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第一十二章 顶级掠食者

    与龙子争斗时激荡起的尘雾已散去,空气中尤有李云心所流淌出血液的腥甜气。

    倾塌的断壁残垣弥漫些微的土腥气,院中被碾碎零落的花木却仍留浓郁的清香。

    在这样的夜晚、时刻,凌空子微微吐出一口气,以不易觉察的姿态,将自己的身体再次调整为临战状态。

    心弦紧绷,警兆大作。尤甚刚才面对九公子与李云心——这女子……何时出现的!?

    她身上皆是法宝,因此在面对九公子那样的大妖魔时,亦不吃力。可眼前这女子……

    她看不透。

    因为无论怎样看、怎样感应,都只觉得是个普通人。

    因此她下意识地握紧了手中那柄,杀死过九公子、李云心的白色细剑,问:“姑娘是什么人?”

    远处隐约传来犬吠声、还有人声。

    不知哪一个胆子大的,在这附近见两人都死了……便去报了信。渭城毕竟是天子治下。仙人打架凡人们没法子,但此间事“已了”,官府再不出面,便说不过去了。

    可那骑黑驴的女子,却只盯着她手中的剑。

    盯着看一会儿,偏腿下了驴背。她和凌空子身量相当,虽穿得素净像是个小家碧玉,但仍不失为一个极出色的美人儿——相比凌空子的美艳,另有一番韵味。

    她并不答话。站定了之后,将视线从那剑上,挪到凌空子的脸上。随后抬起手,轻轻一招。

    凌空子疑是她要出招,下意识地抬剑格了一下子。但掌中的那柄剑……却嗖的一声脱离了她的掌控,飞到那女子手里了!

    她是化境巅峰的高人,肉身的强悍程度已超过凡人所能想象。握住剑的虽是看起来纤细白嫩的手指,但这样的手指灌注了灵力,两根便可以轻易捏碎一个壮汉的臂骨。

    可如今这剑从她掌中轻易脱困则是因为……

    这剑,化成了一根翎羽。

    当它落入那女子手中的时候,已经变成一根洁白的、长长的翎羽。这时候凌空子意识到那细剑之前的造型,的的确确很像是一片修长的羽毛。

    她轻轻摩挲了一下子这羽毛,抬手收进袖中。

    然后,才忽然微笑了,说:“我呀。”

    “我叫白云心。我是李云心的好朋友,他是我的。”

    “你是不是还用这片羽毛杀死了龙小九?他也是我的。”

    白云心微微仰起头,瞪圆了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凌空子,像一个真真正正的十七八岁小姑娘那样子问她:“你说说,你为什么,杀死他们呀?”

    就在这一刻,凌空子确信,这是一个妖魔。

    大妖魔。远比九龙子,还要强大的大妖魔!

    这样子诡异的邪气……是从她的发丝里、衣衫里、每一句话里,幽幽地透露出来的。

    人,没有这样的味道。

    她在逃离与开战之间迅速地权衡了一会儿,慢慢说道:“那九龙子,抢夺了我道统的法宝,执意不归还。那李云心……乃是自戕。”

    “我道统,琅琊洞天的宝物——洛书、羽衣。还有双圣的宝物——通明玉简……”

    说道这里,便被白云心的笑声打断了。

    她像是听到什么特别有趣的事情,掩嘴、轻笑。但声音虽然轻轻柔柔,却异样的清亮,仿佛打这片龙王庙废墟里,便能直传到九重天上。

    这时候,官府的衙役们终于赶了来,便只看到两个美丽的女子在说话。

    带队的公人小心地观望了一会儿,意识到事情……似乎并没有如他们想的那样子结束。因为那掩嘴笑的姑娘,虽说在笑,在出声,但两只眼睛,仍是圆溜溜地瞪着,并没有像寻常人一样弯曲或者眯起来——就好像天生不会弯眼睛……看起来很诡异。

    她这样瞪着眼睛小了一会儿,才放下手,表情蓦地冷下来。

    “羽衣?”她语气森然,好像怀着满腔怒火,“道统法宝?放你娘的屁!”

    但说了这句话,她连忙又掩住嘴:“啊呀……不能这样说话。你们……都听到了呀?”

    这一句,是问那些公人的——她另一只手捻住衣角,就真像是一个做错事、很怕被发现的女孩子。

    再迟钝的人也意识到眼下的局面不同寻常。带队的公人下意识地按住腰间短刀、往后退了一步:“我们……”

    “一定是听到了。”白云心皱起眉,“麻烦。”

    话音一落,便将胳膊随意地甩了一下子。一大片羽毛似的残影随她的手臂一同出现,迅速暴涨——那公人的话还未说话,便住了口。

    一息之后,他以及他身后的二三十人,上半身齐齐滑落下来——露出一片极度光滑整洁的切口。残躯还未落地,他们身后的一排房舍,轰隆隆地开始倾塌、升腾起大片烟雾。房屋去倾塌所制造的轰隆隆的声响,一直延绵出数里——

    待烟雾终于散去,凌空子意识到……

    白云心刚才那样随意的一击……

    便毁掉了半条桃溪路!

    这不是……这绝不是……绝对绝对不是……化境巅峰的她,可以应对的、妖魔中的顶级掠食者!

    即便舍了这满身的法宝,大概也没有全身而退的把握!

    白云心又盯死了凌空子,露出一口细密雪白的小牙齿:“羽衣还来!小九还来!!魂食还来!!!”

    这尖利高亢的声音一出口,刘凌便没有半点儿犹豫起冲天而起,直向北方飞射而去!她身上的法宝齐齐闪耀,便好似一颗七彩流星一般,只一眨眼的功夫,便远遁出了数百米!

    但下一刻,渭城中所有人都听到了令城中门窗震颤的、轰隆隆的一连串巨响——

    夜空当中忽然爆发出一团圆锥形的白色云雾,紧接着是第二团、第三团、第四团——一连串由于超越音速时而形成的音爆云几乎在同一瞬间在渭城上空,直追着凌空子的身影怒放!最后那流光溢彩的修士身周陡然爆发出一大片盛放的金光……

    便像是一只折了羽翼的鸟儿一样,斜斜地往渭城外的山林中坠去!

    这一夜,这一刻,几乎所有人都在同时听到了一声尖利、高亢、几乎刺破耳膜的鹤鸣声,以及在天空当中一闪即逝的、双翼几乎可以笼罩整座渭城的,白鹤幻象!

    而被留在了原地的小黑驴,等了一会儿,不见主人,便踢踢踏踏地沿着路、避过断壁残垣,慢慢地往主人飞去的方向走。

    走了几步,忽然停下来、打一个喷嚏、疑惑地抖了抖耳朵。

    因为……

    整座渭城,忽然安静下来。

    在白云心同凌空子争斗而去之后,这一整座城、居住了数十万人口的一整座城,陡然安静下来。

    他们在同一时刻感到了困倦,又在同一时刻、在这样一个本不可能安心入眠的夜晚……睡去了。

    数十万人的阳气,开始流转。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