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半日(上)

    凌晨三点。

    园子里已是人声一片,布景、灯光、摄影和其他剧组人员忙来忙去,炽热的大灯照的地上雪亮一片,竟有种异常的热闹。

    褚青拎着满满一大桶凉茶放到树底下,然后去搬道具。

    一手抱一大花瓶正小心的往楼里走,不时躲闪人群,忽然猛地后背被撞了一下。

    褚青左手一松,花瓶就要脱手,急忙左臂一探,直接搂在了怀里,才没有碎掉。

    松了口气,回头看那冒失的人,不由一怔。

    就见林心茹穿着一身古代闺秀的服饰,脸上也画好了妆,都很正常的样子。但褚青却注意到她的眼睛里神采不对,茫然焦虑。

    “对不起,我没看到,对不起。”

    林心茹正急着往里赶,没注意到人,见撞了褚青,连连道歉。

    话说褚青现在在剧组也是颇具传奇色彩的一号人物。

    “没事没事。”他平时跟林心茹没什么交流,只在派送凉茶的时候才说了两句话,觉得是个很乖巧的小姑娘。

    “彬哥,这个放哪啊?”褚青问副导演田志彬。

    “这俩高脚凳,一边一个,小心点啊!”田志彬道。

    褚青力大手大,单手直接把花瓶稳稳当当搁了上去。

    这是外间,孙叔培正在里面跟摄影师研究拍摄事宜。摄影组是内地的人员,仗着资方背景一向不太看得起孙叔培,两伙人经常吵,这会又在吵。

    褚青就看到林心茹跑到孙叔培那里,似问了几句话,孙叔培表情不太自然的答了几句,然后林心茹就一脸失落的走出来。

    “哎彬哥,她咋回事啊,好几天没见上戏了?”褚青很八卦的问道。

    田志彬也小声道:“我听说啊,琼遥老师那边有点想法,可能会换人。”

    还换?嫌折腾得没够么!褚青微微惊讶。

    林心茹坐在外面的一张椅子上,呆呆的看着面前出来进去的工作人员,几天前自己还是他们中的一员,现在却被排斥在外。

    听自己的经纪人说,原因就出在她前不久拍的一部电视剧上面。

    她是个实打实的新人,有机会就不能放过,便接了一些半大不小的角色。她前阵子拍的一部时装剧,正在台湾放映,老实说在里面表现很差,扮相又不好,好死不死的又让琼遥看到了,就对她能否出演紫薇产生了疑虑。

    三天前,何袖琼已经回了台湾,带着林心茹拍过的几场戏的带子,待跟琼遥商量后再做决定。

    林心茹觉得自己就像在刑场上等着被砍头的犯人,是生是死完全凭别人的意思。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让她几乎崩溃!

    好几天了,每天都是早早起来化好妆,然后不上戏,就这么等着。

    林心如抱着胳膊,把头埋起来,她后悔死了接那部烂剧。

    她的脸贴着身上的戏服,传来一种粗砺的触感,从身边经过的人都似有意无意的瞥来玩味的目光,还有不时的窃窃私议。

    这一切都让她觉得自己像个笨拙的笑话一样,供人参观取乐。

    她越想越难过,肩膀慢慢抽动,只想大哭一场。

    “哎你可别在这哭啊,一会儿就要拍了,影响大家。”

    就在她实在忍不住想哭的时候,耳边传来这么一句十分欠揍的话。

    褚青很尴尬的看着林心茹抬起那双泪眼,充满了委屈。心里暗骂田志彬,这种得罪人的事为毛让我来做?

    林心茹小羔羊一样的眼神让他很有负罪感,心慌意乱道:“那个,不是,是这样……”

    “不好意思,我这就走。”林心茹被他一打岔,那**上就要迸发出来的情绪又给压回去了。

    说完就起身,往片场外围走去。

    褚青看了看她瘦削的肩膀,又看了看蒙蒙亮的天儿,有些担心,挠了挠头,在后面不远不近的跟着。

    剧组住的宾馆在山庄里面,一帮人平时也多在这个区域活动,很少出去。林心茹自己左走右逛,不知道上哪去,又不想回房间,走来走去竟到了山庄门口。

    褚青一看,这是要出去啊,连忙开口叫道:“哎!你去哪儿啊?”

    林心茹回头,诧异道:“你跟着我干什么?”

    “呃……孙导放了你一天假,让我告诉你一声。”褚青说完只想抽自己,这什么烂借口!

    “哦,谢谢你啊。”林心茹苦笑一声,转身又想往外边走。

    “你想去哪儿啊?”褚青又喊。

    “我就是随便走走。”

    “那我陪你吧!”

    “不用麻烦你了,我自己逛逛就行。”

    “哦对了,孙导还让我带你到附近玩玩,我得负责任啊,不然孙导该骂我了!再说你人生地不熟,你能往哪儿走啊?”

    褚青扯了个谎,脸不红心不跳,暗道大姐你回去睡觉不行么?你就是想出去也别让我看着啊!我既然看着了就不能让你一个小姑娘自己到处乱窜啊!

    他这种心态,说好听是关心人,简称犯贱。

    “这个……”林心茹迟疑了一下。

    褚青见她松动,又加把劲道:“这周围有挺多好玩的地方,反正你也没事,啊不是,反正你也有一天假,正好去散散心。”

    林心茹正处在一种非常迷茫非常没有安全感的状态,有些被说动,犹疑道:“那,那我们去哪儿?”

    “附近有个大佛寺,要不我们先去哪看看?”

    “那就麻烦你了!”

    …………

    褚青也是第一次来避暑山庄,但呆了这么多天,对边边角角早就打听的一清二楚,周边的景点都门清儿。

    大佛寺离山庄很近,打车也就十分钟,坐公交五六站的样子。

    俩人在公交站等车,林心茹一边抱怨:“你看我衣服还没换呢,这怎么能出去见人,我还是回去换衣服好了。”

    换衣服这茬,俩人都忘了,林心茹穿着一身古装站在哪儿,就像黑夜中的萤火虫一样,拉风无比。

    “不用换了,你这样多好看!”褚青不想再折腾,拍着马屁。

    “可……”

    林心茹还想再说,车来了。

    “走吧,上车上车!”

    褚青拉着她上了车,此时是早上,车上人不多,座位空了大半。

    林心茹这身装扮一上来,就惹得频频注目。

    她坐在最后面,满脸通红的低着头,不时瞪褚青一眼。

    林心茹的气质就是那种娇俏柔婉的女子,这身清装身量正好,色彩鲜亮,衬得她更是娇媚可人。

    俩人斜前方是对老夫妇,那老头从她上车眼睛就一直盯在她身上。

    老太太吃味了,拧着老头的耳朵,骂道:“你个老不正经的,老盯着人家小姑娘看什么看!那是你看的吗?”

    “那不是我看的,是谁看到?”老头哎哟哎哟的叫唤,犹自嘴硬。

    “那是人家男朋友看的!你打年轻时候就好这口,就是有贼心没贼胆,没想到啊,都七老八十了还贼心不死!”老太太骂道。

    “我这岁数,连贼都特么没了,还有个屁贼心贼胆啊!”老头继续嘴硬。

    这话逗得车上人都一乐,这老头太搞笑了。

    褚青也呵呵一笑,看林心茹懵懂的睁着俩大眼睛,心道台湾同胞理解不了咱们这种北方段子啊!

    老头老太太一番热闹,车上气氛居然活跃起来了。

    一个中年人问道:“小姑娘,你这身打扮是干什么的?”

    旁边一大妈接话:“还能干什么,拍戏的呗!”

    同伴又接道:‘哟!拍电影还是拍电视剧啊!看这衣裳是古装戏吧,那咋还拍到公交车上来了?”

    “穿古装就是古装戏啊!也可能是现代戏啊!”有人叫板。

    “放屁!穿什么样的衣裳就得干什么样的事儿!你回家叫你媳妇穿一貂皮大衣给你洗袜子看看!”

    ……

    这通七嘴八舌,充分显示了人民群众的八卦热情和牙尖嘴利,只是让林心茹愈加的窘迫,不停的揉弄着自己的小手。

    “那个,各位乡亲父老!”

    褚青一看自己得说话了,不然她下一站可能就自己跑下车了,开口道:“咱们确实是拍电视剧的,就在山庄里面拍着呢!这剧叫《还珠格格》,她是里面的女主角,别看年纪小,人家可是台湾来的大明星!到时候在电视上播了,大家还得多捧场!”

    说完用胳膊捅了捅林心茹,意思你也得说两句啊。

    林心茹看着褚青鼓励的目光,声音微弱的道:“我叫林心茹,请大家多多支持我!”

    一句话说完就跟茄子被霜打了,再也不肯抬头。

    那帮大叔大妈一听更兴奋了,又开始议论。

    “哟!还是台湾来的呢!小姑娘不容易啊!”

    “他说那叫什么格格,那你是演格格么?”

    “能在车上碰见,这就是缘分,到时候咱们一定支持!”

    “小姑娘你长得挺好看,你男朋友就一般了啊!大妈说话直你别见怪啊!”

    “那你们这是干嘛去啊?”

    问得这俩人一身一身的出汗啊,总算听着个正常的问题了,褚青道:“咱们去大佛寺看看,刚拍完一场戏,衣服都忘换了。”

    那大妈彪悍的道:“哎那地儿我熟啊!一会跟着我走,不用买票!可不能亏了咱们台湾同胞!”

    <a href=>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阔男书库!</a>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