪大小,而是在于有多少人看,先生写过不下千篇文章,这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我要有空的话,我也能够写出来,只是若无人看,不过是孤芳自赏,自娱自乐之作啊。”

    “我----!”

    司马相印刚刚开口,韩艺又道:“而朋友间相互交换文章鉴赏,那也不过是相互吹捧罢了,真正的好书,是要得到大家的认同和喜爱。韩某不才,所著《贤者六学之经济学》已经卖出上万本之多,并且价钱还不便宜,不知司马先生的文章,又有多少人看过?”

    司马相印张着嘴,保持着“我”的口型,却是无法出声,脸上的皱纹扭曲成一个“尴尬”。

    他们这种人,写得文章还不就是给好友看看,相互吹捧一下。

    “韩尚书此言差矣!”

    只见一个体态微胖,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站起身来,道:“书乃神圣之物,岂能以多少,卖价高低而论,你可知多少太学生对于司马贤兄的文章趋之若鹜。”

    司马相印听得顿时一脸骄傲。

    韩艺笑问道:“阁下是?”

    “我乃颍川钟道臣。”

    但凡在自己名字前面加上地名的,一般都是名门望族。

    “失敬,失敬。”韩艺拱拱手,又道:“你方才说许多学子争先求借司马先生的文章,相信也有不少学子希望能够求得钟先生的一篇文章吧。”

    “不才,钟某虽不能与司马贤兄相比,但也有不少青年才俊,向钟某求教一二。”

    “佩服,佩服。”

    韩艺拱拱手,道:“不过拿这个来比较,韩某认为有失公允。”

    “此话怎讲?”

    “因为韩某的贤者六学已经被纳入科考之中,考生是必须得看,不看就考不上,故此我得出书,如果不出书的话,这个个来上门请教,我就算是不吃不喝,不眠不休,我也应付不过来啊。”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