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试验(二)

    “当然你也可以冒着生命危险跑去跟那两个道士说,然后也找他们一起观察着看。但前提是你不怕死。我想杀人,容易得很。你也是一样的。”

    “对了,我这师傅的一位朋友,叫孟噩的,眼下关在牢里。不管你使什么法子,这个人得清白地放出来。你也可以犹豫,拿不准,不清楚要不要放。那没关系,至少保证人还活着,可以在那边那两个人死掉之后再放嘛。”

    “但是为了你自己着想……最好祈祷他别死在牢里了。不然你要玩儿完。”

    李云心说完这话,尹平志微微一愣。随后,朝不远处一个衙役喝一声:“那边乔家那两个人带去后面,一会我问话!”

    随后二话不说,扭头便跑——朝着监牢的方向。

    李云心这才转头对满脸惊愕的刘老道说:“走吧。我饿了。听说府衙那边是木南居总店,到那边瞧瞧去。然后我再给你好好说说。”

    “嗯……看起来我还是不习惯低调装比的。这事儿做完了,不对人说,我不通达啊哈哈哈……”

    ……

    ……

    半个时辰之后,两人坐在杨柳街的木南居里了。

    是雅间,二楼,临街。窗户开着,能看见明媚的阳光,却不会觉得晒。因为窗边有一株二层楼高的老柳树,绿丝绦将直射的阳光挡住了。

    凭窗看,能看见街上的人。这大概是渭城最繁华的街道之一,人来人往。比不上后世的步行街,但也不逞多让。

    李云心给老道倒了杯酒:“喝了。压压惊。一会回家,买挂鞭放了,去去晦气,也叫人知道咱是清白的。”

    老道用微微发颤的手接过杯子,一口气饮尽,长出口气,才晃晃头,:“我说,心哥儿,真是你……将那府尹杀了?”

    老道爱饮酒,但酒量并不好,用的还是中杯。这一杯木南春下肚,精神就放松许多,也没此前那么怕了。便又小心翼翼问出一个问题:“可是你……怎么杀的?”

    李云心手拿酒盏在唇边转着,发了一会儿呆,唇边浮起一丝笑:“这个啊……其实也是一个试验。”

    “试验?”

    “对啊试验啊。”李云心啜了一口酒,“事情没必要闹得这么大,其实。很多法子可以搞定,比如说我又不是弄不来钱,他们想要钱我花花心思弄了钱,给他们,再好好谈谈,就可以了。”

    “或者我对乔家人使个什么法子,叫他们别闹了也可以了。但是一则那样子我不开心——你要知道人活着不容易,开心最重要。我这人最大的忌讳,就是在有法子解决的情况下,还要委屈自己。二则,就是为了这个试验。我以前没试过这么杀人。试验好了……我还有别的事情要解决……”

    他说着说着声音渐渐变低,只苦了刘老道要聚精会神地听。

    李云心忽然一仰头也将酒饮尽了,一拍桌:“得了。说给你听吧。你呢,先得知道一个概念。我说老刘,你知道意识是个什么东西么?”

    刘老道立即敛容正坐,郑重地摇了摇头,脸上的神色变得微微有些激动。

    李云心知道他这是觉得,自己要给他“讲法”。但只笑笑,继续说:“意识,就是一个人的念头嘛。这个好理解。你们这时候的人,大概不但不知道意识,也不知道潜意识。”

    “那你听我慢慢给你说。”

    “意识——你眼下在思索我说的话,你眼下听见了外面有脚步声,你知道可能是小二来上菜了。这些念头,你自己能察觉的念头,都是意识。”

    “但是,老刘,为什么你听见脚步声,却会觉得,是小二来上菜了?”

    “你要细细想的话,是因为你知道这里是木南居,知道咱们先前点了菜。点了菜,过了这许久,有人来了,就该是上菜来了。但是从‘听见脚步声’,到‘小二来上菜’这件事的中间过程,被你的意识省略了。省略的这些念头,你可以将它们看做是你的潜意识——潜藏起来的意识。”

    “再比如说你练字、练剑。你初学一个字的时候,需要想下一笔,写在哪里。你初练剑法的时候,需要想下一招,是什么动作。但时间久了熟练了,你下笔就不会想怎么写,出招也不会想怎么动——潜意识帮你完成了中间的过程。它们存在,只是你没察觉。当然,我说的,是最直观、最简单的例子,还可能有点儿不那么准确。但是要你理解——你理解了没?”

    “唔……菜放这里。再来一壶酒。其他的菜催着点。”

    老道第一次接触这些概念,听得有点儿惊诧——很惊诧心哥儿说的,竟然是这些,而不是神仙道法。但他也第一次细想这些问题,同样惊诧于心哥儿竟然研究得这么透彻。

    他不知道李云心说这些话的用意是什么,但依旧认真仔细地听。琢磨了半晌,等李云心又喝了一杯酒、吃了几口菜之后,才点头:“心哥儿,我大概知道了。”

    “那,我继续说。”

    “你一定没见过冰山。大庆的人,估计也没几个人见过的。冰山啊,就是像山一样巨大的冰块,浮在海水里。但实际上,露出在水面上的,大概只是整块冰的十分之一。另外的,更多的,是藏在水面以下的,你看不到。”

    “人的意识和潜意识,差不多就是这样子。能被你觉察的,只是很小一部分。绝大部分的事情,你每天听到的见到的想过的,那些你以为自己没在意忘记了的,都还在你的潜意识里。”

    “比如之前的某一天,你如果见过刚才进来上菜的小二,过后却忘记了。后来再见他,你觉得,哎呀,这人有点儿脸熟。你想啊想啊,想不起。这时候我对你说,哎,这个小二,不就是前段时间,经常在咱家附近转悠、盯梢的谁谁嘛?”

    “我这么一提醒,你就说哎呀,可不是嘛!你想起来了——从前那段意识从水面底下浮出来,被你接受了。”

    “那么我的那一句话,就是对你的暗示引导。不但一句话可以变成暗示引导,一种光线,一件物品,甚至风吹我们雅间的门帘动,都可以,成为引导。”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