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二章 你是谁?

    他说了这句话之后,又顿了顿:“于少爷,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疲惫、闷热、恐惧、惊诧已经使得这些还活着的人几乎失掉了思考的能力。于是那李云心往墙头看,他们也就往墙头看。人们不晓得“渭水龙王”是什么意思,但至少知道,这白衣的、俊俏得可怕的男子,要么是救苦救难的神仙,要么,就是要人命的魔怪。

    而今在他们当中有人同这男子扯上了关系——是个他们并不很了解的、在镇上暂住了十几天的“于少爷”。

    然而这样的一个……连水都懒得自己倒的公子哥,怎么会和这魔神扯上了关系?!

    就在这样多人绝望又恐惧的目光里,于濛愣了愣。他盯着李云心仔仔细细地看了一会儿、张张嘴:“李……云心?”

    李云心微微歪了歪头,表示肯定。

    于濛皱起了眉,一时间不晓得该说什么好。

    他从前……当然见过李云心。他被李云心手底下的妖将救出来、被带去洞庭君山、见到那山上壮丽的宫殿,还见识了种种的仙家手段。

    可他那时候身负血海深仇,哪里有心思再去关心别的事。那种种奇妙的手段与他而言都像是云烟一般,难得进他的心。且那时候,李云心刚刚晋入真境。他杀月昀子时的手段于濛不晓得,他其后在陷空山、蓉城的手段于濛也不晓得。对于这位落难的于家少爷而言,他知道李云心是个修行者、是个妖魔。

    可作为一个修行者和妖魔,他到底有怎样的本领……这些东西,的的确确是世俗人不可想象的。

    但是在这个晚上,他看见李云心从令人绝望的火焰中走出来、他看见李云心奴役牵引着亡魂。仅仅这两个情景——同生死之间的大恐惧有关的两个情景——终于震撼了他的心。

    他把眼睛眨了又眨,才轻轻地吸了一口气:“我……来办点事情。”

    他离开的洞庭的时候,说自己得想一想、到底要不要追随这位渭水龙王。而今在这样的情景当中再遇到李云心……于濛有些不清楚对方会怎样做——

    他觉得这可怕的火焰或许是李云心搞出来的……这个家伙做事一向疯狂。可如果……他能够搞出这样可怕的火焰、烧杀那样多的生灵——这样残暴的一个人……他想不到这样残暴的一人会做什么事。

    似乎都已经不能用常理来揣度他了。

    李云心听了他的话,微微点头,沉思了一阵子。就在他沉思的这一会功夫,火焰终于将整个长治镇包裹了——除了他身周的这一片。火势到了他附近,就陡然衰弱起来。先变成淡黄、再变成幽绿。然后从炽热变得阴冷,也由此,这些幸存者着依靠着那一堵墙、在李云心不经意的庇护中得以保全。

    六息之后,李云心又看于濛:“那么事情办好了没有?”

    “……还没有。”

    “还要多久?”他说话的语气就像是两人今夜在路边偶遇了。天朗气清,于是淡淡地聊几句。这倒让于濛格外忐忑了。

    “短则数日,多则……数十日。还不是很清楚。”于濛也让自己的语气平静下来,“这火……是你弄出来的么?”

    李云心摇了摇头:“尽快。快把事情搞好,好帮我。”

    又笑了笑:“这火?和我有关系,但是……也和道统剑宗有关系。说到道统剑宗——你们最近谁在附近见过他们的人?”

    后半句话是在问那些瑟缩着聚在墙下的镇民们。可是谁敢应他的话呢?况且也实在不晓得他在说什么。

    但似乎也没想要真要他们答。

    李云心向前踏了两步,他手中的铁索哗哗作响——那些可怕的鬼魂也被他牵引着凑近了。然后他俯下身,去看那些人。

    ——没一个人敢说话。甚至连孩子都不敢哭了。可怕的气势摄走了他们的勇气与意识,他们瞪圆了眼睛死死地盯着他,牙齿咯咯打颤。

    李云心伸出手去,用一根手指在一个老者的额头点了一下、又缩回来。

    于是,便有一个淡淡的、像烟雾一样稀薄的灵魂被他拉扯了出来。然后李云心又不知从何处取出一本蓝皮的簿子,打开细细查看——仿佛这东西上写着老人的全部记忆。

    扫了那么几眼之后,他微微皱眉。手中的铁索一抖——老者的魂魄被锁到了那可怕的队伍里。

    老人的身体一歪,倒下了。

    人们轻微地骚动起来,像一群吓坏了的兔子一样彼此挤得更紧。

    离离轻轻地“啊”了一声。

    李云心又伸手去点第二个人的额头。但没人敢于反抗——在这种超越了认知的、强大得令人绝望的陌生力量面前,任何勇气都消失殆尽了。他们像羊羔一样任人宰割,直到李云心点到了第六个人、那名叫孙少平的少年的额头时,离离终于忍不住叫起来:“……你在做什么?”

    她的声音很轻,听起来是怯怯的。可在这个时候她又的确是唯一有勇气问李云心这句话的人。

    李云心瞥了她一眼,但又伸出手去。

    “你要把他们都杀了!?”离离又叫起来,“你和渭城里那些道士有什么分别?!”

    乌苏拉了拉离离的衣袖,但同时握紧了小剑、警惕地盯着李云心。李云心转脸去看于濛。

    而于濛犹豫了一阵子,最终没有去呵斥离离。他皱起眉:“他们……活下来总是不容易。龙王何必要赶尽杀绝呢?都是凡人而已。龙王到底想问的是谁?”

    李云心直起身,放过了他面前的那少年:“你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么?比如这火?”

    于濛有些难以跟得上李云心跳跃的思维。或者说强势一方总有随心所欲的权力。因而他只能再皱眉、跟着对方的思路走:“什么事?”

    “道统和剑宗在追杀我——差一点,就得手了。而现在我在做准备,为自己留后路。至于这火,不是我搞出来的,而是我和道统的人拼杀的时候、误燃起来。到如今我也扑不灭了。”李云心又向四周环视一番,“这地方,我一会儿是要借用的。之前倒没想过这里还真有个镇子。但是不打紧。所以我先得知道这附近有没有道统或者剑宗的探子。你们三个是熟人——难道不问他们,问你们么?”

    于濛没有立即答他。但离离又皱了眉:“何必杀人呢!”

    李云心的脸上忽然露出一种奇特又复杂的神情。他直勾勾地盯着于濛看了一会儿,才忽然道:“于少爷真地看不出来?”

    于濛越发奇怪了:“……看出来什么?”

    李云心沉默了一会儿,忽然伸手将最开始死去的老者的尸体提起来。他的手掐在脖子上,将老人拎起时不费吹灰之力。然后,他像抖一抖麻袋那样子,抖了抖这老人的尸体。

    哗啦啦的一阵响声。

    白骨……以及灰尘落到了地上。

    于濛与乌苏、离离一时间怔住了——盯着那堆白骨半天说不出来话。

    一息之前还血肉饱满的身体……这么一会的功夫,就变成了枯骨的么?且倘若再仔细地看,会发现那白骨其实并不白,而是发黄。甚至骨头上还有些裂纹。那裂纹又不是被击打出来的,更像是因为长久的干燥、干裂了。

    李云心又伸手提了另外的几具尸体,都这样抖——皆化为一堆枯骨哗啦啦地落在地上。

    然后,李云心伸手将孙少平拎起来。这少年还未死,如今到了生死边缘,不晓得从哪里生出了些勇气,竟然开始试着踢打他面前这可怕的魔神。但李云心将左手的食指探进口中蘸了一点口水、再点上了他的额头。

    于是这……之前还愤怒绝望、踢打不停的少年人,眨眼之间也变成了——一具枯骨!!

    骇人的是这枯骨竟还在动!它瞪着空洞的眼眶,牙齿咔咔地撞击,发出像是人声一样的声音来。

    乌苏和离离终于又“啊”地叫一声、将半个身子躲到他家少爷身后去了。

    李云心便将这孙少平的阴魂也摄出来——那枯骨登时不动,散落了一地。

    随后,他微微仰头看于濛:“你晓不晓得,你们一直住在一个鬼镇里?”

    主仆三人齐齐愣住,只觉得凉意爬上了他们的脊背——仿佛周围烧的不是火,而是冰雪。

    “看来你们不晓得了。”李云心便转回头,继续一一从那些“镇民”身上摄走魂魄、看一看,再转而下一个。只是这次他一边忙他自己的事,一边说话。

    “我一路走过来,遇见一些住在野原林里的人。其中几个跟我说,北边闹鬼。说,那些鬼冲进野原林里杀人——凡是靠近那长治镇的,都被杀了。这鬼,闹了几百年。”

    “这长治镇。的确有个长治镇,但是邺朝时候的事情了。邺朝末年长治镇毁于兵火,然而这一片,就没人住了、也就开始闹鬼。”

    “这些鬼东西。我看着他们脑子里记着的事情——从前都是长治镇的人。但是死后魂魄被人抽出来、留住、封在尸体里成了傀儡。自己都不晓得自己死了,慢慢烂了干了——继续砍树、砍人、吃饭、放木头。凡是有从下游上来看的,也都被砍死了。不过好在这里也没什么人。”

    “把他们封在这里的人,当初叫他们守一样东西。还叫他们等一个人。啊……哈哈。”李云心看着他手里的蓝皮簿子,笑起来,“怪不得这些鬼东西,见了火不逃,非要守在这镇子里不走。所以我得好好看看,是不是道统或者剑宗的人搞的鬼。这么大的本领。能把这么多阴魂留在阳世上、又真真像是人。”

    说了这话,他伸手将最后一具尸体的脖颈捏碎。于是他面前的枯骨就已经堆到膝盖那里了:“找着了。倒是最近有个叫……哦,鲁公角的。半月之前来这里……但是被这些鬼东西围起来杀了。”

    他转头看于濛:“鲁公角——这不是于公子的恩师么?不过倒是合情合理。武林高手,对付的是人,又不是对付死鬼——还是这么多的死鬼。于公子如果要在此等你那恩师,可就白等了。”

    于濛瞪圆了眼睛:“死了?恩师死了?!”

    但李云心不理会他的惊讶。他转过身站直了,认认真真地看于濛:“这群死鬼见人就杀。你们三个来了却平安无事。别人看这群这死鬼都是枯骨厉鬼的模样,你们倒看不出。所以说于公子……你到底是什么人?”

    于濛只发愣。而乌苏和离离也张开了小嘴,诧异地看着她家的少爷。

    愣了一会儿,于濛才张张嘴:“我……我哪里晓得?我……我听到有人同我讲话……”

    “谁?”李云心立时问。

    “我……不知道只是在我脑袋里,哎呀……”于濛皱起眉、捶了捶自己的脑袋。也因此,他一不留神从墙头跌下来。乌苏和离离惊叫一声,忙跃下去扶。但两个姑娘终是因为惊诧的情感而反应慢了些。于濛跌了个跟头、摔到李云心面前的枯骨堆里,激荡起一阵烟雾。

    小姐妹紧皱着眉、咬着牙,过来将于扶起了。那于濛便浑然不觉地又捶了捶自己的脑袋:“它同我讲的……告诉我些事情,啊呀……又像是我自己记起来了……又叫我来长治镇、找、找、找……我……”

    他的神色看着虽然并不十分痛苦,却是想得费力极了。

    李云心仔仔细细地盯着他,认为似乎不是作伪。因而他深吸一口气,并了剑指在自己的双眼上一抹。

    他那一双黑白分明的人眼,登时变成了龙族那金黄色的兽瞳。而后他往这四面八方的地下扫了扫。

    “来的时候就觉得这里的地气不对劲。”他一边看,一边缓步走。手中的铁索哗哗作响,所到之处火焰迅速熄灭,“原来是地底下藏了个阵。这个阵……好家伙。”

    但他这感叹,好比是媚眼抛给了瞎子看。倘若刘老道在此会晓得——这李云心一向擅长布阵。不但擅长、且布下的都是难以想象的大手笔。而这阵法竟能得他感叹一句“好家伙”……该是个怎么样令人惊奇的阵?(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