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三日(上)

    事情是这样的:

    原本张静想请褚青吃个饭,感谢一下,又怕孤男寡女的啪啪走火,就找了刘晔作陪。结果俩人正说这事儿,被党浩这孙子瞄见了,死皮赖脸的要跟来强行蹭饭。话说96班男生的日子过得可苦,只有在被女生请客的时候才能吃上一顿肉食。

    这还没完,仨人正往校外走的功夫,又碰上了胡婧,这也是个爱热闹的货,没等人家邀请,就颠颠儿的自觉入队。

    于是,褚青就很无语的坐在一角,跟这帮莫名其妙的人,吃着一顿莫名其妙的饭。

    张静挨着他,不说话,只是安静的听,碰杯的时候才跟着小抿一口,和叽叽喳喳的胡婧相比,就是两种次元的画风。平白多出来俩蹭饭的,她也没表示出任何对自己钱包的怜悯和不快。

    “你跟刘晔咋认识的?”褚青问道。

    她道:“有次上鉴赏课,他坐我旁边……”

    刘晔耳朵尖,听了马上道:“正常交流!正常交流!”

    胡婧笑道:“别信他的,全校好看的女生他都正常交流过。”

    “哎!这话对!”党浩插话:“就是没跟咱们班女生交流过。”

    胡婧怒道:“老党你找抽是吧,你就变着法儿的挤兑我不好看呗!”

    党浩忙道:“这事你该问他啊!丫平时是不是跟章同学交流最多,跟你交流最少?”

    “不是不是!”刘晔也急忙辩解,道:“章同学吃的少,能给我分点余份的……”

    要说一群人凑在一块,要么都熟,要么都不熟,就怕有关系近的,有关系远的。很容易出现那种,几个熟人组成小团讨论内部话题,其余人尴尬放空的情况。

    褚青看张静这会就有放空的迹象,又问:“你大专班是几年?”

    “两年,明年就毕业了。”

    “毕业,当导演?”

    她笑了笑,道:“导演哪那么好当的……”顿了顿,忽然倒了杯酒,有点害羞的道:“我还没敬你呢,谢谢褚哥。”

    褚青打了个冷颤,他这两年,听到了比上辈子三十年还要多的各种奇葩称呼,褚大爷,褚先生,小青子,小褚子……听来听去,还是青子最得劲儿。

    “叫青子就行。”他也端起杯,跟她碰了碰。

    她犹豫了下,道:“谢谢青子哥。”

    “……”

    他干了一杯酒,接着刚才的话题道:“我倒觉着你演戏能挺好的,可以往这方面发展发展。”

    “可我没学过啊。”

    “你不看书了么?”

    张静有些羞恼,这人老拿那本书的梗来开玩笑。她咬咬嘴唇,道:“上次你跟我说,不能这么笑,我想了两天还是不太懂。”

    “呃,我也说不太明白。”褚青尴尬道,他真说不出来这些理论性的东西。

    看那女孩子眼睛里明晃晃的显示着“你撒谎”,只得又道:“这也是别人告诉我的,李名启老师,知道吧?”见她微微摇头,道:“就是那个,容嬷嬷。”

    他眼睛一瞪,用手在脸上挤出两条横肉。

    “噗哧!”

    张静掩着嘴吃吃的笑,一边忙点头,道:“这个知道,知道。”

    “她就说啊,当演员……”

    “哟!上课呢!”刘晔贱兮兮的凑过来,一把搂住他肩膀,笑道:“这哥可是大牛,听他的话,准没错。”

    褚青刚进入状态,就被他打断,一胳膊肘捅在他胸口上,这货“哎呦哎呦”的开始搁哪儿装。

    党浩也笑道:“这话可没说错啊!就你那片子,咱们校领导同意了,明天就放。好家伙!以前看电影里那些人,不是死的就是快死的,还头回瞅着真人在旁边坐着。”

    褚青没反应过来,问:“啥片子?”

    党浩也一愣,道:“《小武》啊!”

    褚青默默地抿了口酒,感觉很微妙。这电影对他来说,似乎已经是很遥远的事儿了,这会听人提起来,莫名有种矫情的追忆感在心里折腾。

    他不由问道:“在哪放?”

    “当然小剧场了,到时候哥几个一定捧场。”党浩笑道:“怎么着,你也去?”

    褚青翻了个白眼,道:“我可没那么大脸。”

    …………

    《鬼子来了》的出品方有很多,中国合作制片公司,这是行政方面的底子;华艺影视,这是资金大头。还有幼苗期的王氏兄弟,这算小股外围,今年直接抱住了两条大腿,一个姜闻,一个冯老师。只不过一条是假大腿,人人赞,却瘸了;一条慢慢长成了真大腿,遭人嫌,却硬了。

    章华的身份,其实是合作制片公司的高层,这个公司的权限,简单说,所有中外合拍片都归它管。

    再简单点,俩字,牛逼!

    这个身份,加上姜闻的戏,简直天衣无缝。有官方,有艺术,太对北影、中戏这帮人的胃口了,以至于章华在这两所学校畅通无阻,还有老师专门地陪。

    “呼!”

    章华吐出一口气,这个季节,中戏比北影还要萧条。他摸出烟刚想叼上,猛地反应过来场合不对,又揣回兜。

    他跑到学校来,当然不是想找学生,而是借助一下这两家庞大的演员关系网。便宜又好用的演员,是个制片人都想要,出来那么一个都跟疯狗一样抢。老天又没瞎了眼,拉坨狗屎正好让他踩上。

    章华的时间有限,只能走最方便的路子。

    二十七八岁,或者三十一二岁也凑合,拿得出手,不贵,相貌朴实。这个群体,只存在于从这两家学校出去的,那种毕业好几年又没混出点名堂的小演员,多的都能攻陷好莱坞。

    是不是璞玉先不说,起码质量都在合格线以上,有科班底子,有一定经验。而且红不红这回事,跟自身本事真没多大关系。

    这帮人,别人不熟,老师肯定熟,太多数还保持着联系,对他们近况都很了解。连档案资料都不用翻,他昨儿去北影,一老师“嘚嘚嘚”跟机关枪似的,一口气推荐了十几个,全都符合条件。

    章华当时瞅着这老师特无语,你教出来的学生都不红,怎么还当个挺得意的事儿显呗?

    人倒是不少,可惜都不行。身上总有那么一股矫情劲儿,不管混到啥地步,总能给你撑着面子。一听小配角,一听鬼子戏,一听钱不多,啪啪直接撂电话。

    “呼!”

    章华又吐出口气,觉着自己啪啪就是被打脸,肿得不行。

    昨天一天都白搭了,没成想今儿来中戏,更差劲。他猫在教室里头翻了一上午资料,也听那帮老师白话了一上午,连个稍微顺眼的都没有。

    到了中午,婉拒了去食堂吃饭的提议,索性出来转转,散散心。

    “咦,今儿有演出么?”

    不知不觉转到了后门的小剧场,章华看着三三两两往里走的学生,问那地陪老师。

    “这呢这呢,再不来座都没了。”

    小剧场里,党浩一眼瞧见班上的几个女生,小声招呼道。

    “都怪她,吃的又多又慢。”

    秦海路拉着曾梨坐下,把胡婧拱到一边。

    胡婧一脸的不可理喻,道:“你说你吃不了,我才帮你吃的好不好?”

    党浩哈哈笑道:“你就招了吧,你就是咱班食神,没人敢抢。”

    “你……”胡婧一瞪眼,刚要发作。

    “嘘嘘!开演了!”刘晔竖起手指头道。

    剧场不大,一排的座位还不到十个,他们一帮人坐在倒数第二排,刚好占满。正是下午,吃过饭后,没有课的学生基本都挤了进来。

    灯光暗下,荧幕亮起,这大概是《小武》在国内第一次有观众的放映。

    开篇一亮相,就传来几个学生轻轻的惊讶声。

    他们看的电影,是费穆的《小城之春》,是戈达尔的《筋疲力尽》,是伯格曼的《野草莓》……虽然没演过什么正经的戏,但口味和眼光绝对是最高冷的一群观众。

    学生们已经习惯了从片子里去探寻深邃的思想内涵,去欣赏吊炸天的摄影技巧和剧本逻辑,去痴迷那些伟大演员的伟大表演。

    即便是在第五代里,那些扭曲的压抑和狭隘,也能让他们挥洒出一篇自己都不信的影评。

    而现在,好吧,他们承认,从没见识过如此粗糙的一部电影。粗糙到以一种从未有过的真实态度,呈现在他们面前。

    这种原始,让享受在象牙塔里幻想整个世界的学生们,感到非常的无聊和烦躁。特别是里面通篇的汾阳话,简直忍无可忍。

    十分钟后,就有人偷偷摸摸的退场。又过了一会,开始光明正大的结队闪人。

    “啧啧!”

    党浩咂吧了下嘴,小声道:“没啥意思啊。”

    刘晔点头附和:“听都听不懂。”

    “我还以为多好看呢,这下完了,他在我心里的形象哗啦全碎了。”胡婧道。

    “哟!你心里还能装得进人呢?”秦海路道。

    “我不就吃了你一包子么,至于这样么?”胡婧怒道。

    俩人开始打打闹闹,都没往荧幕上瞅的兴趣。坐在最边上的张静一直很认真的看,虽然她理解的东西是最少的,这会说道:“我觉得他演的挺好的。”

    “那个胡梅梅演的更好,嗯,也不是……”挨着她的曾梨也难得开口,想了想道:“他前面没有胡梅梅好,后面就强了。”

    “你们认识这男演员?”

    俩人正悄声说着,没注意从后面探过来一个脑袋,顿时把两个妹子吓了一跳。(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