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姜闻

    褚青跟着章华,连夜到了迁西,再至剧组下榻的宾馆,已是半夜时分。

    “来,跟我去见见导演。”章华道。

    “这么晚还没睡?”褚青问。

    章华笑笑:“他就一夜猫子,这会肯定正琢磨戏呢。”

    俩人上了三楼,在一个房间门前停下,章华“咚”地刚敲了一下,门就自己开了条缝,根本没锁。

    一张小桌子后面,坐着个男人,正伏在案上,不知在写什么,似没听见有人进来。

    “老姜,人我给你带来了。”章华道,他回来之前就已经通过电话。

    “等会啊,我把这点改完。”姜闻头也不抬的道。

    章华耸了耸肩,示意褚青坐下。

    褚青把唯一一张旧沙发让给他,自己坐在板凳上,偏头看了看那人。很大的两只兜风耳,头也特大,偶尔抬首四顾,能看出他眼睛却小,有点火星人的意思。

    “行了!”

    姜闻一甩笔,站了起来,活动了两下胳膊,绕到桌前。

    褚青也忙起身,道:“姜老师。”

    “别!叫哥,叫导演,叫老姜,都成,就是别叫老师,我当不起这个。”他摆摆手,道:“坐下说。”

    自己拽过来一条板凳,凑到俩人跟前,莫名其妙的变得有点结巴,语速也很慢,道:“褚,褚青是吧?”

    看他点头,又道:“你这个姓好,好听,不显呗。老章说你戏好,请你过来帮个忙,谢谢捧场。这头,这头倒是不用剃了。”

    褚青一直没说话,他有点跟不上这人的节奏。不过倒觉着这人不像外表那么盛气,反而有点内向,明明不太擅长跟人打交道,又因为自己所在的角色,不得不去别扭的寒暄。

    姜闻又道:“大半夜的赶回来,辛苦,咱先歇着吧,明天就有你的戏,好好休息。”

    褚青道:“导演,我想先看看剧本。”

    “成!”他又起身,翻了翻桌子上刚才写的那个本子,“唰”撕下来一页,递给他,道:“这你先看着。”

    褚青的表情很不确定,还头回见着这样的,又瞅瞅那页纸,上面本来是打印出来的内容,结果又用笔改来改去,密麻麻的小字占满了每个空白的地方,反倒像手写的了。

    “有问题没有?”姜闻忽问了一句。

    “呃……”他有点难答,说有,就像得瑟瑟的给人装大瓣儿蒜;说没有,又好像自个没走心。

    又看了几行字,才勉强挑出个地方,问:“导演,这二脖子是扎着腿带子还是没扎?”

    “扎是怎么着,没扎又是怎么着?”姜闻眨了眨小眼睛,反问道。

    “扎了,脚脖子勒的紧,跑起来利索。没扎,裤腿子往里灌风,一跑就显得硬巴。”

    姜闻听着听着,把板凳又挪近了点,道:“你扎过腿带子?”

    褚青摇头,道:“没,都我姥姥讲的。”

    “哗啷!”姜闻屁股猛地抬起来,用腿撞了下板凳,一跨步,站住了。

    就看他身子一载歪,跟点脚似的,小跑到了门口,又从门口,小跑到了原地,琢磨琢磨滋味,道:“还是硬巴点好。”

    章华看得直无语,他太了解这货,纯闲着没事干。

    姜闻伸手拍了拍褚青肩膀,第一次露出点笑模样,道:“不错。”

    “……”

    褚青也明白了,心里直抽,那戏都在你肚子里头装着呢,还巴巴的装模作样给我演一遍。

    你说你调戏我一被女朋友说成不上进的男人有意思么?

    …………

    迁西县城北不足三十公里,就是潘家口水库,到山头上的“鬼子村”,得先坐船过去。

    褚青立在船头,站的笔直,两手插在大衣口袋里。水面上白剌剌的泛着寒气,把四面的山头都笼罩其中,江阔云低,明明偌大个地界,萧素得却只有一种冷色。

    这地儿,在姜闻来之前根本就是个荒山。他辟出几条道,碎石黄土垫着,兜兜转转的绕着山头,道两边是石头块子垒起来的屋子,连块砖头都没有。只有最大的那间,外面用薄砖摞了一溜矮墙,墙下面的小道,直通村口那塌了半截的土堡。

    褚青下了船,踩到地,就瞅见了这半截土堡,再往上看,在山腰子,还戳着个灰不拉几的炮楼。

    他忽然觉着十分古怪,从船上往山上看,非常的宽阔,从山上往水上看,却又特狭小,跟正常的视觉构图恰好是反过来的。那土堡,就如一扇破烂却硬实的大门,把这山头所有的东西都关在了里面。

    正似姜闻说,这特么的就是一凶地。活了多少人,死了多少人,发生多少故事,外面没人知道。

    “阿嚏!”

    褚青换上那身大襟袄,刚站了十分钟就连连打喷嚏,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练过武的。主要这地方太冷,衣服太少。棉袄倒是纯棉的,架不住就这一件啊,顶多里面再衬件单衣,然后就是光膀子了。

    还有这缅裆裤,齁长的裤腰,肥出来的部分叠吧叠吧用布带子一勒,胯下就是那有名的大裤裆,窝窝囊囊就像屎拉里头了。

    “Action!”

    顾常卫的镜头对准褚青贴着两撇八字胡的黑脸。

    他手抄在袖子里,就开始跑,裤腿没扎腿带子,呼呼往里灌风,跑起来真是硬巴硬巴的。

    镜头转过身后,拍着他跑向那鬼子军官。

    “停!”

    姜闻喊道:“青子,你那后腰得露出来。”

    “露衬衣还是露肉?”

    “露衬衣。”

    褚青听了,立马撩开棉袄,把衬衣扯出来,又把裤腰往下褪了褪。

    “还不行,太干净。”姜闻一看,摇摇头。

    那是褚青自己的衬衣,当然干净,道:“那找点灰蹭蹭?”

    这事他干过,拍《小武》的时候,第一场戏老贾就让他到泥里洗洗手,然后还特么吃了个茶鸡蛋。这会说起来,毫无心理负担。

    姜闻想了想,还是摇头:“灰不行,太浮,你得在地上蹭。”

    褚青怔了下,道:“行!”

    说着就往地上一躺,在烂草叶子混着黑黄黑黄的沙土里打个滚。

    姜闻偏了偏头,没想到这小子这么生性,说滚就滚。大步凑了过来,道:“我这衣裳也太干净,陪你走一个。”说完趴在地上,居然也跟着打了个滚。

    然后爬起来,跟没事人一样,挥手招呼了声:“再来一遍!”

    褚青看了他一眼,当然知道他是在很笨拙的保护自己的自尊心,即便自己没那么脆弱和容易受感动,也不免觉得很奇妙。

    这货跟老贾,跟楼烨,那种感觉都不一样,他更贴近最纯粹的电影本质,习惯性的掌控一切。道具,服装,灯光,布景,包括自己嘴上的那两撇小胡子,姜闻都跟化妆师研究了好久,才敲定用什么形状合适。

    在他这里,没什么能蒙混过关的。

    他不属于任何一个群体,任何一个称谓,只是单枪匹马的从一片沉霾中杀出一条血路。他可以让自己的天才性任意挥洒,且情感无比的强烈,强烈到使得他周围的人,那颗心脏都随着一起“砰砰”的跳动。

    “先生!”

    褚青说着刚学的一句日文,颠颠儿的跑向队伍。

    那军官看都没看他一眼,直接骑马过去,对坐在墙垛上的几个孩子笑道:“谁想当我的好孩子,来来,分糖吃喽!”

    褚青从他身边经过,继续跟后面的鼓乐手弯腰致意。他弯下腰的时候,那姿势让人看了很不舒服,上半身往左,下半身往右,像只刚会走路的鸭子拱着肥大的屁股。

    他到了队伍最后,牵过那头背着水箱的驴,一路小跑,脚底下冒着黄灰。

    “好孩子,瞧这里。”

    鬼子军官戴着白手套的手里攥着几块糖,来回倒腾,一会变没,一会又变回来,几个小孩子被逗得咯咯笑。

    褚青缩在孩子们的后面,目不转睛的看着他耍戏法,眼睛里冒着惊奇和赞赏。不是为了讨好那军官,而是一个一辈子都没出过村的农民,见到好玩东西的那种真实的光彩。

    他根本不在乎跟前这个人,是不是鬼子。

    军官把糖给了一个孩子,又摸了摸他的头,笑道:“好孩子,真聪明。”抬头又对后面的二脖子道:“干净的水,不要不干净的!”

    竖起三根手指,道:“一,二,三,扇你仨耳光,明白?”

    褚青看着他骑马走远,露出一嘴白牙,笑得更灿烂,满口浓浓的唐山话,道:“明白,晚上给您老准备干净水!”

    “好!准备下一场!”

    刚喊停,褚青赶紧进屋把自己的大衣罩在外面,太冷!

    蔡伟东悄默声地凑到正看回放的姜闻旁边,道:“老姜,这就过了?我看他跟我演的也没啥区别。”

    “我操就你这样的还叫板?”姜闻跟这些人都特熟,说话毫无顾忌,道:“你看看他,高不高?”

    蔡伟东回想了下那两条大长腿,点头道:“高!”

    “你再看看这,矮不矮?”他点了点监视器。

    蔡伟东探头一看,见里面的那个二脖子,身子不像那些老电影里的汉奸伪军,蜷缩的跟得了小儿麻痹症似的。

    他的头垂得不低,腰弯的也不厉害,但让人看了,就是觉着这人特卑贱,身上连一根硬骨头都没有的那种卑贱。

    姜闻看完回放,靠在椅背上,翘起一条腿,把没抽完的那截烟头又叼在嘴里,嘬了两口,仰头瞅着苍灰苍灰的天,很舒心的样子。

    稍稍偏头,正瞄见从屋里出来的褚青,招手道:“青子。”

    褚青臃肿的像个机器猫,挪到跟前。

    “怎么样?”

    “还成,就太冷。”

    “我操我问你这戏怎么样?”

    “这戏……”

    之前章华跟他说梗概的时候,还没多大印象,结果早上翻了翻那改来改去的剧本,惊得他半天没缓过来,不由竖了竖大拇指,真心道:“牛*逼!”

    姜闻眨了眨小眼睛,没做评论,忽道:“哎,你那唐山话跟谁学的?忒地道!”

    褚青道:“跟赵丽蓉。”

    “谁?”他又问了一遍。

    “赵丽蓉……”

    姜闻歪着脑袋瞅这货半天,也竖起根大拇指,道:“你更牛*逼!”(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