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八章 过分了啊

    “殴打朝廷命官?”

    人群之后的白钰怔了怔,李轩是谁他自然知道,甚至还亲自去调查过,就是住在芳林苑旁边的那个书生。

    上次他让自己在林婉如面前丢了脸,心里面对他自然没有什么好感。

    此人居然敢殴打朝廷命官,还让县令大人亲自找上门来,这可真是------大快人心啊!

    霎时间,白钰望过去的视线,立刻就变的戏谑起来。

    林家三爷闻言也是怔了怔,随后才像是想起了什么,转过头,目光向某个方向望了过去。

    后方的某一处桌旁,一个年轻人缓缓的站了起来。

    婉如捡回来的那个书生,起初是在林家引动过一场小小的风波,毕竟账房之职事关重大,交到一个外人的手上,谁都不会放心。

    但后来才发现这不是林家大小姐想要进一步独揽大权的措施,那书生的账房名头,也只是个名头而已。

    据说他每日只是在芳林苑旁边的那一座小院里,很少外出,到底是账房还是姘头,家中各有猜测,但这无关他们的利益,逐渐也就不关注了,以至于时间一久,连他的名字都忘记了。

    没想到再一次听到他名字的时候,竟是从县令大人的口中,林家三爷心中微怒,这书生,吃林家的住林家的,居然还给林家惹上了这么大的麻烦……

    林家三爷沉着脸,看着那书生,说道:“李轩,县令大人问话,你还不快过来!”

    霎时间,场内所有人目光的焦点,立刻就转移到了前面那书生的身上。

    “殴打朝廷命官?”李易走过来,看着这位县令问道:“不知大人刚才说的朝廷命官,在哪里?”

    一介书生,见了自己居然还能这么淡然,吴县令眉头微皱,说道:“和本官去一趟县衙就知道了。”

    虽说此事大有蹊跷,但犯不着为了一个不重要的人让大皇子不高兴,给三殿下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让你去你就去,哪来这么多废话!”林家三爷皱了皱眉,说道:“还不快走!”

    人群之中,邋遢老者丢下了鸡腿,李易暗中对他做了一个手势,他摇了摇头,又将那鸡腿拿了起来。

    李易没有看那林家三爷,撇了一眼站在那些官差后方,用嘲笑和讥讽眼神望着他的年轻人,微微摇了摇头,临走之前,也不让人安生一些。

    看来昨天去见赵颐是很有必要的,要不然,他走了以后,林家就该倒霉了。

    李易看了那县令大人一眼,说道:“出去说。”

    “且慢。”

    一道声音从后方传来,林婉如走到那位县令大人的面前,说道:“当日小女子也在场,大人便将小女子一起带走吧。”

    林家三爷脸色一变,说道:“婉如,你出来干什么,这里有你什么事情,还不快回去!”

    此一时彼一时,刚才他还想着拿掉林婉如手中的权力,但刚才那钱财神明显就是冲着她才来林家的,林家的未来全都系在她的身上,现在的她,可千万不能出什么事情。

    李易转头看了林婉如一眼,说道:“真没什么大事,说清楚就好了。”

    林婉如的目光从众官差身后那年轻人的身上收回来,看着那位县令,说道:“不是要去县衙吗,走吧。”

    林勇一脸焦急,“小姐,别去,这明显是那个王八蛋的……”

    林婉如看了他一眼,林勇立刻闭上了嘴巴。

    “走吧……”吴县令撇了她一眼,淡淡的说道。

    一个没什么背景的书生,再加上一个商人之女,没什么太大区别,虽然事情注定不会闹得多么严重,但看身后那位的意思,那书生的一顿皮肉之苦,怕是免不了了。

    “这位大人,还是不要这么麻烦了吧……”李易将一块东西塞进了这位县令手里,笑着说道。

    吴县令怔了怔,感受到手中之物的重量,心道就算是要贿赂自己,这么一小块银子,也未免太小了吧?

    他脸色沉了下来,说道:“放肆,竟敢贿赂本官,来人……”

    吴县令一边说,一边抬起手,本想将这银子狠狠的摔在地上,以显露自己是多么的公正无私,清正廉明,扔之前随意的撇了一眼,霎时间便瞪大了眼睛,手臂僵在半空中,视线再也移不开了。

    这块玉佩前段时间才刚刚经他之手送到了丰王府,今日再次见到……,手感还是那个手感。

    瞥见两名衙役从他身后走出,向那书生的方向走去,吴县令眼皮猛的一跳,大声道:“你们干什么?”

    两名衙役疑惑的望过去,“大人,不是您让我们……”

    “住口!”

    吴县令脸色一板,回过头的时候,却像是春雨一般消融,将那块玉佩放回李易手里,笑道:“这玉佩可不能乱扔,您收好了。”

    李易微笑的问道:“大人,县衙还去吗?”

    “不去了,不去了。”吴县令猛的摇头,说道:“不好意思,打扰了,我们这就走,这就走……”

    李易将那玉佩收起来,赵颐果然没有骗他,这玉佩危机时刻既能换成银子,也能化解窘境,当真是来齐国旅游的必备之物。

    看到县令大人态度瞬变,转身打算离开的时候,林家三爷怔在原地,嘴巴张了张,却没有说出什么话。

    愣在原地的不止他一个,县令大人来势汹汹,走的匆匆,中间什么都没做,实在是奇怪到了极点。

    林婉如看了看吴县令,转头看向李易的时候,眼中忽然多出了一丝陌生之色。

    “吴县令,你在干什么!”那年轻男子终于反应过来,上前一步,大怒道:“你莫非要徇私枉法不成!”

    吴县令脸色一沉,他不愿意惹得大皇子的人不高兴,不代表他愿意得罪三皇子,拥有那块玉佩,显然是三皇子十分重视的人,再借他几个胆子也不敢得罪,毕竟,在这丰州,真正做主的可不是大皇子……

    他沉着脸,看着那年轻人,冷声道:“本官做事,还需要你来教吗?”

    这一幕倒是看得在场之人一愣一愣。

    今天不仅见到了丰州财神,还能看到县令大人窝里斗,这一趟林家,可算是没有白来。

    “大胆!”

    就算是在京师,他也属于能够横行霸道无所顾忌的存在,一个偏远州府的县令竟敢对他如此,年轻男子面露怒容,厉声道:“你这县令,还想不想做下去了!”

    “这件事,你恐怕做不了主吧?”

    一道声音从外面传来,众人微微一愣之后,视线立刻投了过去。

    李易伸手揉了揉眉心,看着从外面走进来的几道人影,喃喃道:“姓赵的,过分了啊……”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