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前朝旧事

    刘老道便晓得,这是心哥儿给了他一个重托。他郑重地点点头,但仍补充了一句:“想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三花与四妖同他们一共渡过了在渭城最后的阶段。在那时候连刘老道心里都不晓得李云心究竟过不过得了月昀子那一关,但那五个妖魔却从无二心。因着这一点,刘老道便很不想看到李云心的担忧成真。

    他晓得心哥儿喜欢以最大的恶意揣测人心,他也在试着这样行事。但终究……

    还是希望这世界上的美好会再多一些的。

    李云心对他笑了笑,道:“那么我去做事了。”

    然后他像三花一样,从窗口飘然而出——

    这时候,东边的天际浮出了鱼肚白。

    李云心从空中掠走,直行出三里地才放低了身形落在水上。提气低喝:“来!”

    片刻之后便有一人从水中浮出,正是那绿豆眼的瞎妖李善。先前李云心去找白云心,叫他自寻生路去。却不想这李善竟然未逃,虽说只在事情了结之后才出现,但可见一直是暗中跟随着他的。他并不指望妖魔会有太多的勇气与忠诚,李善的所以作为已经算是一个“能用的属下”了。

    因而便同他交代了一些事,叫他收拢湖中众妖。如今见他出了水,面上有两三分喜色,便晓得事情办得顺利——这洞庭中的大妖魔几乎都已经被他一网打尽了,那些小妖自然要乖乖受命。

    李云心听他三言两语地说了湖中情况,心里就有了些计较。

    据李善说……那白云心同她的侍女,一直在湖中游荡。

    这就叫李云心稍感意外了。

    白云心要取龙魂,他总不好说“那么也让我去瞧瞧”。因而只想着龙魂被牵动了,必然在湖中生出异象。到那时候他再去看也不迟。他不晓得龙魂在何处,但相比那白云心既然来了,一定晓得的。

    可如今听了李善说这一番话——那白云心竟也没什么头绪了?

    在他的谋划中白云心取龙魂是一个重要的环节,可出不得什么差错。因此他决定与她好好谈一谈。

    洞庭中的水族虽然道行不深,但总是湖中的土著,消息灵通一些。李云心问了李善便晓得白云心此刻大抵行至何处,便腾云驾雾直往那里去了。

    到朝阳初升的时候,终于发现白云心的踪迹。

    她与侍女停在湖中一个小岛屿上,黑驴正在草木间踱步嚼食。两个妖女往草地上铺了一块毛毯,毯上摆了些不知从何处寻来的吃食,正在用早点——仿佛出门踏青的寻常家丫鬟小姐。

    李云心倒觉得她这做派有趣极了,越发觉得这妖女也是个妙人。

    但现在可不是享受这些个闲情逸致的时候。

    他落下云头停在白云心身边四五步远,兜头问她:“白姑娘不是要取龙魂么?怎么变成了游湖。”

    白云心看了他一眼不说话,只慢慢咬手中一块淡绿色的绿豆糕。那侍女白了李云心一眼:“我家小姐的事,要你管。”

    “终究是战友和朋友,总要适当关心。”李云心慢慢走近她们,一边看着白云心,又一边慢慢在毯子另一头坐下了——

    丫鬟看起来很不高兴,但瞧自家小姐没有说什么,就只哼了一声。

    李云心伸手拾起一块绿豆糕,也送进嘴巴里咬了一口。

    然后就变了脸色——他从没吃过这么难吃的玩意,不晓得是哪个小贩粗制滥造的。

    但白云心竟然吃得下。不但吃得下,还不停地吃了两块。然后停下来用一方白色的帕子擦了擦手,对丫鬟说:“这个,是你在哪儿买来的?”

    丫鬟想了想:“该是在平城吧?小姐你还记得么?那天是上祀节,咱们去晚市里逛,见一个小姑娘卖这个,你说没尝过,就买了许多的。”

    白云心想了想:“哦。这个难吃。下回去,将那小姑娘给我找出来。”

    然后才看李云心:“你这是做什么。你也要龙魂么?”

    李云心笑了笑:“我不要龙魂,但有些事需要你配合一下子。另外……还有些一直在心里的疑问想要问你——已经藏了很久了。”

    白云心皱眉想了想:“你要问什么?”

    “鬼帝的事。”李云心说,“那位邺朝的昭武皇帝。他生前一个凡人……你如何欠了他的人情?这个百思不得其解。窝在心里,很不痛快。”

    小丫鬟忽然掩住嘴,轻轻地笑起来。原本看李云心是略显焦躁的眼神,到此刻却成了幸灾乐祸。

    白云心倒是神色坦然:“你想要知道这件事?”

    李云心看了看天色:“反正现在暂时没事做,不如聊聊天,算深化一下子友情。我这个心结解开了,也好告诉你另一些事。总不好我对你一无所知,到头来发现你又和道统牵连在一起。”

    白云心便坐直了身子,看了看李云心:“这件事呀。说来也有趣呢。”

    说到这里笑了笑,笑一下子之后,脸色又平静下来。

    李云心觉得她是在试着回想些什么。

    于是他等了一会儿。然后听到白云心平静地开口说道:“应该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

    邺朝末帝吕正阳,年轻的时候是一个美貌的男子。在这样的一个世界,做帝王实在是一等一的优差。因为有道统与剑宗存在——道统希望天下和平稳定,人口增长。因而很不乐意看到朝代更替。

    因着这个缘由,在数千年的历史上几乎没有过成功的“农民起义”——初成规模的叛乱会被官兵剿灭,一旦势力稍大一国之力难以弹压了,要么有道统与剑宗的人出手,要么会有邻国相助。

    国与国之间也是这样的和平——未经许可大肆攻伐,便是与天下玄门为敌了。

    因而皇帝们知道自己皇位永固,知道邻国不会轻易开启兵戈,也知道自己搞得国内民不聊生、饿殍千里会被替换下来……在这样的情况下,无论皇帝还是百姓都算是比较安稳的。

    因而这位邺朝末帝吕正阳在年轻时并不晓得自己会迎来怎样的命运。而觉得会与自己的那些先祖们一样,安安稳稳地享受极度荣华过完一生。

    但事情在一个夏天开始变得不同。

    那年夏天出奇地热,天下大旱。皇帝因此决定出巡体察民间疾苦——实际是游玩居多。

    吕正阳巡游至青州神女山的时候,发现山上有一间不知名的庙宇。这庙宇已隐藏在森林中很久很久,庙名也剥蚀不见,连皇帝身边最渊博的学士都无法从他们脑海当中的古籍里推断出这庙中供奉的究竟是谁、又有怎样的出处。

    这一个小插曲令年轻的皇帝感到快活,于是不顾侍从的阻拦,走进庙中。

    却发现庙中有一副画像,画像上有一个女子。纵使皇帝后宫佳丽无数,但在见到这画像上的女子时候仍然看得呆住了。年轻的皇帝的心神为之所夺,在怔怔地看了她一刻钟之后感叹着说,“如果能与这样的美人同床共枕哪怕一宵,便是用朕的江山来换也是值得的”。

    侍从与古板的学士认为皇帝这样说不妥,可并没有人敢坏了皇帝的兴致。

    吕正阳说了这话,便使人将庙中供奉的画像取下、要带在身边。

    一个侍从去取画像。但他的手刚刚碰到画像,便看到画上的女子容颜迅速衰败、腐烂,很快这幅画也变成了灰烬。

    皇帝登山的时候晴空万里,烈日炎炎。但就在画像毁掉的一瞬间,天空风云突变、雷雨大作。

    倾盆大雨倒下来,便没法子下山了。

    学士和侍从都认为是皇帝对庙中的不知名的神女不敬,因此神女发怒降下雨水来,可仍旧是不敢说出口的。但皇帝本人并不很放在心上——他是皇帝。自我反省对于一个皇帝来说,是一种很稀有的品质。

    可谁都没想到大雨竟然下了七天七夜。

    七天七夜之后皇帝一行人才能够下山。

    之前邺国大旱,如今则闹了洪灾。国境内许多江湖决堤,百姓流离失所,死伤无算——那竟然是一场几乎覆盖了半个邺国的超级大风雨。

    吕正阳这时才觉得事情有些不妙,因而急急地回了渭都——便是如今的渭城。

    回京之后召唤渭都的道士,问天上降下如此的灾祸,是不是因为皇帝德行有失。道士听皇帝说了当日的情形,只笑道那并不是什么正神,只是山野中的精怪占据了神位、得些供奉罢了。七天七夜的豪雨不是那种精怪能够降得下来的,叫皇帝不要担忧。

    道统的道士虽然这样说,可皇帝也还不放心。

    于是又祭祀黑白阎君。

    皇家祭祀,祭礼自然丰厚。又兼吕正阳心中不安,则更是丰厚中的丰厚——于是就连阎君都被打动了。

    那白阎君便在夜晚给皇帝托梦,说保他皇位无虞、国运长久,大可放心安心不必担心。

    吕正阳得了阎君的保证才真的放下心,又奉献了许多许多的祭礼。

    对于寻常人而言,黑白阎君可是比道统、剑宗的仙人们更加神秘高贵的真神……又怎能不放心呢?

    随后……流民起事了。(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