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 情与劫

    老道这才转过身,看李云心——

    他的发髻因为刚才的事而略微散乱。有几缕发丝垂到了额前。

    但如此更有几分孤傲不羁的意味——因为他脸上的神情不再是惊慌无措的、而变得平静。

    就像他从前一直以来那样子。

    老道便笑了笑,往前走几步、在门前的台阶上坐下了。想了想,道:“心哥儿记得在南山上的事么?”

    “我此前以为心哥儿已不在了。但有天晚上你跑来南山山神庙,我才晓得你仍活着。然后你问我……那红娘子是什么计。”

    李云心在他身后站了一会儿,慢慢走到刘老道身边也坐下了——他们并肩坐在中殿的台阶上。

    刘老道说了这两句之后沉默,李云心也不说话。

    如此一同看着远处的湖光山色——很难想象这样的美景之中隐藏着可怕的杀机。

    而现在他们是在狂风暴雨即将来临之前享受片刻宁静。

    就这么坐了一会儿,刘老道转过脸认真地看着李云心:“心哥儿究竟是哪里人?”

    李云心眯起眼睛往极远处看了看,轻轻地叹一口气:“不是这里的人。原本是另一个世界的人。”

    老道并没有感到惊讶。他微微点点头:“那么是怎么来了这个世界?”

    李云心低头笑了笑:“在那边有些人惹了我。我就花了十年的时间抓到其中一个最可恨的。把他绑在一个房间里。我想我恨他恨了那么久,可不能便宜了他。于是每天从他的腿上割一片肉吃。这么吃了一个月,刚刚吃完一条腿——被他的小弟找了来救走了。”

    “然后把我给抓住了。我就被他们杀死了。再然后不知道为什么跑来这个世界。”

    刘老道想了想:“看起来是很可怕的深仇大恨。”

    “是啊。”李云心笑了笑,“不共戴天的那种。”

    老道问到这里顿了顿。忽然转了话题:“心哥儿原来那个世界,也有男女之爱的么?”

    “有吧。”

    “和这里不同的么?”

    李云心愣了愣,沉默一会儿。然后看着远处眯起眼睛:“也相同。也不同。我从前那个世界爱得快,恨得也快。真心容易看出来,也容易藏起来。大家都说一生只爱一个人,但其实每个人都会爱很多人。在一起未必是因为喜欢,但分离也未必是因为恨。听起来是不是很乱、很可怕。”

    刘老道点了点头:“听着像是群魔乱舞一般了。那么心哥儿是因为那个世界经历了那些事,所以才怕?”

    李云心沉默了一会儿,道:“在那里也没有经历过。”

    老道一愣:“心哥儿在那里……是人的么?”

    李云心笑起来:“我们那里只有人。没有妖魔——或许有吧,只是我没见过。你想问我是人,怎么没有成家、没有经历的么?”

    “……对。”

    “我那个世界和这边不同。”李云心笑了笑,“逢场作戏这种事多得很,也不是每个人都要成家。男女之事我经历过,但有男女之事未必意味着男女之爱。所以说……”

    刘老道便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如今这是第二次了呀,心哥儿。”

    “上一次你这样子,也是因为那红娘子。如今这第二次又是她。”老道转脸看李云心,“心哥儿有没有想过,这或许是你入了劫。”

    “譬如咱们刚入洞庭的时候,你将红娘子杀了,这禁制数日之后就解开,咱们就不必牵扯进这堆麻烦事里。但既然你留了情——这点你也晓得的,便是和红娘子牵扯上了缘果。”

    李云心想了想:“我并不爱她。”

    老道微微一笑:“男女之爱这东西是很难说得清的。我对你说过我从前的事——我本名刘公赞的嘛。那时候要洗手不做盗匪、有了个相好的姑娘。”

    “其实是个什么样子的姑娘呢?模样不讨厌,性子也不讨厌。要说喜欢她、也是喜欢她。要说丢了她往别处去、心中也并不遗憾。但那时候只想要安稳下来……有一个看着不厌烦的已是难得了。”

    “就这么过了些年。那时候要问我与她有什么男女之爱?我也不晓得有没有。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冬天在一个被窝里暖身子、夏天打着蒲扇赶蚊虫。我得了银钱给她、她伺候我一天两顿的伙食。这叫搭伙过日子。”

    “那时候我想什么叫男女之爱呢?总得像传奇志异的侠客侠女那样子吧——腥风血雨、轰轰烈烈、悲欢离合。然后才子佳人终于走出一处,那才叫男女之爱。我便想罢了罢了,这种事情岂是人人都能享用的——我这必然不算是了。”

    刘老道停了停,轻叹一口气:“后来他们都被孟噩误杀了。”(注:刘老道的往事,见卷一,一百零七章)

    “等我见到他们都没了……才意识到,你知道,那种从未体验过的感情。刀剑宝贝丢了、是一种感情。父母双亡了、也是一种感情。但那时他们没了却和宝贝丢了、父母亡了全然不是一码事。我那时候才意识到,啊,那大抵就是男女之爱了。我本以为自己从没体会过,但竟一直在体会的。”

    “所以说心哥儿虽然聪明绝顶,也懂得看人心。但既然从前就没有体验过,又如何知道现在是不是正在体验呢?”

    李云心听了刘老道的话,沉默了一会儿。

    然后抬起头:“你说的有道理。但我仍然觉得并不是。我只是……”

    “从前的很多事情都忘记了。这十几年也不去想。但忽然身临其境地又体验了一次,就好像泄洪的闸门被打开。我最近压力又大都是事关生死——这些因素都赶在一处,所以我会差一点崩溃掉。这些东西我都懂,也有办法调整自己的心态。”

    他想了想,慢慢站起身:“但红娘子的事情……也许你是对的。不是说我和她是男女之爱这件事是对的,而是说她有可能成了我的一个劫。”

    “在渭城的时候月昀子说我即便是妖魔也要寻找道心。之后昆吾子也那样说。”李云心笑了笑,“其实那玩意儿我早就有了。自我催眠、心理暗示、意识强化。随便怎么说——用这些东西来搞出一个类似执念的玩意儿。道士和剑士绝情弃欲,修到最后情感全无几乎都不在乎——什么都不在乎了,还修个屁。所以需要叫做道心之类的玩意儿支撑着自己吧。”

    “和鬼修的执念又有什么区别呢。”

    “我有道心……我总要在道士和剑士们修行的路子上走一段。”李云心皱眉。

    想了很久终于道:“那就渡了这个劫——如果真是个劫的话。”

    刘老道轻轻地吐出一口气:“心哥儿要怎么渡这个劫?”

    “道统和剑宗的人怎么渡,我就怎么渡。”李云心看着刘老道,“我那父亲李淳风曾对我说,渡情劫在真境和玄境最便利——分一个真身出来、与人同坠红尘里。若渡劫成了就斩掉那个分身,也算是斩断一段情缘。这劫数就算过去了。”

    “我想了想不晓得是什么原理,但既然道士和剑士这么搞了几千几万年,应该的确有效。”

    “所以……等捱过外面的那些事,我就去找到红娘子。她如果未死,我就送她一段恩爱缘果。”

    老道细细听他的话,然后严肃郑重地想了想。最后点头:“如果行得通……倒也是心哥儿你做事的风格。本以为你对这种事讳莫如深,如今真决定去做了倒也不扭捏。唉……也难怪你修行时一日千里。毕竟是颗玲珑心。”

    李云心脸色如往常那样平静:“只是……一件不得不做的事罢了。”

    这时候阳光当中的昏黄色变得越来越浓重。

    往西边看,日头孤悬在水天相交处。周围没有云彩晚霞,好像一颗红色的弹珠。

    毕竟是夏末——到傍晚时候天就渐渐有些凉了。

    倘若再眯起眼睛仔仔细细地看,还能看到变成深蓝色的天空中有一弯浅浅的月牙儿。

    李云心和刘老道如此看了一会儿远处风景,慢慢皱起眉。

    因为天空似乎在微微闪烁。就好像……这洞庭原本是被一口巨大的玻璃罩子罩住的。现在这罩子即将融化,于是天顶的景物也慢慢扭曲。闪烁变得越来越快,到最后连成一片,仿佛那火红的太阳自个儿颤动了起来。

    但最终、一刻钟之后,闪烁停止了。

    李云心似乎听到耳畔传来“啵”的一声响,就好像有一个大大的肥皂泡破碎掉。

    于是他和刘老道都清楚,洞庭结界消失了——比白云心预言得要快些。

    李云心便向前走了几步、转身正对着刘老道:“之前那蛇精说了。睚眦和邪王两败俱伤。邪王还在陷空山但是睚眦来找我了。”

    “但现在睚眦还是睚眦,天黑了就要变成另外一个人。”李云心边说边抬头眯着眼睛看看夕阳。依着往日的情况,距离天完全黑下来还有一个时辰。他又转过头,“我现在去和他谈谈——然后我们依着计划行事。”

    老道点头:“好。”

    “你要小心些。”

    李云心笑了笑,转身向湖中掠去:“死不了。”(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