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逛街

    “你不是吧?”

    褚青看得眼皮子直跳。这丫头脑袋上戴个毛线帽子,头发垂在两边,鼻梁上托着个大墨镜,手里还拿着一副口罩正往耳朵上套,总之全身上下就没一块肉露在外面。

    “我现在都不敢出门,上回出去一大群人呼啦挤过来,给我吓完了都。”范小爷又翻出一副同样的行头,道:“这你的。”

    褚青嘴上那么说,还是很迅速的接过墨镜戴上,的冲镜子扭了扭,瞬间泄气,一点装逼范儿都没有,越瞅越像一盲人,只好摘下来道:“得,我戴不了这个。”

    “你戴上嘛!”丫头不满。

    “又没人看我,我戴它干嘛?”褚青一伸手,把她的墨镜也摘下来,道:“你说你,戴口罩也就算了,大冬天整一墨镜,你是想让人认出来,还是不想让人认出来?”

    这丫头还没长开呢,弄个大蛤蟆镜,完全撑不起那种气场,怎么看怎么像个品味极差的嫩模。

    争执了一番,范小爷拗不过男朋友,只好放弃了过把微服私访的瘾。

    正是上午,太阳难得的温润,空气也不似前段时间那样干冷。

    褚青拉着她的手,出了小区,丫头鬼鬼祟祟的跟在旁边。她的脸确实比较好认,还珠在京城已经播完两轮了,大概只要家里有电视的,没人不知道这剧,也没人不知道金锁。

    褚青却毫无负担,这么久了,除了中戏那管理员妹子能认得出来,压根就没人搭理过他。要么太美,要么太丑,长成这两样才会有强烈的辨识度,丫这种大众脸,扔人堆里瞬间被秒。

    天不太冷,范小爷就没戴那副落了好几回的手套,紧紧攥着他的手,左看右看,忽地笑道:“你说一会要是有人冲上来问咱俩啥关系,我咋说啊?”

    褚青斜了她一眼,道:“爱咋说就咋说,我也管不了。”

    丫头的嘴巴藏在口罩里,闷闷的嘟囔了句:“小心眼儿!”

    铁路小区离西单不远,顺着建内大街一条直线,几站地的功夫,俩人便决定走着去。

    刚到巷子口,就见墙根底下有个小报摊,用砖头垫起几块木板,上面摆着今天的各种报纸。报纸边上,是一摞明星画报,特粗糙,直接从电视剧里抠下来的图,再喷在胶纸上。

    褚青初中的时候常买,哪会不知道咋就迷上了酒井法子,贴的卧室满墙都是。

    “多少钱一张?”他看最上面是张还珠的剧照,五阿哥抱着小燕子一脸傻笑,便问道。

    “一块。”摊主道。

    范小爷见了也一乐,但没啥兴趣,拉着男朋友就想闪。

    这会,又跑过来俩小孩子,八九岁的样子,从那摞画报里翻了翻,抽出一张小燕子的单人照,好像是趴在草地上,托着下巴,咧着大嘴,青春无敌。

    一个孩子明显松了口气,直接扔下一块钱,道:“我还以为被人买走了呢!”

    另个孩子很羡慕道:“这张真好看,你贴哪啊?”

    “当然贴床头了!”

    “那你贴完能不能借我贴两天,我用紫薇的跟你换。”

    “我才不换,紫薇的我有。”

    “那,那我再加上金锁跟你换。”

    “谁要金锁啊,一点都不好看……”

    俩孩子边说边走远了,丝毫没注意旁边戳着个很奇怪的大姐姐。

    褚青低着头,快憋出内伤,都不忍心看女朋友,本已经走出几步,又抹了回来,问道:“有金锁的没?”

    摊主一愣,这哥们口味这么偏门?

    “有几张在下头,你自个找找。”

    他还真有兴致的翻了翻,这摞能有几十张,大部分都是还珠,但金锁的可少,一共才找出两张单人的。

    “你有病啊,还真买?”范小爷瞪他。

    “买。”

    褚青装模作样的叹气:“我回去也贴床头,谁叫我就喜欢她呢。”

    丫头简直无语,还有点不好意思,只得道:“那等回来的啊,这一道你还拿着它?”

    他想想也是,放回原位,对摊主道:“不好意思,一会回来再买。”

    俩人刚要走,范小爷忽又问:“哎,有柳青的么?”

    摊主又一愣,哪来这么俩神经病,没好气道:“谁卖那孙子的!批发的都没有!”

    ……

    “大姐别笑了。”

    褚青很无奈的看着她乐得东倒西歪,干脆蹲地上不起来了。边上路过的行人都很好奇的瞅瞅这俩货,还以为是吵架了。

    “还走不走了?”

    又问了一句,丫头还蹲在哪捂着肚子,他没法,弯下腰一手伸到她大腿下面,一手搂住肩膀,一使劲就把她抱了起来,往前小跑。

    “呀!放我下来!放我下来!”范小爷闷闷的叫道,不停扑腾着那两条小短腿,手却紧搂着他。

    俩人吵吵闹闹,花了快一个小时,才到了西单。

    今天的目的其实是来买手机,褚青对呼机那种脱了裤子放屁的沟通方式真是够够的了!

    当然了,他肯定是来买手机的,顺便陪女朋友逛逛街。范小爷呢,肯定是来逛逛街的,顺便陪男朋友买手机。

    走了一个商场又一个商场,丫头属耗子的,见着个铺子就往里钻,也不管卖啥的。逛得最多的还是服装店,冬天的夏天的,试了好几件,不知道是衣服的问题,还是口罩的问题,反正都不太满意。

    褚青知道,这几件衣服她都喜欢,以前买了也就买了,现在的阶段却挺特殊,所以舍不得,又不想让他花钱。

    “走吧,没啥好的。”范小爷在家店里转了一圈,拉着他的手又出了来。

    “给你爸你妈挑两件吧。”褚青忽道,又接了一句:“算我孝敬的。”

    范小爷偏头看他,目光闪动,笑道:“好啊!”

    最后俩人一起选了两件最新款的羽绒服,很适合老爸老妈那个年龄穿。这番逛下来已经过午,又找地儿吃了饭,然后总算溜达到了卖手机的地方。

    褚青真没觉着累,或者麻烦,反而很享受其中。跟她交往以来,像这样悠闲的时候就很少了,不是她在拍戏,就是自己在外面。

    “买这个吧,这个结实。”

    他瞅那一水的绿屏机,以及高得离谱的价签,实在无力吐槽,扒着柜台从头扫到尾,勉强挑中了款诺基基。

    丫头却鼓捣着一款摩托拉拉的,道:“这个,这个多好看啊。”

    跟女朋友一起买东西,特别是买一式双份的东西,你想保持自主性简直是扯蛋。

    也许他们一开始确实在争论实用或好看的问题,但到后边,范小爷的脑袋瓜里绝对就只剩下一个念想:“你为毛不跟我用一样的?”

    所以,褚青花了将近一万块大洋,买了两部老古董的摩托拉拉。许是范小爷头回收到男朋友这么贵的东西,很不好意思,还说了声“谢谢。”

    他们处到这个份上,并没觉得谁给谁做些什么事,或者买些什么东西,都是应该的。反而更加珍惜,每一样都记得,每一样都记着……

    买完了手机,看看天色还早,难得出来一趟,索性逛够了再说。于是又出了西单范围,走过大广场,还瞻仰了下毛爷爷像,然后一路到了大栅栏。

    街上像他们这样的情侣有很多,手拉着手,嬉笑打闹,年轻,且充满对爱情和生活的希翼。彼此擦身而过时,脸上都有着同样的快乐和幸福。

    没有拍照手机的年代就是缓慢而舒心,逛街就是逛街,谈恋爱就是谈恋爱,两个人在一起就是在一起,不急不躁。

    都是商业街,大栅栏跟西单完全是两种画风,一个现代,一个仿古,其实都特么挺假。街上两边是卖布的,卖鞋的,卖酱菜的……褚青对这些个没兴趣,到月盛斋买了两份烧羊肉,给范妈妈带了一份。

    “有肘子……”范小爷傻乎乎的刚想问,就被他拽着胳膊拉出了店。

    好吧,找这么个媳妇儿,说傻比谁都奸,说奸又比谁都傻,时刻得看着点,不然就容易丢了。

    “我走不动啦!”

    才逛了一半,丫头就开始叫唤,尤其看一老爷们比自己还能逛,更是气愤。

    褚青望望四处,见左前方不远挑起个门幌,便道:“要不上哪歇会?”

    “这啥地方?”

    “好像是茶楼。”

    到了门口,刚要进,就有人喊:“嘿嘿,买票了喂!”

    “不好意思,没看着,多少钱一张?”褚青忙过去。

    “二十一位,茶水干果另算……”那人瞄了眼他拎的东西,道:“咱这可不让外带啊。”

    “这刚买的烧羊肉,回家吃的。”褚青递过钱,笑道。

    “嗯,月盛斋那味儿我熟,得嘞!正好有一场,马上开演了,您快着点。”

    进了里面,挺宽敞,上下两层,楼上雅座,基本没人。楼下一水的软椅,约莫有二百来个座位,能坐了一半。正前搭个台子,隔着雕花栏廊,一长方桌子摆在中间。

    褚青拉着范小爷在后面坐下,俩座中间有小桌,叫了一壶宁红和四样点心。

    范小爷很新奇,不停打量,看他老神在在的样子,不禁道:“你来过啊?”

    “没。”

    “那你咋这么熟呢?”

    褚青干笑几声,他能说这地方的布局,跟老县城那个澡堂子二楼很像么……

    不多时,开场,主持人巴拉巴拉说了几句。今儿下午还是专场,一个叫什么“京城相声大会”的男团,名字倒是挺吊。

    上来俩老头先说了一段,津腔儿的口音,都是传统相声,褚青听着还行,不时跟着乐乐。范小爷就毫无兴趣,一杯一杯的喝茶,不时还偷偷摸摸捻片羊肉塞嘴里。

    羊肉配红茶,绝了!

    这俩人下去之后,又上来俩接场的。

    都穿着马褂,一个是老头,干吧瘦,风一吹就倒。另一个,嗯,年龄很奇妙,说老,看着还挺面嫩,说年轻,瞅着还特显老。肚子往外凸着,五短身材,短到什么程度,在场这些人,丫也就比范小爷高上一点点。

    头也特大,戳在台上就跟个煤气罐顶个西瓜似的,倒还有点头发,但也很堪忧,脑瓜顶已经秃了一大片。

    “噗!”

    褚青见这人一出来,瞬时就喷了。(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