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李奶奶

    酷暑,不见一丝风凉,园子里的大柳树都蔫蔫的垂着布满灰尘的枝条。

    演员还要穿着厚厚的旗装,涂上一层层的脂粉,只稍微在外面站一下就是一身的白毛汗,更别提还得说对白做表情,控制情绪。

    一场戏下来,第一个动作往往是撕开领口,拿起手边任何扇形的东西扑啦啦的狂扇。

    要是一场戏拍的过长,或是有打戏的部分,体力消耗太大,稍有不慎就会中暑虚脱过去。

    谁也没什么形象可言,都是蒸在一个笼屉里的包子,剥了皮都见肉。

    “好!过!”

    孙叔培这一声如同天籁。

    张铁霖忙不迭的扯开龙袍的系带开始脱衣服,边上过来俩工作人员帮着脱,一会就只剩一件白背心和一条大裤衩子。

    皇阿玛近乎半裸的坦然坐在椅子上,拿毛巾擦着汗,别人都见怪不怪,谁也好不到哪儿去。

    “小青子!小青子!”

    张铁霖扯着嗓子喊。

    “这呢这呢!”

    褚青端着一碗凉茶凑过来,道:“张老师给您备着呢!”

    这会还不像新世纪后,连弹棉花的都能被老师老师的叫,褚青管组里有些岁数的演员统一都称作老师,听得他们心里很舒坦。

    “哈哈,还是你小子有心!”张铁霖笑道,拿起碗喝了一大口,就觉得一股甘甜顺着喉咙直入周身百脉,随后滋生出一阵阵清凉,无不通透。

    他一口气干了大半碗,抹了抹嘴,叹道:“可算活过来了,这三伏天拍戏真不是人干的活!”

    “要不要再来点?”褚青问。

    “行,再来一碗。”张铁霖道。

    “好嘞!”

    褚青跟个店小二似的吆喝一声,又跑了回去。

    片场附近有一棵大树,枝繁叶茂,罩着方圆十数米的一片阴凉,这就是褚青的地盘。

    他的活计就是看管道具,另外别人有事也得去帮忙,不过人家管器材、看服装、订盒饭什么的,都做的熟,实在忙不过来的时候才找他。所以他就是早晚忙叨些,早上把道具出库,等着拍哪场戏用到,来个人登个记,晚上散工,自己再去把这些道具整理入库。

    平时就是闲着,褚青又是个呆不住的。看这帮人一天热得不行,就自己掏了点钱,跑到外面买了些金银花、菊花、甘草、夏枯草什么的,几十块钱能买好几大包,然后就开始煮凉茶。

    就在这棵树底下,有个大水桶,褚青每天晚上在宾馆煮好了一大锅凉茶,就倒进水桶,第二天一早拉到片场。

    每天都一滴不剩,连桶底都被那帮孙子刮薄了。

    凉茶这东西,不是说你本身凉就叫凉茶。像后世跟人没完没了打官司的小红罐,搞得人们误认为凉茶都得放冰箱里镇一下子,拔凉拔凉的喝下去才叫爽。

    这不对,那叫凉水,不叫凉茶。

    褚青煮的是最传统的凉茶,喝起来甚至感觉温温的,喝下去先出薄薄的一层细汗,再过一会,那种凉爽就跟小草一样在心里面钻出来了。

    这一碗,能顶半天。

    树底下还有两张桌子,几把椅子,跟个茶摊似的。褚青自己弄了张破旧的躺椅,闲着的时候往上一躺,又凉快又舒坦。

    别的工作人员很是羡慕嫉妒恨,但也不好说什么,人家自己拿钱给咱们煮凉茶喝,味道又好又解暑,拍拍胸脯说说,谁没去喝过几碗?

    吃人家嘴短,加上褚青平时帮他们干活也痛快,招呼一声二话不说就来,这样的人,谁也说不出不是。

    却说他颠颠的又给张铁霖端了一碗过来,手里还拽着张纸,道:“张老师,您看看,这我昨天写的。”

    “嗯,我看看。”

    张铁霖展开一看,上面似模似样的写着四个大字:海纳百川。

    “您看咋样?”褚青小心翼翼的问。

    “也是四个字。”张铁霖道。

    “怎么讲?”

    “狗屁不通!

    褚青一听郁闷了。

    他一直就听说这位皇阿玛写字写得好,就借着献殷勤的机会套近乎,跟张铁霖请教书法。

    其实褚青打小就觉得自个将来能成为一名艺术家,写个字,画个画,弹个琴啥的。没成想,被家里那位老爷子拳打脚踹,硬生生给逼成了一个糙汉子。

    但他文艺之心不死,上辈子忙于生计,只能把这个念头深深的埋在心里,这辈子却又活过来了。

    张铁霖看着严肃,人却随和,老说演戏是他的副业,书法才是他的追求。

    褚青这一请教,正骚到了他的痒处,不过对待此事却异常认真。当人家老师就得言传身教,一辈子的情谊,一辈子的功夫都在里头,不可轻允。

    所以对他的请求就没立时答应,一来觉得这是个很严肃的事情,二来就觉着年轻人玩闹,图个新鲜,三五天热乎劲也就过去了。

    虽然没答应,但也提了个要求,就是让褚青每天写副字给他看,字多字少不限。

    意外的是,褚青还真写了,白天不好意思当着众人写,晚上回到小单间偷偷摸摸的练。每天至少一幅字,满片场找他评鉴。

    但实在是惨不忍睹,张铁霖一开始看不过去就指点了几句,没想到随后几天褚青送来的字越来越像样。

    当然,这个像样是跟之前的水平比,起码能看出横竖来,不再歪歪扭扭的跟被轮X了似的。

    比如今天这幅海纳百川,工整端正,外行人一看起码觉得不难看,但张铁霖浸淫书法十几年,只给出个狗屁不通的评语。

    “你这字啊,要是用钢笔写成这样还算凑合,但用书法的眼光看,就是狗屁不通。”张铁霖喝了口凉茶,点评道:“我说你小子是真傻还是假傻啊!我还头回看着学写字就自个在纸上瞎划拉的,你要真想练字,起码也得弄本字帖来啊!”

    “……”

    褚青满脸惭愧,默不作声,居然把这最基本的常识都忘了。

    张铁霖见他这样也不继续臊他,道:“我看你也是有心了,平时没事可以过来咱们交流交流。”

    “谢谢老师。”褚青一听大喜。

    “哎!老师我可当不起,咱们就算同道中人,不分辈分,一起进步。”张铁霖说起这方面的事还真有点古风。

    “那张老师,您看我先临什么字体好?瘦金体行不行?”褚青问。

    “啊呸!”张铁霖用一种不知天高地厚的眼神鄙视了下他,道:“年轻人别好高骛远,瘦金体是漂亮,但那是你学的么!初学者讲究个上手,讲究个习惯,把习惯培养好了,才能想别的。这样,颜真卿的勤礼碑,你先写着,写熟了再换多宝塔碑。”

    “我怎么个才算写熟了?”褚青不解。

    张铁霖慢慢道:“我小时候,家后面就是西安碑林,三千方碑石,哪朝哪代哪位神仙的字,一清二楚。到现在,快二十年,我连写日记都用小楷,就这,我也不敢说是入了行,只能算业余爱好。你觉着你得怎么个才算写熟了?”

    ……

    被张铁霖打击一顿后,褚青反而更兴奋。

    这种兴奋来自于不同的尝试,比如拍戏,比如书法,都是上辈子没经历过的。只有做这些事的时候,他才会意识到自己正在经历的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人生。

    褚青买了几本字帖,开始他的练字生涯。

    这事被范小爷嘲笑了好一阵,无外乎就是你丫打架那么厉害,不好好干这份很有前途的职业,偏偏去学写字,真是蛋疼!

    剧组来山庄快俩礼拜了,据范小爷说拍摄进度极为缓慢,每天只能拍一点点。一是因为演员都是新人,容易出错,二是这剧组似乎被诅咒了,不停的在换演员。

    赵微从紫薇换成小燕子就不说了,其实在林心茹顶上来之前,何袖琼考虑过让范小爷演紫薇,后来又顾忌两位女主不能全用内地演员,才启用了林心茹。

    而开机后不久,先是演纪晓岚的演员因故被换下,然后又是演容嬷嬷的演员,因身体不适也突然退出。

    每换一次演员,不仅意味着之前拍的胶片完全作废,还有更重要的就是新演员和导演的磨合问题,因此更拖累了拍摄进度。

    四大主演和皇阿玛皇后,包括宫女太监,他们每个人的戏褚青都围观过。这帮人就像皇后的扮演者戴纯荣的表演方式一样,非常舞台化,模式固定而且浮夸。皇阿玛一生气就是吹胡子瞪眼音量飙升,五阿哥一着急就是皱眉抬手眼神焦虑,小燕子永远在逗比,紫薇花永远在玻璃心,尔康永远在四十五度角装逼……

    褚青通常看着看着就出戏了,也就没了围观的兴趣,那画面太美他实在不敢看。

    唯独有一位,每次出镜,褚青必去观摩。

    没错,就是观摩。

    喏!就是正在跟前歇脚的这位老太太。

    “我说小青子……”

    “得!您可别跟张老师学,叫的我跟个太监似的。”褚青操着一口半生不熟的京片子抱怨。

    李名启发出一阵沙哑的笑声,道:“青子!你哪学的这手艺,开家铺子都够了!”

    “都因为我妈啊,她老爱上火,我就老给她煮凉茶喝,这手艺就练出来了。”褚青说的倒是实话。

    “哟!还是个孝顺孩子,那你现在不在身边,她还不得怪想的?”李名启道。

    “想也没地儿想了,我爸妈都不在了。”褚青道。

    “哎哟,对不起啊青子,你可别往心里去……”李名启有点急了。

    “没事没事,都好几年了,早不往心里去了。”褚青笑道。

    李名启快六十岁的人了,看褚青就跟自个孙子差不多,不自觉就用长辈对晚辈的态度,也哈哈一笑,道:“这就对了,人嘛,总得往前看!现在有对象了没有?”

    褚青汗,您这话题跳的也太快了,道:“还没呢。”

    “也行,反正你年轻,把事业干好了再找也来得及。”

    俩人完全以一种唠家常的口气在聊天,没有一点陌生感。

    褚青一直就很喜欢这位老太太,真真的老戏骨。

    说起老戏骨,很多人都会把它跟老演员联系在一起,其实大错特错!

    老演员不等于老戏骨,那种只长岁数不长演技的多了去了,就像后世一部电视剧里的桃子妈,看得褚青那个糟心!

    反过来像李名启这样的,演戏都成了精了。

    同样演反派,有的演员虽然会让你觉得这人可恶,但你毫不期待他的出镜,也很容易忽视他的存在感。

    但像容嬷嬷,褚青当年看还珠的时候,恨得牙尖都痒痒。但只要这个一脸横肉的老太太出现在镜头里,无论跟谁搭戏,你的注意力就不自觉的被她吸引去,甚至好长时间没见还会念叨这个人。

    相比之下,跟容嬷嬷对手戏最多的皇后娘娘,简直就是一大型背景板。

    老太太聊得开心,她刚进剧组没几天,年纪又大,每天的戏不多,褚青的茶摊子就成了她最爱呆的地方。

    “青子,我听说你也有个角色是怎么的?”李名启问。

    “对,我演柳青,那得回京城之后才能拍我的戏。”褚青道。

    “那你怎么不去看看他们怎么演呢,你是个新人,就得多看多学,自己再多琢磨,这么着才能进步。”李名启语重心长,一番好意。

    褚青笑笑,没说话。

    他能说,除了您这老太太,那帮人的演技我都没看上么?

    “褚大爷!褚大爷!”

    褚青的眼皮一跳,不用看就知道是谁过来了。

    一阵急促促的脚步声,范小爷露出小脸,道:“你咋还在这呢,快去那边看看!”

    “出啥事了?”褚青纳闷道。

    “你还不知道呢?!”

    范小爷一脸惊讶,不过怎么看怎么都觉着兴奋更多一些,道:“周洁跟导演吵起来了!”

    <a href=>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阔男书库!</a>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