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章 真正的太上

    煞君说话,一向快人快语,极少故弄玄虚。她这么叮嘱一番,已是少见的“啰嗦”了。

    言罢略略一顿、轻出一口气,便道:“五万年前天人创世,依着自己的模样造出了人来。但你们可知道,早在天人造人之前,这世上也是有主宰的么。这主宰,就是我们——妖魔。只不过那时候咱们可不叫什么妖魔。”

    “妖魔这个词儿,乃是人对我们的蔑称,可笑如今悠久的时间过去,咱们竟也坦然自承了。可是在那时候——在人还没出现的时候,咱们还有一个名字。叫类种。”

    她一开口就是这些话,可谓语不惊人死不休。

    但琴君与睚眦亦不是什么没见识的人——早晓得能叫煞君如此郑重其事的东西,必然是很了不得的。于是,琴君只微微皱了皱眉:“类种?”

    在人类的世界里,琴君也该算是个饱学之士。因而低哼一声:“这可不是什么好叫法儿。倒更像是对低等物类的称呼。要我说,如今这妖魔我听着倒是顺耳。类种——类什么?”

    “类神。”煞君吐出两个字。

    然后抬手,往云山的方向一指:“那就是神。”

    琴君与睚眦下意识地转脸往那里看。

    这时候两具骸骨已经走得很远了。它们身形虽然巨大,但同云山相比也算是微不足道。而天色愈黯,天边最后一缕余晖也将消失。两个黑黝黝的身影即将隐没在黑暗中了。

    可就在这时候,忽然从天边传来隐约的、悠长的、凄厉的嚎叫。

    仿佛某种不知名的野兽、终于从地底重见天日因而发出嘶吼。这声音在旷野之上回荡、并且传入三个大妖耳中。

    是那骸骨在嘶吼。这意味着……它们的确生出了血肉来了。

    三人因这声音略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琴君轻声道:“这种东西,你叫它们神?”

    “是曾经的神。”煞君说到此处,睚眦却低咳一声:“我……暂且失陪了。”

    两个危险的大妖都未说话,于是睚眦立即飞身跃下了山岗,不晓得往哪里去了。

    “是曾经的神。”煞君又重复一遍这话,“从前的妖魔、类种,就是神的族裔。只是其后,这些神灵想要灭世,才被击败、封禁了。而类种因此消亡,直到天人又造出了人类,才慢慢兴盛起来——便是我们如今的妖魔。”

    琴君轻咳一声:“三妹,我提醒你两点。一点,谁将那些神封禁了?第二点,咱们如今的妖魔,可是族类各异。今天一只黑虎开灵智得道了,明天一只白狐也成妖了——你说这两个,都是同一个族裔?”

    煞君平静地说:“你知道魔种么。”

    “妖魔的身体里,都有魔种。魔种,便是曾经的神留下的印记——魔种决定了那些所谓畜类能够得道。而不是畜类得道了,才生出魔种来。”

    “这是因为曾经的神身死之后,将神通与修为化为魔种散布在天地之间,便造就了如今的妖魔。所以是的——无论他们得道之前是什么,一旦得道,便是类种、妖魔了。”

    说到这里抬手又去指那几乎已经看不到的骸骨:“你没看到么?凡是妖魔的魂魄,都嵌入了它们的身上。凡是人的魂魄,都被散成了灵气。因为妖魔的魂魄里有魔种——原本就是洪荒古魔、或者说我们曾经的神,身体里的一部分。”

    “至于是谁击败、封禁了它们,鹏君没有同我说。他也不清楚。”

    煞君所说的话未免太过匪夷所思。因而琴君起初在听,并不是很在意——他甚至试图指出其中错处、试图驳倒她。

    但……他的确见到了那骸骨的模样。妖魔的魂魄被纤维缠绕起来、化成红红的、眼球一般的珠子。那情景留在他脑海里,而他的确不晓得其中的道理为何。

    因此到这时候,终是认真地思考一番,道:“魔种……这东西该也是那金鹏告诉你的吧。所以你想告诉我——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是说我将这东西放出来、弄活了。然后它们就会想要复生。既然妖魔身上的所谓魔种从前是它们的一部分,那么它们就会想要吞掉天下所有的妖魔。甚至包括,你说的那些……还存于天地之中未被什么畜类得到的魔种。也就说——一旦它们做到了,那么从此之后妖魔都要断绝了、再不会有畜类成妖了。”

    他一口气说了这些,才抬眼看煞君:“是这样的么?”

    煞君叹一口气:“这种时候你的确是聪明的。可为什么要做出这件不聪明的事呢。”

    “但这些骸骨,被封禁在地穴里。”琴君的神情变得严肃认真起来,“而这些地穴,你我都晓得,是用来成阵、封禁金鹏王的。”

    “意味着这东西隐藏得并不很好。几乎是很容易就找得到——你看,如今我就找到了两个。倘若当真如此可怕,为什么当年的画圣……说她依着骸骨成了阵法也好、将骸骨封在这阵里也罢——为什么她要叫我们注意到这东西呢?这可是封印金鹏王的天下大阵。每一个人都会很想探个究竟的。”

    “这些,你的鹏君为你说过么?”

    煞君嘲风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恼意。但转瞬即逝:“这些事只怕天下没一个人说得清。你我要做的都只是从这里面选一些来信。至于其他的,留在以后细细思量。”

    琴君却忽然道:“好。那么不纠缠这些细枝末节。三妹。旁的事或许我信不过你,但晓得你说话,从不骗人。”

    “那么我姑且……信了你说的魔种、类种、神。好,现在告诉我,我怎么晋入太上的境界?”

    “只是一种可能。”煞君看着他,“至于要不要试,你要好好想。”

    “你该晓得鹏王是如何晋阶太上的。”

    “他原本就得道。后来去了洞天福地修行、再在机缘巧合下得到了道统与剑宗的修行法。潜心苦修,因而以道入太上,成了这世间最强的妖魔——”

    “这些我知道。”琴君打断她的话。他显得略有些急躁,“没用的。如果你想说叫我散功重修道法,倒不如叫我……”

    “我是想要说,这些都只是鹏王想要世人知道的罢了。”煞君笑了笑,“由此,才能将真正的秘密隐藏起来。”

    琴君愣住了:“你是说……”

    “妖魔修道法,修上十万年也晋入不了太上之境。”煞君严肃地说,“你记住,我们是类种、身体里有魔种。而道法,原本就是天人为人量身定制的东西。妖魔去修那种东西,只会在歧途上越走越远。”

    “且,天人为了制衡人间修士、不叫他们产生悖逆的念头,赐予他们的所谓太上境界并非真正的太上。这一点你早该想到过——那些人修,一旦修至高深的境界,就变得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这是因为天人只教会了他们修身、却没有教会他们修心。”

    煞君摇了摇头:“而妖魔的太上之境……才是真正的太上境界。”

    “你我如今都是玄境,你该晓得我们施展神通,已不是用术和法,而是在操控这天地之间的法则了。但真正的太上境界……可就不仅仅限于操控了。”

    这一次,琴君没有半句斑驳的话——他将煞君的每一个字儿都听进心里去,然后念头飞转,试图搞清楚她所说的是否是真实的。

    但显然徒劳——煞君所说的每一个字儿对他而言几乎都是陌生的。

    他这位三妹……不,那个金鹏王,怎么会知道这样多的东西?!

    “所以说……”煞君看着琴君的神色,“鹏君之所以能够晋入太上,也是机缘巧合。”

    “因为他与你一样,偶然发现了洪荒古魔的遗骸。也就是我说的、曾经的神的遗骸。”

    “又是因为机缘巧合,他发现那遗骸崩碎了一块。极小极小的一块——细若尘埃。但就是那么一块,也想要吞了他。但你该晓得,最后是与鹏王融为一体了。于是,他最终晋阶太上了。”

    琴君张了张嘴,忽然低喝:“就这么简单?!”

    “我说过,是可能。”煞君走了两步站到高岗的边上,去看远处的云山。

    两人到如今不过说了半刻钟的话罢了。那两具骸骨还未行至云山,但悠长且凄厉的嘶吼还在隐约传来。琴君说得没错……这就是所谓的“神”么?

    可半点儿神的模样与威严都没有。倒更像是来自幽冥炼狱的恶鬼。

    她略看了一眼,又回过身看琴君:“鹏君也觉得简单。因而想倘若妖魔当中有十几位太上的强者,不就再也用不着受玄门的欺压了么。”

    “于是想用同样的法子,再造出太上来。但你看到如今的形势就该晓得结果如何。首先是极难从那骸骨上拿到碎片的。那东西几乎坚不可摧。他花了几十年的功夫终于做到了那一点,再在旁的妖魔身上试。”

    “可这时候无论多么微小——哪怕比他那个时候更小,也都是失败的。拿来试的妖魔尽被反噬,百余例无一成功的。但鹏君当初与那碎片融合的时候,修为已近玄境的巅峰了。他此后用来试的,倒是连玄境都少,遑论巅峰。因而或许还有一个可能——乃是那些人的境界不足。倘若是玄境的巅峰,也许便可成功了。”

    说到这里,叹一口气:“事情你都已经知道了。我困了。该怎么做你也清楚——我先走了。”

    这话题戛然而止,结束得突兀极了。

    琴君先愣了好一会儿才道:“什么?”

    “该说的我都已经说完了。我困了。”煞君打了个哈欠,“难道你要我睡在这荒郊野外么?”

    “什么算说完了?”琴君瞪着她,“你说如果是玄境的巅峰或许可以成功——然后呢?”

    煞君又打了一个哈欠。

    她的气质原本冷冽。可到了这时候忽然哈欠连天,一下子显得娇憨慵懒起来。且她这“困”也不是作伪——睡意来得汹涌澎湃。只一会儿的功夫便眼睛发红,像是刚哭过。

    “然后……哪有什么然后?”她含含糊糊地说,身子也摇晃起来,仿佛一颗春风里的细柳树,“这天下玄境巅峰的数也数得过来……我又不想做什么天下的主人,自是懒得以身犯险……别人又不晓得这事,自然也没法子试了——”

    说到这里开始皱眉:“哎呀,都是你……这么多的话……不成了,我得……”

    这话未说完。

    身子便忽然一歪,直直往后倒去。

    但与此同时,不晓得是她的身后、还是虚空里的某处,忽然迅速地张开一对硕大的暗金色羽翼,正将她的身子托住且包裹起来。而后这羽翼迅速合拢,变成一枚表面有羽纹的卵,安安静静地矗立在原地。

    龙族九子,除了龙九、龙八之外,每日里都有沉眠的时间。修为越高者,这时间便越长。但遇了紧急的事,自然也可以用什么法子来推迟它们,只是代价不菲。

    可如今就在这样的战场上,煞君却如以往一般沉沉睡去,似乎全不理会身边可能在伺机而动的巨大危险。

    琴君便瞧着这枚卵、绕着它走一圈。

    然后站住,啧啧了两声:“唉……倒是个有爹疼爱的。原来是这么个样子。”

    言罢,俯身、小心翼翼地伸手在这枚卵上轻轻弹了一下子。

    叮的一声脆响。却忽然有无匹的气息与威势自他弹的那一点轰然爆发开来、惊得他倒吸一口凉气、接连后退了三步去,险些被地上的干尸绊倒。

    但他既退开了,那气息便也立即收敛。这才长出一口气、咋舌:“好凶。”

    很快又皱起眉。

    太上。

    他这三妹说玄门的太上算不得真正的太上,妖魔的太上才算。

    他的确……是很想踏进这个境界的。然而亦不晓得自己听到的这些话是不是一个处心积虑的圈套、阳谋。也不晓得煞君所说的“太上的真正力量”到底是何等境界。

    因为至少他们这一代——这是指长达两千年的时间——没人见过“真正”的太上境界强者出手。

    这个“真正”,亦包括玄门的太上圣人。

    如今这世道……似乎是一个强者没落的世道啊。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