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坐而论道(下)

    要知道慕容凤现在背诵的这些注释经文都是她从琅嬛福地中找到的那本《道德经》上死记硬背下来的,当时的她觉得那本《道德经》与藏有「九阳神功」的《楞伽经》放在一起肯定有其不凡之处,所以就逐字逐句去仔细辨别,可惜到头来只记下一大堆玄而又玄的经文外什么绝世武学都没找到。

    没想到现在传授他人经文时,自己心中却有了一丝感悟。虽然这丝感悟还很模糊,但却让她隐约的看到了剑尊之道的突破方向。

    一时间,慕容凤心中可谓是欣喜若狂,但脸上却依旧一副风轻云淡的会心一笑。

    “这个说法不对吧?”忽然一个疑惑的响起!

    慕容凤抬头瞧去见是一个懵懵懂懂的小道士,便笑问道:“敢问道友,在下所说的何处有缪误?”

    “君宝不得无礼!”杜冠庭立即回头清喝道,吓得那小道士一缩脑袋直往人群后面躲。

    “玉阳子前辈,这位小道友或许有不同见解,何不让他说出来供众位道友一同参详呢?”慕容凤微笑道。

    杜冠庭回头客气道:“这小子平日里莽撞无礼惯了,哪懂得什么大道理,更别提注解圣贤经文了。还请小友继续讲解后面的经文,众位前辈道友还都等着呢。”

    慕容凤摇头轻笑道:“圣贤留下著作其实就是将自己总结的处世智慧流传于后人品评,所以任何人都有权力提出属于自己的独到见解。”

    鹤鸣尊者点头道:“小友果然句句箴言,深得先贤大智慧啊。”

    一帮小道士一听大佬都发话了,那还等什么,马上拿起笔把这句话也当做至理名言给记了下来。

    慕容凤一时哑然失笑。

    杜冠庭也是摇头苦笑一声,转身对那小道士哼道:“既然让你说就说吧,但要是像平日那样扯什么歪理邪说,老道定要将你这小子屁股打开花。”

    众人立时一阵哄笑,那小道士也是闹了个大红脸,但却鼓足了勇气站起身结结巴巴道:“我也是听别人说来的,所以刚才才会一时口快喊了出来。”

    “说利索点,别耽误众位道友时间。”杜冠庭哼了一声。

    小道士挠着脑袋赶忙解释道:“我曾经在镇子上的私塾里听那老夫子讲过,说上古时期咱们人族先贤是先有了‘仁’,懂得了宽容,而这宽容也是成为君子的德行之一,同时这‘仁’也是‘礼’的基础。而不是像赵姑娘所说的那样是因为人们失去了‘德、仁、义’才有了最后的‘礼’。”

    一帮小道士听得有点绕,觉得这两个观点似乎是风马牛不相及,根本扯不到一快去,心中直犯迷糊不知道该听谁的。

    而一帮老道士却一个个都色变了,因为这帮老道都马上意识到了一个十分要命的问题。

    那就是他们的道家先祖的观点貌似与儒家圣人的观点发生了分歧,而这种事情可大可小,全看后人怎么理解。但这其中却涉及到了一个话语权的问题!

    要知道儒门与墨门为了争夺一个各自理念上的话语权可是彼此间明争暗斗了数千年。

    现在难道他们道门也要为了这话语权一头扎进这个大漩涡中吗?但这样一来岂不是又违背了道门一直主张的无为不争的理念吗?

    一时间一众老道与小道士全都目光投向了慕容凤,看她如何解开这其中的难题。

    慕容凤其实也没想到这个世界的儒门对仁德礼义有着不同的见解,而且还与《道德经》的原意产生了分歧。

    慕容凤微微沉吟了片刻,便坦然笑道:“这其实要看你们怎么去理解‘礼’这个字的定义,如果你将‘仁义礼智信’这个五常之道放在一起,那么仁确实是礼的基础之一,因为无仁无义无智无信之人也肯定不懂得礼为何物,所以说仁是礼的基础也没有错。但你们却忽略了这仁义礼智信其实也是一个人的道德基础,缺其一之人也必定是品德有欠缺之人,但是这并不能就说明此人就是无德之人。

    因为仁义礼智信但凡有其一也皆为有德之人,这样的人或许并不完美甚至是小人,更别提成为君子,但是你们不能否认世间完美的君子不常有,但有德小人却到处都是。比如压根不懂何为大道真理的乡野愚民,这是无智之人。又比如街上那些为了一点蝇头小利而耍各种小聪明的小摊小贩们,大多为无义之人。又比如罪囚与赌徒,这是无仁无信之人。

    可是再无知的乡野愚民也懂得不能竭泽而渔,不能拔苗助长,这便是善德的表现。

    而看似无义的摊贩却最为看重信用,因为无信者不足以安身立命,这其实就是德信,也是经商的基础。

    又或是罪囚与赌徒,二者或许无仁无信,但却最为讲究义气当先,敢为朋友两肋插刀者那是比比皆是,咱们先不论这些人的对与错,但就是这种行为其实就是一种义德。

    以上这些人或许有各种各样的缺点,但不能否认每一种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种品德。而这种独属的品德也是这些人各自行为准则的底线,也约束着这些人不会去干出某些突破道德底线之事。

    但光靠道德约束却又不是万能的,因为总有些道德沦丧之人为祸世间。所以这个时候最后出现的必定是礼了!

    那么礼又为何物?礼其实就是礼法,就是规矩,就是世间通行的法则。它让人懂得如何待人接物,如何分清上下尊卑。同时礼也让人有知耻之心与敬畏之心,无廉耻之人必遭世人唾弃,无敬畏之人必遭法度严惩。

    所以人只有在失德之后才会失礼,反之正因为有了礼法约束人们才不会也不敢失去自己的德!所以二者之间是相辅相成缺一不可的,否则人与野兽何异?”

    一帮大小道士听完慕容凤的高谈阔论之后无不目瞪口呆,感觉自己的三观受到了严重的冲击,一时间直感觉大脑里一片天雷滚滚轰的他们眼冒金星。

    坐在一旁偷听的剑痴也是目瞪口呆,挠着头向慕容凤密语道:“你怎么听着你这歪理好像有点不对劲啊!”

    慕容凤一白眼道:“废话,不对劲就对了。因为这是法家主张的礼法学说,我只是将其简单的包装了一下转赠给这些牛鼻子老道而已。”

    “你牛!”剑痴竖起拇指赞叹道:“竟能往儒道两派的学术思想里掺进法家的私货,天底下敢怎么干的人也只有你了。”

    慕容凤无奈道:“我也是没办法,这个天元大陆本身就是一个社会结构畸形的世界。我要想有所改变就必须从最基础的做起,而一个和谐的法治社会无疑是最佳的选择了。”

    剑痴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再看看眼前这帮牛鼻子老道如果真的被这丫头生生改造成一帮法家先驱,那绝对是吊打任何学派的。因为这在华夏文明中早已有了先例,甚至在被儒门窃取话语权后也照样不得不推行儒皮法骨的政策来管理天下。否则光凭仁义道德来治理天下?那天下还不得彻底乱套了。

    一帮老道震惊过后无不陷入了迷茫与沉思,这种来自三观的冲击可不是谁都能马上顿悟的。

    直到日头高升,道印老道率先睁开了眼睛,然后起身朝慕容凤深深一礼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阁下可为道门师者。”

    此话一出现场一片哄然。

    鹤鸣尊者先是诧异看了道印一眼,然后想了想也起身朝慕容凤深深一礼道:“阁下可为道门师者。”

    这下子后面的众道士都无法淡定了。

    这时正阳尊者也慢悠悠的站了起来,不过这邋遢老道却搓揉着胳肢窝,摇头叹气道:“达者为师,只可惜与老道的道不同啊。”

    道印皱了下眉头,就见正阳尊者摇头叹气的飘然而去。

    剑痴哼笑密道:“看来这世上还是有聪明人的啊。”

    慕容凤淡然道:“我本就没指望能将这帮牛鼻子全部忽悠住,能留下两位尊者已经超出我的意料了。”

    这时老仆来报,酒席已经备好了。

    虽然只说了一章却也足够一帮老道与小道消化上十天半个月了,所以慕容凤提议先吃饭,吃完饭再说后面的经章,众道自然无不应允。

    吃完丰盛的午宴,众人又随慕容凤回到后花园准备继续开坛讲经。但没想到门外头又来了一群意外来客。

    “赵姑娘,扬小友别来无恙啊。”水镜老祖笑呵呵的拱手问候道,身后还跟着两位儒生打扮的老者以及几个年轻人,那岳夕与林月也在其中,只不过二人全都低着头躲在人群最后面。

    “原来是水镜先生。”慕容凤上前客气问道:“夫子可是来找血饮真君大人的?真是不巧,大人未在府上呢。”

    “不,老夫这次来登门拜访可是专程来找你的。”水镜老祖笑眯眯道,不过当这帮儒生看见府里头还有一大帮道士也在,就显得十分诧异了。

    “呵呵,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慕容凤干笑一声互相引荐道:“夫子,这两位是道印尊者前辈和鹤鸣尊者前辈,还有这几位是南阳子前辈、长真子前辈、广宁子前辈、丹青子前辈以及玉阳子前辈。”

    慕容凤每报出一个大名,一帮儒生的脸色就变一下,等引荐完了这些位的脸色那叫一个精彩。

    “在下水镜有礼。”

    “在下蔺风有礼。”

    “在下暮溪有礼。”

    “见过几位道长。”随同水镜老祖一同前来的两个老儒生一起上前见礼。然后是同辈,接着是晚辈,等一通忙活下来又是浪费了半天时间。

    但等到双方互通了来意后都十分惊讶的盯着慕容凤。

    “没想到赵姑娘不但精通诗词歌赋,连道家经文也有涉猎。”大儒蔺风极为惊讶道。

    慕容凤笑眯眯道:“只是凑巧读过几本未曾在世间流传的孤本经书,所以就受道印尊者前辈之请在这里开坛讲经,几位夫子若是感兴趣何不一起参详参详?”

    “这个不太好吧?”水镜老祖干笑道。

    “无妨。”道印尊者和煦微笑道:“先贤著作本就是留于后人品评的,并无儒道之分。”

    “道长肚量令老夫敬佩不已啊。”水镜老祖赞叹了一声,就领着一帮儒生在草地的另一片空地上辑坐下来。

    从双方不同的坐姿就可以看出泾渭分明,众道士全部是盘坐讲究五心向上三花聚顶,而儒生们则都是屈膝辑坐讲究腰板挺拔一脸正像,哪怕面对一个黄毛丫头开坛讲经也是一丝不苟,无任何失礼之处。

    慕容凤看了看左右两边,轻咳一声道:“早上我已经讲过德经第38章,理应现在开始讲第39章。不过为了照顾几位夫子,晚辈决定再复述一遍第38章。”

    道印尊者微微颌首表示同意,慕容凤便将第38章重新讲解了一边并附上了注解以及先前她自己掺了私货的那番言论,并表示这只是她个人见解,如果在座那位有不同意见皆可提出来。

    结果慕容凤此言一出,一帮大小道士全都齐刷刷的扭头盯着一帮儒生。

    而随同水镜老祖一起前来的这帮儒生还都处于震惊当中呢……

    没办法,谁让天元大陆上从未出现过法家学派呢。毕竟法家学派的核心思想可是有特级无特权,说直白点就是严格规定并划分每一层级的人,能者上,无能者下,你是那一层级就享用对应的权力,但是绝对不允许出现临驾法律之上的特权阶级存在。因为特权就意味着法不能究,所以法家的理念一直以来都被当权者又爱又恨。因为不论那个当权者都想将人分成三六九等,但同时又想将所有特权集于一身。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各朝代的皇权。

    但在修士满天飞的天元大陆上,你倡导将人分成三六九等或许真能迎合许多上位者的喜好,但想要从一帮修士手中剥夺各种特权,让严苛的法律也能施加在那些修士身上?想死也不是怎么玩的!

    所以天元大陆上根本没有法家学派诞生的土壤,自然也无从谈起所谓的法家理念了。

    现在慕容凤一开口就将法家的私货掺进了儒门一直推崇的礼法中,并还将礼法直接上升到了天地大道的层次。这对一帮天天将礼法挂在嘴边的儒生们来说简直就是包了糖衣的毒药啊!

    瞧瞧坐在前面的三位大儒已经激动的胡须飞扬就可以想见这仨老头此刻的心情是何等的激动沸腾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