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八章 凡人的神通

    请输入正文而之所以不集结大部队是因为——厉大将军世子厉海海的下场就摆在这里。

    大队的人马会吸引妖魔的注意力,一不留神就是个全歼。反倒许许多多的小队会分散妖魔们的注意力、牵扯它们东奔西走,活下来的人更多。

    听到了这里,李云心便在心中叹了一句——这是要搞事情呀。

    瞧这形势,最终大概会有几十万的凡人军队集结到通天泽之内。几十万……对于一场战争而言,是很怕的数量了。

    他从前那个世界的历史上也有如此规模的超大型战争,可那往往是算上了后勤力量的人数——号称几十万,战兵也只有几万人罢了。

    但到了眼下……庆国现在就投送了三万多的兵力。这些职业军人几乎可以对余国那样的小国发动一场灭国战争了。再加上其他诸国军队,应该还要面临另外一个大问题。

    他们吃什么、喝什么呢?

    既然翻山越岭地运东西,携带的口粮肯定不会多。大概只够他们走到通天泽吧。这时代运输能力低下,一座大城也不足百万的人口。要供养几十万的军队……搞不好得需要上百万的后勤。每天吃喝掉的东西,数量是很惊人的。业国这种的中型国家大概也承受不了这样的负担,最多能够维持上十来天的功夫吧。

    但看样子,距离云山落在通天泽当中,也不止十来天。

    一旦到了那时候大军缺衣少食,军心动摇,且还是诸国的联军心并不齐,也许就会从战斗力变成累赘了。

    道统与剑宗……要他们来做什么呢?

    李云心忽然想起了渭城。在渭城中,月昀子杀死了几万人成阵。而之后琅琊洞天的人又灭杀了一整座城成阵。玄门的人也不是什么善类……莫非他们……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念头令李云心感到很不舒服。

    焚毁渭城是“小事”,总能遮掩过去,甚至可以把锅叫妖魔来背。但倘若在业国将这几十万的军人拿来成阵……

    这天下可就不是道统、剑宗的天下了吧!世俗的皇朝会同他们反目成仇的。

    到那个时候——凡人的国度与玄门攻伐,修士们杀还是不杀呢?杀了人——天人又叫他们牧养万民。搞出了这样的事,大概天人会再一次震怒。不是说上一次触怒天人的时候、足足有一千年的时间没有降下仙旨、几乎使得玄门的传承断绝么。

    不过所谓的天人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究竟有多么大的力量,李云心也不是很清楚。他还需要知道得再多些。

    实际上……已经有一个猜测在他心中隐隐成形了。

    于是同丁敏说了些话之后,便又不耐烦地打发他去了——丁敏自然想问问他的详细来历,可是李云心瞪起眼睛、竖起眉毛,他又怎么敢问呢?

    他倒是个有血性的军人,但没必要用在李云心这里。

    这一夜,也就勉强过去了——原本兵卒们先见识了老妖怪、又见识了道长“混元子”的手段,心思是很难平静下来的。但经历了一场恶战身上也乏得很,最终在掩埋了死去了四位同袍的尸体之后,便沉沉睡去了。

    倒是许谋半夜假寐,只盯着李云心的一举一动。但李云心在打坐冥思——修行人的定力可不是凡人能比的。他坐了一整夜没有挪动一丝一毫,到天快亮的时候,将许谋也给熬睡了。

    而后晨雾渐消、飞鸟鸣叫,丝丝缕缕的阳光从枝叶的缝隙中透射下来,新的一天到来了。

    略微修整一番之后,这支小队伍又上路。

    金贵的道爷自是不能走,于是骑了一匹驮马。这驮马矮小腿短,走路比军马要稳得多。

    许谋做先锋,其他几位火长断后,丁敏与李云心走在队伍中间。只是今日行军,却没有前几日那么轻松了。一则是因为昨夜死了人,二则,是因为所有人都知道了妖魔真的存在,且很有可能再找上来。

    因而行走了约莫一个时辰,丁敏也发觉了不对劲儿。可他带兵好,做思想工作却不在行。心里只想着倘若能够再遇到一个什么妖魔、叫这位混元子道爷将其也斩杀了,或许士气能为之一振。

    如此闷闷地走了一个上午。到了晌午的时候,找到一处避风的山坳歇下、生火造饭。

    兵卒们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饮食,便又说起昨夜的事,言语之间不免再透露出丧气的意味。偶有野兽从林中穿过、发出声响,也有人一脸惊慌地抓起刀枪警戒。

    丁敏便叹了口气。一边掰着手里的饼,一边皱眉:“这么下去,可捱不了几天。这漫卷山没走出去,人心就散了。再遇到个什么事……只怕从前拼得过,现在也拼不过了。”

    许谋在一边默然无语。只盯着那些丧气的士兵看。看了一会儿、听他们将妖魔说得越来越可怕了,忽然眉头一竖,高声喝道:“怕什么!?从军打仗,还有人想过自己一定能平平安安地老死在床上么?我先祖在大庆立国之战的时候就从军——一军上万的弟兄,一个月就死了八九成,难道仗就不打了么?”

    “昨夜对上那老妖怪,没一个人是孬种。到如今平安走出来了,胆儿倒是没了么?!”

    他这么一喝,兵卒们一时就不说话了、缩了头。

    但过了一会儿,不晓得谁忽然说道:“火长,咱们不怕死。只是怕白白死了。那妖魔……也不是咱们人能对付得了的。咱们此番去通天泽,是去打妖魔么?”

    许谋往那发声处一瞪眼:“宁虎头,平时就属你胆子最大。今天被吓破胆子了?”

    被许谋喊出了名字,那叫宁虎头的小兵也不躲藏了。他也把脖子一梗:“舅姥爷,我不是被吓破胆了。我是不想拿着鸡蛋往石头上磕!”

    许谋大怒,原地跳起来指着他:“小王八蛋你说什么?你知不知道你这叫扰乱军心?在战场二话不说就拉出去砍了!”

    丁敏叹口气,起身拉住了他:“行了。眼下也算不得战场。”

    见自己年轻的舅姥爷发怒了,宁虎头这才讪讪地坐下——但其他人看着却更颓丧。还有人说起了余国来——“据说余国现在被妖魔占据了、就连余国的皇帝都要乖乖听妖魔的话,那些妖魔连当官儿的都要随口吃”。这事情半真半假,但问题是四十多个兵丁里却没几个人知道余国的状况——这时代出行不方便,消息渠道也并不多,且两国之间还隔着连绵的山。

    一时间,这小小的营地一片愁云惨雾,似乎连篝火都不能驱走秋天的寒意了。

    却忽然听到有人笑了一声——

    “一群蠢货。”李云心坐在铺垫着棉被的红土袋子上,手里捻了一小撮的红土,冷笑,“难道你们不知道,凡人也是有神通的么。难道也不知道,如今你们都在修这门神通么?”

    来历神秘脾气却并不好的道爷,原本坐在远离他们这群腌臜军汉的地方,独个儿享受烤饼和酒水。如今却忽然说了这么一句话,一时间所有人都愣住了。

    寻常人这么说,肯定得被这些军汉按在地上打一顿。但李云心这么说,却没人接话——都见识过他的手段。心里或许不情愿,但总也知道这是一位真正的高人。

    高人说的话,虽然难听,但……应该也会是有些道理的吧?

    如此尴尬地沉默了一会儿,忽然有人高声道:“道爷说的神通,指的是什么?我们怎么不晓得?”

    大家便都去看说话的这人——原是那细皮嫩肉的燕二。也不知道这小子犯什么浑,此刻胆子竟大了起来,言语当中还有些不甚服气的意思。

    但其实许谋清楚,昨夜死掉的四个斥候当中,有一个是燕二的至交。因而他这一天都闷闷不乐,到此刻听李云心出言讥讽,就按捺不住脾气了。

    但这位道爷今天或许是心情好、兴致高,或许就要有意卖弄,然后没有发火。

    反而懒洋洋地往那红土袋子上一靠,眯着眼睛看他们:“啧啧。道爷我问你们,一个乡村里的寻常莽汉,同一只恶狼搏斗都吃力,说不好要丧命。”

    “可你们昨夜怎么杀了十几头猛兽呢?”

    “倘若这莽汉后来从军,做了一个什么队正——”他说到这里的时候,抬手指了指丁敏,“而今这队正想起了从前被恶狼伤了,就要去报仇——带你们这四十几个蠢物回去寻那恶狼的晦气,要杀它难道不是轻而易举么?”

    “倘若你这队正,后来做了皇帝——做了庆帝——”他说到这里,丁敏大惊失色,忙摆手低声道“混元子道长这样的话可不敢乱说啊”,可李云心压根不理睬他,只继续道,“他做了皇帝,现在看余国很不爽了。于是一声令下,只一句话——千军万马倾巢而出,一夜之间推平了余国,难道还是很难的事情么?”

    “到了这个份儿上再想一想——他从前只是个连恶狼都斗不过的莽汉,后来却只用一句话就灭了一国。这在那狼看来……难道不是了不得的神通么?”

    李云心说到此处,众人都发愣了。就连丁敏也不说话,微微皱起眉。他便冷笑:“道爷我修的、妖魔们修的神通,叫做法术。而这个莽汉修的神通,却叫做权术。”

    “你们生而为人,对权术这神通司空见惯、习以为常。到昨夜看到了妖魔的法术,却觉得无法理解、恐怖极了。却不想一想,那寻常的野兽见到你们这几十个人平白无故就走到一起、齐心协力地分工、杀戮,就不觉得难以理解了、就不觉得恐怖了么?”

    “这世俗人的权术神通修到了巅峰,就譬如你们那五百年前的庆帝,改朝换代、做了皇帝。仙人们举手投足之间翻江倒海,难道你们的皇帝就不能用一句话、铲平山岳、填满江河么?”

    “这丁敏只要一句话就可以叫你们杀人、赴死,就没人觉得神异了么?”

    说了这些之后再哼一声,便又自顾自地喝他的酒了。

    倒是营地中这些军汉面面相觑,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窃窃私语——李云心这说法儿,可的的确确是从没人想过的。然而说法虽然听着荒诞不羁,细想却觉得有点儿道理……

    这天下间除了人,还有哪种动物能搞出一个个的皇朝、建立一座座的城市,又同他们一样配备了盔甲刀枪、毫发无伤地杀死十几头猛兽呢?

    莫非还当真是……本就神异非常、自己却习以为常了么?

    但无论这些兵卒想不想得通,经李云心这么一说,心里却终究生出些胆气来了——哪怕实际情况并没有变、他们还是昨夜的他们。

    丁敏愣了好一阵子,才走到李云心跟前,向他抱拳行礼:“道长的一席话,丁敏受益匪浅。也多亏道长说这些话,这些孩子们才——”

    李云心撇了撇嘴:“道爷才懒得给你们打气。只是道爷我瞧你孝顺,又见不得一群蠢货愁云惨雾地坏我心情罢了。”

    他看着年纪轻轻,却总说丁敏这个已过了而立之间的汉子“孝顺”。但丁敏并不在意——他见过世面,晓得这些修道之人都是看着年轻罢了。这位混元子道长的性子……其实倒很像他家的老人。人老了,脾气变得怪异,反而像小孩子了。

    这位混元子道长……也得有六七十的年岁了吧。到底是道行高深。

    丁敏在心里这样想。

    因而只再拜了拜,退后三步走开了。再回到火堆旁坐下的时候,便觉气氛活络了许多。许谋往李云心那边瞧一眼,对丁敏说:“这位道爷,心倒是不坏啊。”

    丁敏惭愧地笑了笑:“先前我想着他是当真想叫咱们伺候他才救咱们。到如今看,一巴掌就拍死个老妖怪,这样的老神仙,哪里要什么人伺候。或许是……怕咱们又遇到妖魔,要护着咱们吧。”

    说了这话又想一想:“我是这样想……你怎么看?”

    “但愿如此吧。”许谋微微皱眉,“说是他眼见了薛军主那一行人被妖魔屠戮了却无能为力、而今心中有愧也好。说他有别的心思也好……但看着不像是恶人。依我看,头儿,咱们——”

    便在这时忽然听见西边的林中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并不像是野兽。

    随后一个衣衫破烂的兵从林中冲出来,见了他们这营地先是微微一愣,然后便大叫:“快跑哇!有妖怪!!”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