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大家都很兴奋

    褚青头一次碰上连续两天都有戏的情况,早早跟何袖琼打过招呼,晚上不想折腾回家,就跟组到宾馆去蹭一宿。

    原本给他安排在一个副导演房间,结果苏友鹏可能因为跟他讨论了半天帽子的问题,友情见长,主动要求他过去侍寝。

    苏友鹏算组里腕儿最大的一个,房间里虽然也是两张床,却是个小套间,外面还带着个小客厅。

    褚青感谢他传递来的善意,跟他接触几次后,觉着人也很好,会是个朋友。

    说来自己有时候想想,这辈子交的朋友好像很多都是女生。

    男的只有老贾、顾正和余力威这三个货,至于楼烨,总觉得跟他意识形态完全不一样,有点代沟。还有刘晔党浩那几个,还不太熟,只能算认识而已。

    “咚,咚咚,咚!”

    寂静的走廊里,昏暗的廊灯下面,褚青鬼鬼祟祟的轻轻敲了四下暗号。

    “吱呀!”

    门被拉开一条小缝,范小爷也贼头贼脑的探了出来,看看四处无人,一下把他拽了进去。

    褚青手里拎着一个大行李包,扔到床上,无奈道:“至于么,跟偷东西似的。”

    范小爷盘腿坐在床上,拉开包就开始翻,道:“当然了!大半夜的你跑我这来,让别人看见怎么办?”

    一边说,一边扯出件淡蓝色的薄毛衫,又不知道从哪变出一个衣服挂,道:“挂那边去!”

    褚青接过来,抻了抻下摆,挂到墙上的一根铁丝上。

    “那裤子你带来没?哦,这呢。”

    “那件外套呢?”

    “哎呀,看你叠的,全是褶子……”

    丫头碎碎念的把包里的衣服翻出来,最后又拽出一条,嗯,粉底的,带着小碎花的,秋裤。

    “呀!”

    丫头小脸一红,比藏她偷摸买的那条蕾丝内*裤还快的速度,飞快的把秋裤塞到了被子底下。

    褚青眨了眨眼,不知该转身回避一下,还是戳在这继续坚挺。这种情况,让他也很尴尬啊!

    范小爷之前给褚青打电话说这事,让带点厚衣服来,只提了一两件喜欢的。褚青一想应该不够穿,索性把她的秋冬衣都划拉划拉,一起打包背了过来。

    当时也没注意,居然还藏着这么个玩意儿。

    这东西,不管叫秋裤衬裤还是棉毛裤,总之最大的作用不是御寒,而是抑制性激素生成。

    很多女生敢在男人面前脱内*裤,但你问问她们敢在男人面前脱秋裤么?

    尤其裤腿还包在袜子里头……

    有多少妹子,一到入冬基本上就断绝了跟男朋友的啪啪啪行为,不是因为冷,而是因为齁难看齁难看的秋裤。

    当然了,如果你需求的情*趣点很特别,倒可以试试。让你女朋友倒在床上,双腿分开,迷离的说一句:来吧,撕碎我的秋裤吧!

    呃……

    褚青打了个寒颤,这画面太醉人了。

    他凑过去,屁股搭在床边上,帮忙整理着衣物。看着她晃动的小脑袋,张了张嘴,才吐出一句话:“今儿累么?”

    “还行。”

    范小爷一顿,低低道,从下往上的瞄了他一眼,又垂下头。

    褚青忽然也不知道说什么,白天的气氛让他很难受,这不是对错的问题,而是对俩人以后生活的一种不自信和迷茫。

    丫头也很难受,她宁愿痛痛快快大哭一场,也比现在堵得慌强。

    其实说他们俩,有矛盾么?

    屁都没有!

    就是一个想得太多,另一个想得更多,然后谁都不敢说,还都害怕,怕一说出来就会吵架。

    若是说开了,这点破事,怕是自己都觉得蛋疼。

    屋子里一时间沉闷起来,俩人头碰头的都在干活,谁也不吱声。

    范小爷把现在穿还有点早的衣服挑出来,细细叠好,摞在一边。褚青就把她选剩的,一件件的铺平,挂好。

    上衣,裤子,棉袜,手套,还有给她新买的保温杯什么的,装了满满一大包。

    待他把最后一件挂上去,丫头也叠好了衣服,下了床,把那行李包塞进床头柜下面。

    她顺手把台灯调的亮一点,然后直起身,忽然不知道该干什么了。不想回床上去,也不想说什么,只好背对他,傻站在哪儿。

    那橘色的灯映着丫头的脸,又穿过她耳边脖颈的细细绒毛,衬在褚青的眼睛里。

    他的嗓子很干涩,站在墙边,看了那个小小的背影好半天,才叹了口气,走过去双臂一伸,从后面紧紧抱住她,嘴唇在她的耳坠鬓边轻轻蹭着。

    “唔……”

    范小爷微微一挣,又软了下来。忍不住抽噎了一声,没哭,但十分委屈的道:“你干嘛呀你!白天给谁甩脸子看呢!我招你惹你了?”

    褚青没说话,只是抱她愈加的用力,像要揉碎在自己怀里。

    好一会,丫头才转过身。

    睁着两只大眼睛,满是怨怨的,往前一凑,那俩小板牙就咬住了他的嘴唇,很使劲很使劲的在咬,直到感觉有丝丝腥气渗入舌尖,才放开他。

    “不生气了啊,我错了。”

    褚青揉了揉那张小脸,拉着她坐到床上。

    范小爷腿一跨,就骑在了他腰间,胳膊紧紧搂住他脖子。褚青也抱着她的腰,就像以前一样,身体轻轻的前后摇晃,如两个孩子在荡着秋千。

    俩人都闭着眼睛,似都停止在这一刻的时光里。

    “哎!”

    范小爷情绪缓和下来,轻唤一声,道:“你今天又是一天戏吧?”

    “嗯,还有夜戏呢。”

    “那你还回来住么?”

    “不了,我回家,明天还有课呢。”

    范小爷轻轻推开他一点,看着他的眼睛,道:“你说,咱俩能有那么一天么?”

    褚青知道她在说什么,笃定道:“一定有!”

    “真的?”

    “真的!”

    “呵……”

    范小爷轻笑了下,用鼻尖蹭了蹭他的鼻子。

    又忽地伸出小舌头,在被她咬破的下唇上柔柔软软的舔了一圈,然后贴住他的嘴唇,舌头跟条小蛇一样,伸进他嘴里来回搅动。

    俩人有段时间没亲热了,这会正是情浓时候,都近乎贪婪的想要把对方完全攻陷,变成只属于自己的珍宝。

    “嗯……嗯……”

    两条舌头缠绕了一会,范小爷的鼻息渐重,脸也泛起丝丝红晕,喉咙里挤出似痒似酥的几声轻吟。

    褚青的手从她的腰间,慢慢滑到衣服里,温热的手掌贴着凉凉的皮肤,俩人都是微微一颤,只觉得毛孔都舒张开了。

    他手指划过细细小巧的骨节,一路往上,摸到了她的胸*罩扣子。

    别钩有三个,褚青稍稍用力扯了一下,只解开了俩,还剩一个顽强的挂在上面,紧紧的防护着少女的酥香。

    他又扯了两下,还是没解开。

    范小爷可能觉得后背有点勒,舌头从他嘴里缩回来,低嗔道:“笨死啦!”

    《麦田里的守望者》中,霍尔顿就是因为长时间解不开那个姑娘的胸*罩扣子,而失去了一次变大人的机会。

    褚青不知道霍尔顿是谁,但也觉得很尴尬,以前帮媳妇儿脱衣服的时候可没这么费劲啊?

    范小爷抿抿嘴,把手伸到后面,想帮他解开。褚青按住她的手,自己又试了一次,总算别钩兄很给面子。

    带子脱落,丫头就觉得胸前一松,清清凉凉的,明明外面还穿着件衣服,却像毫无遮拦的贴在他身上,心里滚烫得近乎沸腾。

    褚青的手指在那细细滑滑的背上轻轻抚弄,眼睛里的炽热都要将她融化了。

    “咚!”

    就在俩人都快把持不住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一声细微的响动,似有什么东西不小心撞到了门上。

    范小爷和褚青都是一激灵,停下动作,竖起耳朵听,紧跟着,门口好像又有阵悉悉索索的声音。

    丫头从他身上滑下来,两手往背后一伸,交错一扣,让男朋友费了好大劲的扣子瞬间被系上。

    俩人蹑手蹑脚的蹭到门口,对视一眼,丫头先开口问:“谁?”

    没人回应,反倒传来踏踏踏的脚步声,而且听上去还不止一个。

    “……”

    “……”

    俩人又对视一眼,同时撇撇嘴。

    褚青听那脚步声没跑多远就消失了,不禁问:“你隔壁都谁啊?”

    丫头也反应过来,无奈道:“还能有谁啊?”

    某些事情,是需要一个很流畅的过程才能直达终点。如果被打断了,往往不能继续下去,而是得重头再来。

    褚青看了看表,再有不到俩小时就开工了,笑道:“那我先回去了,你还能睡一会儿。”

    “嗯,你也好好歇着。”

    范小爷先开门探头看了看,确定再没有人趴窗根儿,才脚尖一踮,跟男朋友吻别。

    褚青回到苏友鹏的房间,轻轻推门,居然没锁。

    里面乌漆麻黑的,苏友鹏缩在被子里一动不动,看样子正熟睡中。

    他先到卫生间,掩上门,放小水流,洗了洗脸,然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睛里布满红红的血丝,下巴上泛着一层青青的胡子茬。

    忽地咧了咧嘴,觉着太过好笑。

    褚青衣服都没脱,直直倒在床上,整个身体妥帖的压着褥子,这会才感觉筋骨一松,疲惫感汹涌而至。

    走廊里的灯透过门底缝,亮成一条弱弱的细线,房间里很安静,只有苏友鹏懒懒的翻了个身。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