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四章 小娘娘

    李云心愣了愣。盯着舱底看好一会儿,才露出些笑意。

    ——世事无常。

    他在白水镇遇到陆白水。本以为是个白纸一般的坦荡人物、打算真的如寻常凡人一般敞开胸怀去交个朋友……岂料这陆白水也是有事瞒着他的。虽说在最后也是一个坚守自己的“道”、宁死也不愿出卖李云心的真汉子,然而……

    这种感情到底不那么纯粹了。

    李云心晓得自己并非无过。是他先隐瞒了自己的身世。如同他对辛细柳曾经说过的话——以欺骗开局的感情,是很难得到什么好结果的。

    没料到这九公子……他暗自戒备、更叫山鸡在一路上处心积虑地刷好感度的九公子,如今竟然是真的尽心为自己着想、做事了。

    他们之间可是有杀身之恨的。

    人生际遇、人心变幻,谁又能说得清呢。

    于是心里略生出些暖意来。所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也许他还可以再小心地试一试的。

    思绪走到这里,便听那地上的伏波将军猛地发出一声低喝,合身扑击上来。

    这妖魔被吞了,畏惧九公子到极点。而今九公子遁壁而走,只余李云心一人。

    李云心是玄境的超级大妖。气息内敛不外露的时候,就连同为玄境的也难看得出,何况一个小小妖将。这妖魔也是因为痛苦折磨失了些心智,不曾去想倘是个凡人怎么会如此有恃无恐,便欲把他拿下、逃走。

    这一扑倒是凶狠……可在渭水龙王眼中与蝼蚁挥舞触须示威又有什么区别——随手一摆。

    这身子跃至半空中的妖魔就轰的一声倒飞回去、砸在舱壁上。李云心这时候心情略好些。这随意一击就包含了数种神通——既将他轰飞回去,又用妖力加固了墙壁。于是这妖魔仿佛撞上坚铁……嘭的一下子,在墙壁上摊成了一张薄饼。

    死了。

    他就又用食指那么微微一勾。一道青蒙蒙的铁索探出,正将这妖魔浑浑噩噩的魂魄给锁住了。

    到这时候,才微微皱眉,再往地上挥了挥。一片蓝火立时燃烧起来,将地上那些肮脏的玩意儿都烧尽了。

    于此同时一手自怀中取出一张符箓、一抖,抖出一团黑雾。一手又在那妖将的魂魄上遥遥指点几下——奇异的符阵就在他身边成形。这阵法,是暂时确保妖魂神智清明、不至于痴傻的。

    做完这一切。才斜眼看了看那团黑雾:“蓬莱娘娘。我要对这妖魂动刑逼供——特意请你旁观。瞧瞧如果不说实话,我到底有什么手段。”

    “蓬莱娘娘”先前被他收在符中,憋了十几天,滋味并不好受。到如今才放出来,大抵一时间也是头晕脑胀,不知自己身处何地。

    可那妖魔既被李云心保留了一些清明的神智,一瞧见这位蓬莱娘娘立时往后缩——仿佛比怕九公子还怕她!

    蓬莱娘娘转了一圈,也瞧见这位“伏波大将军”,登时尖叫起来:“——你!!啊呀呀!!嘿呀!!你!杀死你!杀死他!”

    这两位看起来是认得的。

    女妖这么一叫,那妖魂更害怕了。缩在地上瑟瑟发抖,作出磕头的模样:“娘娘饶命、娘娘饶命,小的一时鬼迷心窍,娘娘饶命,娘娘饶命——”

    到这时候一边不住地磕头,一边看女妖和李云心。看起来怕的不止是口中的蓬莱娘娘,也是畏惧李云心一摆手便将他击死、拘魂的实力。或者以为是女妖找来的帮手吧。

    这情景,倒叫李云心微微皱了眉。他是没料到这一节的。

    此前在“三花娘娘”庙里见到“三花娘娘”——那妖魔看着只是个小妖罢了。身上虽有秘密,然而说话颠三倒四,不像什么重要角色。如今想至多算是个什么细节、线索。

    在白水镇又遇到这个“蓬莱娘娘”。似与那三花娘娘有什么联系,简直是同一个画风。她自称是蓬莱仙山上的仙人,李云心只听听罢了,并不往心里去。觉得该是胡乱编造了一个身份,另有其他的目的。

    而今将她放出来,就是要她瞧瞧自己怎么审这个“伏波大将军”,叫她想一想自己的话儿编不编得下去。

    岂料看而今这场景……

    她说的竟好像是真的!?

    于是他稍稍一愣,并指向那伏波大将军一指点,低喝:“说!她是什么人!?”

    那妖将想都没想、磕头不停,当即道:“……是蓬莱仙主——我东海蓬莱仙山的镇山正神……坐镇仙山千年啦……蓬莱娘娘在上,小将鬼迷心窍、鬼迷心窍……”

    倒当真是个“蓬莱娘娘”了。李云心再一皱眉:“继续说!你都作了哪些恶!”

    这妖将连忙又道:“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被叛逆蛊惑谋逆……小将也是迫不得已……娘娘那时无法庇佑咱们,那叛逆又自称东海龙王——”

    接下来是絮絮叨叨说了些自己的苦衷、祈求原谅之类的话。颠三倒四,都是陈词滥调。

    但仅凭借他说的这么两段——倘若是真话的话——都与这女妖这些日子所说的一一印证上了。

    她从前是蓬莱山中的“正神”。后来因为某些缘故妖力渐衰,被那“东海龙王”背叛。

    这妖将说蓬莱娘娘掌管蓬莱山一千年……陆白水说东海龙王这名号在民间流传一千年。那么意味着,蓬莱娘娘诞生于两千年前——也与这女妖此前同李云心所说的印证上了。

    李云心还问她可记得自己的真身是什么、又是谁将她封在蓬莱山。她却一概不记得了。

    这一点……与“三花娘娘”也像。

    野原林中那一处三花娘娘庙,看着已经湮灭很久很久了。可如今再回想当初的模样——会意识到那庙宇曾经是占地很广的。遗迹周遭都是参天的巨木,唯独庙宇附近只长草,没什么树木。可见当初建造的时候地基打得极好。至少,不是凡人的手段。不然不可能保存那样久。

    他一直对三花的来历存疑。因而还曾查当地的记载,想要找到有关那三花娘娘庙的信息。

    但什么都没有查到。

    查到了不奇怪。查不到才奇怪——这年头的人对于祭祀神怪之类的事情看得极重。渭城里那刘公赞的龙王庙甚至兼着记录祭祀雨谷之类大事的重要责任。倘若当年的三花娘娘庙香火鼎盛……怎么会一点消息都没留下来呢?

    只能是被人有意抹去了。

    三花娘娘庙里……三花是被人以画道的手法塑在神像中。

    画道的法门,约是在两千年前出现的。

    这蓬莱娘娘也诞生在两千年前……式微于一千年前。

    两千年、一千年,都是些极敏感的时间点。李云心觉得自己越来越逼近某些真相了。

    也许他目前所掌握的一些东西,就连那些幕后的主使者们都没有想到。

    他又喝一声,打断那妖将啰啰嗦嗦的话:“现在我再问你。有没有见过一个叫上官月的女人?”

    蓬莱娘娘插嘴、尖叫道:“咦!当然有!啊呀!我不是和你说过——”

    她在路上对李云心说,那上官月一行人航行到蓬莱仙山附近的时候,忽然起了大风浪。那风浪之大,似是不把船只倾覆不罢休。好在上官月并非寻常人,硬是以神通保住了船——可最终还是撞上蓬莱山中这蓬莱娘娘的庙宇。

    当时听到此处,李云心觉得这女妖在胡诌。那么大的一艘船,怎么会撞上一座庙?但并不点破。

    又说在她那“宫中”待了许久,问东问西。后来得知了“叛逆”的事,就去找那个“叛逆”——亦即陆白水口中的东海龙王。再往后……这蓬莱娘娘就附身李四,逃离蓬莱山了。她对此的解释是:上官月跑去找那叛逆,非得将她藏身之处暴露不可。好不容易找到了可以离开这蓬莱山的法子,自然要远远地逃了!

    李云心却不理她。只对妖将说:“我在问你!”

    妖将不敢迟疑。看着更是半点儿骨气也无,哆哆嗦嗦道:“……是是是……不晓得是不是叫什么月……去年倒的确是有个女人找大王的晦气……”

    说到这里,偷偷地看李云心。

    瞧见李云心的脸色不好看:“那女人死了没有!?”

    这妖将愣了愣,似是心里琢磨些什么。小心翼翼道:“……娘娘,这一位是人是——”

    “吓?!你看他哪里像人?!蠢东西!”蓬莱娘娘大怒,“本娘娘能被人捉住的么?!呸!呸呸呸!!”

    妖将到处都不讨好,心肝儿都快被吓裂了。又捣蒜似地磕头:“是是是……禀告这位妖王,那女人找我家大……那叛逆的晦气,就火并起来……结果败落了,被那叛逆囚禁了——至今还囚禁着呢!”

    李云心便脸色阴沉地沉默起来。

    妖将不晓得自己是不是说错了话,去看蓬莱娘娘——但这蓬莱娘娘才不理他。

    如此沉默了十几息的功夫,走到妖魂面前伸出一根手指、点在他的额头上。妖将不晓得李云心要做什么,那蓬莱娘娘似也不明所以。

    “我来看看你说的是不是真的。”李云心语气阴森地说,“要怨就怨你到了这种时候,还敢在我的面前搞这些把戏。”

    说了手指一勾!

    那妖将的魂魄像是被突然打散,化成了许多团朦朦胧胧的雾气,就仿佛是这蓬莱娘娘如今的模样一般。李云心又抬手一抓,把这些雾气尽数收入掌心。左手中浮现那一本白阎君赠予他的“生死簿”——再把掌中雾气往上面一拍!

    那翻开的簿子里面,立时现出密密麻麻的文字来。

    这妖将刚才问李云心是人是妖,又来观察他的脸色——显然是打算弄清楚了身份,再想着怎么说。怕说错了触怒这位大妖王,反倒叫自己连魂魄也葬送了。

    结果聪明反被聪明误。李云心想要听的是事实,而不是开心话。既看得出这妖魔想要顺着自己的心意说、顺得还未必对……不如直接将魂魄给打散,细细地搜寻他的记忆。

    后面倒是说给那女妖听的——他转了身。一边慢慢地、一页页地翻看这小册子,一边时不时地抬头意味深长地、阴森森地看这蓬莱娘娘。

    这么翻看了五六页的功夫——蓬莱娘娘忽然缩成小小的一团黑雾,尖声尖气地叫:“……噫!我没说假话!啊呀!你看我做什么?!啊呀!你叫我害怕!别看我!!”

    李云心冷笑一声。

    这蓬莱倒是没说假话。可也没把所有的真话都说出来。

    从这妖将的记忆当中看,所谓蓬莱仙山,的确与龙岛有关。

    或者说……是进入龙岛的门户。

    世人传说海上仙山有四——龙岛、蓬莱、瀛洲、方壶。

    这四座山都的确存在。但行踪却并不固定——很多人声称自己见到了仙山、仙人。可即便是对出现在同一海域的仙山所作出的描述也都各不相同。某些人说记下了仙山的详细位置,但后人再依着那位置去找,又找不到了。

    因为这四座山是在海上浮动的。

    这位“蓬莱娘娘”在妖将的记忆中,乃是真龙神君在两千年前亲封在蓬莱仙山上、以镇守入龙岛门户的妖王之一。但这一段记忆是来源于传闻。这伏波大将军真身是一条大白鲨,得道不过一千两百余年,还只是个化境的巅峰罢了。

    “蓬莱娘娘受封”这件事,发生在他诞生以前。

    约到了一千年前,这蓬莱娘娘的妖力忽然衰弱——从玄境跌至虚境。无人晓得原因。但到底是受真龙亲封,一时间也无人敢谋叛。后来这蓬莱娘娘座下也有个妖将,自告奋勇要去龙岛查看——瞧瞧是不是真龙那里生了什么异变,才导致如此局面。

    女妖自然不允。那妖将便偷偷地溜了——这一走就过了三年的功夫。三年之后,人人都以为这妖将早死了。

    他却回来了——修为精进,已到了玄境!说此去龙岛已探明缘由。乃是因为蓬莱娘娘对真龙不敬才惹得神君震怒,褫夺了她的修为。而今将龙元分出、封在他身上。封他为东海龙王、统御蓬莱仙山以及东海。又一同分封了另外八龙王,代管瀛洲、方壶,以及中陆周遭的辽阔水域。

    由是,成了蓬莱娘娘口中的“谋叛”。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