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绿甲将军

    高颧细眼的剑客,本名陈怡安。原本出身书香门第,名字就可见一斑。

    但现在他是河间六鬼的老大“吊角鬼”,还死了兄弟。

    要把他杀了。陈怡安想,不但因为他杀了四弟,还因为他看不透。

    对方如果真是洞天或者流派出来的那种不通世事的少年,他有的是办法。那些人诚然都是神仙中人、仙法高明,但毕竟不通人情世故。他转个眼珠的功夫,就能哄得他们心花怒放。

    可这小子……

    他生出过化敌为友的念头。但就只有那么一瞬间。这小子也不知道是从哪里蹦出来的,头脑灵活得可怕。自己同他虚与委蛇,搞到最后,还不知道是谁了玩了谁。

    既然如此,就只能杀了。

    杀了之后衣物烧掉、身体肢解。在这样的密林里很快就被分食。随后再把其他人的尸首也分了,洒落在这附近。任他多高明的手段,也追查不出来那小子的下落。

    怪就怪他太聪明,出身太好,但实力又不强。

    很难得的实力不强。

    陈怡安觉得身上微微有些燥热。其实那少年……

    很俊俏啊……

    那些洞天流派的弟子,高高在上,得爷哄着供着他们。哼,可有一天会想到,他们当中的一个被我困在那破庙里了?

    等到时候,被爷踩在地上……

    嗯……压在身下的时候,看他还怎么神气?嗯?怎么神气?

    他想到这里的时候,已经只差四五步就能走到门前了。

    其实这么短的距离,他提气扑过去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但那小子之前下手太黑心机太重,他总得小心为上。

    这片林子里有古怪,似乎闹鬼。

    他们从前就号称河间六鬼,也不是没见过鬼。之前虽然被吓了一跳,但并不十分担心。一来他见过“神仙”,而来也知道有些鬼害不了人,就只能吓人。先前那女鬼被他一剑刺得烟消云散,可见是个虚张声势的。

    人都杀了不计其数,却怕鬼?玩笑话。

    又迈出一步,他看见李云心背着手从庙门里走出来了。

    他穿一身白衣,在林中奔逃的时候,衣袖被树枝勾破了。但现在那些白布条垂在袖口,被夜风吹拂得飘飘荡荡,倒更添几分出尘气。

    李云心手里捏着一张纸,剑客微微皱眉。

    他当然听说过画师,到此刻再细细一想……难不成这小子是个画师?

    他从前和兄弟们打家劫舍,没耐烦去琢磨画师到底分几个境界有什么本领。他只知道那些能变虚影的画师都是凡人难得一见的角色——都被达官贵人供奉着,指望他们多弄几幅画儿来益寿延年。

    这少年年纪轻轻,竟然有这么高强的本领。

    更……不能留了。

    可惜了。一个高明的画师。但再高明……也只是些虚影儿、戏法而已。

    怎么同洞天流派的道士和剑士比。

    这时候听见那少年说话:“你再往前,我可不客气了。”

    陈怡安在心里冷笑。这一招,此时已经不灵了。

    他此刻将周身内劲催至巅峰,就连踏步时脚底的草叶弯折声都听得清清楚楚,浑然不怕那少年再玩什么手段。

    他看得分明,少年说话会吐气,走路有影子,是真人。之前那女鬼或许是这少年弄出来吓唬人的,但只要不惊慌,总能分辨得出来。

    “受死吧。给你个痛快。”

    他一振手中细剑,一指宽的轻薄剑身嗡嗡作响,如同一条银蛇的信子吞吐不定:“着!”

    这一剑快且刁,即便以镖局里那个乔段洪的身手也躲不开,他相信这少年必死。

    然而……

    刺空了。

    剑客一惊!

    那少年的身形忽然灵活了许多,以一个诡异的角度避开了他这一击,又退出一步,扬声叫道:“我可作法了啊!”

    那闪避的动作绝无可能是普通人做得出来的——至少以一个普通少年的体力不行。

    电光火石之间,剑客不能再分神。他看得出少年刚才避开的一下子还是有些费劲,此刻力道已老,断无可能再避开第二剑了。

    当下手腕一抖,银光如同游蛇一般折返,再直奔李云心的咽喉。

    这一瞬间看到那少年终于抖开了手里捏着的纸。一阵青光闪过,剑客发现自己与那少年之间陡然多了一个墨绿色的身影。

    这一眼看,剑客发现这身影有些怪异。是个身披绿甲的将军,手持一柄淡绿色的宽刃剑,戴奇特的头盔——上面嵌着密密麻麻的绿色宝石,看起来像是只苍蝇。

    什么样的人会做如此打扮?

    但剑客明白,这只是一个幻像。他切不可被分了心,让那小子有机可趁!

    当下心神一收,无视那剑士虚影斩来的一剑,仍要穿透这幻像,刺向李云心的咽喉!

    但噗嗤一声。

    剑客陈怡安的头颅冲天而起!

    绿甲将军的阔剑,几乎是被剑士自己撞上去的。

    这不是虚影。而是一个实实在在的,被化境高人具现来的实体!

    斩杀了剑客陈怡安、沾染上了生人的热血,那绿甲将军的身影就忽然变得模糊了起来。他收剑,转脸向李云心点了点头,郑重其事道:“我的剑,就是你的剑!”

    随后化为一阵光斑,消失不见。

    河间六鬼的大鬼,剑士陈怡安的无头尸首倒在了地上。

    李云心长出了一口气。

    还是不能长久啊……

    他的气海被封,没法儿动用灵力,于是叫猫妖上了他的身。猫妖的灵体为他提供些许灵力,算是勉强能用达到“化虚为实”的境界了。

    但毕竟猫妖的灵力微弱,又不是他自己的——这东西被召唤出来,只杀了一个人,被生人的热血阳气一冲,就溃散而去了。

    倒是那猫妖体会不到这生死一瞬的刺激,阴阳怪气地问:“啊,呀,死啦。哈,那是什么?嗯?那绿将军,是什么,嗯?”

    李云心叹了口气,语气有点儿怀念和惆怅。但猫妖必然是听不懂的——

    “他啊……叫易啊。无极剑圣,易啊。”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