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入劫

    刘凌说了这话,就径直走出去了。

    李云心看着她的背影思索了一会儿,戚了一声。

    “牛比什么啊。”他低声道。

    如果有另一个他在场,一定可以从这句话当中推断出极其复杂的情感。

    说实话,那句话刺激到他了。

    他托生到这个世界上知道了有神奇的法门,还可能有真正的神仙。很幸运的是,他的父母都是高人——从前不清楚高到了什么程度,但现在知晓至少在化境之上。于是可以跟他们学习神仙道法——跟两位资深修行者学习。

    少走了很多弯路,他也聪明,于是在十几岁的时候,入了化境。

    待在山村里并不觉得这境界如何了不起,但到了这世俗间,却大概知道自己的层级在哪里了。在渭城中牛气冲天的从云子和朴南子不过是虚境。从前追杀他的两个剑士、再有后来的淮南子,也都是虚境。

    论争斗手段和争斗的经验,他不如他们——这时候的画道,本就不是以争斗著称。但他在被驱离那个山村之后迅速地成长起来,一系列的生死危机很快唤醒他从前尘封的记忆。这时候再回去面对亢仓子和赤松子,他有好多办法可以在那个院子里就将他们干掉。

    他现在的境界,在这世俗世界中,很牛比。

    但问题是……

    他要止步不前了。

    他没了父母,没了师承。当初父母大概觉得三个人可以在那小村子里隐藏很久很久,久到他们会有充足的时间来考虑到底要不要将自己的儿子正式引上修行路。

    因而便像是从前那个世界当中按部就班的教育体系一样,同他说一个境界的事,便只是说一个境界的事,从不会发散引申。

    这么干的好处是他的基础极其牢固,可能远超同辈。但坏处是,一旦引路人没了……他就很难继续前行。

    哪怕那些洞天流派的修士,也是极难一个人修行的——这件事,不是说随便丢给你一部什么功法秘笈,你瞧一瞧看一看,就领悟了的。

    秘笈又不是教材。

    从被弄出来的那一天起,就已经在防备“被不怀好意的人得去”的情况了。

    譬如他化境在修水云劲。他还在画圣的通明玉简中找到了另一种似乎适合自己继续修行的功法,名叫“从云劲”。

    画圣秘典当中的东西,必然是珍贵的法门。但问题是那“从云劲”……

    一共就只有二十五个字。

    ——身有九窍阴阳,复有五城十二楼,金堂琼宫,出窍而从云。

    这他妈什么鬼……谁能看明白。

    当初修水云劲的时候,便是其中一个“然”字,都可以讲上三天三夜,然后慢慢体悟。而他再盯着那二十五个字看,只觉得每一个字都蕴含了无穷的信息——但他解不出来。

    修行越到高深处,就越晦涩艰难。刘老道或许可以自学洞玄派的基础法门。但到了他这个境界,没了引路人,要自己修行简直难于登天。

    于是他有些遗憾自己的父母没能早早给他一个可供参照的体系,又……嫉妒那凌空子。

    她要修道心了啊。

    到了化境巅峰,向真境迈进的时候,必须要修道心。

    化境的修士已经将情劫渡得七七八八了,再往上修,快很会迎来修行者最为险恶的一劫——真空劫。

    在这个世界里,真空劫又称天劫。

    并不是说有滚滚天雷变着法儿要劈你,而是说在这个时候,人会迷失。情感理智,有可能处在一片“真空”当中。你还保持着神志清醒,还可以和人谈笑风生,还可以和人出手斗法,但是只……失去了继续修行的动力。

    没什么明显的预兆,甚至很多人正在劫中也毫无觉察,直到死去的那一天才知道,自己这是应了劫。

    要渡过这一劫,便需要道心。

    实则这道心在李云心看来,便是有益处、却又可以主动放得下的“执念”。甚至并非要是一个念头,或者一件物品可以可以。

    你执着于它,它能给你积极向上的动力、却并不会偏执,便可成为你的道心。

    他所知道的最奇怪的道心,是父母讲给他听的。

    某位道统修士,养了一只蛙。

    这蛙是普通的蛙,从池塘里寻了来,用陶罐装着,养在房里。

    那位化境的道士婚配了,住在宗派的一座小山峰上。同住的有他共同修行的妻子,还一个刚刚会走路的儿子。

    某一天道士觉得心有所感,认为自己将要渡真空劫了。又觉得自己模模糊糊地,似是有了道心。于是便苦苦寻找。

    在宗派里没有找到,便辞别妻儿,要去世俗间找。

    他这一走,就是四年。四年的时间,那孩子长大了,越发淘气。

    有一天跑去父亲房中玩耍,不小心打碎了那只陶罐。那蛙便逃了。

    孩子怕母亲责骂,忙去捉那蛙。但不小心,将它活活掐死了。

    三个月之后,那道士回来了。神态安然自得,似乎解脱了一般。只对他的妻子说,自己已经看开许多事,再不执着于什么天心大道,而打算好好地享受生活了。他是化境道士,已经八十多岁,之后总还有两百多年可活。

    于是大家、这道士自己,都知道他是遭了真空劫。

    但毫无办法。

    因为据说那蛙被他的儿子不小心掐死的那一刻,远在千里之外的道士一手捧心、哎呀了一声。皱眉叹息一小会儿,又笑逐颜开了。

    那蛙,便是他的道心。

    现在的刘凌,也要找道心,渡真空劫、晋身真境了。

    李云心,也很想。

    从前未见到比自己境界高的修士,这念头不是那么强烈。到今天见了刘凌——这样年轻便要找道心;又见了九公子、白云心那样的大妖,自己的生存受到了威胁。

    这些事情加在一处,他就也很想了。

    他想要继续证道,想要渡劫,想要找自己的道心,想要迈进真境的门槛儿。

    想要要自己的力量搞定一切,而不是去小心翼翼地费心机。

    于是在刘凌离开这院子五分钟之后李云心意识到……

    他入劫了。

    “妄心劫”。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