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三章 骸骨

    因为他看到了……骸骨。

    一具,无比巨大的骸骨。

    他刚进这关元地穴、走到这宫殿前的时候,殿后还是一片黑暗。空间隐没在这片黑暗中,不晓得往四下里延伸出去多远。

    但而今,巨大的枯骨填满了那空间。就与李云心在陷空山的无底洞中看到的……一模一样。

    他一进入这地穴中便觉得眼熟,到如今他终于晓得是哪里眼熟了。这分明就是,另一个无底洞!

    现在枯骨巨大的头颅低垂着,像从前那样凝视着小小的李云心。这营地中最高大的妖魔也不及他的一根手指长,似乎倘若他活着、他动起来,只需要一口气,便可以将这些妖魔屠戮殆尽!

    这玩意儿……哪里来的?!

    李云心深吸了一口气。这东西,是从前画圣也很忌惮的存在吧?因而才会叫邪王镇守陷空山、又用了八珍古卷之一去镇压他。如今琴君说“去陷空山办了些事”,似乎指的就是这玩意!

    ——他是怎么把它弄过来的??

    李云心亲眼见了这东西一口吞吃掉邪王的魂魄,难道琴君有法子操纵它、并且带着它从余国的陷空山,千里迢迢地、跨越了庆国,一直到了业国来么?

    难道道统与剑宗就没有发现它?

    眼前这一幕叫他愣了三息的功夫,然后又转头去看琴君。但这时候龙大已从窗后消失了。

    白云心与红娘子随后从阶上走下来。只是红娘子神智越发地不清醒,眼下走路都需要小壳儿去搀扶。李云心觉得,他或许有必要看看玉简中是不是有什么袖里乾坤之术。道统的人几乎都会这手段,将人或物卷入袖中携带,方便得很。但这些都是后话,他忍不住又看了一眼那骸骨——

    在陷空山的时候,骸骨的两条手臂被铁索吊起,跪在地上。而今铁索没了,它却是两条手臂撑着、盘坐在地上,仿佛若有所思。

    他微微皱眉。这骸骨令他感到很不自在。在它面前,自己就像是渺小懵懂的野兽。琴君……就要用这东西去对付道统与剑宗的人么?倘若这东西吸收了太多了魂魄,又会怎么样?

    他一直忘不了在陷空山无底洞中的那一幕——骸骨上有细若游丝的、金属一般的肌肉游走。那情景实在诡异。

    这种不自在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以至于李云心深吸一口气:“我们走。从天上走。”

    说了这句话他在黑暗里腾空而去,先升到了这洞穴的顶端,然后直往出口去。他想要尽快摆脱那巨大骸骨带给他的不安感。

    结果倒是意外地顺利。今夜事情来得突然去的也突然。地下营盘里的妖魔们有半数呼呼睡去。没睡去的,也不会在天上逗留。洞口倒是有守卫明哨。但无论这些守卫认不认得李云心——见是个从里面腾空而起的大妖魔,自是不敢问。

    由此,这四妖贴着地面疾飞出一百里的路程,才在一处莽莽苍苍的山岭上落下了。

    但此地,还是在漫卷山中。甚至远未到漫卷群山的外围。然而考虑到眼下妖魔与玄门正对峙,地上都不晓得有多少双眼睛正警惕地看着天上的情况。这时候还要飞来飞去,倒好比在战阵上穿了鲜艳的彩衣,大喊着“快来看我”了。

    这时候仍是夜晚。秋日的凉风在茂密的林中掠过,干枯的树叶哗哗作响。他们落在一个崖头,乃是一整片的大青石。往后便可钻入林中,往前的话——崖下是一条曲曲折折的小径,或许是从前居住在林中的人踩出来的,亦有可能是商队的行迹。

    天上月明星稀,四处黑影重重。可李云心站在这里被风一吹,却觉得呼吸畅快自在了许多——与他在殿中的时候比。

    他便转过身对白云心说:“就此别过吧。我还要往道统那里去。”

    白云心的眼眸在黑暗中闪闪发亮。她看着李云心:“我们没什么地方可以去。”

    又看红娘子:“你既然是为了救她来,现在怎么能不再管了呢?她也许很快就被消磨干净了。”

    “我不是为了救她来。”李云心沉吟了一会儿,平静地说。他说了这句话,红娘子却仍略显茫然地站立着、看着李云心。似乎只晓得他说了话,却不晓得他究竟说了什么。

    “我是为了我自己来。现在也要为了我自己走。”他看着红娘子,“而且我往道统这么一走,可能会死掉。你们跟着我也好不了。我更是……不习惯什么团队,更喜欢独行。”

    白云心歪着头看看他:“那么你告诉我一个地方,我们就往那里去。”

    李云心皱起了眉,往后退一步去,便站到了石崖的边缘:“你想做什么?我不能给你什么——如今我连自己都难保全。你是大妖,也不是人间的女子。萍水相逢好聚好散,没必要牵连不清。”

    白云心听他这话也不气。只在林涛中笑了笑:“我行走世间这么久,遇到旁的妖魔和人都一样。要么我害他要么他害我。只有你似乎并不很想害我——我就是喜欢和你待在一起罢了。”

    李云心愣了愣,然后惊讶地看着她:“你……是不是疯了?”

    “我可是在渭城算计了你。况且你也清楚,妖与妖之间——一旦结合了,女妖就要死!”

    “啊。”白云心又笑了笑,很有兴趣地看李云心,“我只想和你做朋友。你不想有一个朋友吗?我没有过朋友,所以觉得很有趣。而且你要知道……”

    她向前走了一步,迫近李云心。然后如同两人第一次见面的那样子,忽然在他的身上深深地嗅了一下子,柔软的发丝掠过了他的脖颈:“我当初追龙小九,是追着玩,并不是真要吃他。只是他却吓着了。因为我喜欢他身上的味道呀——其实龙族的,我都喜欢。”

    “你第一次见到他的那一夜,还记得他是怎么跑掉的么。听到了天上有雷声——是我追到他了而已。你说,这算不算我们的缘果——我早就救过你。”

    “现在你是龙族,又对我好。我怎么会不喜欢你呢。”

    此时明月当空。被如水的月光洒了一地的崖头,白衣的女子迫近白衣的男子,他们的衣裳在秋风里飞扬,看着很有些意境。

    然而下一刻,李云心却忽然起了身,在夜空里划过一道弧线,远远地落在对面的崖上去了。

    他皱眉盯着白云心,遥遥地看了好一会儿,才道:“你不要跟着我。你……”

    他犹豫了好一会儿,轻出一口气:“你往东走吧。如果我之后还活着,我也要往东走。”

    说完这话他看了一眼红娘子。嘴唇动了动,最终却还是什么都没有说——飞身直掠进了身后的林中。

    待李云心的身影彻底消失了,白云心才轻出一口气。站了一会儿,转头看小壳儿、嗔怒道:“倒是把他吓走了!你这法子,一点都不管用!”

    小壳儿盯着李云心“逃走”的方向看了一会儿,委屈道:“……我哪里知道他是头不解风情的呆鹅呀!”

    ……

    ……

    李云心在林中疾走了半个时辰。但始终微微皱着眉,对身旁掠过的秋意无动于衷。

    他在想……

    红娘子原本是妖魔,后来死掉,做了鬼修。凡是鬼修必有执念。执念对于一个鬼修而言,是比道心之于道士、剑心之于剑士更加重要的东西。其实更好像是一滴雨水的凝结核。

    红娘子的执念在于男女情爱,因此没什么缘由地被自己撩了、爱了、深陷了,这都是在情理之中的事。

    但白云心……是在搞什么?

    她想要从自己这里得到什么?

    她干嘛对自己表现出这样强烈的善意?

    他其实可以理解从前刘老道对自己的善意的——更从前的从前,也有个老人对自己表现出了善意,并且付出类似血缘亲情那样子的情感。

    但白云心啊……

    他想了这半个时辰,却始终想不出理由。不但想不出这个理由,也想不出白云心还有什么旁的理由、要从自己身上图谋些什么。有些情感和情况……也许可以解释这样子的局面。但李云心很难叫自己去相信。

    就像那些居住在幽暗的深山与峡谷中的人,知道这世上有天人,却很难相信真的存在一样。

    又行走一刻钟,终于出了这一片莽莽苍苍的林区——他在前面看到了几点火光。

    竟有一条小路。

    这漫卷群山面积广阔,除了红石峡之外不晓得有多少沟壑。有些地方林木稀疏,便有小道可以通行。或许从前这样的小道被开辟出来是为了躲避盘踞在红石峡附近的山匪。到了如今山匪被妖魔取代,想要往业国南边去,就真只有这些小路可走了。

    李云心见了那火光,原本想要避开走。但心中一个念头忽然微微地跳了一下子。

    令他困扰的那些情感,这些人应当是很熟悉的吧。

    唉。他在心里微叹一口气,老刘应该也懂的吧。然而他并不在。

    他便在林子的边缘站了一会儿,眯起眼睛往火光处看。

    于是看到一些原本不该出现在此地的人。(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