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六章 大战

    一颗表面缠绕着烈焰与电芒的巨大滚石从火云疯狂翻滚的天空中呼啸着砸落在地。落地处,三位剑宗的虚境剑士正驭使飞剑同一只身形庞大的妖兽缠斗。

    此妖战得兴起,现出了真身——乃是一头巨大的野猪。这野猪的体型比寻常的健牛还要再大一圈,口中一根獠牙便有半人高。此妖虽也是虚境,可未得道时便已是山林中出了名的皮糙肉厚,就连猛虎也奈何不得,何况而今成了虚境的妖魔、身躯远比同境界的修士更加强横呢?

    因而即便是以争斗见长的剑宗修士的三口飞剑齐齐往他身上斩落穿刺,要破他的皮甲也极吃力。在寻常时候,虚境的剑修自不怕什么虚境的妖魔——玄门之中有许多神通法术都可以叫愚蠢的妖魔慌乱无措,而后修士再寻机找到破绽补上致命一击——千年万年以来修士们降妖除魔,大多是这样的做法。

    然而到了如今……

    乃是在战场上。

    低阶的修士们诚然想要施展神通法术,可数量本就比他们多得多的妖魔岂会给他们什么时间、空间?

    如汹汹潮水一般猛扑过来,只一眨眼的功夫,每一寸土地、每一片天空,都被血腥气、恶臭气、火云电光毒雾填满。在这可怕的乱军阵中,没什么余地给道士、剑士从容地施法布阵了。

    他们原本就退得仓促,更加巨大广阔的法阵还未及成形。至于小阵——在这种怨气灵力四溢的战场中,便是真境修士要在顷刻之间成一个稳定的法阵亦是难事,何况那些……洞天福地里作法都要小心翼翼的低阶修行人呢?

    只怕一个阵眼还未成,那些疯狂涌动的灵力,就已将施法者反噬了!

    更不消说——

    这些妖兽一旦杀得兴起,便全不顾忌什么生死了。只红着眼、见人便冲,压根不在意自身受创几处、又突入敌阵多远。

    因此当滚石落下的时候,妖兽毫无察觉。三个剑修虽见到了,然而被猪妖缠得脱不得身,甚至没有来得及躲上一躲——

    三人一妖争斗处,立时成了一个一丈深的巨坑!

    虚境的剑修当即被碾成肉泥,那猪妖也被轰进坑里。他的真身看着巨大,可滚石更加巨大——与滚石相比,他只不过是一只酒盏旁的一粒花生米罢了!

    到这巨大滚石去势未减——而今只是它落地的第一次弹跳,立即又从坑中跃出,轰隆隆地一路碾压过去。所到之处,妖魔与修士尽成了肉泥,仿佛石碾在蚁群中碾过,直犁开一条血路来!

    但这样的滚石并不止一个,而是成千上百个!一时之间两军相接处血肉模糊,又突进了修士阵中数百丈,直到——

    这比世俗间的一座宫殿还要巨大的滚石,忽然被一人一拳轰上、阻住了去势,又双手抱起了!

    那一拳,便有足有这半个滚石大,而那人……更是一个身高数十丈的金甲神人!

    寻常的修士在他脚边便只如猫狗般大小,这滚石在他怀中也不过成了个稍大的石块罢了。这也不是别的,而是专修巨灵神法的道统修士以自身化成的巨灵神人。这些周身金光灿烂的巨人一现身,巨石阵便成了可笑的“石子阵”——玄门修士的阵中如此巨大的身形亦足有上百。接了“巨石”当胸猛地一挤——

    那火光电光缭绕的“巨石”立时发出惊天动地的惨叫声来——原来并非什么石头,而是得了道的巨大犰狳!

    可怜这些巨大犰狳如今落到更加巨大的“神人”手中,只这一拳,一挤的功夫便已毙命。血水——轰隆隆地从空中洒落,如同巨大的血色瀑布一般,逸散出更加惊人、更加可怕的腥臭气。

    而后巨灵神人大步向前,再与同样巨大的、现出真身的恐怖妖兽轰到一处——在神人与妖魔的腿脚之间,亦有无数“小小”的妖魔、修士在彼此厮杀。

    但巨大得、叫人仰头看看不到的面孔的巨灵神人与妖兽对轰一阵之后,却立即大步地跳起,往旁边闪过了。因为——

    脚掌踏了过来。

    那野猪妖的肩高,比一个剑修还要高。可那野猪妖之于犰狳妖化身的滚石,却只是后者的一只脚掌大小罢了。而这巨大的犰狳妖在巨灵神人的怀中,也只不过是一只稍大些的石球。

    然而巨灵神人相比踏过来的脚掌……却又成了蝼蚁。

    这一只被厚重皮甲包裹的脚掌,只一步便将巨灵神人与身边的妖魔、修士,踏成了肉泥。脚掌再向上,则是粗壮的、如同支撑世界天穹巨柱一般的腿。这是一头……象妖。

    实际上这样的象妖、或者说妖魔也远不止一头。它们巨大的身形分布在辽阔战场之上,面目都已经不可见了——因为在天空中疯狂翻滚的火云的更上方。人从地上向上望,就只能看到巨大身躯消失在渺渺茫茫的空中,已经远在视力所及处之外了!

    仿佛自天地初开之时就矗立那里……一伸手就能触摸得到天人们居住的天界!

    此前战场上回荡着从天空之上传来的震耳欲聋的雷鸣声。而那些雷鸣声……便是因为这些可怕的巨兽,与云层上空的玄门高阶修士交战时所发出的声响。天上亦有翻卷的火云。沉沉地压在大地上,从天际的一边延伸到另一边,将日月星光完完全全地遮蔽了。而这火云也并非妖魔、修士有意为之——乃是争斗时激荡起的灵力、妖风、电光、火焰混卷到一处,在天空当中经久不散、愈积愈多,最终,将天幕都遮蔽了。

    此处,乃是妖魔大军与玄门往通天泽处去的一道防线遭遇的正面战场。

    不但有原本在此设防的修行人,还有从黑塔处溃退下来的修士。三方很快搅到一处去,战场在一瞬之间——几乎横贯整个业中平原!

    真境及以上的妖魔、修士,都在高空中争斗。因为这些可怕的强者一招一式乃至一个心念的威力都如此巨大——倘若离地上稍近了,便如同那些真境、玄境妖魔的巨大真身一样,只一脚便要无差别地消灭掉成百上千的敌我战兵。

    更是因为他们之间的争斗,或许一道剑光便要纵横千里。不但可能波及到地上的低阶修士,更可能误伤到友军。

    妖魔们没什么大兵团作战的经验,玄门修士也没有。但区别在于,妖魔本就皮糙肉厚,极少施展神通。即便他们之间误伤了——势大力沉的一击也未必能对同类造成严重伤害。

    然而高阶修行者们,道法已经极度玄妙凌厉了。他们的攻势,妖魔的强横肉身抵抗起来尚且吃力,何况是远不如妖魔肉身强横的同道呢。

    此前玄门修士们曾认为妖魔本就是乌合之众、一旦攻势受挫便会溃散。因而在此处花了大力气,要要将他们好好狙击一番、给更后方重整旗鼓的时间。

    岂知这些妖魔乃是乌合之众是真,“溃散”却是假。那些妖魔未被杀伤之前、尚且看着有些人的样子。可一旦见了血、嗅到浓重的血腥气、再感受到痛楚了……立时便红了眼,管他什么敌我——只晓得厮杀拼命了!

    一时间这广阔大地上血雨腥风。有可怕的巨兽轰然倾倒,有玄门的修士爆成火云。更有无数尸首被从战场上召唤起来重拾刀枪,亦有那失了心智的修士残魂被妖魔吞噬、反成了敌人的妖力。大地之上尸首堆积成山,半空之中妖兽在密集的玄光剑雨中俯冲翻飞。火云之上,则更有神灵震怒一样的雷鸣电闪——偶尔有巨大的云团因着大能争斗时候的余波轰下,一息之间就又带走数千的性命……

    成千上万的、对于凡人而言可怖可惧的妖魔与修士,而今成了在巨大存在的腿脚之间如蚁群一般涌动的渺小生灵。而那些所谓的巨大存在同更加的巨大的妖魔一比,便也成了蝼蚁而已——

    这天地之间旷古未有的可怕战争,不但超越了凡人所能想象的极限,更远超玄门修士的承受能力。

    要知道……

    他们本是要修长生的。修长生,而后斩妖除魔匡扶正义——而这件事,也不过是为了坚定道心、明晰大义而顺便为之罢了。可如今……这些本该绝情弃欲的修士们却不得不上战场。无数修士葬身于血与火中。而这些人,原本在世间被称为尊贵的仙长,视苍生如蝼蚁,是拥有这世间最为崇高的地位的……

    如今自己却成了蝼蚁。

    妖魔早习惯了争斗杀戮。

    可修士们在修行的过程中,便一直在试图避免这种事。参与到这场战争中本已是“违背本心”的事了、对于许多人而言,将会严重地影响他们的心境,于修行有百害而无一利。

    再到今日,本以为轻轻松松荡妖除魔这件事,却成了可怕的拉锯战、胶着厮杀——

    玄门军心便已不稳了。

    而……最要命的是,如今这场面,并非首战。

    已经是黑塔陷落之后的第三天。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