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古娜拉黑魔仙

    “各位都是庙祝、观主。必然是供奉了神位的。但不消我说诸位心里也清楚——那大多数到底是不是真神、有没有灵气。”

    “你们看,现在我渭城附近宗教界的情况是,你家供奉龙王,我家供奉老君,他家供个山神娘娘。王家庄的人习惯了拜山神,牛家屯的人喜欢拜龙王——实际上呢?求的都是差不多的事儿。可是你王家庄的人去了牛家屯,不小心崴了脚想要拜拜求快点好——哎呀,你家这是龙王爷啊?我拜了山神爷不乐意了怎么办?”

    “这么着就造成了损失,对不对?所以说朋友们,我们眼下很有必要,向更加专业的经营方式进行转变。怎么叫更加专业呢?就是同一品牌、扩大规模——咱们渭城附近的宗教界都联合起来,只拜一个神。”

    “这么一来你在王家庄也是这个神,走到了牛家屯,还是这个神。亲切感油然而生,两家都获益,前景多么美妙……啊,你说。”

    敢在这时候打断他说话的,也便只有时葵子了。她同刘老道坐一桌,刚才私底下说了几句。不清楚刘老道对她说了什么令她放下了心——眼下所有人都规规矩矩地憋着一肚子的话听李云心讲的时候……她倒提了问题。

    “云心子……道友。”她站起来,认真地行了个道士之间的礼,“你说的我略能明白一点。但是……我们这些庙宇、道观,大多时间不算短了。时间一久,或许附近几代人都在拜这一间观庙。哪怕依照您所说,换一个神位的话,附近的信徒他们……”

    “好好好,这的确是个问题。”李云心往下压了压手。略想了一会儿,叹口气,“但是朋友们,你们再想另一个问题。在世仙人,有啊。双圣嘛。不说双圣,那些玄境、真境的修士,哪一个都要比山精野怪高明。”

    “再有黑白阎君,更是正八经儿的神仙嘛——干嘛不拜他们啊?因为——没屁用啊。”李云心摊开了手,一歪头,“拜双圣,双圣又不会跑来帮他们找丢了鸡。拜阎君,该要你命还是要你命。所以说做人太高冷、不接地气,是会有这个问题。”

    “那你去拜那些山精野怪,虽然未必有求必应,但是偶尔也会干那么一两件人事儿,这就有人气了。因此、实则,咱们这些淳朴可爱的乡民,都是非常真诚的实用主义者。当然这个事儿我也能理解——饭都吃不大饱,谁有精神去谈哲学。”

    “所以说不必担心他们因为换了个神位,就不去拜了。你哪怕换个古娜拉黑魔仙,说你那不是庙,是魔仙堡——只要他进来了就打心眼儿里觉得舒服、偶尔听谁谁说那黑魔仙显灵了,时间一久,你要他拜的时候说巴拉拉能量,他也乖乖照办。”

    “咳……云心子道友,这黑魔仙……”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那是太古尊神,你们没有听说过也不稀奇。”李云心飞快地说道,“所以说我这里已经有了一个试点单位——混元子道友的龙王庙。原本是渭水龙王的塑像,咱们给换成了大成至尊至圣玄妙灵宝嘉文皇太子和大成龙女之位——第一天,乡亲们的反响就很不错嘛!对吧——咱们上个月进项多少?”

    “呃……咱们还未到一月。不过到眼下这香火进项算起来……有三两银了。是从前的两月之数。”刘老道规规矩矩地答。

    李云心一摊手:“所以说朋友们,看,名利双收呀。我知道你们担心什么事情——但我亲自给你们画那神位——确是有灵气在的。不但有灵气在,还清心镇宅。咱们渭城宗教界一旦这样达成共识——都供这两尊神,以后就算是从粗放型生产转为集约型生产了,岂不美哉?”

    野道士们面面相觑,但没人先说话。

    实则都清楚李云心的手段——他做出来的画,本该是被人们疯抢的。

    可如今……

    他似乎和那凌空仙子有些过节啊。虽说这位云心子道人看起来年轻有为,也有深厚背景。但既然是两虎相斗,他们这些蝼蚁……哪里有胆量参合进去。

    李云心叹了口气:“考虑考虑嘛,朋友们,我是讲道理的人——我也是为了咱们渭城的宗教界着想。”

    见他口气有些缓和,便有一个道士试探着说道:“道友……唉,实则我们喊您一声道友,都已经是高攀了。但实不相瞒,您眼下的处境……唉,我们是打算,这事或可不急——等日后您同凌空仙子的事情理清了……”

    他说的时候,不少人终是露出了赞同的神色。

    “这样啊。”李云心低头搓了搓手,很快又抬起来,脸上带了笑意,“那我倒是能理解。比如说‘也许咱们用了他的东西,触怒那凌空仙子’之类的想法——因为高阶修士本就喜怒无常,对不对?”

    道士忙点头:“是是是,正是如此的。”

    “但问题是……我也是一个,化境的、高阶修士啊,朋友们。”他无奈地摊开手,“我站在这里,笑着对你们说,来加盟吧。你们说抱歉哥们儿你现在前景不明我们并不想——我也觉得尴尬没面子呀。”

    “……你们就不怕我喜怒无常啊。”

    他笑着说出这句话,就再没人言语了。大堂里一时间冷了下来。

    凌空子不苟言笑,人又看不清她的表情,于是心中的神秘更添三分。

    但对李云心的印象,倒是先入为主——起先是刘老道身边的“道童”,说话是温和客气的。然后知道现在——也还看得到他脸上的表情,听得清说话的语气,性子……也很像一个正常人。

    和什么意境、虚境的修士比,就更像正常人了。

    所以对于他的敬畏之心,又因为着他刚才那番俏皮的话语,再减许多。

    到时候李云心再说出这句话来,他们也才如梦初醒般地意识到……啊。

    大概……也会是有脾气的啊……

    于是这时候,就看到李云心收敛了笑容,用手指在虚空中画了些什么——

    本是被束缚住、坐在大堂另一角动弹不得的“裴决子”的身体,瞬间便像是被清空了的麻袋一般,软软地瘪了下去!

    一股黑气在半空中挣扎嘶吼着从那身体的七窍里被抽离出来,然后被收入李云心的袖中——整个过程中他动也未动,便只是用眼神注视着在场的每一位。

    那声音……都听到了。

    简直凄厉异常!

    一股凉意……慢慢爬上每一个人的脊背。

    “所以说我也是会有脾气的。比如说我刚才就不爽了——但你们是老头子的朋友,我就只好拿他撒气——我把这鬼活活从皮囊里抽出来了。这体验……和剥皮也差不多吧。”李云心沉默了一会儿,脸上重新泛起笑意,“那现在,我们是不是达成共识了?我是说……把你们供的那些玩意儿,换了?”

    没人说话。

    李云心便端起酒杯,开心起来:“好。那么,朋友们,为我们的友谊——干杯?”

    沉默了两三息之后……

    野道士们……最终也端起了酒杯。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