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5章 我被张然强X了

    12月14日早上,一周票房数据出炉。在这一周,《一个人张灯结彩》凭借着张然的强大号召力,电影票房一路飙升,三天半就取得了1.34亿的惊人成绩,观影人群超过400万,高踞榜首。

    《刺陵》首周4天半,在全国票房取得了3400万的票房,观影人群100万,排名第二;《风云》首周末4天半,全国票房3000万,观影人次近90万,排名第三。

    好莱坞大片《2012》已经上映了一个月,依然强劲收取了2145万的票房,排名第四;张一谋的《爱》凭借良好的口碑,斩获了1543万的票房,累计3678万,排名第五。

    《一个人张灯结彩》票房喜人,但口碑却已经全面崩盘。张然之前的电影在豆瓣的评分非常高,除了《时间囚徒》只有7.6外,其他电影都在8分以上,《飞行家》和《三个傻瓜》甚至超过了9分,但《一个人张灯结彩》在豆瓣的评分现在只有6.6分,而且热门短评几乎都是差评。

    “好久没有出现一部像《一个人张灯结彩》这样的好电影了,能让人睡的这么香,多看几部这样的电影,估计许久的失眠症都能渐渐治愈了。醒来后发现,走了一半,刚睡醒一半。”一星——少林扫地神僧

    “故事的主线剧情设计还是比较清晰,就是电影前面部分太沉闷了。不过随着剧情的发展,越到后面越精彩。电影整体非常精彩,致敬了很多巨作!”三星——沉黙的晴天

    “学院派毫无节制的自恋和炫技,掩盖了这部电影的本意。要普通观众剥开如此厚重的华丽外衣去一窥导演的纯真内心,未免太累了!”两星,——荷兰队温特

    “在电影院看《一个人张灯结彩》,感觉很痛苦。电影是下里巴人的玩物,太阳春白雪很要命。我真心看不懂啊!我的欣赏水平也许只能达到《三个傻瓜》水准。”两星——龙人依计

    在影迷们纷纷给出差评的同时,不甘寂寞的评论界或者说学术界的专家教授们都跳出来了,纷纷发文,而他们的文章正如张然料想的那样,几乎是清一色的差评。

    几天前,张一谋给张然讲了一件事,电影《活着》刚刚拍出来的时候,圈内几乎没有说好的,甚至有人说《活着》是一部垃圾片,拍得什么呀,张一谋怎么会拍成这样呢?连电影语言都不懂了。

    其实《活着》之所以被骂,是因为电影风格特别像谢晋的电影,80年代国内评论界用来反谢晋的武器就是张一谋他们这些第五代导演,结果现在张一谋竟然拍了一部谢晋风格的电影,在专家教授们看来简直是在打自己的脸,是在开历史倒车,自然一片骂声。

    不过等到《活着》被禁后,这些人马上又调转立场,开始疯狂吹捧《活着》,因为《活着》捧得越高,打政府的脸就打得越狠。

    国内影评界就是这样,评论作品很多时候看的不是电影本身,而是屁股,只要屁股坐他们那边,哪怕很一般也能吹上天;要是屁股跟他们不一致,哪怕是部杰作,也能骂出翔。

    奥运会开幕式大获成功,让张然在很多人眼中,尤其是在很多文化人眼中就成了政府的走狗,他们不敢拿政府怎么样,就只能拿张然来撒气,所以,不管《一个人张灯结彩》拍得怎么样,张然都注定会挨骂。

    在《一个人张灯结彩》小说中,有个很重要的人物“刘副局长”,他是个十足的公安败类、国家蛀虫。在小说开始,他就怂勇两个不谙人生况味的实习警察殴打一个到了警察局也不老实的高中生,结果那个学生被打成了傻子。之后,随着故事展开,大家知道刘副局长在**场所参有暗股,还被**小姐当场指认参与**。小说写出了这个人物的嚣张和跋扈,从而以暗示的方式揭示了一些发人深思的严峻问题。

    不过在电影中,刘副局长被张然直接拿掉了,相关情节也被删去,在专家教授们看来,张然属于自我阉割,觉得他没有批判社会现实、批判体制的勇气,纷纷抓住这点对张然痛批。

    朱大柯第一个跳出来,在报纸上发表文章《<一个人张灯结彩>既无美学、更无思想》,对张然展开批判:“张然选择这样了一本深刻反应现实,展现人性的原著,却又干脆利落地将其中那些指涉社会阴暗和展现社会现实的成份尽数翦除,整部电影除了用不幸勾兑出几滴廉价的泪水外,没有任何价值可言。”

    北大教授戴锦华在文章《<一个人张灯结彩>触动心灵的只剩爱情了》中称:“《一个人张灯结彩》剥离了原著批判的力度、人性的深度和社会的广度,只留下了爱情,不可避免地沦为了一部普通的文艺爱情片。”

    中戏教师尹珊珊在自己的博客发表了《<一个人张灯结彩>对文学的改编舍本逐末》,文中写道:“作为中国电影界的领军人物,张然在文学欣赏方面的品位和眼光十分平庸,把《一个人张灯结彩》这么优秀的作品改得面目全非,好似将一幅云天万里的中堂大画降格成了一枚微不足道的邮票。”

    与评论界一片骂声不同,电影圈基本上都在挺张然,尤其是导演们都在力挺。《一个人张灯结彩》作为电影可能有不足,但作为同行大家都明白张然试验的方向,也知道这些尝试的意义,更重要的是张然在电影所呈现的东西真的非常牛。

    贾樟柯也站出来了,在微博上力挺张然:“中国有很多文化批评,不管谈音乐的,谈美术的,很多人的见解都很好,唯独在电影上美学层面的要求几乎没有,《一个人张灯结彩》艺术性很高,为什么不讨论美学的东西,而要纠结批判性呢?”

    专家教授们都有点懵,什么情况,怎么都站张然那边,连贾樟柯这些文艺片导演都站张然那边?

    经过一番思索,他们得出了一个结论,张然手里有院线,这些导演不敢得罪张然,只能站在他那边。于是,一群人开始惊呼资本绑架了电影,中国电影前途堪忧啊!

    张然没有做任何回应,也根本没有时间回应,他正带着电影的主演在全国各个城市做路演。说到路演,圈内有“北上广深重武成杭”的说法,就是北平、魔都、广州、深圳、山城、武汉、蓉城、临安这八座城市,是电影的八大票仓,也是电影宣传的重镇。国内电影路演,基本上就是围绕这八座城市展开,并辐射周边地区。

    最近两年,随着电影市场日趋火爆,新的票仓城市不断涌现出来,比如排名第九的苏州,比如排名第十的西安。现在路演基本上要走二十个城市,甚至更多,而路演的周期一般是十到十五天,故而,路演行程非常紧张。

    张然喜欢路演,他的电影除了《唐山大地震》基本上都有路演。在张然看来,路演能够和不同地区、不同职业的观众零距离对话,能够倾听到观众的心声。

    至少这次就有很多观众向他抱怨,《一个人张灯结彩》没有以前的电影好看了!

    12月17日,《一个人张灯结彩》剧组在蓉城跑了六家影城,路演结束已经是晚上十点,可张然他们根本就没有休息,直接坐飞机前往临安,进入宾馆都凌晨两点了。

    张然洗了个舒服的热水澡,从浴室出来,直接倒在了床上。

    正在看手机的张婧初板着脸,捅了捅张然的胳膊,道:“网上有人声称被你强奸了!”

    张然一下坐了起来:“啊?”

    严肃的表情没维持一秒钟,张婧初就咯咯笑了起来,将手机递到张然面前:“你看看吧!”

    张然定睛一看,是天涯八卦的一个帖子,标题是“洪幌承公开承认曾被张然强奸”。

    这是开的哪国玩笑?强奸洪幌,我去,我有那么重口味吗?

    再一看帖子的内容,张然也忍不住大笑起来。

    原来前天晚上,洪幌在芒果卫视录《零点锋云-联盟影评》被问及如何评价《一个人张灯结彩》时,毫不留情的痛批电影,并向张然猛然开火:“《一个人张灯结彩》是多好的小说啊,让张然给糟蹋成那样了,张然就是个二流导演,根本拍不出什么深刻的东西来。你知道吗,张然电影的东西都是别人几十年前玩剩下的,《2001漫游太空》、《教父》等等,一点新意也没有,他是在模仿和抄袭,真太下贱了。他电影里面的一些镜头太没法看了,什么剧情片,就是一个色情片。我感觉整个人被张然给强X了!”

    洪幌话说得太过刻薄,再加上她平常总喜欢讽刺张然,张然粉丝早就不爽她了,就把她的话发到了天涯八卦,并起了个耸人听闻的标题。

    在天涯八卦,张然属于版宠般的存在,受欢迎程度,恐怕只有北纬周公子能够与之匹敌。所以,这篇帖子发出来后,立刻盖起了高楼,八卦的妹子们把洪幌都嘲出翔来了。

    “笑死我了,张然,你好可怜哪,你听到吗?洪大妈看你的电影都能YY你强奸她了,这不是赤裸裸的暗示吗?她在向你表白啊!”

    “晕,这老太婆的怎么老YY人家强奸她,被YY的人会反胃的啊,这么上杆子倒贴到底是为神马呀?和着自从成功强了陈凯哥,她就想把中国的大导演都给强一遍?”

    “洪婶,你在评论张然的新电影时的形容得太精彩了吧!小国师强奸你那个画面真是让人难以想象啊,当初连陈凯哥都承受不了你硕大的重量,你让张然情何以堪啊!”

    “天啊,幌姨!就你那身板,估计无期徒刑的帅哥见你都会考虑考虑该不该下手,更何况我家小国师了!”

    “虽然我不是很喜欢小国师,但是名门女痞啊,你看人家小国师带出来的女学生,那形象那气质,你不能这么侮辱人家的审美眼光啊!”

    “天啊,这得多壮的身板才能把洪大妈给强X了呀?”

    看到这些评论,张然笑得前仰后合,网友们的嘴真是太毒了。不过当他注意到洪幌上的节目属于芒果卫视的时候,上一世的记忆顿时在脑海浮现,他突然感到事情有些不对劲,一股巨大的不安像潮水一样向他袭来!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