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渔翁釣叟

    待那马蹄声远去之后,李云心又跃上枝头往远处瞧了瞧。

    但见黑马驮着两个人沿长街一路狂奔而去,不多时又从远处来了几匹快马,骑士是捕快装扮,应当是追踪他们的。

    不过看那速度,相比黑马远远不及,应当是追不上的。那应决然已然是一流高手的功力,虽然在李云心灌注全身的灵力面前不堪一击,可运起内劲来,冲出城门却也不在话下——

    孟噩应该是安全无虞的吧。

    李云心不知道那个神经病为什么要带着孟噩走,但看起来是无恶意的。

    原本以为是个偏执狂,结果还颇懂变通——也难怪。只是偏执狂,大概活不到现在。

    他放他走,实则就是为了一个念头,或者乐子。

    好比随手撒了一颗有趣的种子,很想瞧瞧最后会长成什么样子。

    他看了一阵子,一回头,看见龙王庙门口也来了一个人。

    便跃下了树梢,叮嘱猫妖几句,从乔家后身的小门走出去了。

    出门就闻到放了鞭炮之后特有的那种味道,红纸屑遍布一地。

    尹平志站在了门口、按着腰刀,正跟几个妇人交谈。旁边还围了几个闲汉,但怯怯地不敢搭话,可又舍不得走。似乎很想在尹捕头这样的大人物身边混个眼缘,说不好哪天能得些便宜差事。

    刘老道矜持地站在一边捻须,脸上的忐忑全不见了,显得红光满面,似乎暂时忘记了昨夜的烦忧。

    想来也是了——本府捕头亲自登门说话,那罪名定然是彻底洗清。

    以后这“捕头特意拜过”的龙王庙,香火必然还会更旺些——香火钱自然也更多了。

    李云心从人群中走过去,像一个真正毫无存在感的道童一样神色如常地进了门,直入后院。在竹林间的石桌旁坐了一会儿,尹捕头和老道便也进来了。

    短短一夜的功夫,尹捕头似乎就已经想通了什么事。再见李云心,倨傲或者忐忑或者畏惧全不见了,反倒像是和相交已久的平辈人打招呼、边走边拱拱手:“您真是好手段。想要那孟噩吩咐一声我便送出来了——何必大张旗鼓地杀人?”

    李云心饶有兴趣地观察尹平志的表情、垂下眼:“黑刀可不是我的人。我哪儿有那么大的神通。”

    这实话在尹平志听起来便是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平常一个少年这么说尹平志会深以为然。可眼前这位这么说……

    他是真的不敢信。

    便岔开了这个话题:“您说是就是。不过今天来倒是有件好事。您二位都是画师——听没听说过《渔翁钓叟图》?”

    李云心的手指微微一动。

    开玩笑,当然听说过。

    这画在世俗间,是很有名气的。现存的绝大多数珍贵画卷都是古代的丹青道士所作、或者由眼下,被洞天流派所供奉的那些丹青道士所作。

    但是这《渔翁钓叟图》,却是由京华的一位化境画师所作的。

    世俗间的化境画师自然没法儿同科班出身的丹青道士相比。但这并不妨碍世俗间的某些高等画师偶得灵感,作出极其优秀的画作来。

    譬如那位画师,道号道眉子。此前是皇家的御用画师。在享尽荣华富贵之后归隐还乡,以授业传道为乐。

    在某个细雨霏霏的春日里,老画师披着蓑衣泛一叶扁舟在江上垂钓,又饮了些酒。通体舒泰之际想到自己度过的一生、眼下的境况,生出了“人生无憾、再无所求”之感。

    于是当日归家之后便作出了这《渔翁钓叟图》。

    据说画作一成,华光满室——成就了一副珍品。

    不仅仅对于世俗人来说是珍品,对于修行者来说亦是珍品——正可用来参悟妄心劫。

    这道眉子作出了一生当中最得意的作品,再无遗憾,本该更快活些。可惜那天喝了酒,又吹风淋雨,回到家就感了风寒。病情越来越重,很快一命呜呼。

    不过这画终究是传了下来。

    刘老道听说这画,眉头一挑,兴奋之色就溢于言表:“自然听说过——那道眉子大师的遗作?!”

    “正是。”尹平志笑着说,“道眉子大师是有后的。眼下他的嫡孙……唔,也是一位画师,据说是意境的大画师,来了渭城。正带了那幅《渔翁钓叟图》。”

    “那……是……裴决子大师?”刘老道说这话,下意识地看了看李云心。

    他知道李云心很有神通,在某些方面很强大。然而在画道一途,老道虽然也知道心哥儿比自己高明太多,却不晓得到底高明多少。

    因为李云心传给他的那水云劲,也主要是淬炼神魂和躯体的。

    李云心没说,老道便也不知道——他现在修炼的乃是最最正宗、最最核心的天心正法法门。他混元子老道,眼下的的确确算是正经的修士,而非一个世俗的野道士了。

    但在刘老道这里……

    他从没见过洞天、流派的那些丹青道士。

    他甚至不清楚他们的存在。

    在他的认知当中,画师,便只是世俗间的这些画师。依着道统和剑宗的境界,也分了由高到低的“玄真化虚意”五境。然而画师的五境同正经修士的五境,可万万不能比。

    至少这“天下间”,从没出现过化境之上的画师——在刘老道的心中,那大概的确是不可能的。

    不过在这一点上,他倒是想对了。

    世俗间的画师,没有指引者,哪怕天纵奇才自己修到了化境,却不知还有寻找“道心”这一回事,怎么可能突进真境?

    于是此刻这刘老道,便也不清楚心哥儿同那道眉子大师的嫡孙裴决子相比如何。尽管心里比较不服气,但他还是忍不住会觉得,心哥儿……

    该是比不过他的吧。

    皇家画师的嫡孙,自小见多识广、锦衣玉食。家中所藏名画无算……心哥儿哪怕是出身世家豪门,又如何比呢。

    刘老道就忍不住担心。他知道李云心是个心高气傲的——这尹平志来说了这一遭,难免心哥儿会恼他……

    哪知却看见李云心笑了起来:“哦?尹先生今天登门就为了说这事?怎么着,这位裴决子大师,是出来游历天下增长见识、恰好走到了渭城,要来一场鉴宝大会?”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