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停拍

    周洁真的是个很奇葩的人。

    他从第二次在马上摔下来到现在,居然已经歇了二十天。屁大点伤早就好利索了,一听说还要骑马,就心有余悸,死活不肯回剧组。

    不仅玻璃心,还是玻璃身!

    何袖琼和孙叔培领着大队人马,磕磕绊绊的勉强拍完了坝上的戏份,回到避暑山庄,就陷入了一种很尴尬的局面。

    本来是四大主演,两男两女,现在少个人还怎么拍?

    只能先把周洁的戏份跳过去,但尔康这个人物作为剧中主角,几乎跟每个人物都有交集,把他的戏份跳过去就等于重新编理了一次剧本。特别是跟他对手戏最多的林心茹,好容易捱过了换角风波,结果现在又缺了周洁,还是会出现一连几天不上戏的状况。

    孙叔培愁得连头发都白了几根,他现在脑袋一片混乱,原来的剧本已经断片了,现在根本没有一个清晰流畅的剧情思路。

    何况还有那个添乱的摄影组,从开拍就一直跟他互看不爽。表面上看是双方拍摄理念不同而产生的争执,其实还不就是权力争斗。

    孙叔培是制片方找来的,实际就是打工的,摄影组却是投资方内部的人,外人总比不过亲儿子。摄影组的那几个也是挑事的,总想压过孙叔培,树立自己的老大地位。

    要说孙叔培真不想理这些个烂事,自己就一拍电视剧的,又不是搞政治斗争,但不争不行,作为导演必须要保证自己的权威,要是让一摄影师比下去了,剧组谁还信服你,传达个指令都没人听。

    “唉……”

    李名启十分钟已经叹了三回气了,脸上的褶子似乎又深了几分。

    “我说李奶奶,至于这么愁么?”褚青不解。

    “你懂啥,我拍的戏也算不少了,就从来没碰过这么糟心的剧组。”李名启道。

    “剧组好不好跟咱们有啥关系?”褚青晒然道。

    李名启脸色一正,道:“青子你这话可不对,你是不是就觉得反正也给我钱了,戏拍成啥样都跟我没关系?这可不对啊!咱们当演员的,挣点钱那是为了讨生活,但演戏,那是追求。”

    “啥?追求?”褚青奇道。

    他看那些拍戏唱歌的明星,无非就是为了赚钱,还能跟追求这种高大上的字眼联系起来?

    “对!你想想啊,人这一辈子,能有机会体验各种各样的角色,演绎各种各样的人生,这份机遇,除了演员,别的都不行。”

    李名启那已显得有几分苍老的眼睛里,忽然迸发出了异样的神采,说道:“你经验少,可能体会不到。往后你要真碰上那么一个角色,甭说别的,就那么一眼,你就知道这个角儿,就是给自己预备的!那种感觉,怎么说,就像王八看绿豆,怎么瞅怎么顺眼。自己再一演起来,全身都是劲,恨不得钻进本子里去,那叫一个过瘾!”

    她长出一口气,叹道:“演员一辈子能碰上这么个角色,死了也值了。”

    褚青听得一愣一愣的,又想起了小武。

    演的时候是挺有意思的,但要说过瘾,甚至什么人生追求,还差太远。可能因为,它不是像老太太说的那种,跟自己天生注定的角色。

    “这戏还是挺好的,就这么糟蹋了,可惜啊!”

    李名启又回到最开始的话题,又叹起了气。

    “咋就糟蹋了,这每天不还在拍着呢么?”褚青道。

    “嗨!拍是拍!你知道一天能拍几场戏么?”李名启问。

    褚青摇摇头。

    李名启伸出一只手,道:“顶多五场!”

    对这种专业性的名词,褚青根本没概念,所以也不知道是多是少。

    李名启看他茫然的小眼神,解释道:“这一场戏啊,没有固定的时间,得看剧本和导演咋安排。有时候你一个动作或是一个表情,这就算一场。有时候就复杂了,一场戏能演好长时间。”

    褚青明白了一点,问:“那咱们这咋算的?”

    “这么跟你说吧,一集电视剧四十多分钟,咱们一天最多也就拍个七八分钟。”李名启道。

    这话通俗易懂,褚青瞬间被惊到了。

    还珠他记着是24集,按一集四十五分钟算,一共一千多分钟,但这是最终播出的镜头,实际拍的甚至要翻一倍还不止。

    粗略一算,卧槽!

    “那不是要拍一年?!”

    “就是啊,不过肯定不能真拍一年,就像我哪会儿说的,黄了!”李名启道。

    褚青一听,也跟着叹了口气。

    老太太说了许多话,有些累,歇了一会,才后知后觉的问:“咦?兵兵那丫头呢?”

    褚青也纳闷,道:“我也不知道,一早上都没看着。不过她这人不禁念叨,一会就不知道从哪儿钻出来了。”

    李名启哈哈一笑,道:“成天跟你们一起混,我都感觉自个年轻了不少。”

    褚青也笑道:“您照顾我们,那是您看得起我们。”

    “什么看得起看不起的,我又不是啥腕儿。”李名启笑道:“你们俩孩子,我就是喜欢,顺眼,对脾气。”

    “那个坏蛋有什么可喜欢的?!”

    一个清脆娇嫩的声音插了进来。

    李名启对褚青笑道:“哟,她还真不禁念叨。”

    范小爷一屁股坐在旁边,挽住老太太的胳膊,道:“他说我啥坏话呢?”

    李名启拍了拍她的小手,道:“他说你好看可爱,聪明能干。”

    “我才不信!”范小爷傲娇的一仰头。

    “你跑哪儿去了?”褚青笑问。

    “哎对了对了,说正经事。”范小爷神经兮兮的道:“我刚才看到琼姐和孙导在说话,就偷听了一会。”

    褚青问:“听着啥了?”

    “具体没听着,俩人好像很不高兴,我就听着一句,说一会要给我们开会。”范小爷道。

    李名启一皱眉,道:“给我们?”

    “嗯,就是全体人员。”

    …………

    宾馆,大会议室。

    中间是个环形桌,摆着十来把椅子,四周贴墙根也是一溜的板凳。

    近百号人挤在屋子里,整个剧组除了特别特别边缘的人员,有名有号的都来了。

    能往中间坐的人都还没来,褚青挨着范小爷,躲在一角,听众人窃窃私语。

    屋里有空调,倒不是很热,但褚青最烦的就是开会,尤其是这种很多人的会,感觉自己被闷在了个全是苍蝇的罐子里。

    一会,门被推开,进来三个人。

    前两个都认识,何袖琼和孙叔培,后面那是个中年男子,西装短发,很干练的样子。

    褚青不认识他,但敏锐的注意到,这人进来的那一瞬间,摄影组的那位带头老大脸刷地就白了。

    三个人坐在桌子旁,那中年人扫视一圈,道:“你们几个也过来坐。”

    正是对摄影组说的,于是那几个人轻手轻脚的凑到环形桌旁。

    何袖琼先开口介绍:“这位是欧阳台长。”

    她这一说褚青就知道了,不是别人,正是芒果经济台的台长欧阳,也是还珠的出品方之一。

    这部剧是由琼遥奶奶的公司和芒果台联合制作投资的,欧阳作为大BOSS之一,跟琼遥一样,轻易不露面。现在居然千里迢迢赶到这里,怕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果然,待众人安静,何袖琼道:“昨天琼遥老师给我打了个电话,跟我说了一件事,说实话,我也被她这个决定惊呆了……”

    她顿了顿,接着道:“琼遥老师决定停拍这部戏!”

    如果褚青还记得上学时候的作文风格,一定会写:这句话就像往平静的湖水里投了一颗石子,激起层层水浪。

    他没听别人如何的议论,如何的展现各种颜艺,只看了眼李名启,正巧老太太也在看他,俩人默契的暗叹一声。

    范小爷有了心理准备,还没怎么样,但苏友鹏、陈志鹏和林心茹这三个人,就像瞬间石化了一样。

    其中一个是新人,想出头,还有两个曾经红过,想翻身。都对这部剧寄予厚望,没成想结果居然是这样,一时间都接受不了。

    这时欧阳也开口道:“大家都知道,这部戏是两岸合拍的,而且大部分工作人员都是我们台里的,你们当中不少人我还认识。琼遥老师做出这个决定一定是有她的理由,我们别找客观原因,先从自身找原因。你们几个!”

    他点名摄影组那几个人,又接着点了几个负责重要岗位的工作人员,道:“还有你们,你们,先自己检讨一下,做的有没有缺失,有没有不负责任的地方!”

    欧阳语气忽然变得严厉起来,道:“我们跟台湾同胞合作的机会难得,如果问题真出在我们的工作人员身上,一定要严厉处罚!我从台里跑到这来,就是给你们提个醒,以前做过什么可以既往不咎,但以后必须给我摆正态度,认真配合导演工作!”

    坐在对面的摄影组都是一哆嗦,低头不语。

    何袖琼跟他的分工明显是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接着道:“大家也不必太担心,琼遥老师虽然有了这个决定,但还有挽回的余地,关键就看我们能不能让她改变想法。”

    欧阳道:“我跟何总,还有孙导,都会给琼遥老师打电话,尽力劝她改变决定。毕竟我们已经辛苦了这么久,大家都很努力,停拍损失太大了。”

    一直没吱声的孙叔培也开口表了个态。

    “这几天我们就先暂停拍摄,等我们和老师沟通之后,再告诉大家。好了,大家不用太忧心,我们一定会有个圆满的结果。”

    何袖琼最后做了总结陈词,宣布散会。

    <a href=>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阔男书库!</a>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