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天生演员

    大陆太需要一位导演把中国的城市展现给西方人看了。

    不是第五代那些大量的农村畸形的爱情故事,而是在城市中生存的人们的真实状态。

    但至少到目前为止,这个人还没出现,老贾不行,楼烨也不行,他们都太过自我和封闭。从某种意义上讲,楼烨是异常冷酷的,他无意在这座城市里寻找一段历史,一种真实,他所关心的,只是破败的城市下,一个镜像般的,最完美的,爱情故事。

    褚青在魔都呆了半个月了,他始终不适应。这里不像汾阳,怎么也遮掩不去它庞大的城市轮廓。

    他讨厌大城市。

    此时正是清晨,他穿着一身运动服刚刚跑完步,就是沿着这条苏州河。

    褚青不是楼烨,感受不到这条河带给他的那种童年习性和唏嘘,在他眼中,这就是条布满渡船和垃圾的臭水沟。

    他正蹲在河沿上抽烟,青灰色的天空和老绿色的河水,一个广袤无极,一个狭窄逼仄,八竿子也打不着的两种事物远远望去居然也会有相接的地方。

    褚青觉得自己碉堡了!

    在九十年代的魔都,在苏州河边,抽着烟,两眼望天,这种背景就算你在撸啊撸,你也会觉得自己特文艺特有内涵。

    更何况,他旁边还有个周公子陪着。

    “你怎么起这么早?”

    “年纪大了,睡不着。”

    周公子从背后来到他身侧,笑道:“你真的只有22岁么?”

    褚青瞥了她一眼,反问道:“你演小女孩儿演那么像,还好意思问我?”

    周公子笑道:“我本来就是小女孩儿!”

    褚青不说话了,其实,他有点害怕她。

    娱记圈有一套流传已久的采访秘籍,就是如何攻略那些大明星的技巧。

    比如采访陆翊,你就跟他聊阳光,采访周逊,你就跟她聊大海。

    周逊喜欢大海是众所周知的,你只要跟她说大海保准会让你的采访变得很愉快。

    这样的女孩子,根本只适合生活在童话里。她活着完全就是为了追求自己的精神充实,比如生活,以及爱情。

    俗话说,东有周逊,西有泰勒。

    这两位女神换男友的频次和数量都是世人皆知,周逊纵然比不上泰勒,但在国内当属第一。

    她不是滥情,也不是花心,只是她的爱情来的突然,去的也突然。她永远在追求爱情的新鲜感,并且对每份爱情都投入了百分百的自己。

    褚青很害怕跟这样的女孩子打交道,倒不是他自恋,以为人家会看上自己。而是他对这种异常感性,异常讲究感觉的人非常非常的不感冒。

    无论什么事情,他们所需要的永远都是感觉!感觉!感觉!

    褚青这种吃饱了就觉得天下太平的平凡苦逼,理解不了那层境界。

    “你怎么不说话?”

    周公子看他沉默不语,不禁问道。

    “啊?哦,那你怎么也起这么早?”褚青问了一句。

    周公子又有点小结巴起来,道:“被子,被子太潮了,睡的全身,全身都痒。”

    褚青道:“今天晴天,你拿出来晒晒。”

    《苏州河》不比《小武》富裕多少,就算有多的,也都给了演员片酬了。毕竟褚青已经不是以前的初哥,周逊也是个势头颇猛的新人,都不能再按路人甲乙的酬劳算。

    所以,剧组在衣食住行方面十分的节省,要多寒酸有多寒酸。

    周公子点点头,又问:“那身上痒怎么办?”

    “也晒晒。”

    “那怎么晒?”

    “这个……”

    褚青望了望东边,太阳已经冒出头,他忽地跳上河沿的方石,两条手臂高高伸展开,去够远远的那缕阳光。

    似乎觉得自己手不够长,他还跳了几下,嘴里叼着烟道:“就这么晒呗。”

    周公子噗哧一笑,用那种略带沙哑的声音道:“行了行了,太傻了,快下来。”

    褚青也觉得自己很傻缺,跳了下来,捻了捻烟头,弹进旁边的垃圾箱里。

    周公子:“你还有烟么,给我一根。”

    褚青不喜欢女孩子抽烟,但人家真抽自己也管不着,又摸出一根递给她。

    周公子叼在嘴里,褚青帮她点上。

    她狠狠吸了一口,可能太猛了,随后就被呛得连连咳嗽,白色的烟气从嘴里冒出来。

    褚青一边帮她扇着余烟,一边诧异道:“你不会抽啊?我还以为你会呢。”

    他指的是第一次见面那天,她叼起楼烨的烟,还像模像样的吸了两口。

    “咳咳,我,咳咳,我装的。”

    褚青纳闷:“那你要烟干嘛?”

    周公子终于喘均了气,看了他一眼,忽地也跳上大方石。

    学着褚青刚才的样子,嘴里叼着烟,两条胳膊用力向上伸着,去碰触那缕阳光。

    这会太阳已经升高了点,那缕细细的光线就在离她头顶不远的地方。周公子奋力跳了两下,终于在第三下的时候,被阳光照到了一点暖暖的指尖,又从指缝中划过。

    “哈哈!我碰到了!”

    周公子兴奋的在石头上又蹦又跳,疯了一样。

    褚青直接看傻了,很需要再抽根烟冷静一下。

    有时认真到呆,有时疯狂到颠,所以说么,他真的挺害怕这个女孩子的。

    …………

    剧组的摄影师是王玉,他和余力威的风格很不一样。

    他喜欢扛着那台摄影机跟着你到处跑,有时拍你正面,有时拍你背面,你以为他在你身侧,一转头却发现他又在拍那劳什子路灯。

    这样是很费体力的,王玉有时候扛不动了就用手提着,还提不稳,来回的晃。

    拍特写的时候,褚青就看着镜头在自己脑袋边不到十公分的地方晃荡,老担心会砸了自己。

    他也问过楼烨,为啥不固定着拍呢?

    楼烨说太穷了,买不起三脚架,凑合凑合吧。

    凑合个毛线!蒙谁呢!

    褚青可不信他这通忽悠,非要看看拍出来的是啥效果。王玉征得楼烨同意后,大方方的直接把摄影机递给他看。

    于是褚青和周公子挤在一起围观取景器里的画面。

    楼烨追求的镜头和老贾完全是两种风格。老贾的电影里充满了大量大量的长镜头,平实朴素,如最真实的记录。楼烨却是中位的镜头,焦距不断的推进和拉远,画面忽而清晰忽而模糊,而且在不停的晃动。

    虽然色调是灰色的黯淡,虽然画面中呈现着一种粗糙的颗粒感,虽然有时镜头的运动和节奏有点点怪,但这些,都不妨碍把褚青和周公子俩人震撼到了。

    这是昨天晚上刚拍的一场戏,周逊长发烟妆,紧紧的绿色短裙和丝袜,那张小脸忽远忽近,如一只迷离的妖精跳动在迷离的街头。

    褚青和周公子不禁对视一眼,一个在无声的问,原来你还能这么好看。另一个在翻白眼,你才知道?

    自俩人第一次的对手戏拍完,楼烨就完全放下了心,如果不是那该死的资金还在时刻困扰着他,他甚至觉得自己这辈子都可以别无所求了。

    这两个年轻演员每一次细微的变化与交锋,每一次灵动的发挥与随意,都让躲在镜头后面的楼烨整个心脏都在抽搐。

    周逊和牡丹,褚青和马达,似乎已经不存在界限,融为一体。周逊会在褚青开摩托车的时候特自然的搂住他的脖子,褚青也会走着走着就蹲下身一脸不耐烦的给周逊系好松开的鞋带……

    这些,都是剧本上没有的。这种互动,就像两个人在亲手捏塑一段浪漫的爱情,然后等它到达最美好的那一刻时,偏偏又要亲手砸个稀巴烂。

    楼烨一想到这个,每个细胞都充满了一种病态的兴奋感。

    于这部戏而言,他们俩的最大区别就是,周公子相信这个爱情故事,褚青不相信,他宁愿相信这个故事背后的真实。

    马达其实是个**上的送货员,他有过一个女人,分手后还保持着联系,经常帮她送一些违禁品。后来那女人知道了牡丹的存在,就计划着让马达绑架牡丹,然后向牡丹的父亲要一笔赎金。

    顺便说一下,那个女人就是奈安演的。

    但马达忽然觉得自己真有那么一点喜欢这个女孩子了,就故意避而不见。然后在一个雨夜,牡丹跑来他家里。

    “哥你一会悠着点啊,别砸着我。”

    褚青很担心的对王玉道,等下的镜头全是大特写,还要转圈拍,看他那小胳膊小腿生怕他拿不住机器。

    王玉开玩笑道:“放心吧,我肯定瞄准你砸,不会伤着小周。”

    褚青道:“得!昨儿白请你吃条头糕了!”

    副导演毛晓锐凑过来道:“哎青子你不够意思,光请他不请我?”

    褚青打着哈哈,转移话题,这时楼烨突然喊了一嗓子:“各人员准备了!”

    毛晓锐翻了个白眼,跟着打板:“Action!”

    褚青深吸了一口气,控制着情绪,站在幽暗的门口,拉开门,门外映出一片明亮的晕黄色。在这片晕黄里面,是全身湿透的周公子。

    她抱着这个男人送给她的生日礼物——一个洋娃娃,脸上不知是雨水还是汗水,喘着气,被冻得发抖。

    看见褚青,她忽地咧开嘴笑了一下,然后战战兢兢的看着他。湿湿的头发黏在额头上,下面是一双明亮的眸子,害怕,而且委屈……

    褚青拿着毛巾,面无表情的帮她擦擦脸,动作不轻也不重。

    周公子抿着嘴,惶恐的打量着这个房间,总让人觉得她下一秒就会哭出来,却硬生生的忍着。

    她偏头,看见桌子上放着一瓶酒。

    几乎没有思考的,她拿起酒,拧开盖子,倒进自己嘴里。酒顺着嘴角淌下来,眼泪也顺着眼角大颗大颗的往下滴。

    褚青过来就要抢那瓶酒。

    周公子死死抱着不撒手,瘦小的身子被褚青拽的歪歪倒倒,哭道:“我喝多了你才让我留下来!”

    褚青抢下酒瓶,放在桌子上,一回身,就被她更加死死的抱住。

    周公子搂着他的脖子,热烈而生涩的吻着他的脸,吻着他的嘴唇,然后紧紧贴在他的鼻子上,哭道:“你不理我是不是因为你喜欢我?”

    外面雪亮的雨色透过窗栏照在他们脸上,形成分明的光影,雷声轰轰,大雨倾盆,天花板吊着那个150瓦铮亮的大灯泡在俩人头顶晃荡。

    王玉转过机位,换到俩人的另一边。

    周公子泪水湿了脸,不停的吻着他,试着伸出舌头又缩了回去,最后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

    褚青露出正面,仍然是木讷的表情,那对眼睛却已经被她的炽热融化了。

    他惶恐这个女孩子对自己的爱情,他又迷茫自己对她的爱情……

    “好!”楼烨喊停。

    周公子仍然紧紧抱着他,仍然哭的撕心裂肺。

    褚青也抱着她,他是第一次拍吻戏,没有想象中的激动,异常的平静。过了一会,听哭声愈小,才揉了揉她的头发,轻轻把她推开。

    周公子抽抽搭搭的,看大家都在瞅着,脸一红,不自然的转移注意力:“导演,我演的怎么样?”

    楼烨竖起大拇指,赞道:“小周你就是天生的演员!”

    说完又对褚青补了一句:“青子,你也一样。”

    褚青:“……”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