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五章 错位

    但高台开启时没有听到什么机械的轧轧声。也不见什么灵力的波动——倘若是机关,该有声音可分辨。倘若是阵法禁制,此处的天地气机也该生变。然而这高台却是锵的一声弹起来,随后裂成了两半,露出其下一个水桶般粗细的空洞来。

    瞧着……似乎是此处原本没什么道路可走。但这狄公生生将它跺裂了。

    然后他俯下身去,像在什么泥坑里掏一般,用手去掰那洞口,似是要将它掰大一些。边如此边道:“你要杀他们,是你的事。如果真能在这里将他们杀了,也算是你的本领。对我来说,你们都没有什么区别。”

    他这口气极狂妄,但偏说得很自然。说到这里,终将那洞口撕开了,露出其下的一片白光来。

    而此时黑斑已经越落越低,有两三个几乎触到李云心的头顶。幸好他慢慢地往旁边挪了挪。才将它们避开。可瞧如今这趋势,再过上一刻钟,他是平躺在地上也避无可避了。

    此刻狄公转头看了他一眼:“来。”

    便跳进那洞里。

    其实眼下的情势认真想一想,或许还可怀疑是敌人做了局,叫他自投罗网。然而李云心同样晓得……能够弄出具有这种可怕气息的东西来做局的人,也就不需要做什么局了。

    他没有犹豫。走过去瞧了一眼,也纵身跳下去。

    其实之所以这样做还有另一个缘故——都说云山之内有天人留下的法阵。如今这个人……似乎便是奔着那法阵去的。

    李云心很想瞧一瞧那东西到底是个什么模样。

    他在洞外瞧那一眼的时候,只看到里面是泛着白光的地面,相距并不远,只有数丈而已。但他跳下了,才意识到全不是那么一回事——足足落了五六息的功夫,脚才触到地面。然而脚尖刚与地面有了接触——立时感到一股大力将他向下拉!

    但很快意识到那并非别的力道。乃是空间颠倒了。

    他跳下的时候,那泛着白光的“地面”在下面。如今跳下来了,那地面就变成了顶棚。他立时调整了身形、腰肢猛地一扭,站住了。

    此刻……他身处一间狭小的室内。

    乃是封闭的——没有门窗,约莫只有炁殿中一间偏房的大小。天花板——他在外面看到的“地面”压得极低。以他的身量,只要伸直手臂踮起脚,就摸得到。

    而这小房间的正中,有一枚“茧”。

    应当是只有“茧”这个词儿才能形容那东西的模样了。

    一人高,悬浮在屋子正中。外面是一层椭圆形的光芒,千丝万缕地织绕在一处,化作外壳。里面,则是一团暗红色的光芒。看不清轮廓与模样,只能看到在缓慢地旋转,像是有生命的。

    李云心张了张嘴,没有说话。

    他不晓得这是否就是传说中……驱动了整座云山的、天人留下来的法阵。

    狄公站在距他三步远处。盯着那茧瞧了一会儿,脸色变得不大好看了。

    李云心循着他的目光也看过去,发现刚才没有被自己留意到的细节——茧上,有一条裂痕。

    极细微的裂痕,自上而下,贯穿外面的那一层。虽说外面的一层由许多流转不息的光线织成,然而一旦经过那裂缝处,光线便黯然失色——仿佛裂缝与光线并不在同一空间里,光与它并不相干。

    “你是李云心。”这时候,狄公忽然开口。

    这五个字叫李云心抿了抿嘴、轻出一口气。

    “从前对你没什么印象。但今天见了你,觉得是小看你了。”他说话的时候并没有看李云心,而是专心地盯着那枚茧上的裂缝。仿佛对他毫无戒备也毫无恶意,只是在闲谈罢了。

    “我身边的那些人,我使唤的那些人,没一个比得上你。”他伸手在裂缝上摸了摸——李云心看到每当他的手指碰触到那裂缝的时候,便消失了。仿佛缝隙里面还有一处别的什么空间——然后狄公直起腰,转脸看李云心,“你要不要来为我做事。”

    李云心慢慢地皱起了眉:“阁下是……”

    他顿了顿,从口中低沉地吐出六个字:“共济会的长老。”

    来到这里之后狄公似乎不是很慌张了。他没有肯定,也没有否认。而是看着李云心,脸上露出极淡的微笑:“我是守护者。”

    李云心想了想,沉声道:“只见了我一面,就觉得我远胜你身边所有人、就来招揽我。在我看来这太敷衍。”

    “你身在云山之上,举目皆敌。但见了来历不明的我,只听了四句话就决定来助我。”狄公摇了摇头,“拥有这种见识与魄力,天下或许还有别人。但目前我见到的,只有你一人。怎么,你是不信我?”

    李云心笑起来:“我信你才有鬼吧。如果你是共济会的长老——我杀死你们那么多人。如今又要杀你的得力干将。在这种时候,怎么可能信你?”

    “你说苏玉宋和卓幕遮。”狄公想了想,一挑眉,“那两个人,生有反骨。也已经不堪用了。他们与你有仇,你要杀就杀。他们想要自立为王,以为我不知晓。哼……只是我不在乎……”

    他后面几句像是在自言自语。但很快又将目光集中到李云心身上:“也不是非要在这种时候招揽你。而是说,李云心。这个东西,就是叫云山可以运行在天空上、同时镇守着人界与魔界接缝处的核心。”

    “如今是这核心出了问题,我得修好它。但我自己没法子做到,得要你帮忙。但你现在的修为……”狄公在他身上打量一番,“远远不够。想要你帮得上忙,我就要教你一门神通。你学会了这门神通,就会变得越来越强。因此……”

    “要么教了你,收了你。要么,教了你,用了你再杀死你——全看你的选择。”

    李云心仍皱眉看着他:“你……要将我炼成游魂?”

    “从前我不晓得。但今天见到你,觉得你算是个英雄人物。”狄公认真地说,“英雄惜英雄。所以你可以不做游魂。你,可以加入我们。长老会。”

    李云心便沉默了一会儿。

    然后说:“我们还有多久时间?”

    狄公会意:“你可以考虑五分钟。”

    “五分钟。”李云心将这三个字轻轻地重复了一遍,便不说话了。开始在这狭小的室内慢慢踱着步子。

    于是,果真在五分钟之后,他停下脚步。轻出一口气,看始终耐心等待的狄公:“鉴于这间屋子里的形势,我的确认认真真地想了一遍。但觉得这是个艰难的决定。实际上……我一直在找你们。”

    他看着狄公:“我想要问两个问题。如果你能回答我的这两个问题,我想会有助于我下定决心——如果,我在你的眼里真有你刚才说得那么有价值的话。”

    狄公点头:“你问。”

    罕见的、犹豫的神色,出现在李云心的脸上。

    但只犹豫了三息的功夫。

    李云心低声道:“有没有,回去的办法?”

    这句话之后,室内又安静了足足三息的功夫——李云心一眨不眨地死盯着狄公。而狄公,也盯着李云心。

    两个人……如此对视良久,狄公才皱了皱眉:“你,想要回哪儿去?”

    李云心看着他:“你懂的。”

    但狄公显然并不是很懂。一丝狐疑之色出现在他的脸上。他也皱了眉:“你既然来了,难道还不清楚自己回不回得去么?”

    ——倘若李云心是个将内心中的任何一种情绪都写在脸上的人。

    那么他此刻一定会大喊大叫起来,然后呆呆地站在原地。

    因为狄公的这一句模棱两可的回答,实际上已经解答了他心中两个问题。

    第一……他们的确并非这个世界的人。至少这狄公不是。因而,他才能听得懂自己的那一句“有没有回去的办法”。

    然而第二……狄公的反应与李云心的预料有出入。这狄公的反应,似乎意味着狄公认为,李云心应当清楚地知道自己还“回不回得去”。

    这种感觉……这种似乎对上了号、可又有些偏差的感觉,曾经有过。

    白阎君。【注1】

    李云心在洞庭君山紫薇宫击败了福量子之后,曾被白阎君带去了阴间。在那里,白阎君同他说了一些“他本该一听就懂”的话儿。可麻烦的是……李云心并不懂。

    这似乎意味着,白阎君与黑阎君曾经挑选了一个人,成为“被选中者”。然后才会帮助这个“被选中者”、叫他为他们做事。

    李云心晓得自己是穿越者。因而对于自己成为“被选中者”这件事心安理得。

    可就是从那时候起他才意识到……

    有什么地方出了问题、搞错了。

    他……并非那个被选中者。他完全无法理解白阎君的“暗语”。

    他是一个假太子。

    到如今,这种熟悉的感觉再一次出现——

    他可以理解当时白阎君所说的一部分内容,但无法理解全部内容。

    狄公也可以理解他所说的一部分内容,但无法理解全部内容。

    这似乎意味着……狄公、白阎君……

    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吧。而他……只是一个意外罢了。一个不巧又恰巧被搅了进来的意外!

    久违的、强烈的危机感再一次出现在他心中。然而如今他无计可施,只能希望,任何人都看不穿这一点。这意味着,任何与这个话题有关的问题,他都需要小心、再小心了。

    刚才狄公的脸上已经露出了狐疑的神色——他决不能再让任何人起疑。

    尤其是白阎君。

    =======================

    注1:详见第二百七十四章,阴差阳错。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