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一章 不气不气真不气

    十方大将军自是大惊——西海龙王……并不是他可以揣度的存在。其强大已远超他的认知,与东海君也算是不分伯仲了!

    可如今那玳瑁用的词儿竟是“残杀”——怎么个残杀法儿?

    也是那老玳瑁真伤心,倒也给他细说了。

    东海在中陆的东边,西海也中陆的东边,东海与西海之间并没有隔着一个南海,而是挨着的——乃是因为实际上东海与西海加起来,大约也没有将中陆东边的水域占全。真龙封九子,虽说有东海、西海、南海、北海、裨海、褚辽海、大瀛海、浩瀚海、祁川海这九位龙王,但九海的水域加在一块,也不过占据了中陆最东边、最南边的大部分罢了。

    余下的那些海疆,其实多为无主之地。但即便如此,这九海的疆域也比中陆不知广阔了多少。

    东海龙王的龙宫在蓬莱,西海龙王的龙宫就在瀛洲。这两位龙王疆域挨在一处,脾气也算较为相近的。

    这天西海龙王起了兴致,带上两个侍从独个儿游赏自己的领地。

    结果正撞见一个美丽的红衣女子——这女子方除掉了一个平日里叫西海龙王也略有些头痛的大妖以及他巢穴中的妖兵妖将,正在水中盥洗纱裙。

    据侥幸逃得一命的妖兵说,那女子当时边浣纱边沐浴,身姿美丽婀娜。西海龙王哪里见过这样风华绝代的美人儿?便笑嘻嘻地看,又轻狂地调笑两句。

    然后就被杀了。

    剥皮抽筋。

    堂堂海上的龙王。调笑罢了,又没有仗势欺人,罪至死么?

    杀死也就算了,竟还剥皮抽筋,将魂魄都封了,何等凶残!

    玳瑁说到这儿,老泪纵横,悲愤难平。又道这水军中何止西海的人?

    更有南海、裨海、褚辽海、浩瀚海、祁川海等龙王麾下的将士呢!那几位龙王倒是无事,可那残害西海军的女妖此前也打那几处过了。所到之处当真叫一个血流漂杵——一言不合便大开杀戒,说什么吃过洞庭君的一个都不放过。

    可是谁真吃什么洞庭君啦?

    总有人说吃了洞庭君洞庭君——洞庭君又是谁啊?

    这些人都是一路追这女妖、一直追到东海的。此番正是要去见东海龙王,叫他主持大局、请八位龙子议事,在那女妖蹿回陆上之前将她给除了。

    也正巧遇到这位十方将军——听老玳瑁儿这么一说,登时想起渭水君身边那女子来。

    说是什么洞庭公主——洞庭君——可不正是对上了么!

    当下将事情原原本本说了,这一支大军,便浩浩荡荡地直杀过来!

    海中不比陆上。没什么高山峡谷阻隔。纵是海底有,也可以在水中自由来去。且没有玄门的臭道士们掣肘,并不怕声势、规模大了被人打压,倒是实打实的妖魔世界。

    因而各路龙王们的军容强盛,实在称得上是现世第一雄兵了。

    那军阵的最前头,先有些甲壳坚固的、有异类神通的构成先锋。这先锋却不是锋锐的刀刃,而是一面坚盾。诸多兵种、妖魔彼此配合,先以撑得住那大妖的刚猛一击为要。

    再往后,便是各家水族拿出本领。当真战斗起来,各种神通法术百花齐放、却又配合得当。必要敌人进退两难,艰于施展,纵有十分的本领也只能使出一分来。

    这些战术,妖魔们早已在实战中演练过许多次,并不会生疏。而如同红娘子一般的强敌,虽然从未遇见过,但不会觉得很稀奇——海中疆域辽阔,水族众多,妖魔自然也多。蓬莱、瀛洲、方壶三岛这种拱卫龙岛的核心地带里尚有不少桀骜的妖王,更何况别处呢?

    海中龙王们麾下的军士征讨四方,可与陆上人类国度那些久不经战事的军队完全不同,与玄门、妖魔那类依着神通、大势在弱小的人类之中作威作福的也不同。这些家伙,应当算是最接近李云心那个世界里“军队”这个定义的存在了吧。

    红娘子未必瞧得出他们与陆上妖魔、修士的差别,李云心却看得出。

    他原本就是以弱胜强、以小搏大发家,到这时候晓得或许红娘子可以轻易地杀死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但这些训练有素的水军成了阵,要斗起来可就难。

    因而叹了气、许了诺之后,又咳一声:“可是虽说要帮你……小鱼儿,我觉得咱们还是暂避锋芒为妙。”

    “我看这些家伙不比陆上那些乌合之众啊……武林高手再强也不要去跟成建制的军队刚正面——”

    他话说到这里,红娘子皱起眉来看他。正要说什么,却见敌方军阵滚滚地再压近些。当中有人又叫起阵来。

    叫阵这种事,也就是骂阵了。不知道哪里传下来的坏习惯,非得将人激怒不可。群妖当中的那一个或许是去陆上深造过的,骂得很地道——先是无一句脏话,但句句都叫人七窍生烟。

    群妖当中有听得懂的,大笑喝彩。有听不懂的,但因着气氛也在喧闹。

    红娘子听得又皱眉,看李云心:“这倒不是我从前认识的人了——听了这些话,你还要暂避锋芒的么?”

    李云心对叫骂声充耳不闻,平静地说:“你之前说得对。我是要算计这些海上的龙王。但并不是全杀了就了事——他们早晚都要死,可怎么死也都有个讲究。”

    “布局谋划得从细微处开始。每一个环节都得好好设计。死掉些小人物没什么……可关键人物,都得死在关键的节点上,不然以后麻烦。如今……”

    那叫阵的似是骂得累了,换了一个人来。

    这些妖魔该也是忌惮红娘子的威能,想要先叫他们愤而出手探探虚实。因而接下来这位叫骂得更难听。然而李云心将这样的言语听在耳中,脸上却没有一丝波动。对眉头愈皱愈紧、越发不耐烦的红娘子苦口婆心道:“我原本是打算借东海君的手,把他们都聚集起来。你知道,借力打力。九个龙王不可能一团和气,必有龃龉。从前的样子该是勉强达成微妙平静,但漩涡和潜流都在的……”

    “我了解了这些漩涡和潜流,只要再稍加挑拨——四两拨千斤,他们也许就会猛烈的争斗起来。不比咱们亲身上阵要省力得多么?不用脏了手,还可以看戏的。但如果在这时候,譬如现在,你冲过去,啊,杀了一个杀了两个,或者叫某某损兵折将实力大减——”

    “那种微妙平衡也就可能被破坏了。局面一旦打破,再叫他们动起来就难,甚至根本不可能。这么说吧——譬如西海龙王死掉了,什么北海龙王和南海龙王也实力大减了。那么余下的龙子们想的第一件事可能是觉得有利可图,这些地盘儿他们能接手——”

    “于是倒巴不得你我再杀下去,他们坐收渔翁之利呢?这就是咱们把自己给套路了进去——”

    他说到这儿,那第二位似也是叫骂累了。阵中的群妖该是感到略诧异了——依着西海的人的说法,那红衣女妖性情残暴,一言不合就要出手的。再听那东海十方将军说,陆上来的什么渭水君也不是个好脾气的。小心眼儿、又阴险。可如今这两位竟沉得住气……也是奇事啊。

    却不知如今在这石柱上,倒全是李云心的功劳。

    不论红娘子听了什么人的话往东海来、也不论她到底是不是要来帮自己,眼下杀过去都不是好办法。

    她的境界直逼太上,但李云心可只是个玄境罢了。在这种军阵里一不留神受个什么伤、又痛又麻烦。万一走了霉运真被擒拿了、还得大费周章地脱身。

    硬碰硬不是他的风格。许多时候这样做了本身也是某种四两拨千斤的策略当中的一环。

    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红娘子也并不是愚蠢的人。

    尽管又换上了第三位叫阵的、骂得更加难听了,她的眉头却也渐渐舒展。将李云心再上下打量一番、轻叹口气:“唉……你总是有道理的。你说了这么多,那么咱们果真得逃了?”

    李云心倒是也松了口气、笑了笑:“你能听得进去最好。为一时意气而冲动行事最为不智——”

    却就在这时候,听到那十方将军叫道:“……可不是么?!我正想起来,他老母亲还在咱们东海君的手上,被封了个明月夫人——咱们君上总叫咱们这些是手足弟兄,那么我岂不成他的便宜叔叔?”

    ——原来海族骂人和陆客骂人倒是有个共同之处。就是都喜欢拿长幼尊卑、血缘亲属做文章的。这第三位口无遮拦,正骂到这一节。那十方将军擎等着李云心过来吃亏呢,却发现他竟比老玳瑁儿还能忍耐,并不做声。听了这第三位的话,正想起东海君曾提过这位渭水君乃是明月夫人的儿子——

    急中生智叫了这么一声出来。

    李云心正听到这话,便顿了顿。然后将方才的话又对红娘子重复了一遍:“冲动行事,最为不智……”

    停下来,略微沉默一会儿。

    再抬眼看红娘子:“我要他死。”

    李闲鱼倒是愣了愣、眨眨眼:“嗯?”

    李云心转过身,歹毒地、远远地盯着那十方将军:“我现在就要他死。要全尸。要死得惨——九公子说死得惨的肉发酸。正好省了醋。”

    红娘子又眨了眨眼,笑起来:“哦……原来云心刚才的话都是说笑来的。既然云心想叫他死……”

    她的脸色一凛:“自然活不到明日了。”

    她的话音一落,海天之间忽然“嗡”的一声巨响。一层灿烂的光罩,好像被天神自天空当中狠狠扣下来一般、正将这片无比辽阔的海域封禁起来了!

    蓝天在眨眼之间消失。透过禁制,天空变成了淡金色。海面上的波澜也消失,仿佛因着红娘子的那么一句话,整片大海都变成了玻璃一般的固体!

    但李云心随即意识到,并不是“仿佛”。海洋的确凝固了。

    那极远处的水军军阵本是在浪头上。海族们爱水,即便是成了人有了神通,也喜欢身上有些部分浸在水里。盖因他们天生的神通也多以水为媒介,如此争斗的时候正可事半功倍。

    那浪头也原本是白的。有雪一般的碎浪。可就在红娘子说了这句话、将整片海域封起之后,那海天交接处的雪白浪头,忽然就变成粉红的了!

    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

    海水的确成了坚逾金铁的固体!那些半身在水里的海中妖魔,修为低微的,身子直接被这可怕的“海水”斩断。下半身像是封在琥珀中,上半身则喷涌出大量的鲜血来。修为高些的,不致死。但也挣脱不能,只得大惊失色。修为再高的,到底能将“枷锁”打碎。

    可那海水已变得极硬极脆……一旦被巨大的力道崩碎,威力不亚于李云心那个世界的破片地雷——周遭一大片原本还能再救一救的小妖登时被劈头盖脸地轰了个支离破碎,眼见就不活了。

    群妖原本精心布置了阵法。却未料到女妖使出的是这样的手段——伪圣苏玉宋曾对李云心说过,玄境之下的神通手段,都是在“使用规则、天地大道”。可一旦晋入了玄境,便有可能领悟到“改变天地规则乃至创造天地规则”的本领。

    被龙魂融合、境界直逼太上的红娘子眼下无疑拥有了这本领——只这一样神通,便叫极远处的妖魔海军损兵折将,减员了将近一成!

    而又将这片海域给封住了,是打算……自己不走、还是不叫他们这些妖魔走!?

    但水妖毕竟久经战场,并不像陆上妖魔一般散乱。逢此惊变、阵型亦不散乱,更有同为玄境的妖魔施展神通,一边庇护自身、麾下的兵将,一边相互配合、慢慢将这封印之力化解。只过两息的功夫,妖魔海军立足的浪头重新活泛起来,鲜血哗啦啦地洒落海中、被冲到水下去了。

    却在这时听李云心厉喝一声,身形化作电光直射而来、在半空中便现出了可怕的百丈螭吻龙身——“老子今天先料理了你——再送给你那什么东海君!!”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