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舍不得的夜

    从迁西到唐山,不通火车,坐客车需要3个小时左右。从唐山到京城,走高速反倒比坐火车快些,近2个小时。

    褚青趁着夜来,趁着夜离开,下午四点钟上了长客,到八王坟客运站时已是夜色深深。接着又打车回家,复内大街的车辆很多,挨挨挤挤的红尾灯晃得眼睛直迷瞪。

    他不喜欢坐后座,就坐在副驾驶的位置,行李包搁在腿上。看着车行缓慢,忽然有点闷,把车窗摇下条小缝,外面清冷的空气瞬间钻进鼻子。

    “您这是打哪儿来啊?”司机师傅瞅一眼前面的车距,点上根烟,也摇下车窗,慢悠悠问道。

    “没,刚回来。”

    “哟!本地人?”师傅有点惊讶,这哥们的形象不进城来投个亲,可惜了都。

    褚青没穿那呢子大衣,换了身禁脏的厚运动服,拉链一直拉到最上头,领子都立起来遮住半边下巴。

    “也不是。”他笑笑,转头看向窗外,进了京城,反而觉得比之前的两段路还要长。

    一直过了复兴门,开得才顺畅了些,十点钟的时候,总算到了铁路小区。

    大铁门依旧锁着,他钻过旁边的小门,看着黑漆漆的楼群,一个多月来在外面紧绷着的身体,此时才放松了点。

    小区还是那么破旧而安静,一栋楼只有三四家还亮着灯。经过女朋友楼下时,特意望了一眼,也亮着灯,而且是卧室跟客厅都亮着。

    他微微叹气,有老爸老妈陪着就是热闹,不然那懒丫头这会早睡了。

    拎着大行李包到了自家楼下,随意一抬头,不觉眨了眨眼,阳台窗户上居然也隐隐绰绰的透着光亮。

    那丝光亮很淡很淡,却让他心里一暖,几乎是跑上了楼,本想掏钥匙,又顿住,轻轻敲了敲门。

    “咚,咚咚,咚!”

    ……

    没反应,他一怔,又敲了几下,贴着耳朵听,屋里真的没动静。

    褚青撇撇嘴,有点泄气,也许是哪天走的时候忘关灯了吧……

    自己用钥匙开了门,眼皮都懒得抬,低着头找拖鞋,却见一双很熟悉的小靴子摆在地上,再猛地抬头,就看见客厅桌子旁边坐着个人。

    她脑袋枕着胳膊,伏在桌上睡的正香,前面还摆着两个碗,用盘子扣着。

    褚青不由笑了出来,又忙忍住,把包放在门口,轻手轻脚的换了鞋,走到跟前。那张小脸正好偏向他这边,不知睡了多久,脸蛋压得都变形了,泛着淡淡红晕。

    身上是那件她很喜欢的淡蓝色羊毛衫,也不怕脏,就那么大咧咧的趴在桌上。头发有些散乱,似乎长了不少,都垂到了腰间。

    丫头不是很喜欢留刘海,露着光洁的额头和半边粗眉,她眉毛是有点粗粗的,但形状很好看,从眉头到眉梢,弯成一个很可爱的弧度。

    褚青站在旁边,就那么偏着头,看她熟睡的样子,怎么也看不够。

    站了好半天,都舍不得叫醒她,又一会,丫头可能自己都觉着脸快被压扁了,动了动脑袋,一丝头发垂落,挡在了眼睛上,似乎很痒,脑袋动的更厉害。

    他伸手轻轻拨开,丫头“嗯”了一声,皱了皱眉,迷迷糊糊道:“别闹。”

    又捏了下她的脸蛋,这才睁开眼,恍惚见跟前站着个人,随口问道:“回来了?”

    “嗯,回来了。”

    范小爷慢慢直起身,张大嘴巴打了个哈欠,又咂吧了两下,看清楚那人是男朋友没错,又问:“你吃饭没?”

    褚青笑道:“车上买了俩茶鸡蛋。”

    “哦。”她还处于很朦胧的状态,眯着眼,又打了个哈欠,掀开盘子瞅了瞅,道:“我给你热热。”

    他这才看着碗里装的是啥,一个是排骨炖豆角,一个是炒焖子,惊道:“你做的?”

    丫头白了他一眼,道:“我有那本事么?我妈做的,怕你回来饿着。”

    “嗬!谢谢阿姨!”

    褚青真挺意外的,又看她摇摇晃晃的起身,还想端碗,忙道:“行了,我来吧,你洗洗脸去。”

    丫头也没争,晃到卫生间,放开水扑哧扑哧洗了把脸。

    褚青看着锅里的肉慢慢软化了油脂,飘出香味,问道:“你啥时候过来的?”

    “八点多吧。”

    “我不说最快也得九点多到么。”

    “呆着没事就过来了呗。”

    范小爷把那行李包拎到卧室,又溜达进厨房,一瞅他那身衣裳,方才没顾得上的鄙视瞬间爆发:“哎呀你这衣服,这个难看!脱了!”

    褚青都没敢反驳,老实拉开拉链,脱下来扔给她。范小爷抖了抖,又闻了闻,毫不掩饰的嫌弃,道:“给你买那大衣咋不穿呢?”

    “怕蹭埋汰了。”

    “你傻啊!埋汰就洗呗!”

    她把那运动服装进塑料袋,看样子是不想要了。

    “这饭可是我做的。”

    范小爷按开电饭锅,凑近感受了下热气,嘻嘻笑道:“还热乎呢。”

    饭闷的很干,知道他就爱吃这种有点硬的大米饭。排骨都是净排,两寸长的小骨头棒,炖得极烂,稍稍一扯,整块肉就咬在嘴里,剩下光溜溜的骨头。油星大,味道重,让他啃了一个多月盒饭的舌头又活过来了。

    真是饿了,不一会就干掉了一碗饭。范小爷起身又盛了一碗,就坐在旁边,一手搭着桌子,一手拄着下巴,看他大口大口的吃。

    “这焖子比我做的地道多了。”

    “那是,我妈做菜可好吃了。”

    “嗯嗯。”褚青嘴里嚼着东西,十分捧场,第一回尝到未来老丈母娘的手艺。

    他吃了一碗后,放慢了速度,忽问道:“那十五万一次就全给了?”

    丫头点点头,道:“哪会我不跟你说,他俩要来这买房子么?那就是准备的首付钱,这下都没了。他俩现在手里还剩多少,我问了也不说……”

    范小爷抿抿嘴,很不开心的样子,似在怪自己没出息。

    褚青捏着她的小手,笑道:“咱俩以后努力,还上就行了。”

    “哟!您还知道努力了呢?”她把脑袋凑过去,眨着大眼睛道。

    褚青翻了个白眼,无话可说,又是一大块肉塞进嘴里。

    吃完了饭,俩人简单收拾了下,就准备出门。

    “你穿这个吧!”丫头从行李包里翻出那件大衣,抹了抹褶子。

    “行。”褚青在厨房喝了口凉水,漱了漱口,出来就看见她套上一件鹅黄色的短款羽绒服。

    “好看不,我新买的。”范小爷扭了扭身子,显呗道。

    褚青很认真的瞅了几秒钟,道:“咋跟块面包似的呢?”

    “明白啥,这今年最流行的。”

    没关灯,随手把门一推,俩人手拉手下了楼。

    此时的晚上,比他刚回来的时候更冷,还起了风。

    绕过一栋楼就到了她家,只有百十米距离,却走得很慢。都猫着腰,风刮在脸上很生硬,嘴得闭紧紧的,不然就往里灌。

    小区里没有路灯,根本看不清地面,只楼上的点点灯光伴着月亮,还能让你看见陪在身边的人的样子。

    褚青紧紧握着那只小手,走几步,就扭头看看她,白白的小脸藏在黑暗的轮廓里,美丽分明。

    然后,她也扭头,一双眼睛亮得能映出他的影子。

    好容易磨蹭到了单元口,俩人同时跺跺脚,调戏了下那死得不能再死的楼道灯。

    褚青稍稍在前,丫头在后面跟着,等上到三楼的时候,她忽停住脚,道:“呀!我手套落你哪了。”

    “你扔哪了?”

    “放你床上了。”

    “那……”褚青也停住脚,侧身看着她,道:“回去一趟?”

    “回去。”丫头倍儿都不打。

    于是俩人又抹身往回走。

    重新经过黑漆漆的路程,重新上楼,一进屋,门刚关上。

    气氛忽然就激烈起来,褚青身子一转,就把她压在门上,还没等下步动作,范小爷就先伸出胳膊搂住了他脖子,嘴唇也凑了上来。

    “一股焖子味儿。”

    她亲了一下,往后撤了撤,嘟囔了一句,随后又紧贴上去。

    话说范小爷拥抱男朋友的姿势,从来没有伸到他背后去环抱住,自始自终只有一种,就是两条胳膊紧紧搂住他脖子。

    这样子,褚青的手也只能从她腰间伸过去,抱着她的后背。

    俩人曾经很认真的探讨过这个问题,范小爷苦想半天,最后得出个结论:很紧……

    丫头才十七岁,过了年该十八了,还在长个阶段。刚刚到褚青的肩膀,俩人亲嘴儿的时候,一个要稍稍低头,一个要稍稍抬头。

    所以,用这种姿势的话,嗯,自然就会抱得很紧。

    所以,呐呐,不要想歪。

    范小爷在这些事情上很有自己的独特喜好,比如这种拥抱姿势,比如喜欢咬男朋友的嘴唇,然后把舌头伸进他嘴里搅啊搅。

    这让褚青觉得自己很弱势,因为他就没有这种style,真不知道若是再往深了发展,这丫头的喜好还会不会更独特一点。

    呐呐,真的不要想歪!

    俩人的嘴唇都很干涩,紧紧黏在一起,互相滋润着。褚青很用力气的一个深吻,然后转到她的脸颊,亲了几下,再往下面,就是白嫩的脖子。

    丫头怕痒,死死低着头,不让他得逞。他努力了一会,只得手上一用劲,猛地搂过她的腰。

    “嗯……”

    范小爷不由微微后仰,把脖颈露了出来。

    还没来得及反应,就感觉他的舌头,带着一股湿润,温柔而强烈的侵占着自己的脖颈,细细的舔弄着,每滑过一寸皮肤,似乎就从心里波动出一种奇妙的酥痒。

    她闭上眼,感觉每根汗毛孔都在颤抖着张开,毫无保留的享受着男朋友的侵占,只得紧紧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

    “要不你别回去了。”褚青把头埋在她的脖颈间,轻声道。

    “我要是不回去,我妈得把我灭了!”范小爷喘着气道。

    好吧,丈母娘这种生物,除了催高房价和降低套套的销量之外,就没别的存在价值了。

    俩人黏黏糊糊了好久,还死抱在一块舍不得剥离。

    “走吧。”

    褚青叹了口气,看看时间,都快十二点了,实在太晚,再不回去,范妈妈都能杀到他家来抢人。

    “嗯。”

    范小爷捋了捋乱糟糟的头发,又拍了拍自己通红的脸蛋,缓缓气。

    于是,俩人第二次下楼,第二次上楼。

    这回是上到四楼的时候,丫头忽又停住脚步,然后用手捂着嘴,弯下腰,忍不住的笑,道:“我,我手套,还没拿呢……”

    褚青也笑道:“那,再回去一趟?”

    丫头撇撇嘴,一把抱住他,开始蹭啊蹭,就在四楼漆黑的楼道里,又是一番黏糊。

    不多久,就听“吱呀”一声,楼上有人开门,挤出一线光亮,还伴着人声:“不行,我得看看去!这死丫头是卖给人家了啊!这点了还不知道回来?”

    范小爷听这人说话,吓得一激灵,猛地撤回身。

    褚青也忙躲到楼梯后面,冲她直摆手,意思是你赶紧上去,求掩护。

    丫头秒懂,迈开腿蹬蹬上楼,边跑边喊:“妈!你干啥呢?我老远都听着你声儿了,哎呀我都快冻死了,暖壶里还有水么?”

    “啪!”

    一声脆响,还好不是扇在脸上,是拍在衣服上。

    “这都几点了?你还知道回来呢?”

    “哎呀,聊天了嘛!”

    “你俩话痨啊,说这么久!”

    “砰!”

    门终于关上。(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