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七十一章 伐军陈大军!

    千算万算,辅公祏都没有算到,一直跟在自己身边的韩遂,在自己山穷水尽之时居然会背叛自己,捅了自己刀子。

    “韩遂,你这狗贼不得好死!”辅公祏使尽浑身力气怒骂起来,旋即一口鲜血喷射而出。

    “不得好死的是你!”韩遂冷然阴笑一声,手中的刀刃猛然一转,一抹殷红腾飞而起。

    韩遂当即了结了辅公祏的性命,猛然一割,将其首级硬生生地割了下来。

    这一幕,惊得众人浑身都一颤,辅公祏的下部都是震惊在原地,不知所措。

    邓艾则是默然低头,叹了一口气。

    只见韩遂割了辅公祏的首级,大摇大摆地走到了马超的面前,上前献道:“素闻马将军神勇盖世无双,今日末将韩遂知将军神兵天降在此埋伏,便知天命不可违。”

    “于是末将便弃暗投明,特地将逆贼头颅割下,前来献与贵军,来赎末将之前的罪过,还望贵军海涵,能给末将一个小将军当当。”

    “呵呵,韩大人倒是乖巧得很啊。”马超接过首级,冷然一笑,旋即话锋一转,寒气逼人地问道:“但你可知,本将军生平最恨什么之人?”

    韩遂忽然觉得一股空前的凉意涌上心头,战战栗栗道:“回将军,末将不知,还望将军告知。”

    “呵呵。”

    马超又是森寒一笑,一道寒光闪烁在天际,腰间佩剑骤然出鞘,血花与剑花同行。

    马超直接一剑砍下了韩遂的头颅,森然道:“老子告诉你,我生平最恨吃里扒外之徒,生于不义,自当死于耻辱!”

    眼见马超斩杀了韩遂,身边的副将急忙上前问道:“将军你杀了他,若是殿下责怪下来,这......”

    马超拂了拂手,笑道:“其实这不是我的主意,殿下早料到韩遂会有此一行,特命我在此斩杀韩遂。”

    说罢,马超眼神中又闪烁起几分钦佩之色,没想到陈恬的话居然会这么准,连韩遂要反叛都猜得到。

    眼见主将已经阵亡,其余残部便也只能无可奈何地纷纷器械投降。

    .......

    攻克了柳州城之后,陈恬大军长驱直入交州腹地,在群龙无首,而又是四面楚歌之境,梁国诸多文武便也只能献城投降,很快,整个交州便完全被陈军所征服。

    柳州决战当天,密布于天下的各路细作,便将飞马加鞭,将决战的结果情报,送往了天下各地。

    ......

    长安,唐王宫。

    此时的李渊,已用了半年的时间,收拾了中原诸路如宋江此类的小反王,如今坐拥十五万精兵,且收降了大量的降将,如今稳据关中。

    眼下,他已率军进抵,准备击灭最大一路不肯臣服的反王司马昭,只要灭了司马昭,就能扫清蜀地,将川蜀之地,尽纳入自己的实际掌控之中,然后就能对南陈起包裹之势。

    唐军本是连战连捷,但一道來自于中原的情报,却给了他们精神一记重拳。

    富丽堂皇的大殿之内,此刻已充斥着惊叹,哗然,还有种各样的不可思议。

    左右文武,谋士武将们,尽皆为交州之战的结果,大跌眼镜。

    上首处,李渊手拿着那道情报,眉头暗凝,焦黄的脸上,也无法克制惊奇。

    别说是房玄龄和杜如晦这样的顶级谋士,就连李世民本人,对这场战争的结果,也完全出乎意料。

    李世民着实不敢相信,交州二十万的步骑大军,就这样被陈恬杀到国破人亡,就连部下大将,也被陈恬斩杀。

    奇迹。

    这样的结果,只能用奇迹二字來形容。

    “这个陈恬,定会成为我们的大患......”李渊将情报扔在了案上,深陷的眼眶中,燃烧着几分厌恶。

    萧铣的失败,固然让李渊失望,但令他真正不爽的是,如今陈军已经坐拥三州,锐不可当,让自己短期内讨伐南陈的战略成了泡影。

    “萧铣虽败,但陈军也是元气大伤,这未免不是一个好消息。”刘文静宽慰道。

    “文静言之有理。”李渊微微点头,却又道:“只是这样一來,陶商必会坐稳江东,成了气候,那时就算我们全据蜀川和关中之地,想要东进江东,也未必容易。”

    李渊眉头微凝,一时有些怅然。

    “父王何必苦恼,凭蜀川之中,自然是不足以杀回中原,但父王不要忘了,近在咫尺之处,还有其他的豺狼盯着陈国。”

    一阵不屑的轻笑,一个自信却又稳健的声音响起在耳边,众人抬头看去,发言的正是李渊的世子,李建成。

    在唐军出征之时,整个长安的事务都是由李建成来打理,埋藏天日多时,今日就是他重新登场之时。

    听到李建成的话,李渊不禁眼神中闪烁出几分惊奇,迫不及待地开口问道:“建成,你方才所说是什么意思。”

    李建成淡然一笑,走到壁上所悬地图前,比划道:“如今江都的宇文化及,山东的曹操,益州的司马昭,都视陈恬为眼中钉,肉中刺,只要我们笼络这些反王,合兵挥师东进,难道还怕灭不了陈恬吗。”

    合兵伐陈!

    李渊身形震动,目光紧紧的盯向李建成所指之处,眼神中兴奋越來越浓,如同猛然省悟一般。

    “世子所言甚是,如今陈军坐拥三州,刚刚经历完大战,羽翼尚未丰满,正是扼杀的最好时机。”房玄龄也点头道,表示赞同。

    李渊的精神,愈加兴奋起來。

    此时,沉默不语的李世民却道:“陈军虽然初经大战,元气尚未恢复,但陈军军中大将数不胜数,没有十分的把握,不可贸然征伐,还望父王三思。”

    李世民一席话,又给李渊稍稍泼了些冷水。

    李建成却冷然一笑,道:“二弟,当初是你擅做主张,率军去南部偷袭,被陈军打了一回反包围,如今却对陈军变得闻风丧胆了?”

    “大哥,你......”李世民登时气得面色发红,想要反驳。

    “够了二弟,大哥也不想和你争什么。”李建成话锋一转,旋即开口道:“我已经事先将书信寄往了各路反王,相信不出三日,各路反王就会起兵朝厉阳城进军。”

    话音刚来,李建成便上前拱手道:“如今儿臣已经胜券在握,还望父王赐我军权,让我领兵八万,南征钱塘王,为父王一统江东!”

    “好!父王便在这长安城内等待你的捷报!”

    李渊见李建成气势恢宏,便也不再多说,当即拍案同意。

    望着大殿上满脸自信的李建成,角落的李世民则是叹息不语,转身隐退而去......

    PS:(求订阅,求打赏,求票票哈)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