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一章 圣旨

    “啪啪!”一阵阵敲门之声响起,打破了宗正府的寂静,门房老头从睡梦中惊醒,面色阴沉。

    “是谁啊!这个时候来敲门,找死吗?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老头苍老的声音响起,自己却是站起身来,穿上衣服,就准备开门。

    “快开门,陛下圣旨到了,让宗正大人立刻接旨。”门外这个时候响起一阵不耐烦的声音,瞬间将老苍头惊醒,这“圣旨”两个字就能要了整个宗正府上下的性命。

    “是,是,小老儿这就开门。”老苍头心中忐忑不安,天还没有亮,圣旨就来了,这可是了不得的事情,想昨天李璟刚刚登基,到现在一封圣旨都没有下,没想到第一封圣旨就来到了宗正府,而且是这个时候,老苍头赶紧将大门打开。

    “快去通知宗正大人,圣旨到了。”几个身着黑色盔甲的近卫军闯了进来,不耐烦的说道。接着烛光,老苍头发现这个几个近卫军脸色并不好看,心中更是一阵惊慌了,赶紧让下人去通知李霄不提。

    李霄是在睡梦中被侍女叫醒的,昨天李璟登基称帝,大宴群臣,虽然喝的不多,但是身形疲惫是肯定的,加上李霄心中有事,睡的比较迟,这个时候被人叫醒,心中愤怒,正待训斥侍女,但听说李璟派人传来圣旨,心中骇然,却是不敢不起来迎接圣旨。

    “宗正大人,传陛下口谕,令宗正大人至军前听候调遣。”为首的近卫军看着跪在地上的李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说道:“宗正大人,陛下已经在校场等候多时了,宗正大人收拾一番,赶紧出发吧!”

    李霄嘴巴张的老大,没想到等到的居然是这样的一封圣旨,顿时不知道如何是好。李璟今日御驾亲征是早就定下来的事情,他为李璟的果断感到惊讶的同时,却是在想着在李璟离开的这段时间内,自己能做一些什么事情,只是没有想到,李璟居然在这个时候下了一道圣旨,让自己去军前听候调遣,打得他一个措手不及,连一点准备都没有。

    “陛下,陛下为何让臣随驾?”李霄话一出口,顿时一阵后悔,这句话可不是他说出来的。

    “怎么?宗正大人这是在质疑皇帝陛下的圣旨吗?莫非想抗旨不尊?”为首的近卫军死死的望着李霄,身后的士兵更是将右手握住刀柄上,显然只要李霄敢应声,就会被眼前的近卫军所斩杀。

    “不,不,待下官去收拾一番,立刻去校场。”李霄虽然不知道其中的变化,但既然是李璟的圣旨到了,那就不能反对,只能让人收拾了一些衣物,取了一些钱财,跟着近卫军去了校场。

    “也不知道李璟家伙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原本和李汉商量着联系那些世家大族,趁着李璟不在京师的机会,暗中操作一下,这下好了,依靠李汉一个人,所能起到的作用将会小了许多。”李霄骑着战马,在几个近卫军的护卫下,脑海之中却是想着这里面的事情,心中暗自恼怒。

    他不知道的是,就在自己前往校场的同时,户部右侍郎李汉的府上,几名内侍也领着圣旨闯入了李汉的府邸,将熟睡中的李汉叫醒,宣读了圣旨,就懒洋洋的告辞而去。

    “博望侯?前往江淮,主持屯田事宜。”户部右侍郎李汉手握圣旨,面色狰狞,他没想到,李璟御驾亲征的时候,居然留下了这么一个圣旨。让他不知道如何是好,以前和李霄两人商议的事情一下子破产了,自己将会在江淮之间奔走,和当初河东路的情况一下,所有的事情坏名声都会为自己所承受,江淮之间的士绅恐怕也会恨自己吧!

    相比较自己和李霄两人的算计,一个小小的博望侯并没有被李汉看在眼中,他是宗室,最起码也是一个郡王,而不是一个侯爵。

    “不行,得找大哥商议一番。”李汉猛得想到了什么,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随便收拾一番,就朝宗正府飞奔过去。事情已经发生了变化,两人之间的约定也要有变化。

    只是刚刚到了宗正府的时候,却见宗正府的大门缓缓关闭,顿时让他一愣。

    “李仓头,休要关门,休要关门。我大哥可在?”李汉大声招呼道。

    正待关门的老苍头看见李汉急匆匆的跑了过来,赶紧迎了上去,行礼道:“侍郎大人为何来此了?莫非是来寻族长的?”

    “族长何在?”李汉望着老苍头的模样,心中顿时生出一丝不妙来。

    “宗正大人刚刚跟随近卫军去了校场,说是皇帝陛下让宗正大人前往随驾,这个时候恐怕已经到了校场了。”老苍头赶紧说道:“侍郎大人若是想要见宗正大人,恐怕得要快些去,弄不好陛下已经率领近卫军出发了。”

    李汉已经不知道老苍头在说什么,在他脑海里瞬间闪过一个念头。李璟在这个时候将自己和李霄分开,一个前往江淮之间屯田,一个却是随军而行,显然不是什么好事。

    “完了完了,李璟那个家伙恐怕已经知道畅春园的事情了,只是没有证据而已,不想就这样轻松将自己斩杀,免得背下恶名,所以才会将我与大哥分开,好分别炮制。”李汉心中一阵惊慌,相比较自己,他更加担心李霄,这件事情原本就是李霄操作的,现在又是随军而行,在前线,随便一个毒计,就能轻松要了李霄的性命,还让人无法说什么。他心中一阵害怕,似乎已经看到了李霄的下场一样。

    “看样子,以后只能是老老实实的当孙子了。”李汉打了一个冷颤,哪里还敢想着其他的事情,赶紧狼狈而逃,早上用过早餐之后,十分老老实实的禀报曹瑾之后,就领着圣旨南下江淮,进行屯田之事。从此之后,李汉再也不敢插手朝廷之事,只是游走在朝廷权力之外,继续着他的屯田大业,非圣旨,不敢回京,后来倒是得到善终。此乃后话,暂且不提。

    ?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