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锁天名!

    (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混账!”

    年轻的鬼王后裔震怒,这是鬼族狱家的年轻高手,一位圣禁之王,他看上去与人族无异,只是肌体呈灰黑色,眸子深红,如有两团地狱火在燃烧。

    这是一种挑衅和无视,但这位鬼王后裔也不敢大意,能以辟地境第四步,将那位同族的老辈大能一拳击毙,对方的战力之强,极可能已经涉足了半步祖禁,或许半只脚迈入其中,或许已经身临其境。

    呜!

    迎着苏乞年的拳头,这位鬼王后裔一掌拍出,鬼气如潮涌,照见尸山血海,万千冤魂嘶吼,似可撕裂人的心灵和魂魄。

    苏乞年目光冷冽,拳光愈发炽烈,他光明心熊熊燃烧,驱散一切阴森鬼意,净土神圣,邪祟退散,光阴不灭拳,这一刻尽显其神圣与煌煌拳势,炽烈刚阳达到了极点。

    噗!

    有血花迸溅,成灰黑色,飞溅中被点燃,光明火至刚至阳,瞬间将之焚烧殆尽。

    “啊!”

    年轻的鬼王后裔惨叫,踉跄后退,手腕折断,一只手掌鲜血淋淋,几乎被砸得扭曲了,那种触感,简直像是打在了神铁之上,那拳头如一口神锤,势大力沉,几乎将他整个手掌洞穿。

    不可能!

    不远处,很多鬼族高手低喝,露出难以置信之色,无论是年轻一代还是老辈名宿皆如此,两者之间相差了足足一个大境界,狱家那位年轻的圣禁之王更是已经凝结了法则神链,哪怕此地圣境之力难显,道境之高,也凌驾于诸多开天境大能之上,遑论那人族青年不过辟地境第四步的修为,就算是半步祖禁,也不会有几分胜算,却偏偏被其一拳压制,落入下风。

    苏乞年不悲不喜,只是向前迈步,他眸光中透出的冷冽,落到那位鬼王后裔眼中,仿佛比鬼界地府经年不散的死寂之风还要肃杀。

    一种源自心灵的可怕压力袭上心头,这令得这位年轻的鬼王后裔忍不住咬牙,简直超出了常理,近乎变态,来自那人族青年的意志威严,居然更在,乃至远在他之上。

    几乎不由自主地后退一步,这一步退出之后,这位鬼族青年高手一张脸就涨成了黑红色,简直是一种耻辱,他居然被对方的气势所慑,逼得生生后退,还是一个低了他整整一个大境界,看上去修行岁月不很长的人族青年。

    “万鬼朝宗!”

    蓦地深吸一口气,这鬼族狱家的年轻高手露出郑重之色,他双手划动,开始演化他狱家的根本法,一部无上王策的圣境篇,以他凝结法则神链的境界,已经可以勉强动用圣境篇的力量,虽然此地圣境之力难显,却也足以将他的战力提升到一种极致,触及半步祖禁的门槛。

    轰!

    冥冥之中,天地都黯淡了,陷入了永恒的死寂中,幽暗中,一只手掌如鬼神分开了黄泉,万鬼在岸边咆哮,露出狰狞、血腥、暴虐的鬼脸,来迎接它们的神祗降临。

    苏乞年不为所动,他通体绽放无量光,如神日高悬,普照星河,光明火如琉璃,净化四方,将鬼气焚烧,将怨愤瓦解,他拳印起,宛如潜龙出渊,拨云见日,得见大光明。

    昂!

    有天龙吟,煌煌威仪笼罩四方,来自远古神兽之王的刚阳神形,融入光阴不灭拳的拳势中,为光明更添几分堂皇与浩瀚。

    即刻,苏乞年迈步如龙形,背脊涌动,如龙脊节节贯穿,一拳向前打去。

    砰!

    鬼神退散,万鬼在这一拳下如冬雪消融,落到那鬼族王裔的眼中,简直像是一口熊熊燃烧的神炉扑面而来,又好像一轮神日自九天之外坠落,那种至大刚阳的气息,几乎有一种将他融化的迹象。

    噗!

    这一拳,蕴藏光阴极速,年轻的鬼王后裔根本避之不及,就被一拳砸断了横挡的双臂,势如破竹,打在了眉心之上。

    有血花溅起,带着几分殷红,一颗大好头颅,在鬼冥两族高手震动的目光下,一下炸开,头盖骨飞射,一只拳头贯穿而过。

    噗通!

    无头的尸首在苏乞年背后落地,很多两族高手呼吸都有些凝滞了,死死地盯住了苏乞年,这个人族青年身上有古怪,那种血气之旺盛,简直不像是圣境之下的人物所能拥有的,倒像是一位被压制了境界,禁锢了生命气机的圣者。

    难道对方掌握了某种高深的敛息法?

    有鬼族年轻高手露出迟疑之色,但紧接着,就有一些圣境无望,开天境浸淫多年的老辈名宿摇头,他们观摩骨龄,这种年岁的圣者,除非是年轻一辈那些步入了祖禁的至强者,何况在他们看来,如果真的是一位圣境的年轻至强者,会比眼前这个人族青年更加干净利落,拥有一种更加鲜明独特的气韵,哪怕在此地压制圣境之力,也有横推诸敌的风姿。

    不知不觉中,苏乞年已经离开所在的环形天坑,朝着他们行来。

    一群数十名空出手的两族高手,横亘在了去往古城城门前的必经之路上。

    “止步!”

    有冥族高手冷喝:“就凭你也想进城!”

    “此子有古怪,诸位联手,杀了他!”

    一名鬼族老辈高手暴喝一声,立即得到了近十名两族高手的应和,其中大多属于上一代,对于这些强者而言,被岁月磨去了一些棱角,相比于很多东西,而今的他们,更在乎的是造化与寿命,不会轻易犯险,也少有再坚持无谓的风骨。

    轰隆隆!

    下一个瞬间,十数道或炽亮,或幽暗的光华绽放,有舞动天兵者,有挥拳者,有人结印,动用圣法杀伐,衍化出势,将战力提升,即便不能超脱生命界限,达到圣境之力,却也十分可怖,足以伤到圣者。

    这些出手的两族名宿,在苏乞年看来,都拥有着人族天榜强者的战力,十数人齐齐出手,就算是寻常初步超脱轮回的圣者,都可能被击毙,陨落当场。

    紧接着,这片晦暗的天空,下起了雨。

    晶莹绚烂的光雨洋洋洒洒,成了眼前这两族高手眼中唯一的画面。

    光华凝滞,天地静止了。

    苏乞年迈步行走在光雨中,如同这世间唯一的神祗,对于这些鬼冥两族的高手,他没有半点留手,勾动了光阴不灭拳的完整拳势,光明与时间交融,圆满的时间禁忌,这一刻展现出来禁忌之势,远超诸道,乃至诸多大道。

    砰!砰!砰!砰!砰!

    他接连出拳,十数道身影几乎在同时横飞出去,天地方才恢复流动。

    转瞬之间的变化,诸多两族高手根本来不及反应,即便是其中寥寥几名年轻的圣禁之王,也只是勉强捕捉到一丝端倪,但太快了,由不得他们挣脱,就恢复如初,接下来,就看到了足以令他们毕生难忘的一幕。

    十数名两族名宿,都是开天境少有的强者,战力惊人,哪怕在初入轮回的圣者手中,也能走过一两招,甚至全身而退,保住性命,眼下却齐齐横飞出去,半空中炸开,血与骨铺天盖地,宛如下起了一场血骨雨。

    什么!

    “不可能!”

    剩下的数十人连连后退,露出难以置信之色,两族的一些年轻圣禁,圣禁之王更是露出惊骇之色,这是辟地境能拥有的战力?简直强到离谱,超出常理,难道是一位年轻的祖禁至强者,还是一位拥有无上体质的半步祖禁?

    这里的声势太隆重了,就是一些环形天坑中的战场也被惊动了,一些本来在对决的三族高手也止住了动作,落下目光。

    这是哪一方无上传承的年轻高手?

    有人族年轻高手露出错愕之色,但紧接着,一位人族圣者忍不住开口,惊喝道:“锁天罪子!”

    很显然,这位圣者经历过纪元之墓前一战,没能临近,但却不妨碍他将苏乞年的举止形神铭刻于心,这是中域五荒大地,近来搅动风云最盛的年轻人。

    是他!

    有人族年轻高手心神震动,关于这一位的传闻太多了,光是时间、封镇两大禁忌法齐聚一身,就足以令人侧目,遑论其还身具远古天龙的血脉,绝不亚于活着的神灵后裔,再稀薄的血脉,也足以令其洗伐血肉筋骨,比肩无上体质。

    锁天一脉!

    而相比于人族,鬼族与冥族众人却皆是浑身一震,如临大敌,哪怕锁天一脉沉寂了两个多纪元,但关于这一脉的传说,始终贯穿了诸天百族的历史,被一代又一代传承下来,相比于人族,诸天百族反而拥有更多的忌惮,乃至敬畏。

    “光明行者,苏乞年!”

    两族强者交换目光,确定了苏乞年的身份来历,关于人界星空的变化,尤其是五荒大地的大事,逃不过诸天百族的耳目。

    两种禁忌法,两种至强大道,返祖的远古天龙血脉,毫无疑问,这是锁天一脉当世最耀眼的年轻强者。(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到了中后期,调整整理细纲有点乱套,资料太繁杂,最多下周一,恢复两更。)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