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一举三得

    作法运功时不可轻易撤回灵力乃常识。因为那未成形的画阵或者书阵就像是蕴含了汹涌灵力的池子,而今将池子打开一个缺口,以一杆细细的法笔来在某个关键点“搅一搅”。打乱原本的平衡引导着形成新的平衡。

    最终灵力流传自成体系,变成一个循环往复的“阵”。

    这便是“点睛”。

    寻常画作的点睛之笔也真的只需要“一笔”。

    而眼下李云心操控的乃是以渭城、渭城外那片土地为画纸的大阵——“点睛”可那么容易。

    但他此时无法停下来。一旦强行终止,所受的反噬可就不是一张画作上的那些灵力,而几乎是数十万百姓阳气与信仰所化的灵力。

    但他可以分心——一边艰难而缓慢地书写那最后一笔,一边道:“你竟然知道了。”

    他背对月昀子,声音也听不出别的意味。倒是因为要卯足了力气引导那大阵,显得有些气喘吁吁。

    “我知道了。因而今日你求不来这雨。”月昀子微微退开一步走到李云心的侧面,好让自己也能看到三花的举动,“你用画阵求雨,而后愿力暴涨。至于这愿力给谁,或许也不是我所想的这妖魔。不过不要紧。你的计谋是连环计,我的也是。”

    “闹剧已经演够了。该做正事了。”月昀子说完这话,再退开两步。

    但他没有动手,只静静地看向西北方。

    俄顷,一个跌跌撞撞的人影出现在人群当中。她从一条巷口转出来,穿一身褴褛的道袍,横冲直撞。距离高台有些远,听不清她在呼喊什么。但她所过之处人们的脸上都露出惊慌犹疑的神色,直将目光投向台上的李云心。

    看起来那是一个女道士。

    她吸引了附近很多人的注意力,人们纷纷为她让开道路。因为她浑身都是血迹,衣衫残破处露出底下被撕裂的伤口。并非刀剑伤,倒很像是被什么猛兽撕咬出来的。

    普通百姓难以分得清这两种伤口的差异,但都因为她身上的鲜血而目瞪口呆——不是什么时候都能见到一个如此重伤之人在大庭广众之下奔走,且口中呼喊的内容更加骇人听闻——

    “那台上的不是龙王,而是妖魔!”

    “它要把你们都杀死,炼成阴魂!”

    人们不是很懂“炼成阴魂”是什么意思,但前三句都听清楚了。可是虽然这女人身上的伤口骇人,然而这话语着实太过惊世骇俗。一时间人们只将她当成是疯子,没人愿意碰到她。

    这么一来更无人阻拦,这女人竟一路直冲到台下。而后一个纵身便跃上了十几级台阶,自袖中抽出一柄还沾着血迹的细剑,直扑向还在作法的李云心!

    台下众人顿时发出一阵惊呼,宛若突如其来的狂风暴雨——先前还当是女疯子,到此时候见她的身手,那分明是个功夫高手呢!

    剑芒直奔面门而来。李云心动也不动,只喝了声:“拦住她!”

    话音一落,他身后的三花已如同那夜扑杀两名修士一般直冲向前,只一掌便击碎了那女道士手中的细剑。再一掌直奔她的面门而去,烈焰在空中呼呼作响,眼看就要将她的脑袋拍个粉碎!

    便在这时那立在一旁冷眼观瞧的月昀子高呼一声:“手下留人!”

    随后身上金光一闪、大袖一拂,便将浑身血迹的女道士硬生生从三花的烈焰掌风之下拉到他身前。

    三花恼火地噫了一声,却听见李云心低喝:“好了。退下。”

    龙女不满地瞪着那女道士瞧了一会儿,又往台下看了看——空手劈碎细剑这事儿简直太精彩,台下众人看得正在兴头上。见那女道士被救了还有几个人意犹未尽地叹息——怎的不打下去了?

    却看见月昀子将女道士扶着站稳了、上下打量一番之后发出惊呼:“青蚨子道友?怎的是你?”

    “城中有变!”青蚨子扶着他的手臂,看着李云心咬牙切齿道,“这人不是龙王,乃是妖魔!它们在渭城内外祭炼了一批阴魂,打算将这渭城变成死地!”

    月昀子听了这话猛地抬头看李云心:“可有此事?”

    李云心斜眼看了看他们两人,终于收拢点睛的那一笔。

    一笔既成,天地之间忽然起了一阵凉风。这风不是自东向西吹,也不是自西向东吹。而似乎是平地起一阵旋风,也说不明来处,就那么在人群里、在城中流窜起来了。

    也因着这风,原本就阴沉沉的雨云压得更低了。仿佛站得高些一伸手,就能触摸到天上的水气。

    这方圆百里之内的灵气与愿力被终于点睛完成的画阵牵动,开始应着天时,循环往复地流动起来。

    做成了这事,李云心才微微出了口气。也不管那些人的眼神,只盯着月昀子身边的青蚨子仔细地看了一会儿,伸手一指她:“前段时间没有找到你,还以为你也被他干掉了。如今看你倒是被重用了,演技也还过得去。知道我在等什么么?就在等你。”

    他眼下说话已不再用神通,台下的人都听不到。

    倒是那月昀子皱着眉用神通再喝了一声:“原来你当真是妖魔?!”

    李云心忽然笑起来:“省省吧。你想和我飙戏?”

    “我知道你打的是什么主意。你叫这女人掳走时葵子,然后虐杀了她。今日再叫她这样子出现在我面前——先前你说自己是道统高人我没有在大庭广众之下否认,人们便都知晓了你的身份。接下来……你既然是仙人,那么就好怀疑我到底是不是这女人指认的妖魔。”

    “然后就如你所说,我这阵法求不来雨水。”

    “我求不来雨水,你就说我当真是妖魔。然后……如果我一时没忍住,当场将这女人格杀了,便更在大庭广众之下坐实了妖魔的名声——杀仙长身边的道士,必然不是好人了。”

    “只是你看,我如今阵法已成。这渭城内外的灵气愿力循环往复生生不息。我倒是很想知道,你有什么法子令我这阵法失效?”

    “你倒是可以直接出手杀了我。但那样子的话,对你而言也未免太无趣了吧。我猜想从我第一天告诉你我是如何杀了清量子开始,你就在打算用同样的办法还在我身上。”

    月昀子看了看李云心,忽然从脸上露出愉悦的笑容:“最快意的事莫过于在一个人志得意满的时候叫他愿望落空。如今贫道竟然真的体验到你所言的这种愉悦感了。”

    “如何叫你这画阵失效?小儿,我道统传承千万载,你那画派不过兴起两千年,一闪而逝。你当真以为没有法子克制你画道那些奇淫技巧么?”

    “有些人认为那入了魔的画圣已被杀死、画派也被剿灭,天下间没什么画道的精深技艺流传,因此不愿再精研克制画道的法门。但贫道却正巧涉猎过此道。”

    “至于这法子么。嘿嘿。”月昀子向前走了一步,看着李云心,“你那画阵有点睛之笔,我这法子一样有。只不过——”

    他转头看向青蚨子:“我这阵眼乃是人。”

    “据说千年前剿灭画圣之时,高阶修士们死伤惨重,而那魔头狡诈异常,寻常法子很难将其击杀。于是一位惊才绝艳之辈想出了一个法子,并且以这法子,辅以数十位高阶修士的自我牺牲终于击败那魔头。”

    “之后这办法因为太过残酷,便尘封了。你若想知道的话,那便是人祭。”

    月昀子伸手在青蚨子的肩膀上拍了拍。这满身伤口的女道士立时被一道雄浑无匹的灵力钉在原地,动弹不得,只能直勾勾地盯着她身边的真境道士……似乎明白了什么。

    “你杀了二十几人,我出手杀了十几人。”月昀子毫不在意地看看青蚨子,自顾自地说,“她说城中有人祭炼阴魂,倒是不假。可惜见识短,那岂是什么阴魂能够相提并论的。”

    “我要你杀死他们,要的是他们的灵气。我早在他们身上下了符箓印记。人一死,肉身损毁,鬼魂被勾走,但灵气被我以秘法留在了原处。”

    “你在城中是杀死的那二十多个人,死在哪里、灵气留在哪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城外那二十几个。你——”月昀子伸出手,隔空点了点李云心,“在城外的土地上画了一个人出来。”

    李云心这时候才低低地惊叹一声,敲了敲手中的折扇:“啊……之前以为你虽然知道我搞了一个画阵,但却看不透其中的奥妙。如今你竟然真知道我画了个人出来……那你就是真的懂了。”

    “没错儿。以渭城以及渭城周围的土地,借着原本的道路、河流、林木田坎的走向,加上我再以修桥铺路的名义添上去的几十笔……我画了一个人出来。”

    月昀子笑了笑:“而今你这画阵既成。我亦能感知其中的灵力走向——正在引厚土浊气上清天。阴阳相冲便要翻覆为雨。这样的一个大阵倒是可以带来一场雨水,那些人的愿力便会大增。”

    “但,这愿力你究竟要给谁?”

    “当然是给我自己的。这样的好东西,为什么要送人。”李云心笑眯眯地说。

    月昀子只当他这话是逞一时口舌之快,也不计较,更不再问。

    他再拍了拍青蚨子的肩头:“不说也罢。那么就告诉你我这阵法的点睛之笔。”

    “便是这个人。一会儿我总得让你在大庭广众面前击杀了她,就在此地。她一死,阵眼立成。城外那十几个灵力构成的灵眼将引动你在城中杀死的那二十几个人所留下的灵力。再借着你这画阵之中生生不息的灵气将其炼化为阴灵。”

    “阴灵,而不是阴神。没什么神志意识,不能被寻常的手段所伤。换句话说便是……它可以伤害得到你,你却碰不到它们。那清量子的形体便是借鉴了这炼化阴灵的法门,只是稍加改进调整。”

    “至于你么。等我这阵法一成,便当众迫出你身边那妖魔的真身。”

    “愿力这东西,善愿也好、噩愿也罢,都像是充进皮囊中的水。现在渭城数万人笃信你们,你身边这妖魔也好,哪个我眼下还不知的妖魔也罢……一旦被那些人看到你们求不来雨,又并不是龙子、龙王,信仰轰然溃散,嘿嘿,这皮囊中的水在瞬间被抽,那时候便有你们好受——”

    “现下。我便成了我这大阵,借用你那本要求雨的灵气,祭化我的阴灵。等那些无知百姓将你们认作骗子、邪魔——”

    李云心忽然抬起手、上前一步,隔空一掌劈碎了青蚨子的头颅。

    而后在眼一抹、大袖一挥,将她的鬼魂也击散了。

    他做这些的时候那月昀子还正在说话,但之后的言语因他这举动留在了喉咙里。

    隔了好半晌才皱眉:“你?”

    “感谢你的耐心和循循善诱但是你可能不清楚反派都死于话多——你又没有主角光环。”

    李云心在台下众人呆滞之后陡然爆发出来的慌乱惊呼声中把折扇收回袖中。然后微微退后了两步远,收敛了脸上之前嬉皮笑脸的神色,认真地说道:“你说了这么多只是要告诉我,你眼看着我将这画阵做成了却不说。”

    “只为了在今天利用我成阵之后的灵力,成就你那祭炼阴灵的法阵,顺便令我没法儿显圣降雨。”

    “然后迫使我和我身后这位蠢萌的女士现出原形、好令他们的信仰之力溃散。”

    “这么一来先抽掉我们的根基,再断绝我们的信仰来源,又炼成了你的阴灵,真是一举三得。”

    “想要我杀了她就直说好了。非要啰嗦这么一大堆。眼下我明白了你的计谋,心里终于安定下来。”

    “那么月昀子道长啊。”李云心叹了口气,“你有没有意识到你现在不大对劲儿?比如说……你干嘛不试试真的把你这大阵给运转起来,然后看一看,会出现什么样的神奇效果?”(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