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五章 入汴京

    李璟骑着高头大马进入汴京城,这是他离开当初率领大军进攻田虎之后,第一次光明正大的进入汴京城,冬日的阳光从东方升起,洒落在汴京的朱雀大街之上,但并没有给汴京城带来一丝温暖,城外战争仍在继续,金人并没有离去,城内仍然是有战争的痕迹,甚至有些游侠趁着大战开始,在城中肆意妄为,繁华的汴京城,在此刻变成的极为荒凉。

    李璟的近卫军行进在大街之上,周围除掉士兵守卫之外,并没有任何百姓出来迎接,整个场景变的十分尴尬,周边的将军们脸上都露出愤怒之色,就是张孝纯也感到一丝不满。

    “王上,是不是让城中百姓?”张孝纯讲究的是箪食壶浆喜迎王师的场景,或许文人都是如此,现在却无一人前来相迎,这就不符合王师的标准。

    “不用了。”李璟摆了摆手说道:“大战随时会爆发,这个时候,让百姓们出来迎接,必定心有不甘,算了吧!更不要说,实际上我们算是入侵者。”谁知道这些百姓人群之中,是不是有什么刺客之流,若是这个时候被人暗算,那才叫笑话呢?

    “王上,外城还没有打开,不知道张叔夜会不会打开城门。要不,让末将率领大军攻入城中。”呼延灼跃跃而试,他出身赵宋将门,实际上却是被赶出了汴京,现在终于有机会这样光明正大的回来了,呼延灼心中很激动。

    “不用,很快就有人会打开城门放我进去的。”李璟望着高大宣德门,在这个地方,历代赵宋王朝每年都会检阅三军,与民同乐。可惜的是,今日之后,赵宋再也没有这样的辉煌了。

    城楼之上,郑居中望着缓缓而来的骑兵,面色阴沉如水,在他身后,实际上并没有多少人,李邦彦、吴敏、张邦昌等人都已经离开了汴京,并没有离开汴京的,诸如李纲、宗泽、张叔夜这些人都还在内城,他们对赵桓还抱有一丝希望,可惜的是,郑居中知道,这点希望几乎是不可能拥有了。

    “郑老大人,现在该如何是好?李璟大军已经来到了城下。”张叔夜面有苦涩,他实际上也以为赵宋还有希望,可惜的是,皇帝轻易就落入金人算计之中,成为金人的俘虏,而在城中,李璟的兵马已经到来,汴京城已经落入李璟之手,摆在众人面前的,不过是投降或者死亡而已。

    “张大人,大宋完了,李璟狼子野心,实际上早就等待这一天了,他是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郑居中长叹道:“现在我等是内外夹击,武松领军三千掌握皇宫,你的兵马根本攻不进去,甚至连攻打都不敢。面对数万虎狼之师,你敢进攻李璟吗?”郑居中望着张叔夜说道。

    张叔夜嘴巴张了张,最后化成了一声长叹,他的确是不会进攻李璟,但是让他臣服于李璟,心中却是有些不愿意。

    “你若是不愿意,就离开汴京,去江南吧!虽然赵构干了人神共愤的事情,但相对于皇帝来说,赵构更适合在这个乱世中活下去。跟着他,或许能有再回中原的可能,也未可知。看李璟的模样,那些愿意离开汴京的人,他也是不会阻拦的,趁着机会,离开汴京吧!”郑居中看出了张叔夜心中的不满,就劝说道。

    “老大人你呢?听说你和李璟之间也有不和?当初让人坏了李璟祖坟的事情,老大人也曾经出言说过,若是落入李璟之手,如何是好?”张叔夜有些担心的说道:“不如和下官一起前往江南。”

    郑居中苦涩的摇摇头,说道:“我辅佐的是皇帝陛下,不是赵构,若是去了江南,必死无疑,留在汴京,只是一个降臣,李璟用就用,不用就告老还乡就是了。张大人,你还是走吧!全城的文武也不知道走了多少了。”

    张叔夜听了深深的朝郑居中行了一礼,转身就下了城墙,很快就听见远处传来一阵阵脚步声,却见张叔夜领着兵马朝旧曹门而去,很快就消失在郑居中的视线当中。

    “父亲,王上的兵马就在城外,这个时候放张叔夜走了?”郑多师忍不住有些担心说道。

    “王上是不会计较这些的,这些不忠于他,他岂会用之?那张叔夜也是一个人才,用了王上不放心,不用,王上又感觉到惋惜,杀了,恐怕天下人会说话,还不如让他离开,然后再兴兵追杀,等着吧!王上追上赵构的兵马或许已经上路。在追杀的过程中,斩杀张叔夜,天下人才不会说什么。”郑居中摸着自己花白的胡须,望着城下缓缓逼近的兵马,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走吧!迎接汴京新的主人。”郑多师听了赶紧搀扶着郑居中下了城墙。

    城墙下,早有十几个文武在天街两边等候,多是一些没权没势的官员,其他要么已经南下,要么就是关闭府门,不想出来迎接李璟。

    “一群天真无能的家伙,还真的以为李璟和赵宋皇帝相同,自以为有些才能,李璟还会三顾茅庐,却不知道李璟贵为一代令主,雄踞天下,岂会在乎这些人。要么臣服,要么就滚蛋。如此清高,给谁看的。”郑居中不屑的看着身后的一些官员,身后这些官员多是没有什么权势的,或者是跟在郑居中身后的,这次也被郑居中拉了出来,自己投靠李璟,好歹身边也要有点人不是。

    “打开城门。”郑多师看见那些官员们分成了两列拍好之后,赶紧对一边驻守城门的士兵大声喝道。那些下层的士兵自然是不敢拒绝,纷纷上前,打开了汴京内城厚重的城门。

    “罪臣郑居中率城中文武恭迎王上,王上万年无期。”郑居中从一边内侍手中接过汴京城军民本册,跪倒在地,身后的文武百官也是一阵山呼万岁。

    马蹄声缓缓而来,践踏在砖石之上,发出一阵金铁交鸣之声,好像是敲击在众人的心头上一样,让人心惊胆战,这些人脑袋低得更低,甚至有些人还是在瑟瑟发抖,就是郑居中自己额头上也有一丝汗水,生怕李璟抽出腰间战刀,要了自己的首级。

    “郑老大人,起来吧!”好半响,才听见一个温和的声音从头顶上传了下来,让郑居中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谢王上。”郑居中声音提高了许多。

    “梁溪先生还在汴京城吗?”李璟一边骑着战马,一边询问道。

    郑居中双目中闪烁着一丝忌惮,李纲将李璟赶出了门下,还屡次和李璟作对,可是李璟进入汴京城,第一个想到的还是李纲,他打开城门,迎接李璟入城,可是李璟并没有对他有多少重视。

    “梁溪先生已经紧闭府门,除掉让老仆出来买一些粮食之外,自己只是在家里做学问。”郑居中还是很认真的说道。心中就算有那么一丝忌惮,也没有表露出来,好像从来就没有过一样。

    “既然如此,就让他在家里做学问吧!”李璟听了平静的说道。他从来就没有想过李纲会出来帮助自己,见面能不骂自己都已经很不错了。

    “是。”郑居中脸色一喜,赵宋的遗老遗少们只能有一个首领,那就是自己,哪怕是李纲、宗泽都不行。当下赶紧说道:“王上,皇宫内已经安排完毕,武松将军亲自坐镇。”

    “崇文院还是保存的完好吗?”李璟听了只是点了点头,却是询问一个不相干的地方。

    郑居中先是一愣,但很快就正容道:“回王上的话,三馆保存完整,任何人都不敢肆意妄为。”郑居中声音之中多了一些尊敬。

    崇文院不是其他的地方,而是赵宋王朝藏书的地方,在这个时候,没有印刷机,纸张也不是无限制的使用,书籍仍然是一个高贵的东西,崇文院就是大宋王朝珍藏书籍的地方,分为三个书库,在崇文院之东为昭文书库,南为集贤书库,西为史馆书库。这三个书库构成了倒是大宋王朝文明的发源地,据说,在三馆中,藏书有八万卷,这是一个庞大的数字。

    李璟进入皇宫,一不问赵宋王朝还有多少钱财,二不问皇宫之中还有多少美貌嫔妃和公主,专门询问大宋王朝的藏书,足见李璟野心。郑居中也忍不住佩服李璟,此人能走到今日,可不仅仅是运气。

    “还有一个地方,叫做广备攻城作,里面所有的工匠都不能离开汴京,派人立刻登记在册,哪些人,最擅长干什么事情,都要一一写清楚,不能有任何遗漏的地方。”李璟目光中闪烁着一丝贪婪。在他看来,整个汴京城最值钱的就是这两样东西。

    崇文院中大量的书籍可以帮助他培养更多的读书人,而广备攻城作可以帮助他完善自己的火器,大力推动功业的发展。

    “是,臣这就让人去办。”郑居中态度越来越尊敬了,历代成就大事的人,恐怕也没有像李璟这样。

    张孝纯静静的跟在李璟身边,嘴角露出一丝微笑,郑居中的反应并没有刺激到他,一个前朝旧臣,除非本事太大,否则的话李璟是不会重用的,郑居中辅佐赵佶、赵桓,大宋江山变成如此模样,郑居中也是有很大责任的,这样的人,李璟会用,但不会重用的。

    他迟疑了一阵,说道:“王上,赵宋王室中还有不少的王爷,不知道王上准备怎么安排?”张孝纯并没有询问那些后妃公主们,那些只会是李璟的禁脔,但是赵宋留下来的那些王爷们,却是一个累赘。

    “你们认为呢?”李璟迟疑了一阵,对于这些王爷们,李璟还真的没有什么好的主意,留下来日后恐怕会带来麻烦,若是不留,难免会给人留下刻薄寡恩的形象,当年赵匡胤虽然篡位,但是对柴家也没有斩尽杀绝。

    “王上,不如仿前周例。”郑居中想了想还是说道:“这样一来足以彰显王上的大度,必定为天下人所敬仰。”

    “这些家伙现在留下来,必定是一个祸害,臣以为应当斩草除根。”张孝纯目光闪烁,透着一丝阴沉。冷笑道:“当年赵匡胤是篡夺皇位,他受柴氏大恩,为柴氏所信任,最后却是夺了孤儿寡母的权力,自然是心怀愧疚,但是王上却不是,王上正大光明,堂堂正正,赵宋无能,失去江山,与王上有什么关系,臣以为应该将这些王爷宗室之类的人,尽数斩杀,免生祸害。”

    郑居中听了面色一变,死死的望着张孝纯,没想到这个当初赵宋进士出身的人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难道李璟麾下的人对赵宋一点旧情都没有吗?若是如此,赵宋的臣子们在李璟麾下恐怕也得不到什么好处。

    “算了,得饶人处且饶人,当初本王也曾经被赵宋重用过,这次也算是还了他的因果。”李璟想了想,摆了摆手说道:“只要这些宗室王爷们,都安分守己,本王也不在乎,他们的王府本王不会收回,但是绝对不能享受王爷待遇,降为侯吧!”

    “王上仁慈。”郑居中听了顿时面色一松,顿时放下心来。实际上,他却是没有听清楚李璟言语中的意思,那些王爷在失去江山之后,更是失去了王位,利益受到损害之后,怎么可能没有怨言,又怎么可能安分守己,那个时候李璟又怎么可能不动手呢?

    张孝纯正待说什么,却被李璟止住了,目光扫过身后的将领,最后落在杜兴身上,杜兴点了点头,他是暗卫首领,刚才李璟和郑居中的一番话也听在心里,这个时候得了李璟的授意,一下子就明白了李璟的决定。

    “皇宫果然很是高大,可惜了,汴京地处要冲,周围无险可守,这里恐怕是做不得京师。”李璟微微感到一阵惋惜,汴京城赵宋经营百余年,繁华自然是不用说的,这皇城高大威严,也不知道是多少能工巧匠精心雕琢而成,可惜的是,他的地理位置注定着不能成为京师,也不得不说是一个遗憾。

    ?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