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一章 黑夜里的内幕

    但同样是一个强者崛起的世道。也许对于怀有琴君这样的心思的人而言,乱世的横流沧海中,才方显英雄本色吧。

    他最后还是往地上一挥手——于是那枚卵下方的地面忽然塌陷。卵掉落下去,被掩埋起来。

    然后转身,走到距此地几十步远处的密林中。先取出一件宝贝收敛了自己的气息,再将手在面前的虚空中一拂,便有一张古卷现出来。

    使了这么两件宝贝,一时间倒有些感慨。这两件宝物不是他的,而是白散人的。是那白散人从前在道统时的法宝,做了鬼修一起带来。此番白散人依着关元地穴布置了一个炼化亡魂的法阵,将操纵阵法的东西交给他——便是这些了。

    可惜白散人已经不在。这叫琴君略有些惋惜。

    世人都以为白散人乃是他的面首。妖王之中又流传着琴君并不好女色却好男色之类的话。然而实情是他两样都不好的。白散人……他也只是看中了白散人的头脑罢了。

    那白散人是个鬼修。纵有眼高于顶、狂妄自大等等的缺陷,才智却的确很出众。只是如今白散人被李云心所杀,他便少了一个助力。

    说起李云心……唉,李云心。

    琴君一边略显生疏地操纵这古卷上的气机流转、试图借此影响到此前布置下的各种手段、最终影响到这整片战场之上的气息,一边想起李云心来。

    那家伙其实比白散人更聪明。倘能成为自己的左膀右臂,必可助自己称霸天下。只是他也晓得,那李云心在本质上,与自己乃是一类人——尽管二人看起来是天差地别。

    他绝不会甘愿屈居人下的。既然如此,就只能除去了。

    原本调动气机这些事该是白散人来做。他从前未修过道法,如今做起来本就有些生疏、再加上分心想别的事,进展就更加慢了。

    但其实本意上……也是想要慢一点来的。

    因为有罕见的犹豫不定的情绪藏在他的心里——倒很像是市井间的小儿去学堂。在路上慢慢腾腾地走、却又不得不去。

    因为此前他对睚眦说的是真话,煞君对睚眦说的也是真话。

    他对睚眦说自己并不在乎这些亡魂炼化成的妖力。这是一句真心话。因为他觉得……脏。

    很多事情他都觉得“脏”——譬如说镜面上的细小水渍、叶片上的丁点儿灰尘、肩膀上的一根发丝。或者另一种脏——譬如说那李云心的才智可以为他所用,然而其心却不纯。这种也是“脏”且“杂驳”。

    所以他的确不喜欢这些东西——被炼化的魂魄化作妖力引入体内,将令他也变得杂驳。这叫他觉得仿佛身处一间杂乱且肮脏的屋子里,极度难以忍受。

    因而此刻,虽然已经知晓了那两具骸骨有多么可怕、知晓了断绝其力量来源、将其制住的必要性和紧迫性,他做起事来却仍旧显得漫不经心、慢慢腾腾——但这的确已经是他最大的牺牲与妥协了。于他而言,大概是仅次于“自己身死魂灭”、“这世界上的妖魔被那骸骨所毁灭”这两个选项的艰难决定了。

    最终在他的引导下,气机开始慢慢流转。

    他自然没有能力直接改变这一片战场当中的气机——即便是太上境界的强者也做不到。一个人或者妖魔虽强,但与整个大地相比却终究显得单薄。使用的乃是四两拨千斤的手段。

    灵气在大地上并非均匀分布。也会有“暗流”“湍流”一般的东西。但这样的词语仅仅是用以形容,并非直观状态。实际上“灵气”虽有个“气”字,却并非气或水一样的玩意儿。至少在琴君有限的见识中,还未见过与灵气相类似的。

    这种“暗流”、“湍流”,分布极其广泛、极度复杂。白散人在布阵的时候选取了一些关键点。再在这些关键点上布置手段。而今操作的时候只需要引动这些东西——一个点便牵引几个点、几个点便牵引几十个点……最终整片空间的气机都会被改变。

    这是一个极其精细复杂的过程,需要心细如发丝才可做得到。

    或许是因为人修只能用灵气,因而对这东西极度敏感、且也是的确在漫长的修行过程中不断地练习,因此达到如此境地。琴君是个聪明人。可如今即便是他这样的聪明人再来参详白散人所布下的这个阵法,亦有从前李云心在陷空山第一次见到画圣手笔时的感触——实在太复杂了。

    难怪玄门之中高阶的修士那样少。也难怪修士们虽肉身不如妖魔强横,但却可以依凭阵法补足了。

    他做得再慢,到这时候也已经快要将此处的布置做好了。这里是第一个点。余下还有三个点。将这四点的布置都激活了,整片战场上的气机就要逆转。到那时候,是同样的道理——不管那骸骨是什么神也好、魔也好,都没法子与天地之力抗衡的。

    亡魂将被炼化。或许连它们身上的亡魂——倘若它们还不够强大的话——也要被炼化。到那个时候它们将重新变成骸骨,而琴君大概也将要考虑下一件事了……

    那便是,信不信煞君说的话。倘若信了,要不要像金鹏王一样试。

    实际上……他倒是更想听金鹏王亲自叙述当时的一切。当时的一切细节、所有关窍。也许煞君听得笼统,也许还有别的诀窍呵……

    他又开始如此胡思乱想,迟迟没有进行最后一步——以自身的妖力灌注到面前这张古卷上、激活这一点。

    却就在这时候,忽然听到轻微细碎的声音。

    想来应该是哪个小妖。这战场上的妖魔原本数以十万计。死掉绝大部分,但总有零星逃散的。“数以十万”的“零星”,也是数量很庞大的一部分。也许是胆子大的——这战场上毕竟有许多的兵甲。其中不乏宝贝。或许是回来——

    但很快意识到自己想错了。

    来者是个女子,白衣的。

    在林中谨慎地穿行,细听周遭的动静,仿是怕被人瞧见。但琴君在布置这法阵之前就已隐匿了气息。

    因而即便这来者……乃是已重回玄境、处于最巅峰状态的白云心,也没法子发现他。

    琴君微微皱了皱眉。

    他自然晓得白云心——白云心不是天下间修为最高的妖魔之一,但无疑是最有名气的妖魔之一。人人都晓得她的羽衣被玄门夺去、多次索要未果。更是晓得,她乃是金鹏王的义女。其实从某种意义来说、依着世俗间的论法儿,她与煞君该是姐妹相称。

    ——不晓得他那位三妹见到了白云心,该是怎么样的一个场面。

    想到这里琴君又眨了眨眼。

    白云心与龙族还有婚约呢。似是金鹏王并不想参与到妖魔同玄门的争斗当中,因而以此方式做出“牺牲”,叫自己可以置身事外。

    不同种的妖魔之间婚配,那女妖一旦有孕便会身死……也许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以此表示对那位煞君的宠爱么?

    琴君知道与其他的龙子不同——他这位三妹煞君,同“父亲”金鹏王的关系其实是很亲近的。

    这白云心今夜也不晓得在找什么……他看着她慢慢地走,愈走就离那煞君睡去的地方愈近。倘若这时候煞君醒来了看到她这个“妹妹”……可不晓得会发生什么。

    然而如今琴君有重要的事要做。且此前那骸骨欲吞他。他虽奋起抗衡,但也受到重创,一身的妖力被吸去八九成。这白云心的性子又不是好相与的——万一起了冲突,少不得一番麻烦。

    因而并不打算理会她,只等她走过了,再开了这一处的阵眼。

    但白云心正在他埋了那枚卵的地方停下了。

    琴君狐疑地皱起眉、轻轻地“咦”了一声。随后又看到白云心两手一分。那处的土石便被无形的力量分开、露出其下的那枚卵来。

    见此情景琴君险些低呼出声。

    他与煞君这样的龙族大妖,沉睡的时间都很久。譬如今夜煞君的这种情况并不是没有发生的可能。因而几乎都有各自的宝贝——譬如煞君的那对羽翼、睚眦的金宫——叫自己沉眠的时候不被人发觉、以避免危险的状况。

    照理说……倘若事前不晓得位置,天下应该无人能找得到煞君那枚卵的!

    这白云心怎么晓得的!?

    难道是方才就潜伏在一旁,而自己与煞君都未发觉?这怎么可能?!

    他心中一惊,险些就要出手了。但忽然注意到了白云心的神色。

    她脸上的神情略有些复杂,似是急切、悲伤、无措交织在一处,但独独不见杀意。

    蹊跷。

    他将从心中吐出这两个字来,那白云心便跃进坑中,伸手在卵上敲了三下。

    这三下又看得琴君稍稍一愣。

    他此前第一次见煞君这宝贝。但因为“久闻大名”,忍不住碰了一下——结果被吓了一跳。可如今这白云心来敲,却什么事都没有的啊……

    下一刻叫他更诧异的事情发生了。

    卵被白云心敲开。两只硕大的、暗中带金的羽翼缓缓张开、露出其中的煞君来。他这位三妹此刻张开了眼睛,茫然地、直勾勾地盯着白云心瞧了一会儿,然后张嘴、说了句什么。

    因着那对羽翼的缘故,他什么都听不到,只能瞧得见二人的模样。且现在又是夜里,光线黯淡。即便琴君试着去读她们的唇语,也只能依稀读懂些断断续续的词儿。

    但就是他读到的这些词儿,已经足够令他发怔了。

    这两位……似乎老早就是熟识的。且关系似乎也极度亲近!

    因为琴君看到煞君醒来之后、说出的第一句话该是——“怎么了”。

    这意味着她并不因白云心的到来、能找到她这件事而感到意外。而后一个念头忽然击中他的意识,叫他的脸色大变!

    这煞君竟然醒来了——还是她自己!因为他从煞君接下来所说的几个词儿里意识到,她如今还是原原本本的她,并不是别的任何人。但问题是……她现在不该是她自己的!

    李云心死在战场上,两军阵前。当时距他最近便是煞君——他死后龙魂该附身到煞君的身上的。

    此前煞君说困了欲睡,他偏要再说几句,也是想万一能瞧见那李云心如同龙九占据睚眦的身子一般现身,他好说几句话。然而如今看……龙魂不在她身上!

    只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李云心那“得”来的龙魂并非真正的龙魂,因而死了就是死了。

    第二种可能……是李云心未死。

    一想到这一点,琴君的心便微微一跳——他自己都不晓得这一跳是因为失望还是惊诧还是……那么一丝庆幸。

    但有关李云心生死的疑惑没有叫他纠结太久。

    很快,琴君看到白云心忽然委委屈屈地哭起来,像个小姑娘——拈着衣袖抹眼睛、抽抽搭搭、还微微晃着身子,像在撒娇。

    这情景险些叫琴君的眼睛掉下来——她是个玄境的大妖!传闻里也是说她性情乖张暴戾喜怒无常,可是而今……

    但下一刻竟又看到那煞君——平日里肃杀冷冽的煞君,忽然伸手将白云心轻轻拥进怀里了、轻轻拍打她的后背。脸上浮现出温柔的神色……似是在她宽慰她呢!

    而她们眼下所说的——就琴君看到的——是:

    “……他被李闲鱼……”

    “……他说……我就出了云山……”

    再看到煞君皱眉:

    “……李闲鱼当真……好了好了……既然他……那我们就再……”

    便是这时候白云心哭起来:

    “我不依……没第二个了……偏要他……”

    ——她们在谈论的人是李云心。毫无疑问。

    从她们相谈的只言片语里,琴君推断出李云心未死,且而今在云山中。红娘子似乎也在云山里有了奇遇,且叫这玄境的女妖都吃了亏!

    这些事情叫他觉得匪夷所思。然而倘若……将这些事情与“李云心”三个字联系起来,却似乎又不是不可能的。

    他是怎么做到的!?

    不仅仅是指“他未死”、也包括了……怎么叫这女妖白云心变成了这副模样的?!这白云心同他的三妹,又是什么时候凑到了一起去?

    他忽然产生了一种感觉——前一刻似乎整个世界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可到了下一刻,却发现原来自己的身边都是迷雾呢!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