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四章 双核

    九公子怔住了。抬手指自己:“我?”

    李云心笑笑:“总不能是我吧。”

    “为什么不能?”九公子站起身来,“本来就该是你——你的本事大,做的事情又多……”

    “哈哈。你说的倒是实话。”李云心说,“但就是因为这个,才没人放心真把很大的权力交给我。因为我会忍不住搞事情。至于你么……”

    他说到这儿,脸上的笑意慢慢变淡了。这时候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正投在他的眼睛上。李云心便微微眯起眼、看着九公子,忽然说起了不相干的话:“九公子,知道雨是怎么落下来的么?”

    九公子却不觉得奇怪——因为李云心问的正是他最了解的。于是不假思索地答:“这个自然知道。我先运起妖力走到——”

    李云心摆摆手,走到窗边、在椅子上坐下:“说的不是咱们降的雨。但其实咱们降的雨也是一个道理——有的地方降水快些,有的地方降水慢些。有时候甚至很吃力,对不对?”

    “因为本质上,一滴雨水要先形成,是这个样子的——”

    他说到这儿挥手,两人面前的虚空里出现一枚小小的“石块”。

    九公子本来看起来不是很感兴趣。但如今李云心用了神通叫他能瞧见了,眼睛便稍微亮些。

    “这个就好比空气里的微尘。”李云心指了指自自己肩头射到屋中的阳光,“你看这阳光里有许多的小尘埃。天上也是一样的。”

    “天上的水汽多的时候,会慢慢附到这种微尘上。就好比是早间、叶子上有露水附着。”

    说了这话一弹手指,许多透明的水珠慢慢附到那小小的石块上。九公子并不很笨——于是知道那些水珠,该是李云心口中的“水气”。

    “水气越来越多,越聚越大,就成了水滴。天上的云兜不住水滴了,就落下来,成了雨。”李云心再一弹手,虚空中的“水滴”消失了,“其实万事万物都是这个道理。想要聚集、构成什么,总得有一个核心、基础。”

    “咱们这些人,核心就是雪山气海——经络关窍都汇总于雪山气海,被它联系在一起。”

    “世俗间的一个家庭,总有一个主心骨儿、顶梁柱。一个国家,总有权力的中心、枢纽。狼群有狼王,猴群有猴王——道法、剑术、画道的手段,也是一个道理。”

    “我用画道的手段给你重塑身子,也是这个道理。”李云心的语气放缓了些,“你在云山上醒过来,问我是怎么给你造出了这身子、叫你又成了龙子。我那时候没有说,是因为不好说、有些事还不很确定。但如今可以说了。”

    九公子慢慢地挺直了身子,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他看着李云心:“……你说。”

    李云心沉默一会儿,开了口:“画道,修到了化境,就有化虚为实的本领了。”

    “我曾经用这个手段给身边的妖将塑造了一具身躯。”

    “原本想的是,她用了那身躯,也该有那身躯的本领。喷吐火焰,化身魔龙,甚至死而复生。然而最后那身子画出来了,却只有那身子本身的本事——嗯,你听我慢慢说。”

    “好比我画了一个男人出来。那人所能做到的极限,就只是一个普通人类肉身的极限。没法子超越。我那妖将的身子也是一样的。因为身上有鳞甲,所以不是很怕劈砍。也许因为身体的构造与人不同、有喷火的器官,所以还可以喷火。但没有别的、神异的、超自然的能力。”

    “但后来我在陷空山遇到了邪王——哈,对,就是那个邪王。”李云心笑起来,“你干掉的那个——你知道么,邪王也是被画圣画出来的。可是同样是画出来的,他却有神通、有超自然的能力,而非仅仅是肉身的力量。”

    “于是我一直想要搞明白是怎么回事、她是怎么做到的。”

    “后来又经历许许多多的事情,见到许许多多画圣留下的遗迹。乃至认真研究了通明玉简里画圣本人留下的心得,终于意识到这个问题——我需要一个‘凝结核’、‘核心’。”

    “没有这个核心,我弄出来的不过是空壳罢了。是在这个世界上的虚幻投影——没有灵魂,不能与这个世界互动、也融入不进去。而有了这个核心,就可以将一些规则、甚至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某些法则,给引入进来。”

    “我想,这个东西就叫魔种。”

    李云心说到此处,略沉思了一会儿。

    他说得通俗易懂。即便是对法术没什么了解的九公子如今也慢慢地听明白了。

    他眼神闪烁一下子,提出直指核心的问题:“那么,你当初用什么做了我的核心、魔种,才有了我?”

    “要构建出你、龙子来,远比寻常人麻烦。”李云心叹了口气。但这口气不是无奈,倒像是得意地叹气——为自己曾经做成了的事情,“龙子好比一个套娃,分两层的。一层是真身——即你的真身蚣蝮。另一层,则是你真身化成的人身。”

    “所以这其实是两个核——一个小核心,做出蚣蝮来。再以蚣蝮为核心,做出你九公子来。”

    “而蚣蝮的这个核心……就是为什么要叫你做这海上之主的原因了。”李云心看着他,“我曾经在云山的炁殿找到一枚令牌。非金非玉,其上有龙气。看着很像是咱们熟悉的、用真龙的鳞片做成的神龙令。当时李闲鱼和我一起夺宝,认为那东西是垃圾……就被我拿到了手。”【注1】

    “于是我是用它做的蚣蝮的核心。核心上有龙气,就可以引出龙族的本领、神通。我将这龙气稍加引导,再借用乾坤子母盘上的力量调动了地气,终于画成了蚣蝮。”

    “啧啧。你不知道,我这辈子,极少有像当时那么兴奋的时候。算是我在这世上为数不多的美好体验之一了。”

    李云心说了这话,微笑着沉默一会儿。像是在回忆当时的情景、重新品味。

    然后摆摆手:“画成了蚣蝮,该将你九公子的神智和蚣蝮的躯壳融为一体。但这时候遇到些问题——我很快就想明白了。”

    “我在渭城的时候……哈哈,你知道的,那个时候嘛。我除了保证自己神智不失,还得需要信仰之力、愿力。而为你塑造真境龙族身,则需要更多的力量。蚣蝮的身子成了核心,那些力量就是要依附在这个核心之上的‘水气’。毕竟是从无倒有,魂魄不够用……于是还需要些别的。”

    李云心一挑眉:“所以杀掉了通天君。拿走他的龙气——合用。干掉了那两具骸骨——不管那是什么玩意儿,也很合用。到底就有了现在的你。”

    “那么,九公子,你猜一猜,做那枚令牌的——你那蚣蝮身的核心,你这人身核心的核心,是什么东西。”

    他问了这个问题,九公子却没立即答他。

    而是直勾勾地看着他,想说什么却不说。足足过了三四息的功夫才道:“你……李云心,你……为什么为我费了这么多的工夫?”

    李云心笑了笑:“我答应过你的嘛。你帮我把在云山外面、苏玉宋掉的那些东西捡了、送给了我,我就给你新弄个身子——答应过你的嘛。”

    “而且我李云心做事——你想,要办就办得漂亮。不然糊弄出来一个——知道是我的手笔——多丢人,是不是?”

    但九公子还看着他。过半晌才道:“……我再不吃你的朋友了。”

    说了这话才低头看看自己的手掌:“那么到底是什么?”

    “真龙的鳞甲。但被画圣改变了些气息。”李云心沉声道。

    “你的人身被塑出来、我正要将你点醒的时候,真龙的分身就在我面前出现了。”

    “你该知道,真龙忌惮陆上的龙子。那时候想要叫我搅乱天下就是为了削弱他们的力量、增强自己的力量。”

    “我在云山用她的鳞片一角做了你的核心……实际上是意味着,我给她造了一个嫡系出来。不是什么龙元和妖魂结合——就只是龙气而已。真龙一直想要的,就是这个东西、这个法子。”

    “陆上龙子的身体里有妖魂,天生就有反骨。可你几乎就是她的血肉,你没有。这个东西……是没什么道理好讲的。更像是道法、神通。”李云心看着九公子,“神君在云山下、在你面前现身的时候你是什么感受。如今一想起真龙来、又是什么感受——你体会体会看。”

    实际上用不着体会。在人世间就确有类似的例子存在。

    许多人总将一句话挂在嘴边——“血浓于水”。这种血浓于水的情感,在人间是因为道德、习惯使然。千万年来传承下来的伦理道德体系,自一个人刚懂事时起就不停地渗入他的头脑里、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一个人的思维。

    ——叫他将这种思维模式深刻印在心中,变成几乎无法抹去的、近乎生理本能的东西。

    神智正常的雌兽杀死幼崽这种事常见。可神智正常的人在寻常时候杀死孩子几乎不可能。便是狠心的儿女要打杀双亲,心中也总有许多过不去的坎儿。

    然而两者都是生物罢了。人比它们多的,便是几乎被固化为生理本能的伦理道德体系。

    倘若将这种“体系”以神通的形式完全化成“本能”——便是九公子如今的情形了。

    九公子愣了愣。

    他甚至用不着“体会”,便晓得自己是什么样子的。

    在云山之下见到真龙神君时,身体里升腾出来的是难以遏制的亲近感。同李云心在东海上提到真龙时,心里是平和、喜悦感。他想要试一试、试一试在心中生出“杀死真龙”这个念头。

    然而这种“想要试一试”的念头刚出现,便被他本能地遏制了。

    这种一种极奇特的体验。这种体验,类似李云心从前的那个世界当中某一类特殊群体的体验。

    他从前接触过一类人——那类人的胼胝体被切断了。胼胝体,是连接左右大脑半球的神经束。而人的大脑左右半球则是有分工的——左半球说话,右半球则不能说话。当给这类人的左右眼分别看一件东西的时候,便有奇异的情况发生。

    譬如给左眼看一只橘子,但将右眼遮起来。左眼看到了、将消息反馈到右半球。右半球知道自己瞧见了橘子,然而因为连接两个半球的胼胝体被切断,它没法子将信息传给可以说话的左半球。于是问那人瞧见了什么——明明具有正常语言能力的人却什么都说不出、只说没瞧见。

    但叫他用左手去指出那东西在哪儿——明明说了“没瞧见”的人,却指得出。

    就好似……当初那洞庭君、龙子们,明明听见李云心说“夺舍”的事,却就是听而不闻。

    而九公子身上如今的这种本能,便与这情况类似——他压根儿就没法子生出什么“杀死真龙”的念头,更别提背叛了。

    瞧见他脸上这神色,李云心便轻叹一口气:“你已经体会到了。所以说,你问我为什么这海上的龙王要你来做——这就是为什么。”

    “只有你做,真龙才放心。”

    九公子站起了身,喃喃道:“我……”

    李云心摆摆手:“用不着谢我了。从前我做人的时候不是你救过我几次,我也不会在这儿了。”

    “真龙没有和我提过海上龙子的事情。来了东海,我才晓得。我才意识到真龙叫我们过来做什么——从前该是怕咱们知难而退吧。我如今再想想真龙在云山里对我略微提过的某些话——原来都是暗示。那么也就能大约猜得出海上龙王们的来历了。”

    李云心忽然冷笑一声:“杂牌龙王……嘿。早晚叫他们瞧瞧,谁才是杂种。”

    “清理了这些杂种,你就会变成海上最有势力的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那时候——”李云心起身走过去,拍拍九公子的肩膀,“可要记得我的好。”

    但九公子却忽然皱起眉,一把抓住李云心的手:“那之后呢?你要去哪儿?你就走了么?留我独个儿在这海上?”

    ===================

    注1:详见第五百三十八章,去伪存真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