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 孰无情

    洞庭君仔仔细细地看了看朦胧月光中的睚眦,沉思片刻,才道:“啊呀……这可是,大事情呀。”

    “那么也是那真龙,教了通天君如何解开这禁制么?”

    “正是了。”睚眦笑起来,又看了看李云心,“也因此,需要我这九弟出一把力。”

    他走到李云心身边,凑近了来看他。

    睚眦在笑。李云心看清了他的笑容。

    白天的睚眦,笑容真诚爽朗。并不仅仅是指“给人的感觉”——即便李云心这种察言观色的专家,也看不出伪装的成分。

    要知道,他是可以看得出昆吾子的细微表情的“专家”。

    但此时再看他的笑……

    就已经变得诡异非常。

    那是“皮笑肉不笑”。充满了恶意的笑、迫不及待要做些什么的笑、残忍而暴虐的笑。

    此刻这笑容挂在睚眦的脸上。他就这样死死地盯着李云心,也不去看洞庭君。慢慢说道:“这禁制,得用两个龙子的力量才打得开。我这九弟当初被分封在渭水——任谁都想不到,实则就是用来做一把钥匙的吧。”

    李云心也看着他。随后伸出手、往外触摸了一下子。

    睚眦之前用一柄匕首在他身边画了一个圈,以防他被玄境修士的争斗波及。如今这圈起了作用——一道金光伴随着一声嗡鸣出现,仿佛一个用光晕构成的筒,将他的手拦了回去。

    李云心便叹了口气:“那么请问二哥,我这把钥匙,要如何用呢?我自己为何不知?”

    洞庭君看他们两兄弟“对答”,又抬头看了看天。西北方有一点毫光。而那烟波洞庭图中,昆吾子的身影还在与那道水柱抗争,来势缓慢。

    还有时间。

    他便抚了抚唇边的两道胡须:“通天君不知情么?这名为李云心的并非螭吻。乃是一个阴神寻了什么法子扮作你九弟的。你那九弟么,却是已经,死了。”

    睚眦听了他的话,登时冷笑起来,仍旧盯着李云心不放:“哦?九弟,此话可当真?说来也悲凉。我们九龙子虽说同属龙族,却是从未见面。两千年前二哥被分封大到通天海,一千年前九弟才被封到渭水——二哥还当真看不出你是真是假呢。”

    “还是说——”睚眦又走近了些。若不是隔着那么一层光障,几乎就要与李云心额头相抵了。他凝视着李云心的眼睛,一双湛蓝的眸子里仿佛有星辰闪烁,“还是说……你之前那一番话都是虚情假意?”

    两个人就这么凝视了一会儿,李云心忽然退后一步,笑:“二哥说笑了。九弟我的情谊,情深意切。”

    睚眦大笑起来。笑了一会儿猛地收声:“那九弟你这情谊,到头来可不会害死二哥?”

    “譬如二哥想要活,那昆吾子却在追。”李云心低声道,“边追边说道友请留步,贫道只想同你玩耍一番。你可站好了让贫道在你身上戳出七七四十九个窟窿,保准儿不杀死你。那二哥是……回头宰了他呢,还是站着给他戳呢?”

    “要知道……也许那昆吾子就真的只是玩玩呢?”

    睚眦沉默了一会儿,退开两步远。

    “好。”他看着李云心,“好一个情深意切。那么,洞庭君,我这便救你出来吧。”

    “法子是极简单的。你这洞庭的禁制,点睛一笔乃是以龙气所绘。如今也要以龙气毁去。这么一点的龙气……不多,也不少。倘若有一个化境巅峰的龙族在此,将他的肉身炼化了便可。破去这阵眼,另一个龙子再将两股龙气引导出来,禁制立解。”

    “倘若有一个,真境的龙族,那就是更好不过了。”他冷笑着看洞庭君,“倘若我这九弟是真的,想来此事对洞庭君而言便是一石二鸟之计。你与我九弟在渭水、洞庭相处了千年。虽说平日里没甚龌龊,然而我猜我那九弟呀,心里必然不是什么好念头——”

    “谁喜欢自己身边有一个玄境的老妖魔呢?洞庭君……也不大喜欢他吧。如此甚好,除去了他,洞庭君尽管放心持着神龙令往真龙处去。我在这里,也乐得清净了。”

    李云心平静地看着“睚眦”。

    或者说……至少他在白天的时候,应当是睚眦吧。

    阎君,有些事情似乎并不清楚。也有可能是有意隐瞒。

    ——九公子没有彻底死去。

    李云心愿意相信自己的直觉——哪怕还没有找到切实的证据支持——睚眦、夜晚的睚眦、日头落山之后的睚眦……

    便是曾经的龙子螭吻、九公子!

    便是在睚眦的这些话之后,李云心一言不发地现出了他的神魔法身。

    一阵青光闪过。

    云雾在他的身周升腾。水汽浸润了他的青灰色鳞甲。一对赤红的鹿角耸立在额头上,枝杈间缀着点点的金芒!

    他现了身,仍不说话。紧抿了嘴,用一双金色的眸子盯着洞庭君看。

    ——赌一件事。

    赌一件他并不擅长、甚至不太能理解的事!

    便是看到了他这属于螭吻的法身,那洞庭君慢慢地睁大了眼睛、微微张开了嘴,甚至想要抬起手。但就仅仅是一个动作,又迅速地放下了。

    洞庭君看了一眼睚眦。

    李云心从他的眼中看到一些光芒。

    他便开口:“我有很多事情要告诉你,很多你想不到,也无法理解的事。”

    他说这话的时候面孔被薄薄的水气遮掩,看不清他究竟在看洞庭君、还是在看睚眦。

    “但无论……无论看起来怎样。我是说什么模样、名字……其实有一件事情不会变。”

    “人有情,妖魔亦有情——这件事不会变。”

    “哪怕从没说起过。”

    他说完了这话便沉默了。

    睚眦也沉默了一会儿。他死死地盯着李云心,似乎试图弄清楚这这些话的含义,或者说真伪——他相信这些话……当是说给自己听的。

    同样这样想的,还有他身边的洞庭君。

    想起初见这“李云心”时,他所说的一番话——

    “也便是如此,大概……他也只会对我说。他是个高傲的性子——有些情感藏在心底,也许说了、怕人耻笑。然而唯有一次……”

    “他饮多了酒,说,在这渭水……只有一人,是他想要亲近、却不能亲近的……”

    洞庭君,三千年的玄境大妖魔。不说智识,只说见识过的风霜险恶,大概比这场中三人加起来还要多。

    当时初见李云心他做的那些事、说的那些话,即便在今日看起来……无论如何也不会令他完完全全地相信眼前这个“螭吻”,便是从前那个“螭吻”。

    然而……是不能“完完全全”地相信。

    他的心中有九成九的疑虑。

    但还有那么一点点的企盼和希冀。

    李云心就只想要赌那一点——他并不擅长、也并不十分理解的东西。

    而他之所以敢于赌这一点也是因为……九公子的确是一个不通人心的妖魔。

    ——九公子与洞庭君之间存在一种微妙而又常见的关系。正是这种关系与洞庭君强大的实力使得两者在长达千年的时间里相安无事。

    但如今反倒成了致命的漏洞。

    洞庭君晓得某些事,九公子不晓得。

    而到了今日这信息的不对等便成为了绝地中唯一的一根稻草——在这位“或许此时便是九公子”的睚眦自作聪明地一再强调、李云心便是他那位“九弟”的情况下。

    沉默数息之后,睚眦先开口:“谁知道呢?九弟。人有肚皮,妖魔也是有肚皮的呀。你不挖出你的心,二哥可看不清。洞庭君——可想好了?本君这就要解救你出来了!”

    ===========

    是的。晚间还有一更。

    作者也不知怎么的,良心发现了。(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