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四章 登山者

    但四周仍旧很安静。虫儿与鸟儿还在低鸣,答他的只有拂过林梢的风。

    可又似乎……的确有人答了。

    于是他忽然笑了笑:“哦,我就该把你丢在那儿,是吧?丢在那儿,你……”

    说到这里停下来,似乎是与他说话的人打断了他。他静听一会儿,无奈地叹口气:“哦,好。假他人神通一用是吧?”

    “我那天晚上把你丢在那儿——都是岩浆……岩浆就是岩石融化的浆子……这都不知道怎么做的圣人——方圆一两里地都没有人,有也是那天晚上的乱兵。你再一发病,假他人神通……哼,你不自己跳进岩浆里自尽就算好的了。”

    说了这些又停下来。

    再过几息的功夫,叹气:“是你偏要怪我把你带进来的。你知道我有多难得才好心一回么?你要知道……”

    瞧不见的人不晓得说了什么。

    李云心忽然一摊手,坐到了草地上。此处是一个向河边的斜坡。坐下来,背靠巨木,面向粼粼波光,风景的确好极了。可他似乎并非为了看风景才这样干——

    “……不去了。”他生气地说。

    隔一会儿又冷笑:“哈。关我屁事。”

    又过两息:“你才不可理喻。你才无理取闹。”

    然后就安静下来——

    一直安静了两刻钟。终于站起身,说:“但是不许再啰嗦。”

    接着,李云心抬起了头。

    浮空山峰在正上方,倒悬的尖端对着他的头顶,仿佛随时都要掉落下来。

    他与那小山相距足有近千米,然而那小山实际上也是极大的,因此仍在视野当中遮蔽了半边天空。

    他眯起眼睛,朝着那山底的尖端仔仔细细地看。终于在某个角度、某个时机到来的时候,发现了一点转瞬即逝的光亮。就仿佛……是金属的冷光。

    他再三确认了那东西的存在,便低下头,深吸了一口气。

    随后,便有缭绕的云雾,慢慢地从他的发丝、衣物当中升腾出来。这很像是他要现出神魔化身的时候。然而这一次似乎未能如愿——他的身形只涨了些许。脸颊与手臂上,也只是浮现出一点若隐若现的细鳞罢了。

    有某种力量、禁制,将他的神通迫了回去。

    可似乎已经足够了。他随后从袖中摸出一张法纸、又取出一支法笔。用这笔在嘴里润了润,飞快地在纸上划出一条线。而后将纸一抖——纸落在地上。纸上的黑线,却立即化成了一条绳索。这绳索宛若一条昂首的蛇,甫一出现就直往高空升上去。它从纸面之上源源不断地伸展出来,直至消失在天顶夜色中、再也看不清了,却还没有停住。

    如此足足过了小半个时辰——绳索才不动了。

    似乎已经攀到了顶端、缠绕在那倒悬山峰底端的某处了。

    李云心抓住它,能够感受到它在夜风中轻轻摇晃,仿佛随时都会脱落。但他还是略用力地拉一拉、试一试——很牢固。

    于是单手攀住了绳子……猛地一拉。

    地上登时出现一个深坑,草叶汁液飞溅,发散出清香的味道来。而他的身体借这一拉一踏的力道,噌的一声便顺着绳子蹿了上去——一口气就蹿出十几米高。

    等上升的势头稍稍一弱,又猛攀绳索——他整个人便如同一道贴在绳上的白光,飞快地升上去。

    将近千米的高度,他只花了一刻钟的时间——便触到了浮空山峰的底。

    到这时候看,已经看不到这小山的边缘了。整片视野都被山石覆盖,脚下却是千米的高空。仿佛大地调转了过来,连重力也调转了。

    他画出来的绳索,紧扣在山峰底下的一枚铁钩上。这铁钩足有一人大小,李云心此前在山下朝上看,看到的就是这东西的反光。

    实际上这铁钩是藏得极好的——夹在底部两块凸起的岩石之间,只露出胳膊长的一段来,还被丛生的荒草覆住了。

    他手腕再一用力,便跳到那岩石上。再将绳索一抖——登时化作点点清辉,消失不见。

    在地面上看,这浮空山的底下尖尖,是没什么可立足之处的。然而如今亲自上来了,便晓得这底下可并不像看起来那么光滑——许许多多的石块聚拢在一处,自然凹凸不平。就连这看着尖的山底,也是由四块巨石拼凑起来的、中间藏着那大铁钩。再往上,层层叠叠的岩石相互挤压一直往斜上方延伸,仿佛巨大而漫无边际的飞檐。

    他便站到这岩石上、轻出一口气。放眼望去,其下黑乎乎的一片,只有那条蜿蜒的河流在夜色中若隐若现、仿佛是活了。

    再将袍袖一甩。

    便有另一个人影如同一阵风一般从袖里钻出来,也在他身旁站定了——不是苏生,还能是谁?

    这苏生先往下瞧了瞧,便朝后退开三步,背抵上石壁。喘了两口气对李云心道:“我倒是第一次在这种地方往下面看——倘若摔下去,可要坏事。”

    李云心耸了耸肩:“说吧。接下来怎么办。”

    实际上,事情要从六天前说起……或者,更早的时候。

    李云心并未将苏生丢掉——他将他收了起来。

    苏生本人对此极不情愿。用他的话来说,是“还没有到回云山的时候”。然而他并没有多少反抗的余地。这证明了李云心一直一来的一个推测——

    此前的苏翁、如今的苏生,虽然相貌不同,性情也不同。然而都有一个共同点——似乎并不能施展神通。

    苏生并未隐瞒,自承了这一点。苏翁与苏生都是转世的劫身,同于濛的情况有某种类似的之处。这类似之处便是都暂不能施展神通,不同之处在于,苏生可以假借他人神通为己用。

    譬如李云心此前遇到他的时候,他将身体之中的水汽,借着周围的草木发散出去——这不是他的神通,而是草木的“神通”。

    李云心带他上云山,其实是想要一本“活字典”。他需要了解云山的状况、知道他可能需要的东西在哪里。却未想到歪打正着——

    他没能登上那座浮空的山峰,而是被搁置在地面上。这片空间又禁绝了神通,无论他的肉身多么强横,都不可能跳到近千米的高空上去。至于苏玉宋足下踩的那种飞鸟,似乎并非纯粹的自然生物。李云心从未在林中见过它们,想来它们的巢穴是在浮空山峰上的。

    这些鸟儿,应当是为苏玉宋所控制的某种“运输工具”了。

    而苏生,则告诉他另有一个法子,是可以登上这座浮空的山峰的。

    同时也告诉他,小云山并非一直如此。至少在一千年之前,这片可以禁绝神通的空间并不存在。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