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通明玉简

    “啊。”李云心面色如常地眨眨眼,“怎么说?那是什么?”

    倒是赤松子和亢仓子的脸色,都有了些微复杂的变化。而这种变化,放在普通人眼里,大概是看不出的。

    “小兄弟可听说过画师?”这一次是亢仓子,忽然出声。

    李云心挑了挑眉:“哦,家父提起过的。”

    亢仓子道:“哈,令尊也知道这些事?真是见多识广。那令尊生前是——”

    赤松子向他使了个眼色,哈哈一笑揭过去:“画师嘛,世俗中人当中见得多了。不过我们说的不是那些人。我们说的是古时的高人。”

    “如今市井间那些画师,已然沦落为江湖骗子了。偶有高明的,和古时候的高手也不可同日耳语。据说古时候的高明画师所流传下来的名卷之中,是封禁了天地灵气、万物悲喜的。譬如当今上清丹鼎派所藏名卷《千里萧瑟图》——你若是用神识去细细体会,便可感受到那股萧瑟清冷之意。古时高人在落笔之时就收去了那千里江山当中的一点灵气,体会那画作便有如亲临其境——甚至有过之。那是因为前辈高人境界更高,已将自己的体悟融入画中了。你去体会那画,就好比被高人灌顶。”

    “如此一来,你又哪里用东奔西走、风餐露宿,苦思而不得?”赤松子微叹一口气,“有多少惊才绝艳之辈,就因为差了一丝一毫,境界不得提升,郁郁而终啊!”

    李云心纯良地眨着眼:“就好比那种感觉被弄去了画里,被封印了起来。然后别人再去看,就能直接体悟到作画的高手的心得——等于直接摘果子嘛。”

    “正是如此。”

    “那既然这个法子这么棒,就多画一些嘛。”

    赤松子苦笑:“哪有那么容易。画道衰败千年,已然式微。如今天下有双圣,但在两千年,天下是三圣——剑圣书圣画圣!但画圣后来入了魔道,被天下高手群起而攻之,自那之后画道的无上秘典通明玉简不知所踪,这画道就兴盛不起来了。倒还是有些洞天、流派供奉着高人——被叫做丹青道士。但即便是这些人啊,也远不如前了。”

    “这样子。”李云心点点头,“洞天、流派,又是什么?”

    他此时看起来像是求教的学子,眼睛里满是渴望。

    亢仓子似乎有些焦虑,但赤松子又给他递了一个眼色,耐心解答:“如今天下有双圣。双圣之下是剑宗十八洞天、道统十八洞天,合称三十六洞天。这些算是双圣的亲传弟子所建立的传承,是有机缘当面聆听双圣教诲的。在此以下,又有剑宗三十六流派,道统三十六流派。这些是由三十六位洞天弟子的徒子徒孙们建立的传承,合称七十二流派,也很了不得。再往下,就是世俗间了。”

    “七十二流派在世俗间的驻所、世俗间的人建立的旁门左道、以及那些叛出师门的野道士,嗯……当然也有一些一心向道,潜修天心正法的散人隐士……”

    “哦。”李云心点头,“两位都是有道之士,是哪个洞天流派?”

    “呃……那七十二流派已经是人间胜地了——凡夫俗子大多无缘一见。至于那三十六洞天更是仙人居所了,呵呵,我二人并非洞天流派弟子。”赤松子苦笑一声,“我们便是那潜修天心正法的闲散道士。当然这天心正法,也是双圣感承天地、由无上天人所传授的玄门正统。”

    “听起来好**。”李云心说。

    “嗯?

    “哦,就是超级棒的意思。”

    虽然听不大懂,赤松子还是微微拱手:“哪里哪里。”

    然后他看着李云心:“小兄弟并非寻常人吧?”

    “嗯。不是。”

    李云心的回答让两个道士稍微愣了一下子。他们没料到对方这么痛快地承认了——那他们之前还费那些唇舌做什么?

    赤松子清清嗓子:“想来也是的。李兄弟骨骼清奇,绝非庸人。实则我二人登门,正是为李兄弟而来的。”

    其实李云心也看得出来。听了这两位说的话,他意识到自己的父母……大概真的很不简单。他也意识到一年前的那一场雷暴,绝不会是什么偶然了。但如果是仇家杀上门,为什么没有再杀了他,这件事,他想不通。

    可这不妨碍他推测,这两个道士或许就是因为一年前的那一次异像,找上了门。

    村里人偶尔也会去县城的。这年头缺乏大新闻,所以像雷暴一夜间劈死两个人这种事,必然在一段时间之内成为谈资。再越传越远,被什么有心人听到……

    这不就找来了吗。

    两个道士或许觉得自己的神情能瞒得住这个十四岁的少年,或许也觉得通过前一天的旁敲侧击已经确定这少年是个雏儿。但问题是……李云心这皮囊之下的,可算不得货真价实的少年。

    他此时觉得父母大概是想,如果这辈子三个人能安安稳稳在这山村里度过一生,那就不要再告诉自己太多的东西。少年人嘛,知道得多了,总是要搞事的。

    如果有一天突逢大变无法安居,那再对自己细说也无妨。只不过他们没料到自己会遭遇那样的结局身死。

    想到父亲曾经展示过的神通,再想想这两个道士刚刚说过话,一个令他震惊又兴奋的推测浮现在李云心的脑海之中。

    画圣、画道、画师……通明玉简。

    那画道秘典……会不会在父母那里?

    呵……这两个小道士,是为了寻宝来的吗?

    李云心回了赤松子的话:“为我而来?”

    “是。”赤松子正色道,“一年前此地有雷变,我二人听说了,便知或许有灵宝出世。李兄弟的父母因此遭遇不幸,贫道也很是难过。但既然是已如此,看李兄弟又是身具道骨之人,贫道就摊开来说了。”

    “宝物这东西是好的。若是金银财物,世俗中人得了去,享一场荣华富贵,也算物尽其用。但若是其他一些东西,比如道统灵宝,剑宗神兵等等,那便不是寻常人消受得起的了。譬如说,小兄弟若是得了什么道统灵宝——但你又不知修炼法门,不懂天心正法,也是如同废物一般。倒不如,将那灵宝献与某个流派,甚至洞天——一来物尽其用,二来,或许你便可成为真正的玄门弟子,神仙中人,与你也是有大大的好处的。我二人来,正是因为……”

    “等等等等……”李云心皱着眉挥挥手,“就是说你们觉得,我和我的父母,身份都不大寻常。然后呢,出了点事,你们觉得我这里有宝贝。”

    赤松子因为他的态度稍显疑惑,同亢仓子对视一眼,道:“确是如此。但我二人只是不忍看那灵宝流落凡尘,也不忍见小兄弟这种天资聪慧之人——”

    “那问题就来了啊。”李云心用手抓着桌上小筐里的松子,摇摇头,“既然你们觉得那宝贝可以献给流派或者洞天——哦你之前说过的,哇哦,好了不起的门派的,那这东西肯定珍贵极了。那么……你们能不能告诉我你们要找的是什么宝贝?我也好心里有个数,一会回屋子里去翻翻。”

    赤松子面色一变正要说话,李云心又絮絮叨叨地一边抓着松子一边说起来:“那还有一个问题。你看,你们觉得我父母不是常人,依照正常人的逻辑,那我也不应该是常人了。那么你们就不该用刚才的那种说法来糊弄我。可是你们还是这么干了——这说明你们是不是从哪里得了什么消息,得了什么有关我的消息,认定我的确什么都不知道?就只是个孩子?”

    “你们一来不了解我的情况,二来不知道你们要的宝贝到底是什么……这么说,你们是把真正知情,打算要来对付我的人给干掉了?哈哈对了就是这么回事儿——所以你们也是一知半解,不晓得你们要找的,究竟是什么。”

    两个道士对视一眼,忽然觉得眼前的这个少年身上有一丝邪气儿——不像是个是十四岁的少年人,倒更像是什么一个老怪物!

    而偏偏他说的,都是实情!

    他怎么想到的?!

    “我还知道二位想骗我交出宝贝然后干掉我。”李云心坐直了身体,指指自己的脸,“二位脸上的破绽太多了。人家都说眼露凶光,你们那光都能当探照灯使了。”

    亢仓子忽然冷笑起来:“哦,你说得对。都对——我们是干掉了一个受了伤的老家伙。据说还是道统洞天来的人——好了不起的。但是如今你区区一个山野小子,知道得再多……呵呵呵,嗯,你觉得自己有些手段,但可知道我兄弟二人的手段么?”

    “你那父母,不过是真武门两个叛逃弟子,偷了一件宝物,潜逃至此。据说符箓之术还马马虎虎,但你可知道我们是谁?!”

    他拍案大喝,向空中一招手:“剑来!”

    也不知自何处,一柄两指宽的精钢长剑破空而至,啪的一声被他握到了掌中。

    赤松子也无声地站了起来,手中同样多了一柄刚剑。

    三人本是围桌而坐。此刻两柄长剑就横在李云心身前,将他的退路都封死了。

    但他反倒是在赤松子站起之后也一拍桌子,猛地拔起了身形,毫不示弱地厉喝道:“你们想知道我手里的是什么?嗯?好我告诉你,我手里的宝贝,听好了——正是那画道秘典,通明玉简!你们两个要这个?嗯?要这个?好啊,杀了我,去拿啊?你们拿了,只要走漏了一丝风声,你看你们吞不吞得下去?!寻常人消受不起?这个东西,你们消不消受得起?!”

    赤松子亢仓子在听到通明玉简这个四个字的时候,猛地瞪圆了眼睛,愣了一瞬。

    那洞天来的老道……只说是……一千年前一个丹青道士留下的《万里山河图》啊?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